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前夜,小叔子摸上了我的床……

<- 分享“英国旅游攻略”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5 英国旅游攻略


华美的窗帘垂落在高雅的长绒地毯上,绚丽多姿的金丝玫瑰宛如真的般,静静绽放着奢华的味道。

蓝色妖姬花瓣洒满了白色的大床,两杯晶莹剔透的香槟放在正中间,在这暧昧的夜色中,完美的无懈可击。

“吱呀!”

一双如玉般的柔荑推开浴室的玻璃门,湿漉的乌黑长发还俯贴在雪白的肩膀上,水珠落下,在光泽的锁骨处打一个转,最终顺着胸前的丰满滑进白色的浴巾里,引人无限遐想。

皇甫珊慢步走到化妆台前坐下,看着镜中映出的娇影,不由想起了男友刚才打来的电话,眉头也跟着蹙了起来。

“对不起,珊,你知道的,我家现在资金运转不灵,如果你不能帮忙的话,我就只能按照我父亲的意思办了。”

按照你父亲的意思办,那就意味着没有钱你欧阳拓就不会娶我了,这是什么逻辑,海誓山盟的时候,你可没有附带这一条。

皇甫珊粉嫩的小脸多了一抹自嘲。

钱,谁不想。

一年前,皇甫珊的老妈沈郑扬急速扩张,打造所谓“玫瑰帝国”,造成酒店经营陷入困境,就连她都要沦为联姻的对象。

自救尚来不及,还救其他人。

本来皇甫珊今天也是想谈分手的,而且是要用她的初夜当做浪漫的分手礼物,只是没想到,男友一个电话,把美妙的筹备变成了笑话!

这就是“美丽的爱情”呀。

倒霉的事情还不止这一件,母亲给她准备的联姻对象,传说因为私生活太过糜烂,早就没有了一个男人的能力,不过不用担心绝种,人家早就为她准备好“儿子”了。

十八岁的情窦还没来得及绽开,她就要变成耶稣的单亲妈妈——处!

“老妈呀老妈,你真的太有才了。”

皇甫珊嘴角扬起苦涩的笑。

八岁丧父,母亲就成了蓝魅的常客,说什么要坚持老公的事业,其实还不是为了满足她的私欲,母亲现在的那个小男朋友,比她这个女儿还小一个月!

“哗啦!”

皇甫珊将眼前的花瓶重重的推倒在地上,悲愤的目光划过镜中映出的长发,这么多年了,她一直想做爸爸心中的乖女儿,可人都死了,她做给谁看!

“咔嚓、咔嚓、咔嚓……”

刀起,发落,整整留了十八年的长发就这样子被无情的抛弃,当皇甫珊放下剪刀,镜中的她已经变身成了短发洋娃娃。

柳叶蛾眉淡扫,宝石大眼熠熠生辉,长长的睫毛自然的卷起,娇翘的鼻头晶莹剔透,粉嫩的嘴唇微弯,再衬上粉嫩的圆脸,天生的娃娃脸。

当皇甫英在世的时候,经常把她抱在怀里,就连参加一些重要的会议也会带着,那个时候的她,真的是公主,可是那个唯一真正疼爱她的男人,走了……

“沈郑扬,你可以玩,为什么我不可以玩,你要把我换钱花,好,我就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和你一样,是一个荡妇,看他还敢不敢娶我!”

她真的是疯了,被逼疯的,每天看着自己的母亲带着不同的男人来家里,那样的疼,无处诉说。

“帮我准备最好的牛郎。”

皇甫珊拿起内线电话,如女王般暴发着雷霆怒气,既然做不了好女人,又不能变成普通的灰姑娘,那她就去做坏人,可以了吧。

“什么,没有。你骗谁呀,酒店没有牛郎还经营个屁呀,十分钟之内就给我送过来,否则你就给我滚!”

