乐橙带你逛雪梨之The Rocks:匠心独具的AHW Studio

<- 分享“雪梨TV”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6 雪梨TV



张祜诗曰:
精华在笔端,咫尺匠心难,匠心之难不仅难在字所代表的精湛技艺,更难在繁华喧嚣的当代社会不受科技和潮流的诱惑,始终坚持一颗执着于艺术的


与众不同孤芳自赏

Andrew和妻子Adelaide1990年从家乡江苏移居悉尼,今年是他们一家在悉尼度过的第26个年头了。初来悉尼那年,在国内一直从事美术教育的他们很难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再加上当时唐人街广东人特别多,AndrewAdelaide不会讲粤语,这让他们的求职之路愈发坎坷。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家意大利模特公司接到了Andrew的简历,非常赏识他在艺术方面的造诣,聘请他做为公司的橱窗设计师。Andrew如获至宝,在工作中兢兢业业,一做就是七年。

随着浪漫的二人世界变成幸福的四口之家,在悉尼的生活渐渐步入正轨,AndrewAdelaide开始盘算着经营自家的生意,做真正想做的事。那时州政府创办的The Rocks周末集市刚成立不久,十分鼓励当地艺术家和手工艺人自己设计、制作和买货。这一消息点燃了AndrewAdelaide的艺术热情,他们得知这一消息后迫不及待地寻了一处摊位,从陶瓷首饰做起,不断研究各种材质的饰品,从而发现了工业(冷设计)饰品的独特魅力。


当小编问及Andrew为何在众多文艺小清晰的街区中选择了The Rocks时,Andrew略微思考了一下回答说:“The Rocks作为悉尼最古老的一块土地,至今仍保留着二百多年前的风貌,区域的管理者不同意在此处从事商业化的活动,也不允许名牌大牌的店铺入驻这个区,就是努力想要让The Rock保持原始自然的特色,而且The Rocks的集市汇集了很多风格的艺术家,在国际上非常有名。同时,Andrew也提到同样以文艺著称的NewtownSurry Hills居住在那两个区域的艺术家可能更加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不太在乎旁人是否接受和认可,比The Rocks这边的艺术家更特立独行一些,这点和我们想的不太一样,我们虽然也想要与众不同,但内心仍期待被大众所接受和喜爱


出发步入新世界

AndrewAdelaide从设计到制作每个环节都事无巨细地亲力亲为,因此他们摊位上以表芯基础的首饰在集市上赢得了许多赞赏和人气。他们将废旧的或难以修复的手表从瑞士、美国、香港及澳洲本地的修表铺收集起来,再根据他们的想象力添加上玫瑰、蜻蜓等元素,制作成袖扣、吊坠、戒指等男女皆宜的饰品。


最初做出这种冷设计的工业饰品其实是面向男性顾客的,你要知道首饰市场百分之九十的顾客都是女性,男性很少花钱在首饰上,也很少有首饰是为男性设计的,所以我们选用钢铁金属这类的材料做首饰,想要打开男性市场。

那么结果呢?小编好奇地问。

吸引了一些男性顾客,”Andrew停顿了一下,忍不住笑着说:但后来还是被女性顾客包围了。我们没想到女性顾客也会喜欢这种工业元素的首饰。她们还会问:你们是如何想到这样做的?

小编一个劲点头,这也确实是小编此行最想知道的问题。

我原来是做雕塑设计的,本身对结构方面的东西就比较感兴趣。手表虽然小但是却拥有非常精密复杂的构造,积累了上千个专利,就单单说机械表后面提供动力的自动陀吧,这可是瑞士的一大发明。聊起这个话题,Andrew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手表自两百年前被发明以来很长时间不被认为是艺术,而仅仅被视为显示时间的工具,人们只看表面。其实表芯丰富得难以想象,我们只是多走了一步,将表面拿开,将另一个世界展现在大家眼前。


随着很多新顾客慕名而来,回头客更是络绎不绝,The Rocks的管理者建议AndrewAdelaide在这边开一家固定的店铺,将他们独具特色的产品作为The Rocks的品牌和象征。

当时各地都在推行环保理念,而我们的产品正好符合循环、不再生的要求,算是废物利用吧。小编觉得废物利用这四个字Andrew用得太谦虚,任何一个见过AHW Studio商品的人都会用化腐朽为神奇来形容他们独到新颖的创意。

开业五年来见过许多世界各地的顾客吧?哪位顾客给您留下的印象最深?

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Andrew并没有立刻作答,他想了许久,开口说:要说顾客当中有趣的故事那几乎每周都在发生,这里周末的时候人山人海,比City还要热闹,很多大牌明星也光顾过店里,像郑秀文、徐峥和他老婆,还有一些好莱坞明星。但是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曾经有个瑞士来旅游的顾客,他在店里买了一个表芯饰品,自己琢磨了一下和我说,我一个瑞士人跑到澳大利亚买了一个中国人做的瑞士表,他说完在场的人都笑了。


三代人之间的艺术传承

欣赏了特别吸引眼球的表芯饰品之后,Adelaide向小编隆重介绍了AHW Studio墙上镶着画框的悉尼灯光节主题油画作品。起初小编并不了解画作背后的故事,只觉得画布上的悉尼歌剧院色彩斑斓,充满活力和热情,可听完Adelaide的讲述后,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感动和敬佩。

我父母都是画家,墙上这幅画是我父亲画的,他今年已经84岁了。”Adelaide说着指了指正中央用白色相框装裱起来的那幅油画,又指着旁边以这幅画为模板复制的明信片,补充说:这幅画在店内反响很好,很多游客都说悉尼歌剧院的纪念品千篇一律,看到这画中绚烂缤纷的歌剧院很是惊喜。


这幅画的用色很大胆很鲜艳呀,我还以为中国年长些的画家都喜欢画水墨画呢。小编不太懂画,弱弱地说。

我父母以前画的油画都是以江南水乡为主题,色彩不是这样绚丽的。七十岁以后,他们找不到绘画的灵感,很长一段时间停笔不画,直到八十岁又重新拿起画笔,画风和色彩和以前大不相同。说实话,看到他们这个年纪继续画画,而且画得如此有活力,我还挺惊讶的,毕竟他们在中国生活了那么多年,文化熏陶所产生的影响是很难改变的。


那他们在悉尼,人生地不熟的,会不会觉得无聊呀?小编想起很多从国内来悉尼的老人离开了相熟的朋友邻居,心里都有些空落落的。

他们的生活很充实,每天在工作室里画画,一人一间画室,两个人像上课一样,定时开始画,定时休息。他们还有目标呢,约定好多长时间完成一幅画。

Adelaide简单的几句描述在小编脑海中勾勒出一幅安静祥和的画面——老人执笔而立,画室内仿佛时光放慢了脚步,空气中只有笔尖扫过画布的细微声响。


那您从事艺术行业是不是也因为从小受到父母的艺术熏陶呢?小编追问道。

一定有这方面关系的,我和我老公对艺术的热爱也影响了我的两个儿子,他们都学习艺术类专业,有空的时候会加入到我们之中,帮着照看店铺,或是在工作室里帮忙制作饰品。这家AHW Studio现在就成了我们三代人融合在一起的成果。

感兴趣的朋友不妨前往悉尼The Rocks的这家创意十足的小店~

地址: 3/80 George St, The Rocks,Sydney NSW 2000

网址:AHW Studio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