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打工度假到移民新西兰,我在这里,你呢?

<- 分享“新西兰天维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5 新西兰天维网





天维论坛ID:rainbow120024

作者其人
Rainbow,80后,性别女、非典型水瓶座,来自古都洛阳。2012年9月开始新西兰打工度假之旅,2014年7月技术移民成功,现居南岛小镇Blenheim,从业会计、待爱青年。

工作之外,Rainbow喜欢健身、骑行还有户外运动,比如登山、出海,最近正在准备Saint Clair Half Marathon。
·
此时此刻在地球上,约有两万个人适合当你的人生伴侣。
——萧伯纳

最早知道Rainbow,是在天维论坛的“奇异天空之缘分起点”板块。


彼时的她已在小镇定居下来,弱水三千,她还没遇到属于自己的那一瓢。


在这篇交友贴中,她贴出了自己打工旅行的经历。Rainbow坦言,回想起那一年的疯狂之旅,有些恍如隔世。

一晃四年,过客变归人、他乡作故乡,这一切,都要从那一年的打工度假说起……

人如其名,她的故事也像彩虹般多彩,见字如面,或许我们能在字里行间,读懂这位“前WHVer”的心路历程。

缘起
我会后悔吗?

“最难的决定就是决定出发,一旦做了这个决定那你就已经克服了最大的困难。那么,还犹豫什么呢?让我们上路吧!”
——《Lonely Planet》

《武林外传》中,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吕秀才用“本我”、“自我”的命题,说死了武林高手姬无命。

和很多人一样,当年的我把这个桥段当作喜剧一笑而过,但是若干年后,吕秀才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问题却时刻拷问着我:

洛阳、女、80后、水瓶座,上海名校硕士、全球四大会计事务所……

抛开这些标签,我是谁?生从何来,死往何处?

可不可以给自己一点时间,放下所有让一切归零,看看天会不会塌下来、生活到底会变成神马模样。

可是我真的放得下吗?父母怎么办?工作事业又怎么办?

放下所有赌一个完全无法预知的明天,即使用上所有脑细胞、建立再精确的模型,也没办法运算出结果,yes or no?这是个问题。

“当面对难题时,我们往往会对相对简单的问题进行回答,却忽略了自己已经置换了原始问题这个事实。”
——《Thinking, Fast and Slow》

我假装自己不计较个中得失,复杂问题简单化,最后一次问自己:如果去了,你会后悔吗?如果不去,你会后悔吗?

我想我心中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


沙发客
入室盗窃与偷心的贼

沙发客 (Couchsurfing) 源于2004年,由美国人卡西·范特发起推广,从此改变了地球上穷游爱好者的旅行方式。


2012年9月,到达奥克兰的第一天,我和另外两个女生Y和C一起住进了H家,正式成为了一名“沙发客”。

H是一位五十几岁的工程师,膝下一女,独居一人,养了两只猫,喜欢吃辣、喜欢光脚,每天小酌。

注册沙发客网站两年多以来,他已经给100多人提供过沙发,根据他的说法,“Hosting is my vicarious travel”,提供沙发给世界各地的人,既帮助了别人,也可以在家里了解到不同的文化习俗。

意想不到的是,住进H家的第二天,我们就遭遇了入室盗窃……


那天我们三个回到家时,发现大门敞开,定睛一看,门锁分明被撬!

该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我脑海里开始闪过各种恐怖片、凶杀案的片段,一股不祥的预感陡然而生。

壮着胆走进去,摸索着打开灯,顿时傻眼了:客厅里一片凌乱,各种CD、耳机线散落一地。再仔细一看,超大的液晶电视不见了,只剩下空空的电视架像被折断的树枝一样耷拉着……

H回来之后也被家里的景象震惊了,在我们的建议下H打电话报了警,第二天警方过来调查取证,没有获得任何有效线索,直到十天之后我们离开,没有任何反馈。

家里一直笼罩在沉闷的气氛中,直到新沙发客S的到来……

第一眼看到S的时候,脑海里只有两个字儿,夸张!