皇甫珊怒气冲冲的放下电话,随即倒在床上,哭了起来,任由浴巾滑落。

“哗啦。”

泪水哭干了,就在哭声即将消失的时候,厚重的窗帘突然被掀开一角,紧接着,一个衣服沾着鲜血的男人从窗外钻了进来……

“谁?”

皇甫珊吓了一大跳,刚刚从床上勉强爬起来,又重重的跌了回去。

男人看到春光外泄的她,明显也是一愣。

可是很快他便反应过来,迅速脱下身上的衣裤,两步就蹿到床前,不等皇甫珊反应,拽起被子就将她压在身下。

皇甫珊吓得身子紧绷,老天,祸不单行,失恋、被卖、再被劫持,还真是单数。

“不许乱说话,否则杀了你!”

不等她问,她的红唇便被男人封死,而腰间已经明显顶着一把冰冷的刀。

该死的,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哐啷!”

皇甫珊还没有完全弄清状况,一群人已经从外面冲了进来。

酒店经理明显是被卷进来的,他一边走,还在一边表达不满的情绪。

“这是我们小姐的房间,里面绝对不可能有你们要找的……人,小姐,那个……他们说是……警察。”

当经理看到床上的一幕时,舌头已经开始打结,他明明已经吩咐过所有男公关,如果敢进这房间,格杀勿论,怎么还有人如此大胆,居然敢偷偷跑进来!

随着刀尖轻轻的移动,皇甫珊很是配合的吼出了一个字,“滚——”

可训练有素的警察们“啪嚓”就是一个标准的问慰礼,紧接着,机械似的对她说道,“对不起,皇甫小姐,麻烦你协助我们警察办案。”

“办你妹呀,你不知道我现在正被办着吗!”

臭警察,你最好听出这句的意思来,不然就立即给我去死。

皇甫珊盯着身上的男人,还别说,这男人长着一双非常漂亮的桃花眼,只是褐色的瞳孔冰冷至极,令人不寒而颤。

“那个,对不起。”

面对这样子的回答,警察终于也不淡定了。

“那还不快滚。”

丫的,你们就没有发现点什么吗,红果果的笨蛋、红果果的!

可是这一屋子的凌乱、地毯上的碎发、被蹂躏过的花瓣,如此暧昧、香艳的镜头,只能坐实了他们玩的很high。

偏偏这个时候,经理拍马屁的小宇宙又莫名的爆发,对着警察也叫了起来,“出去、出去,你们还不出去,小姐,你继续。”

继续你妹呀,你特么的有没有送人进来,你不知道呀,丫的,别让我活过明天,否则明天就炒你鱿鱼。

可不管她要不要炒经理的鱿鱼,现在的问题是她能不能活下去。

当所有人都出去,房间里又只剩下还压在她身上的悍匪大哥,皇甫珊非常识相的扬起笑脸。

“放心,我是不会和那些废物讲的。”

“可只有死人才不会泄漏秘密。”

略带沙哑的声音低沉、暗哑,还透着浓浓的杀气,听得皇甫珊心底就是“咯嗒”一下。

难道说,她炒不了经理的鱿鱼,却要被他发现自己红果果的躺在床上死去,那是多么讽刺的事情呀。

天呀!

失恋、被卖、被劫持、被看光光,最后被杀,老天,你果然是想要我……祸不单行呀。

她只有十八岁,貌似还没有谈一场真爱,甚至想做一把坏女人都没来得及,就这样子,死在她准备失身的这个档口,也实在太气人了吧。

“这位先生,刚才是我救了你!”

她收起笑容,大声的斥责眼前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

“那,我可以让你死的舒服一些。”

男人还真的犹豫了一下,眼睛轻轻一眨,丫丫的,睫毛居然比她还长,真是没天理,可好看归好看,做事怎么这么缺德呢。

“那你先起来,让我把衣服穿上,死,我也要死的有尊严!”

