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加拿大夫妇痛失22个月大的女儿,而他们却做了一个令大家都惊讶的决定

<- 分享“健康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5 健康加拿大



已经4年了,从Jennifer Woolfsmith失去女儿的那一天起,已经过了快4年。

深邃明亮的蓝色眼睛,还有仿若星光的笑容,就来自Woolfsmith的女儿。

“我们和Mackenzy在医院的第一个晚上,医生就告知我们,结果不会太乐观。”

22个月大的Mackenzy受了重伤,被判断为脑死亡。得知女儿再也没办法回家,Woolfsmith夫妇的心疼到如撕裂一般。但同时,他们也很确定,最爱的女儿如果还能讲话,她会说什么,她还想要做什么……
 

“我丈夫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是否可以捐赠她的器官?’”
 

很多国人都相信,保留最完整的遗体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圈君记得以前曾看过一篇文章,讲急救室或者重症监护室有医生或者专人,专门负责询问刚逝世病人的家属是否同意捐赠器官。这些医生们也是挺不容易,分分钟都要被骂的狗血淋头的节奏。
 
所以当这对加拿大卡尔加里的夫妇没有任何犹疑的问出这个问题时,圈君是惊讶的。那时他们最爱的女儿呀!
 
但其实,捐献器官并没有大部分人想象的这么简单,因为病人死亡的情况是有特定要求的。所以,在所有登记愿意做器官捐献者的人里,只有不到1%的人能真正完成最后拯救生命的善举。
 

“你的确需要以特定的方式死亡,在加护病房,”阿尔伯塔卫生服务机构器官捐献总监Ryan Baht说。“所以尽管有很多人都愿意成为器官捐献者,但只有少数能真正符合要求。”
 

Woolfsmith说Mackenzy差一点就没能当上捐献者。为了让她的器官能被顺利移植,她的小心脏一定要保持跳动。
 
“Mackenzy在整个过程中也并非是在被动的承受。相反的,在这3天里,她要努力战斗,曾经有好几次都是她处在了非常危险的境地里。”

而她的心脏,到现在也一直没有停止跳动……
 
到最后,Mackenzy的肝、肾和心脏给了那几名幸运儿第二次生命。
 
Woolfsmith只知道宝贝女儿的肝被用来帮助另一个病的非常严重的小女孩,但她到现在也没有见过这几个家庭中的任意一个。她说,这也不是必要的。
 
“我有这几个家庭的相片,看起来他们都很开心。这些孩子正在做一些Mackenzy也许没法做到的很棒的事情。”
 

“这给了你从痛苦中挺过来的能力。”
 
在任何一个时间里,全国都有大约4,500名加拿大人正在等待器官捐赠。1个捐赠者嘴馋更可以最多拯救八条性命。


尽管小Mackenzy的笑容已经不在,但她散发出来的微光依然在努力地照耀世界。


本文由加中生活圈(ID: ccbestqua) 授权转载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