服饰鲜艳得夸张、背包大得夸张、热情得夸张、笑得夸张……

S很有活力,尤其是跳舞的时候,整个人光芒四射,我们三个在她的带动下,跟在后面乱跳,H也捡起许久不碰的guitar自弹自唱,家里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许多。

S的母语是西班牙语,由于前任是中国人,所以会讲一些中文,比如:“你好、些些(谢谢)、傻B、草泥马……” 她的笔记本上记满了各种中文脏话,我不禁对她前任的人品表示怀疑……

讲到分手原因,S红了脸也红了眼,沉默良久后告诉我们:“我要来新西兰,他送我到机场,跟我说不知道一年以后会发生什么,所以……”


说完眼泪开始决堤,我们不知所措,只好只好不停地sorry。S平复心情,洗了一把脸,红肿着眼睛挤出一个笑容:“Never mind, I'll find my Mr. Right!”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知道时光的涵意,不是所有的人都懂得珍惜;这世间并没有分离与衰老的命运,只有肯爱与不肯去爱的心。”
——席慕容

敢爱敢恨的S就像一面镜子,照见了我的内心:害怕失去,就只能一次次错失,勇敢去爱,趁年华尚好!




搭便车
艳遇风波

旅游卫视有一档节目——《搭车去柏林》,讲的是中国小伙用招手搭车的方式,一路从北京后海来到德国柏林的布兰登布格尔门。

从此,搭车旅行 (Hitchhike) 这个词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


仅在奥克兰,我就多次采用这种方式游历各地,每次都非常顺利地搭到便车,最快的一次大概只等了三五分钟,当地人的善良淳朴可见一斑。


或许是太顺利了,当得到汉密尔顿摘草莓的工作机会时,我和C心血来潮,决定搭车前往。

这次搭车之行起初很不顺利,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等待,非但没有搭到便车,反而招来了警察,警告我们不能影响交通,所以当D按喇叭向我们示意时,心里真是谢天谢地。

D对中国颇有了解,包括人情世故、饮食文化,加上kiwi特有的幽默,一路上有说有笑,他甚至顺路带我们去了一个中国朋友的咖啡店,询问是否有job vacancies。

下车的时候,D主动跟我们要手机号,有点小意外,不过我们还是给了他,分开两个小时后,来自D的一条短信打破了平静——“I find myself thinking about u a little,do u have the same feeling?”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吗?


“So crazy…… are u kidding me?”我假装镇定地回复他。

随后D的短信如雪片般飞来,我有点招架不住,C问我:“你对他有感觉吗?”

如果说有什么feeling,那也只是对D的感激而已,毕竟在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他及时出现,但是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快想不起来了,还能有神马feeling?

我一时不忍心拒绝,D继续发动短信攻势:
"I’m calm, and I know Chinese is different, but life is about chance, u can’t make someone love u, but trust, respect& honesty are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举案齐眉、相敬如宾”,这不是正是我所向往的爱情吗?我开始头脑发热,渐渐放松了心理防备。

接下来的一周,D每天都会发十几二十条短信,有时候是温暖的问候,有时候也会分享他工作中的快乐和烦恼。

我享受着这种甜蜜的“骚扰”,C也鼓励我给D一个机会,同时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而就在我告诉D回奥克兰见面后,他竟然开始跟我讨论结婚后在哪里生活?什么时候要小孩?要几个小孩?男孩或女孩?最让人无法想象的是,他甚至发短信向C询问、监控我的行踪!


我开始恢复理智,不再回复他的短信,几天后,这场“艳遇风波”宣告终结。


不只是pizza
和印度人一起打工

不同的人,即使站在同一个地方,透过各自的人生,看到的风景也会有所不同。
——星野道夫

见到boss的第一眼我就开始犯嘀咕:这不就是传说中的Indian boss嘛?