是关系生死,她绝对不会坐以待毙,毕竟命只有一条,她不挣扎一下才是怪事。

只是她的话,也提醒了身上的男人。

此时他们二人正亲密无间的贴合在一起!

“咝啦!”

被子偏偏在这个时候滑了下来,华丽的法式水晶吊灯散发着柔和的灯光,映在男人小麦色的背脊上。

镜中,倒映着二人,怎么这么姿势诡异呢?

她要哭了,她只是想自救,并不是想自杀。

“其实你也不用死。”

男人突然开了口,身为杀手,他自认为克制力一流,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也绝对进退自如,可是,他却动情了,难道说他最近禁欲太久。

“那你想要多少钱,太多不行,我口袋里就只有五千块。”而且那还是她准备交学费的钱,谁会想到,堂堂玫瑰连锁酒店的千金,也不富裕。

“可是我不缺钱。”

他冷冷的说道,嘴角含笑。

他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不缺钱,那缺什么,缺女人吗!

啊!

她不就是一个女人!

后知后觉的皇甫珊终于反应过来了,难道说,她要在失恋、被卖、被劫持、被看光之后,再华丽丽的被暴,祸,还真不是单行滴。

“那、那、那我还是处女,你轻点。”

“处女,呵呵,处女座吧,我懂。”

男人突然笑了,这一瞬间,天地之间仿佛失去了颜色。

如果说刚才她还觉得他长得不赖的话,那笑起来的他,褐眸虽然还带着薄薄的寒意,但却恰到好处的增强了他特殊的男性气质——温柔之中带着杀!

不自觉的,皇甫珊看傻了眼。

完美的下颌,刁钻的只有雕像大师才能做得出来,微抿的薄唇性感极了,特别是他的鼻子,居然是传说中的钻石鼻。

听说拥有这样子鼻子的男人一生财富不断,不是她迷信,可光从养眼来看,这男人要是做牛郎,绝对会比做杀手更有前途,她发誓。

“其实,你可以做牛郎。”

“啊?”

本来他觉得她有点意思,可是听到她这么漫无边际的话,着实令他不悦。

他,卓一帆!

卓氏帝国的太子爷,超级杀手联盟的王牌杀手“煞”,那一个身份说出来,不都令女人趋之若鹜,可是却被一个小小女子建议、建议去做牛郎?!

这要是被他的那些死党听到,还不会笑掉大牙,这小女子,实在是、实在是……

“我看你更应该去做妓!”

“什么……啊!”

皇甫珊混身打着哆嗦,勉强睁开一只眼睛,丫丫的,如果他先奸后杀,那她就更倒霉了。

早知道她就不想着做坏女人了,嫁个不能人道,当个后妈,也总比现在这般死了强吧。

她的大脑里现在乱成一团,各种的忐忑与不安,再加上混身的疼苦和难受,一丝不漏的全被卓一帆看进了心里,莫名其妙的闪过一丝心疼。

可现在已经这样子了,他又能怎么样,总不能让他现在就起身吧,起身也没有用,算了,反正已经这样子了,他就先照顾一下她的感觉吧。

“咯嗒、咯嗒、咯嗒……”

一室的寂静中,只有墙壁上挂钟的走动声。

卓一帆,卓氏帝国的太子爷,能没碰过处女吗,可那些女人都是出来卖的,他才不会顾虑她们的感受呢,膜,也不过是为了证明干净而已。

可是,他现在却实实在在的为一个女人而忍受着身体的煎熬,破身后,一动不动。

渐渐的,皇甫珊疼的也不那么难以忍受了,反而,从身体里涌出一丝渴望,那感觉是那样子的强烈、明显。

可偏偏身上的男人一动也不动,他,不会是完事了吧?

倒霉呀!

天杀的!

传说可是非常美好的,但除了疼,她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她再也不相信小说了,小说里的爱情是骗人的,总之,她发誓,再也不看小说了!

