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分享:娶个美女老师当老婆是种什么体验?

<- 分享“冷笑话”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4 冷笑话


张晴晴今年24岁,比我大了7岁。她长得很漂亮,将近一米七的高挑身材,瓜子脸,柳叶眉,水杏眼,细腰长腿,皮肤非常的白皙细腻,跟电视上那个美女明星有的一拼。而且,因为她是一名二中女教师,平日喜欢穿白衬衫黑套裙之类的职装,很有气质也很妩媚,人看了就舍不得挪开眼

 

认识我的人都说我上辈子烧了高香,这辈子才会有一个千娇百媚的美女当老婆?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结婚一个多月,我虽然跟张晴晴睡在同一间房,但是连她的都没机会摸过。

 

而之所以能娶到她,是因为广西这边比较落后,当地人大多都非常封建传统,讲究香火的传承。无儿无女的人家会抱养一个孩子,如果只有女儿没有儿子话,则会招一个上门女婿。

 

我家里很穷,虽然我中考的时候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市重点高中。但我爸妈却告诉我没钱供我读书了,还说如果我真想继续读书,除非答应“嫁”给张大贵的独生女张晴晴,当张家的上门女婿。

 

记得结婚那晚我进入新房,张晴晴穿着一袭红色复古旗袍坐在床边,如丝如缎的秀发高高挽起,露出雪白的脖子,剪裁合身的新娘旗袍将她身体动人的曲线完全的勾勒出来,美得让人窒息。

 

我当时就看痴了,朝着她走了过去。在结婚之前,我那些堂哥、表哥之类的亲戚,偷偷的给我灌输了不少洞房知识,所以还是十七岁的我,已经懵懵懂懂知道洞房要干什么了。

 

可是,我刚走近张晴晴,她忽然的站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在我脸上甩了两个巴掌,同时还用一种极度厌恶的眼神盯着我说:“招你当上门女婿是我爸的主意,别真以为我会喜欢你。以后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别对我有什么歪心思,若是你胆敢碰一下我,我立即找社会上的人来收拾你。”

 

我当时捂着被打的脸颊,错愕的望着张晴晴,才终于明白了。张晴晴根本不待见我,她只不过是被她爸爸逼得没办法,才勉强答应招我当上门女婿。她之所以会从那么多个男生中选择我,也是看中我性格懦弱这一点。

 

她跟我说,以后在她家人面前装着是夫妻,但回房之后,让我老老实实睡地板,不然她有的是法子来收拾我。

 

我挺怕张晴晴的,不但因为她长得太漂亮,还因为我只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小吊丝,性格也内向懦弱,我自己都觉得配不上人家。所以,在结婚的一个多月里,我即便是天天晚上睡地板,也没敢有什么怨言。

 

甚至我还觉得自己有那么一丝幸福的,毕竟跟一个极品美女同居一室。不怕大家笑话,有时我趁着她不在家,还会偷偷的在那张新婚床上躺下来,嗅一嗅床上她弥留下来的那股香喷喷的味道。

 

可是这事情有次刚好让张晴晴给发现了,生气的跟我说:“陈瑜,我原本以为你只是性格懦弱而已,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你还是个满脑子肮脏的变态。你让我恶心到想吐。”

 

我低着头不敢吱声,心里羞愤莫名,从此在张晴晴面前更加抬不起头了。而张晴晴对我也变得更加的厌恶,对我越发的鄙视和唾弃。

 

这样的日子维持了大约一个月,然后来到了开学的日子,我也要去二中报到上学了。

 

碰巧的是,张晴晴今年负责当高一3班的班主任,恰巧是我的班主任,她今天开车顺便载我去学校。

 

路上,她一边开车一边叮嘱我说:“我学校里的同事不知道我招上门女婿的事情,你在学校里不许跟别人泄露你跟我之间的关系,我们就是老师跟学生。另外,你以后就住在学校了,如果不是放假,没事别回家,知道吗?”