记得working holiday的前辈们有分享过经验,其中提到千万别找印度老板,因为他们喜欢拖欠工资。这下可好,撞枪口上了,顿时心就凉了半截,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boss带我们show around,一看心又凉了大半截:明明是strawberry farm,但是农场里放眼望去一颗草莓也没看见!因为今年的天气一直没有暖和起来,所以草莓都还没成熟……

“会安排其他工作给你们的,先带你们去住的地方……” boss淡定地解释道,我们的工作是packing asparagus,就是把芦笋按照一定重量捆成小捆装筐,每筐$7,按照老板娘的说法,如果快的话十几二十分钟就能完成一筐。

不一会儿,boss就带我们来到了农场旁边的house,推开门的一瞬间,我和C都傻眼了,心不仅拔凉,简直冰冻:这是人住的地方?!

必胜客的广告语是”pizza and more“,翻译成中文:不只是披萨。我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真的不只是pizza,关键时刻它还可以挡窗户!!!


同时映入眼帘的是三个男人!


没错,印度男人!!!


一股印度风味扑面而来,让人不敢直视,我偷偷用余光扫过去,瞄到其中一个裹着头巾、胡子老长老长的印度男生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心里默念“额滴神啊,难道我们要跟他们共处一室过夜?”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我们最终决定留下来。


Indian boss很贴心地让三个Indian guys搬到另一个房间,留下这个稍微干净些的给我们,搬完之后,整个房间只剩下一张桌子、一个柜子……


我的睡袋是临时在Skykiwi上淘的,十月初的NZ,晚上的气温只有几度,我几乎把所有能穿的衣服全部套上之后才钻进睡袋,但还觉得不够暖和,不到半夜就被冻醒了,辗转难眠,索性穿好衣服坐起来,黑暗中感觉到身边熟睡的C,摸摸背包、行李都还在,心里稍感宽慰。


“你忘了当初为什么出发了吗?”我又一次问自己。

没错,有些路很远,走下去会很累。可是,不走,会后悔。不妨它当成是一次修行,遇到什么就化解什么,修行修性亦修心。


想到这里我淡定多了,睡觉是不可能了,不如看书吧,看累了就蜷缩着眯一会儿,冻醒了再接着看,不知不觉天亮了,我们也迎来了在hamilton的第一个日出。

记得一个朋友曾经说过,当你觉得别人不好的时候,其实是你自己的内心需要清理。

所以当我们放下戒备,试着对几个印度男生say hi的时候,回报我们的,是清澈纯真的眼眸和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几天下来,机械性重复的枯燥乏味渐渐取代了最初的新鲜感,我和C就自己给自己找乐子。

我们常常想,如果是一个人单独过来,结果很有可能是断然逃离,也正是因为有了彼此的陪伴和支持,我们才有了人生中这样一段“共患难”的别样经历。

跟朋友聊起我们的情况,被他们骂得半死:“你们俩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这样的工作居然还做,而且做了两个礼拜!看看你们的收获,除去住宿费每人不到100刀……”

现在回过头去想也觉得不可思议,睡地板、吃面包、做包装,辛辛苦苦两个礼拜换来的只是少得可怜的报酬,值得吗???

放弃国内稳定的工作,优越的生活,就为了来新西兰睡地板,值得吗???

在新西兰的日子里,我曾无数次地问过自己,得到和失去的东西到底该怎么衡量???

老师只教过我们1+1=2,父母往往只会用他们的生活阅历替我们做选择,却不告诉我们该怎么选择。


我不得不采用笨拙的方式,把自己最看重的东西的权重放到无穷大,这样其他因素的影响就可以忽略不计,所以与其说是勇敢的放弃,倒不如说是简单粗暴的选择。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做出取舍以后,坦然应对随之而来的种种状况,逢山开路遇水造桥,所以也许这条路是注定要跌跌撞撞地走下去吧。


上帝的指引
生活本该如此

打工闲暇,为了前往Cambridge,我们再次尝试hitchhike,又一次站在马路边,举起牌子竖起大拇指。

晚上六点钟左右,天气阴沉、乌云蔽日,已经开始有零星的雨滴落下,裹着冲锋衣的我们冻得瑟瑟发抖,一辆辆汽车从身边呼啸而过,却没有一辆为我们停留:难道之前的好运都被用完了吗?