既然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她,皇甫珊,慢慢的睁开另一只眼睛,态度自认为非常诚恳。

“大叔,你要是完了的话,就别强撑着了,反正我是第一次,不懂得什么叫GC。”

“……”

卓一帆眉头一皱,狂怒了。

他不会再怜香惜玉,这个小妮子,居然敢藐视他的存在!

要知道,很多女人为了能够再次爬上他的床,死都可以,可是他有一个原则,女人,保鲜期不会超过三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皇甫珊只记得到最后,她已经忘记了自己到底叫的有多欢,反正,很丢人就是了。

真的没有想到,她,身子也居然如此的放浪形骸!

“放心,我从来不杀女人。”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做梦,当她累的眼前只剩下了星星,耳边似乎听到了这一句承诺。

但,真的不必了,早已经有人预订了她。

卓氏帝国!

那个传说富可敌国的帝国集团,如果她真的成为卓太太的话,相信就是十个顶级杀手,也不可能再靠近她的身。

带着满足的笑,皇甫珊抱着五颜六色的胳膊沉沉睡去,搞的卓一帆苦笑不得。

刚才被那么多警察围追,他都没有受伤,可却被一个小妮子给弄伤,说出去,还真是丢脸。

不过体谅她还真是一个孩子,便算了吧。

他重新拽过被子,塞到她的怀里,将自己的胳膊交换出来,又拿起床下的衣服,重新穿上,转身再次掀开窗帘。

夜,正浓。

莫名的,他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小人,居然有些不舍。

可明天他就要娶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了,罢了、罢了,就当是做了一个美梦罢了,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呢,毕竟女人不过是男人生命的装饰而已。

决绝的回头,灵活的翻下十二层楼的阳台,没几下便消失在夜色中,而此时,警察们还在忙着全城搜捕。

据国际刑警传来的消息,超级杀手联盟的王牌杀手“煞”,不知何种原因潜回我市,之前,他劫杀“黄金大盗”沈坤,从他的手里获得全世界最大的“超级蓝钻”!

本来黑吃黑这种事情,他们是不介意的,可那颗“超级蓝钻”是英国王室的收藏,自被盗之后,整整十五年,他们才找到沈坤的线索。

就在他们将沈坤团团围住,马上成功拿到“超级蓝钻”的时候,煞,从天而降,以一敌二十,当着他们的面,猖狂的将钻石拿走,这也太、太……气人了吧。

而现在气人的某人已经坐上了豪华的劳斯莱斯,带血的衣服也早就被贵气袭人的阿曼尼真丝休闲衫换掉,被皇甫珊所喜爱的钻石鼻上还架上了一副薄薄的无框眼镜,冰冷、暴戾的杀手摇身一变,俨然斯文的儒雅商人一位。

“这个时间到的只有从墨尔本飞莫斯科,途经本市的澳大利亚国际航空MC8159号航班,这是您的机票。”

坐在对面的管家戴维斯从厚厚一撂机票中,准确的拿出其中一张,递给卓一帆,他顺手放进上衣口袋里,面无表情的看着车窗。

红灯闪烁,不远处,交警正配合着警察截拦路过的一切车辆。

“婚礼定在后天下午两点,地点就在玫瑰酒店,请柬已经开始派发,您的礼服已经送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戴维斯提到婚礼,他的眼前突然浮出那个小女孩的脸。

看她的模样,估计不到十六岁吧,那么小,虽然说话有些不着调,可被他就这样子夺走了贞洁,他要不要负责?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卓一帆淡淡的说道:“取消婚礼仪式。”

“啊?”

戴维斯明显一愣。

卓氏帝国太子爷的车子自然通行无阻,机票的存在更让警察毫不怀疑。

当车子驶出警察的视线范围,戴维斯便迫不急待的对卓一帆问道,“少爷,你说要取消婚礼,为什么?”

