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伯格在伯克利不谈“生活”的所获,但谈“死亡”的领悟

<- 分享“美国留学妈妈圈”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6 美国留学妈妈圈


 

美国当地时间5月14日,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伯克利大学作了一场毕业典礼演讲。演讲中,桑德伯格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聊到了她的丈夫一年前的意外去世,引起大家广泛关注。

 

桑德伯格1969年8月26日出生于华盛顿。曾任克林顿政府财政部长办公厅主任、谷歌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部门副总裁。现任Facebook首席运营官,被媒体称为“Facebook的第一夫人”。同时,她还是福布斯上榜的前50名“最有力量” 的商业女精英之一,女权主义者,2013年曾登上时代周刊杂志封面,并被时代杂志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这样一个神奇的女性自然不是第一次被知名大学邀请作毕业演讲,她曾在哈佛大学、清华大学都作过毕业典礼演讲嘉宾,演讲都被奉为经典,广泛传播。

 

这一次在伯克利演讲的内容更为深刻。经历了失去自己亲密爱人的痛之后,桑德伯格坦言,“我不会分享我从“生活”学到的教训,只会分享我从“死亡”得到的领悟“。这些痛的领悟,读来直击心灵,如果参加毕业典礼的年轻人真的能听进去这些领悟,将让他们的人生受益匪浅。


讲演内容很长,非常精彩,“美国留学妈妈圈”翻译其中部分,希望阅读英文原稿的朋友,直接移步到文末的“阅读原文”,点击浏览。


今天是值得庆祝的一天。庆祝你们付出的所有努力,这些努力把你们带到今天这一刻。

 

今天是心怀感恩的一天。感谢所有帮助你到达这一刻的人,养育你的人、教育你的人、鼓舞你的人、为你擦干眼泪的人。或者,至少是当你在派对上睡着了,那些没有在你身上画画的人。

 

今天是反思感悟的一天。因为今天意味着你人生一个阶段的终结,和一个全新的开始。

 

一次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就好像一支“青春”与“智慧”之间的舞蹈。你们青春洋溢,演讲人来分享智慧的声音,今天这个人是我。我站在这里,分享我在生活中学到的东西,你们会将学士帽仍向空中,你的家人会为你们照无数的照片,然后发在Instagram上,最后每个人都高兴地回家。

 

今天会有些不同。你们还是会抛学士帽,还是会照照片。但是,今天,我,不会分享我从“生活”得来的教训,只会分享我从“死亡”学会的感悟。

 

在此之前,我从未在公众面前分享过这个话题。这很艰难。但我今天会尽全力不让鼻涕掉在这漂亮的伯克利大学学士袍上。

 

一年零13天以前,我失去了我的丈夫Dave。他是突然、无预期地去世的。我们去墨西哥参加一个朋友的五十岁生辰,我去小睡了一下,Dave去健身。紧接着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我跑进健身房,看到他躺在地板上。我飞回家,告诉孩子们爸爸已经离开了我们,看着他的骨灰盒被深埋在地下。


在那之后的很多个月,以及此后的很多次,我被深深的悲恸吞没,我感到空落落的,一种空虚填满心脏、肺,让你不能思考甚至不能呼吸。


Dave的过世在很多方面改变了我。我才知道原来悲伤可以到什么程度,失去可以残暴到什么地步。同时,我也学习到当生活把你打入谷底,你也可以触底反弹,重获呼吸。我还学习到,直面空虚和挑战,你也可以选择过愉悦和有意义的生活


我将在今天与你们分享这些感受,你们即将迈向生活的下一步,我希望你们可以知道这些我只有从“死亡”身上才学到的感悟有关希望、力量以及我们心中永不灭的光


心理学家Martin Seligman发现,有3个P – Personalization, Pervasiveness, Permanence对我们从艰难中触底反弹是非常关键的。


第一个P是Personalization(个人化),这表示相信造成结果都是我们的错。这与承担责任不同,并不是所有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之所以发生是因为我们自身。


Dave去世后,我有个很自然的反应,就是自责。他因为心脏疾病,瞬间死亡。我把他所有的医疗记录都翻出来,不断问自己我能或应该做些什么。直道我看到这个“3个P”理论,我才接受我没有办法阻止他的去世。他的医生都没能识别出他冠状动脉的疾病,更何况我这个经济系的毕业生呢?


研究表明,能“抗过去”这种个性能让你变得更强大。当学生考试失败,老师意识到他们能做的更好,从而调整教学方法,并让未来的课堂变得更好。大学的游泳选手没有表现好,但相信他们能够游的更快。不要把失败太个人化会帮助我们康复,甚至成长。

第二个P是Pervasiveness(普遍性),就是相信一个事件会影响你生活的其他领域。你们知道有支歌叫“Everything is awsome?”(一切妙不可言),这基本是相反面“Everythingis awful”(一切都很糟糕)。当全身心在悲伤中时,几乎无处可逃。

儿童心理学家鼓励我,要尽早带孩子们回到他们的正常生活中。于是,当Dave去世十天后,孩子们回去上学,我回去工作。我记得当我坐在我回去工作后的第一个Facebook的会议中时,我沉浸在深深的茫然中。我不断想,“每个人在谈论什么,这又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当我真的沉浸在讨论中,哪怕只是短短的一秒,我便忘记了死亡。


这短短的一秒,让我意识到我生活中还有一些事情不那么糟糕。我和我的孩子们都很健康,我的朋友和家人充满爱,他们承载着我们。


丧失伴侣通常意味着负面的财务影响,特别对女性而言。所以,很多单亲妈妈,或者单亲爸爸不得不应付那些根本不给他们时间好好照顾孩子的工作。我有财务保障,能够休假给自己赢得需要的时间,我的工作让我可以一天就待在Facebook上。渐渐地,我的孩子们开始能够睡满整夜,开始哭得少一点,玩得多一点。


第三个P是permanence(持久性),是指相信悲伤会持续永久。连续几个月,不管我作什么,我都觉得强大的悲恸会一直都在。


我们经常会无限预期我们的当下感觉。我们感到焦虑 – 然后我们为我们的焦虑而焦虑;我们感觉悲伤 – 然后我们为我们的悲伤而悲伤。我们应该接受我们的感觉,并且认识到,这些感觉不会永远持续。


寻找感恩是触底反弹的关键。那些花时间去罗列他们感恩事情的人通常更幸福更健康,它变成去计算你的祝福会让你拥有更多祝福。我今年的新年愿望就是每晚上床前写下三个高兴的瞬间,这个简单的练习改变了我的生活,因为不管每天发生了什么,我在上床时都是想着高兴事的。


讽刺的是,失去我的丈夫让我发现了更深刻的感恩,感恩我朋好友的友好、感恩家人的关爱、感恩孩子的欢笑。我希望你们可以发现这些感恩,不止是在象今天一样美好的日子,还是在那些艰难的日子。


我希望你们能带着喜悦和意义度过生命中每一个珍贵的一天。我希望你们不带任何痛苦地上路行走,然后你们会对你们的每一步充满感恩。


当挑战来临,我希望你们能够牢记你们身体深处有学习和成长的能力,人们生来并没有规定反弹能力的强弱,就像肌肉一样,我们可以锻炼我们的适应力、反弹力。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发现你究竟是谁,而你可能正变成了你自己的最好版本。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