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雨势越来越大,希望越来越渺茫的时候,一辆刚刚驶过的汽车忽然掉头向我们开过来。车主是位中年女性,也是我平生第一次结识的有宗教信仰的人,没错,M是基督徒,从18岁信教至今。

能遇到M,我和C都觉得非常幸运,而M则不用lucky这个词,她说是因为上帝看到我们需要怜悯和关爱。所以分手的时候,M送了圣经小册子给我们,留了手机号、家庭住址和电话,并约好一个礼拜后,接我们“脱离苦海”。

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Forrest Gump》

一周后,我们来到了M家。



Live the life you love, love the life you live.

忘记在哪儿看到的这句话,觉得喜欢就留心记了下来,尤其是前半句,一度成为我努力奋斗的目标,而在M家的日子里,我才真正明白了后半句,以及这整句话的涵意。

即使是一个人,M仍然能把简单平淡的日子过得活色生香。看到窗台上那个银色的老式收音机了吗?每天早晨M都会打开它,听听新闻或者音乐,一边用早餐,一边向我们宣布每天的日程安排。


这是在给刚出世不久的小牛犊喂奶,由于小牛犊还不习惯用这种吸奶的装置,所以M费了九牛加二虎之力才把他搞定。



这是M朋友家的农场,夫妻二人辛苦操劳了大半辈子,卖掉了大部分农场,用换来的钱盖了大片的房子,把其中一部分布置成家庭旅馆,接待世界各地的游客。



没错,这是电影《霍比特人》的拍摄地,从M家驱车一刻钟左右就到了。



风和日丽的日子,最适合野餐了,我在karapiro Lake,你呢?



M带我们去做义工帮忙照看小朋友,凡是我们搞不定的,交到M手上很快就不哭不闹,真是太厉害了!



各种desserts,整个房间满溢着烘焙的迷人香气,幸福得一塌糊涂!


唯一杯具的是,对甜点毫无抵抗力的我,一发不可收拾,从而导致体重持续飙升,直到现在仍居高不下……



之所以用流水账的方式记录在M家的生活,是因为我到现在才发现,生活本该如此。


在经济独立的基础上追求最大限度的自由,尽最大可能去到更多角落,看看这世界到底是什么模样,是我削尖了脑袋想要追求的一种生活,也可以说是所谓理想的一部分。


其实,是我们自己把理想和生活对立了起来,是自己看得太远而忽略了眼皮底下的风景,是自己每天重复复制、粘贴的程序,把生活过得千篇一律,是自己傻乎乎安慰自己为了更好的明天现在辛苦一点也值得,是自己从不曾用心去体验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是自己不花心思把柴米油盐的平淡日子过得更有滋味,是自己不懂得从容享受当下的平淡更需大智慧。

忽然想到一个词儿叫“小确幸”,意思是微小而确切的幸福,它是一个个微不足道的感动瞬间,就散落在生活的各个角落,等着你去发掘。


所以,从今天开始,怀揣梦想的同时,一定要记得随手捡起身边的“小确幸”们!




小镇姑娘
我的后WHV生活

这些文字还是三四年前写下的,往事“不堪回首”。


如果说Working Holiday最大的收获,那就是认识自我,明白自己想要的生活,然后学会取舍,做出无愧于心的选择。


13年底,眼看打工度假签证还有一两个月就要过期,我却对新西兰欲罢不能,所以决定开始认真研究移民的问题。

当时的我正在Blenheim的一家dairy shop打工,有一些老顾客每天都会光顾,偶尔聊上几句,时间长了自然成了朋友。

有一天一个老顾客J忽然很兴奋地跟我说朋友的会计师事务所在招人!


就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一样,从准备CV,到面试、trial、job offer、work visa、最后在14年拿到PR,一切水到渠成。


对于小镇Blenheim,一开始我只是一个过客,因为工作留在这里,每次想离开总会有事情把我拴住,慢慢就对这里产生了感情。

我在这里,你呢?

如果你有耐心读到这里,或许你想和我聊聊,关于打工度假、关于Blenheim小镇、关于彼此的从前、现在和以后,来信请寄:rainbowlovenz@gmail.com



来源:新西兰天维网


合作推广请邮件至 info@skykiwi.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