“取消婚礼,就是取消婚礼,就这样子告诉王女士吧。”

王女士,王君茹,卓氏帝国的女主人,也是卓一帆的母亲,只是他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便与她的关系变得很僵硬,从此以后,再也不叫她“妈妈”了。

卓宅,位于清远市最有名的廷君三号大道,外围由数十幢高级公寓组成,宛如一个小型的城中城,集购物、娱乐、休闲于一身,甚至还有一个小型的儿童游乐场。

可这只是冰山的一角,廷君三号大道,之所以有名,是建在这外围公寓里面的五所顶级豪宅,居住着本国最有名的五大家族!

劳斯莱斯沿着特殊通道,悄悄的穿过喧闹的公寓群,踏着阵阵的花香,十五分钟之后,五幢超级豪华的庄园别墅终于映在了缓缓升起的晨光里。

“停车。”

一直闭着眼睛的卓一帆猛的睁开眼睛,大声的命令道。

“少爷,不回家吗?”

戴维斯越发的看不明白自己家的少爷了,因为卓一帆的停车,是停在萧家的门口。

“就把我的话带给王女士就可以了,我很忙。”

卓一帆交待完便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一位身穿白色运动服的男人从萧家别墅走了出来,嘴角挂着灿烂的笑,海蓝色的迷人双眸,站在阳光下,赫然中世纪宫殿里走出来的完美王子。

“你不会真的爱上我了吧,特意等我,亲爱的烨。”

哥们见面,如果不开句玩笑,生活就太无趣了,卓一帆抬手一拳击中萧烨的胸。

而萧烨也不客气,左勾拳将他的头干脆揽在怀里。

“那就结婚吧,亲。”

二人出手看似很重,可其实都是点到为止,尽显兄弟之情。

萧烨,五大家族之一,萧家的大公子,拥有三国血统,传闻,他还是欧洲某小国皇室排位第三的继承人,不过显然,他更热衷与卓一帆玩在一起。

看着他们勾肩搭背消失在眼前,戴维斯头疼的揉了揉额头,要不是从小看着他们俩长大,知道他们某方面取向正常,他还真会相信女儿的话。

劳斯莱斯回到卓宅,王女士看着一个人回来的戴维斯,优雅的拿起茶杯,轻吹、低啜,放下,抬头。

虽然这些动作都很简单,可是坐在那里的她,就像是皇宫中的皇后,无人敢忽视她的任何一个表情,可偏偏她的脸上任何表情都没有,让人猜也猜不透。

“少爷说什么。”

都说知子莫如母,看来王女士对自己的儿子实在是太了解了。

戴维斯抿了抿嘴,不知要不要说,可最后,还是壮着胆子说道,“少爷说取消婚礼仪式。”

“那就取消吧。”

王女士居然连想都没有想一下,直接说道。

可是,真的这样子就取消了?

那他数月的忙碌是为了什么?一千位被邀请的嘉宾怎么办?还有,沈郑扬哪里怎么交待,玫瑰酒店的投资案还要不要继续?

戴维斯站在客厅中央,有些凌乱。

“把婚书和协议书一起送给皇甫夫人,就说航儿身体不舒服,婚礼取消,顺便把皇甫珊接过来。”

交待完这些,王女士优雅的起身,扫了一眼诺大的百菲丽达特制座钟,指钟刚好指向“6”,除了依旧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之外,一切,如常。

“给老爷和骐儿准备洗澡水,顺便把骐儿上学的线路图、午餐食谱拿过来,学校那里也应该换一下保全了。”

“是,老夫人。”戴维斯立即着手去办。

身为卓家帝国创造人的卓振廷已经退休在家,只喜欢和花花草草打打交道,顺便含饴弄孙,享受人生之乐,将所有事情都推给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至于孙儿卓骐,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变得相当沉默寡言,甚至接连几天,你都听不到他说一句话。