 

“嗯”

 

自从我用张晴晴的丝袜干坏事被她发现之后,我就一直不敢面对她,所以对住校我是没有异议的,甚至还有种解脱的感觉,最少住学校宿舍还有床睡,总比在家里睡地板强。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耳边传来张晴晴没好气的声音:“陈瑜,已经到了,你还啥愣着干嘛,是不是要我亲自帮你拎东西啊?”

 

我才发现车子已经到了二中校园了,连忙说:“不是不是,我自己拿。”说完手忙脚乱的打开车门下车,下车的时候脑袋不小心撞到了车门框,疼得我直咧嘴。

 

“废物,一点小事都做不好的废物。”

 

张晴晴在我身后双手抱臂站在一边,没好气的瞪着我骂,反正她从来没有看我顺眼过。

 

我只能当作没听到她的话,过去后备箱搬出自己的行李箱,忽然听到一个猥琐的男人声音:“哈哈,张老师,早啊。”

 

刚才说话还是冷冰冰的张晴晴,这时候却变得嗲嗲的,语气中带着惊喜:“呀,是秦主任。”

 

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挺着啤酒肚,微微秃头的中年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们身边。这家伙身材臃肿,看起来和和气气,但是一双小绿豆眼睛却色眯眯的盯着张晴晴饱满的胸部。

 

张晴晴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印花衬衫,搭配着一条黑色套裙,白色衬衫的扣子绷得紧紧的。虽然衣服将她身体捂得严严实实,只能看到她雪白的脖子和性感的锁骨,但绷紧衣服勾勒出的轮廓也让人忍不住垂涎三尺。

 

从这秦主任亵渎的目光明显能够看出,这家伙对张晴晴不怀好心,但张晴晴却对他的目光仿若未见,宛如打情骂俏似的说:“秦主任看起来气色不错,看来这个暑假过得挺滋润的。”

 

秦主任嘿嘿一笑:“还行,唯一的遗憾就是几次约你去三亚海边旅游,一起游游泳,晒晒日光浴什么的,你都没答应我。张老师,你啥时候有时间,咱们出去外面玩一趟呀?”

 

我在一边听得怒火中烧,这秦主任都一把年纪了,居然还敢撩拨女老师,而且撩拨的还是我老婆,真是岂有此理。

 

张晴晴一直以来给我的感觉是特别的清高,属于那种冷冷冰冰、高不可攀的女神,我觉得她肯定会严词拒绝这个不怀好意的秦主任的。但是,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娇嗲嗲的说:“秦主任你就想着去玩,我职称的事情,你什么时候帮我搞定呀?”

 

秦主任轻浮的说:“呵呵,小事一桩。你这段时间把相关资料准备好,顺便填好申请表,等过段时间我再帮你提交上去。应该没什么问题的,不过你到时候得好好谢谢我哦。”

 

张晴晴闻言喜出望外:“多谢秦主任。”

 

“你这磨人的小妖精,现在先别忙着谢,到时候再好好谢吧。”

 

秦主任一边坏笑的说着,一边伸出长满粗毛的右手朝着张晴晴的大腿上拍了过去。

 

我这时候再忍无可忍,一个急步跨了上去,伸手握住秦主任拍向张晴晴屁股的咸猪手,嘴里故意叫囔道:“秦主任,你好你好……”

 

秦主任没注意身边还有个衣着朴素的高中新生,被我突然上来扰乱他的好事。他先是微微一愣,接着一张胖胖的脸上出现一丝严厉之色,语气也格外的严肃,拿捏着腔调质问我说:“你谁啊?”

 

我心想我是你爹,当然,这话我是不敢说出口的,除非不想在这二中念书了,只能懦弱的回答了一句:“我是陈瑜。”

 

秦主任冷冷的盯着我说:“陈瑜,哪个班级的,你不去班级报到,跑来这里做什么?”

