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用国家党议员做推销 一华人乳品公司同国家党关系被聚焦

<- 分享“新西兰毛传媒”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6 新西兰毛传媒




今年5月4日,新西兰2015年度政治捐款详情公布,这让执政的国家党政府同新西兰一华商的关系再次被置于聚光灯下。


搞政治离不开金钱,新西兰各主要政党每年都会向选民募捐,大选年尤甚。不过,新西兰是个清廉度极高的国家,各政党收取的政治捐款、物品或是服务如果价值在$15,000以上,每年都须上报并公布。


被报道的公司是GMP Dairy,这家由华人经营的乳品公司2015年为国家党捐款5次,捐款数额为$25,338。


2015年国家党获得的捐款总数有140万。在那么多为其捐款的公司中,媒体为啥偏偏挑出这家GMP Dairy说事呢?


说起来新西兰人对这家公司并不陌生。2012年,在未经总理John Key许可的情况下,该公司用他的照片为其产品做广告引发总理不满。这事当时就在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而新近又有消息披露,GMP公司今年早些时候出资请国家党两名国会议员去中国旅行,工党批评这俩议员是GMP的推销员。


下面这张照片就是 GMP Dairy的下属公司Cowala2012年在中国做的广告图片。在这之前,John Key 为GMP在奥克兰的工厂剪彩。



这张照片让John Key坐不住了,他向GMP公司写信投诉。John Key发言人说,这张照片暗示John Key总理在为该公司产品背书,但事实并非如此。


《新西兰先驱报》政治编辑Claire Trevett 女士5月5日在该报发表评论说,2012年的这一事件显然是被国家党原谅了,因为随后国家党政府经济发展部长Steven Joyce 和财政部长Bill English 双双参加GMP公司的产品发布会,连国家党主席Peter Goodfellow 也出席了。



新西兰Newstalk ZB网站也发表了Trevett的文章


Trevett 女士在文章中披露说,GMP公司去年6月给国家党捐款,Joyce部长当月参加了该公司的婴儿配方奶粉的出产仪式;国家党主席Goodfellow当月则在该公司主席Xu Wen和总经理Karl Ye先生的陪同下参观了一家慈善机构。


2014年,中国收紧了对奶粉进口的限制,GMP乳品公司是新西兰十多间被批准出口配方婴儿奶粉到中国的奶粉公司之一。


工党的质询


今年早些时候,GMP Dairy公司付钱请国家党国会议员 Jami-Lee Ross和Stuart Smith到中国旅行。



Jami-Lee Ross(右)和Stuart Smith(左)


工党议员 、工党初级产业发言人 Damien O’Connor质问国家党同这家华人公司的关系。


他说,许多新西兰出口商在2014年中国收紧规定后,都被关在中国市场的大门外,但GMP和其他几家公司的产品可以出口到中国。


他说:“这是非常不幸的局面。”


“一方面多家新西兰婴儿配方奶粉出口商被关在中国市场大门外,另一方面中国人控制的几家公司可以把产品出口到中国,其中一家还给国家党捐款。”


“我们的两名国会议员为那家公司到中国做销售员,帮助售卖那家公司的产品。”


不过,被GMP公司请到中国的国会议员Stuart  Smith先生否认工党的说法。他说他从未呼吁人们购买GMP奶粉,类似的事情也没做过。


据报,两名国家党议员在中国期间同消费者和经销商见面,还参加食品安全会议。


GMP Dairy乳品公司在奥克兰有自己的生产基地,该公司生产营养奶粉、被认证的有机奶粉和婴儿配方奶粉。上个月, GMP同新西兰奥委会签订协议,成为其官方合作伙伴。GMP还向新西兰青年发展基金会(Foundation of Youth Development )捐款。


新西兰政治很透明


新西兰的政治清廉度一直在世界上名列前茅,这表现在新西兰的政治透明和社会对于府商勾结的零容忍。政党之间抨击对方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就是指对方政商结合,政治腐败。


2014年大选中,工党就是这么攻击国家党的。


每年,新西兰国会议员花纳税人多少钱会公开,国会里的政党接受了多少政治捐献也会被公开。


2015年,执政的国家党获得的政治捐款是最大的反对党工党的5倍。


2015政党获捐数额


  • 国家党:$140万

  • 工党: $280,000

  • 绿党: $400,000

  • 行动党:$162,000

  • 新西兰优先党:$80,000

  • 毛利党:$28,000

  • 联合未来党:0



这些捐款数额,同大选年比起来算是少的。在2014年大选年,国家党获得的捐款将近400万,工党获得的捐款是$940,000 ,左翼政党绿党获得的捐款是 $970,000。


对于新西兰媒体而言,一旦发现国会议员或是政府官员同商人有利益关系,一定会追着不放,大肆报道。 事实上,一旦有议员被人发现了这方面的把柄,最终的下场往往不妙。


近年来,在几个有影响的政治事件中,被媒体报道的负面商人往往是华人,被“腐蚀”的则是新西兰政府部长级的人物。


两位政府部长的下场


2014年上半年,司法部长Judith  Collins女士被揭露出2013年底在对中国进行官方访问时,到访她先生担任董事的Oravida公司在中国的总部,并接受公司华人老板的宴请。Collins因此饱受抨击,她的行为被认为有利益冲突,违反了政府对内阁部长的管理规定,当时反对党要求她辞职的声浪响成一片。



新西兰媒体上挖苦Collins女士的漫画


另一名因为与华商有负面牵连而被猛批最终辞职的是国家党政府前建设部长Williamson(下图),他因为打电话给警方高层询问同他关系密切的华商刘东华的家暴案而下台。




刘是开发商,他公司曾在2012年为国家党捐款22,000元。


2013年年底,刘东华因为家庭暴力被告上法庭。建设部长Williamson为此致电奥克兰警方高层。事件暴露后,媒体批评他试图用权力妨碍警察公务,连John Key总理都说他的做法“过线”。Williamson被迫于2014年5月辞去部长职务。



2011年,John Key 和Williamson应邀参加刘东华(左一)在奥克兰一个投资项目的开工仪式


新西兰人对官商关系很敏感


在新西兰,媒体和民间对于政府官员同商人的关系非常敏感,唯恐商人用金钱腐蚀官员并影响新西兰的政治。


前些时,新西兰华商为一个想改变国旗的游说小组捐款被媒体拿来说事就是一例。


今年2月18日,在新西兰人为是否改变国旗公投前夕,John Key总理参加同中国富商的午宴。这是一个私人捐款午宴,华人富商在午宴上捐款给一个改变国旗游说小组。众所周知,新西兰总理是想改变国旗的。媒体得知此事后,进行了大量报道。 


不得不说,在新西兰有关华商的报道中,华商的形象经常是负面的。这里面是不是有对华人的成见可以讨论,但从一个侧面,倒是可以看出新西兰人对清廉的社会环境、政治环境的珍惜、对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政治腐败的警惕和强烈反感。 






编辑微信号:e2020-news  

电邮:info@e2020.co.nz

网站:www.nzmao.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