而他的安全也成了卓家每天最先要顾虑的事情,就连上学所走的线路,也是由她亲自遥控司机到达学校,这简直比银行的押运还精密。

自然,今天也不会例外,送卓骐上学,确定他的安全之后,王女士这才有机会靠在阳台的贵妃榻上假寐。

自知道卓一帆今天回来,她比谁都紧张,更是在凌晨两点就起来等着,可没想到,等来的,依旧只是一句话而已。

她知道,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她失去的不止是一个儿子、儿媳,更是所有人对她的信任,所以,她才要亲自选定一个女人给他。

只有这样子,她才觉得自己对他还是有影响的,可是很显然,无论她多么精心的为卓氏考虑、为这个家考虑,都没有人会理解她的。

皇甫家,沈郑扬看着面前的一纸婚书,终于不淡定了。

好歹皇甫珊也是她唯一的骨肉,连个像样的婚礼都没有,就这样子接走,说不过去吧。

“没有婚礼,不好吧,怎么感觉像是冲喜似的。”

沈郑扬的大脑灵光一闪,如果真的是这样子,那可就好了,卓大少爷一死,皇甫珊虽然变成了寡妇,可是凭她的身份,以后的卓氏,还不是她的呀。

“这怎么可能,皇甫夫人,你多想了,少爷只是有些小感冒,等过一阵子,就会补办婚礼的。”

戴维斯虽然觉得沈郑扬的神色莫名其妙的,可也不好多说什么。

这时,外面响起了停车声,皇甫珊从外面恹恹的走了进来。

“我回来了。”

看到客厅里的两个人,皇甫珊恹恹的说完便准备上楼。

当早上她醒过来,发现自己没有死,自然是高兴的,可是高兴之后,看着那一床的凌乱,心情便又乱糟糟的。

而沈郑扬也早就知道了,此时看到皇甫珊进来,便立即追了过来,“珊珊,你怎么和我说话呢。”

“想我怎么和你讲,皇甫夫人,你别忘记了,我马上就不姓“皇甫”了,以后你不要再管我!”

说到这里,皇甫珊看了一眼来过好几次的戴维斯,说真的,她对这个穿得西服格领,却不办人事的老男人也没有什么好感。

这不,今天又来了,茶几上还摆着类似文件的东西,擦,三亿,她怎么就没看出来自己这么值钱呢。

“皇甫小姐,我是戴维斯,今天是来接你的。”

看到皇甫珊看他,虽然目光有些冷,可戴维斯还是非常绅士的站了起来,而且也直接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反正今天他无论如何也是要将皇甫珊接走的,容不得沈郑扬在那里犹豫。

“好呀,那就走吧。”

皇甫珊本来就是一肚子火,也不愿意再看到沈郑扬,居然转身就又要向外走,好像去哪里都无所谓似的。

“走什么走,不许走。”

沈郑扬怎么能让她就这样子走,立即拽住了她,转身对戴维斯说道,“你先回去吧,我要和我女儿说几句话。”

“有什么好说的,皇甫夫人,你既然把我卖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就不再是母女,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谁也不要再理谁了。”

皇甫珊一肚子火气,再也憋不住,全发在了沈郑扬的身上。

而听到她这句的戴维斯,这才明白过来,敢情沈郑扬并没有与皇甫小姐说好,那这人,就是接回去,也一定会惹来一堆麻烦,要不要和王女士再沟通一下呢?

“这孩子,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把你卖了,卓家是多好的人家呀,而且卓夫人那么喜欢你,你要是嫁进去,那可是万千宠爱于一身。”

沈郑扬一边儿说,一边儿对皇甫珊使眼色,那意思是说,你不要在这里叫,等一下我私下里和你解释,而且十有八九,卓大少是不行了,那可就捡了一个大便宜了。

可看到自己母亲对她使眼色,皇甫珊更气了,自己的母亲是什么人,她比谁都了解,爱捡便,还喜欢张扬,此时不知道又在打什么歪主意呢,算了,干脆她自己和对方谈谈。

“你不用和我使眼色,既然要卖,今天我就和人家谈谈,也要我死的甘心点。”皇甫珊说完,便大步向戴维斯走过来。

本来戴维斯正打算和王女士再沟通一下,可没想到这位皇甫小姐居然要主动找他谈,这女孩,有点意思。

“你是卓家的什么人,说话算数不?”