 

这时候,身边的张晴晴适时替我解围说:“秦主任,他是我乡下的一个远房亲戚。刚好考入了我们二中,分在我班级下,所以我就顺路载他一程。”

 

秦主任听到张晴晴这么说,对我的态度才稍微好一点,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这样呀,那小晴你带他去报名吧。我还有事要去忙,别忘记了事成之后好好谢我哦。”

 

张晴晴娇笑一声:“知道啦。”

 

秦主任走远了之后,张晴晴俏脸上的笑意也随着散去,脸上变得面无表情。她平日习惯了扳着一张臭脸给我看,现在也不例外。

 

张晴晴瞄了我一眼:“跟我去报名。”

 

说完,她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走在前面,平日我跟在她后面,每次都忍不住盯着她玲珑有致的背影看过瘾的。但是现在,我望着她的倩影,心里却像吞了一只苍蝇一般的难受。

 

我手里拎着行李箱的手握得紧紧的,咬了下嘴唇,恨恨的在心中骂了一句:绿茶婊,在我面前装得那么清高那么女神,在别的男人面前却拿捏出一副嗲声嗲气的骚样。

 

一直以来,我都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张晴晴。毕竟她家里挺有钱的,再加上她长得漂亮,还念过大学,现在又是当老师这神圣的职业,各方面条件都很出众。而我呢,长得一般,家里还特穷,所以在她面前很自卑,平日她怎么欺负刻薄我,我都是逆来顺受。

 

但是今日我突然发现平日高不可攀的女神,居然跟一个跟她爸爸一样年纪的中年秃头男子打情骂俏,让我一颗心堵得慌,非常的难受。我心里暗暗下决心,从今以后我再不当废物了,我要活出一个人样来。

 

我不知道的是,拎着香奈儿手袋走在前面的张晴晴眼眸里也有点不平静。她刚才察觉到了秦主任想拍她屁股,已经准备用手袋去挡,没想被我抢先一步替她解了围。

 

我跟着张晴晴去了报名处,交了学费办了手续,然后张晴晴就领着我去了男生宿舍,安排我住入了502室。

 

不知道是我刚才帮她拦住了秦主任的咸猪手,还是因为以后我没多少机会跟她同居了,张晴晴难得的“关心”我一次,殷勤的问我还需要买什么生活用品的话,尽管跟她说。

 

我说不需要,然后她就说要去处理其它的事情,让我自己熟悉一下学校环境,还叮嘱等下要去高一3班教室报到,然后就转身离开了男生宿舍。

 

张晴晴刚才叮嘱我事情的时候,寝室里还有一个男学生在,这家伙长着一嘴难看的龅牙,有点面黄肌瘦,而且好像挺畏惧张晴晴,一直在边上没敢吱声。

 

等到张晴晴离开以后,那家伙才猛的蹿到我身边,自来熟的对我说:“嘿,哥们,我叫李金玉,外号哨牙。”

 

我望了他一眼,说了一句:“我叫陈瑜。”

 

哨牙明显是个话唠,他毫不客气的在我刚刚铺好的床边坐下来,好奇不已的问:“陈瑜,你跟班主任很熟?”

 

我错愕的问:“班主任?”

 

哨牙解释说:“就是张晴晴,张老师呀。”

 

我想起张晴晴不许我泄露我跟她之间的关系,于是对着哨牙摇摇头说:“不熟,她老家是我们村里的,所以认识。”

 

哨牙恍然大悟:“原来你跟班主任是老乡,怪不得她亲自送你来宿舍呢。”

 

我蛮好奇的望着他,问:“咦,你好像知道的事情挺多的,难道你不是高一的新生吗?”

 

哨牙讪笑两声:“嘿嘿,我本来今年上高二的,但因为成绩不行,家里让我再念一年高一。”

 

我明白了,原来这家伙是个留级生,二中的老油条了,怪不得知道的事情挺多。因为哨牙性格外向,而且自来熟,没一会儿我们就算是互相认识了,哨牙还拍着胸口说,二中里有什么不懂的事情就问他。

 

我心想你一个留级生,学习上的问题问你估计你也不懂。不过,关于张晴晴的事情倒是可以跟他打听一下,张晴晴以前给我都是傲娇女神的形象,今日我见到她跟一个肥猪一样的中年男人打枪骂俏,心里到现在有疙瘩,这时候就装这口气的样子,故意问哨牙:“李金玉,你留级怎么选择张老师这个班级,是因为她教书很厉害吗?”