皇甫珊走过来,也不坐下,但却切入重点,这令戴维斯心里又多了几分喜欢,笑了笑,说道,“我是卓家的管家,只要在主人授权的范围内,我说话自然是算数的。”

“那你刚才说接我走,我问你,三亿带来了没?”

“哦,在这里,还有您的婚书。”

戴维斯连忙将放在茶几上的所有文件都拿了起来,递给皇甫珊。

“婚书?”

皇甫珊狐疑的接过来,但却不着急看所谓的婚书,而是拿起下面的法律文件。

不错,三亿的无条件资金支持,上面有卓氏的印鉴,以及王女士的亲笔签名,看起来应该不是假的。

这一个动作,丝毫不漏的落入到戴维斯的眼底。

长着一张娃娃脸的皇甫珊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刚才和母亲争吵的时候也还带着几分孩子气,可是处理起事情来,却是有条不紊、主次分明。

这孩子,有培养的潜力。

“你们的意思是说,只要我在婚书上签字,这三亿,就是属于我们的了。”看着上面已经签好的“卓一航”三个字,皇甫珊抬起头来。

“恩,理论是这样子的,只要你签字,皇甫小姐就是我们卓家的少奶奶,不过婚礼可能要推后一点。”

其实想来,皇甫家的情况,其实不过是火爆了点,卓一帆和王女士的冷战,还不知道怎么收尾呢。

戴维斯稍稍的透露了一点关于婚礼的消息,也是给皇甫珊打个铺垫,那知听到这后面的半句,皇甫珊只冷冷的笑一笑。

没有爱,有没有婚礼又能怎么样,那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没有婚礼反而让她突然之间松了一口气。

至少这样子,她就不必再堆着虚伪的假笑去应付外界的眼光。

“刷刷刷”,皇甫珊拿起夹在中间的笔,龙飞凤舞的签上自己的名字,与旁边同样龙飞凤舞的“卓一航”三个字,相得益彰。

“好了,你出去等就可以了。”

皇甫珊将婚书往戴维斯怀里一塞,便以当家主母的姿态命令起他来,尽显大家风范,令戴维斯对她的好感又多了一层。

要知道,卓家可不是普通的家族,如果娶一个小里小气、唯唯诺诺的小女孩进门,反倒是无法应付他们家那位桀骜不驯、洒脱不羁的大少爷,看这样子,说不定这两个人还会发生点什么呢。

再一次,皇甫珊转过身看向与她相守十年的母亲,心中真是又恨有爱,毕竟,这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你听着,皇甫夫人,我今天之所以帮你,不是因为你是我的母亲,而是你的我父亲的妻子,玫瑰酒店也是我父亲的,我是不想看着酒店垮在你的手上!”

想到自己的父亲,皇甫珊双眸不争气的泛起了泪花,而被提起死去的老公,沈郑扬也低下了头。

其实她对皇甫英,也不是没有感情,否则,她也不可能到现在为止没有嫁人,可时间真的太久了,她甚至都有些想不起来,那个男人最后一次拥抱她时的感觉。

时间,总会让人不自觉的遗忘些什么。

沈郑扬抿了抿嘴,有些心亏的说道,“我知道,可是珊珊,我也是为你好,卓家家大势大,更何况……”

“够了,我不想听这些。”

反正已经这样子了,再提有意思吗,皇甫珊抬手指着沈郑扬的鼻子,狠狠的警告道,“你听着,可是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如果你再让酒店陷入危机,我不介意直接将你扫地出门!”

是的,皇甫珊才是玫瑰酒店唯一的继承人,而沈郑扬,不过是监护人罢了。

现在,她已经十八岁了,完全可以将酒店收回来,之所以不收回,一来,她不喜欢生意场上的事情,二来,沈郑扬毕竟是她母亲。

可是这一回,她真的怒了,如果不是为了玫瑰酒店,她说什么也不会做出如此大的牺牲的,而这,也是她最后一次的容忍。

皇甫珊说完,转身就向外走去。

当看到她离开,沈郑扬才敢喃喃的说出后面的那半句话。

“更何况卓大少爷可能就要死了,你就是嫁过去,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这样子也不是我们吃亏吗。”

“亲爱的,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呀,看我给你买了什么。”

就在沈郑扬怅然若失的时候,她的小男朋友程涛拎着左三包、右三包的东西走了进来。

虽然沈郑扬年龄足可以当他妈妈了,可是保养的还是相当不错的,更何况出手大方,他现在可是春风得意的很,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他。

可他前脚刚进来,后脚就走进来两个黑衣男人,看到他立即将他架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向外面走去。

沈郑扬被吓了一点,可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她立即追了过来,拽住其中一个黑衣男人的衣服,大叫道,“你们是什么人,我告诉你,我女儿现在是卓家的少奶奶,你最好立即给我放人,不然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听到这样红果果的威胁,黑衣男人明显愣了三秒种,但很快,便华丽丽的对她客气的说道,“我们少奶奶说了,以后这里不许有雄性动物出入。”

“亲爱的,你要救我、救我呀!”

程涛早就被吓的慌了手脚,裤角处,隐隐的有疑似尿液的东西滑了下来,黑衣男人连忙将他架了出去,只留下还在发呆的沈郑扬。

这叫什么,有权不使,过期作废!

坐在加长林肯里,皇甫珊第一次觉得自己活得像是皇甫英的女儿,不过显然,这代价也是够大的了。

终于,她从外面熟悉的风景中缓缓扭过头来,看着戴维斯,似有万千话想要问,可眉头皱了几皱,却始终没有说话,显然与刚才她爽朗的作风不符。

“皇甫小姐,你有什么话,尽管讲,毕竟以后你也是我的主人。”

果然还是孩子,虽然在父母面前撒泼,但在外人面前,还是不太好意思吧,戴维斯腹诽着。

而皇甫珊听完,终似解脱般的,张开了嘴,“那个,管家先生,麻烦问一下,你们家的小少爷是不是在达辉附小念书。”

“没错。”

达辉学院是国内最有名的贵族学校,集小学、中学、大学于一体,即便不是清远市的富家子弟,也会不远千里将孩子送过来。

而据他所知,皇甫珊也正是达辉学院高中部的一员,马上就要升入大学部,真好,以后不必分开送他们去上学,呵呵。

“那麻烦你和他说一下,上学的时候,不要叫我‘妈妈’,虽然我是不介意有一个儿子的,可至少等我大学毕业,OK!”

皇甫珊说完,还做了一个“OK”的手势,可真够纠结的,她和“儿子”要念同一所学校,怎么感觉,怎么别扭。

而戴维斯张着大嘴,已经说不上话来了。

呃,她不会以为自己嫁给的是“卓一航”吧?

不错,在她婚书上写的的确是“卓一航”,可此“卓一航”非彼“卓一航”,这,是卓家的重要秘密之一!

二十五年前,王君茹一举为卓家添二丁,当时还是卓家大家长,也就是卓振廷的父亲卓益,吸取卓振廷曾被绑架的教训,对外界隐瞒了卓一帆的存在。

二十五年后,真正的卓一航已经随着自己的爷爷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上,不必再担心绑架,卓家,也变得更加低调及神秘。

卓骐,身为家中的长孙,自然而然的,也变成了外人眼里卓一帆的儿子,这件事情,戴维斯也略有耳闻,可是他没想到,会造成皇甫珊“这么大”的困扰。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