 

哨牙知道我跟张晴晴不熟之后,说话也没有了顾忌,大大咧咧的说:“屁,我是觉得张晴晴这女的挺漂亮,而且挺骚的,在她的班级念书,没事看她两眼也能过过瘾,最少比其他班级那些戴着老花眼镜的老头子当班主任要好。”

 

虽然我连张晴晴的手都没摸过,但她毕竟是我名义上的老婆,听到一个陌生男子说张晴晴挺骚,我心里还是忍不住不爽,偏偏不能责骂对方,只能用略微不满的口吻跟哨牙说:“骚,不可能吧,我看张老师平日穿着打扮都挺正经的。”

 

哨牙才想起我跟张晴晴是“同乡”,于是神态语气才收敛了一点:“不知道,校园里的人私底下都说张老师跟学校领导关系暧昧,尤其是校主任秦东海,可能是张老师长得比较漂亮,所以才会有流言蜚语吧。”

 

我沉默了下来,脑子里又想起刚才在停车场那里,张晴晴跟秦东海两个说话时候那暧昧的语调,还有秦东海拍向张晴晴大腿的那只大毛手,心里又开始变得难受起来。

 

哨牙没有察觉到我脸色的不对劲,他看看手机时间说:“咦,已经十点了,虽然开学第一天上午不用上课,但还是要去教室集合,要进行排座位,搞卫生,发课本之类的。陈瑜你大概还不知道教室在哪里吧,走,我带你一起去。”

 

“嗯,好的。”

 

我暗暗的收拾了一下心底悲戚的情绪,然后跟着李金玉一起离开了寝室,经过喧闹的操场,穿过试验大楼和教师办公大楼,才终于来到一栋8层高的教学大楼前。

 

因为是开学第一天,所以楼梯和走廊都挤满了学生,显得有点乱糟糟的,偶尔还能见到三五个一群的老生叼着跟烟头走过,如果新生让路慢了一点,少不了被老生一脚踹开。

 

“怎么这里的老生好像很凶?”

 

我望着刚才踢人的那个老生,那家伙跟新生明显不同,身穿一套阿迪达斯运动服,不知道是因为二中纪律比较松散,还是这家伙为了显摆自己与众不同,敢于挑战权威。他不但左耳戴着银色耳钉,嘴巴里还叼着一根香烟,一副我就是混混儿、你们谁都别惹我的姿态。

 

哨牙似乎挺害怕这个耳钉男的,小声的在我耳边介绍说:“这家伙叫秦勇,在本市人,认识很多校里校外的人,而且学校主任秦东海是他爸爸,所以平日在学校里横行无忌。这家伙跟我一样留级了,以后我们是一个班级的同学,你注意别得罪他,这家伙很记仇的,得罪了他的话,能整得你不敢来学校上课为止。”

 

我点了点头,和哨牙朝着163班走去,那个叫秦勇的家伙带着两个根本走在我们前面,隐隐约约的听到秦勇在说:“麻辣隔壁的,你们刚才看见张晴晴老师了吗,开学第一天就穿着条紧身套裙,那身材看着就流口水。”

 

秦勇身边一个长满青春痘的男生猥琐的说:“嘿嘿,看到了,她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我还偷偷的嗅了一下,那香喷喷的味道太好闻了。”

 

我听见他们这样议论张晴晴,心里蛮愤怒的,刚好这时候已经到了163班的教室门口处,门口走廊上堵着挺多人的。我趁机伸出脚在秦勇脚下一拌,那家伙立即站立不稳,扑通的一声摔了个狗吭屎。

 

“唉喏——”

 

“勇哥,你怎么了?”

 

“老大,你没事吧?”

 

秦勇两个跟班手忙脚乱的退开周围的人,将地上的哼疼的秦勇给搀扶了起来。秦勇却一把将两个同伴给推开了,环视了一圈周围的人,面色不善的说:“刚才是谁绊倒我的,自己站出来。”

 

走廊上的人大多都是今天刚刚来学校报到的新生,人生地不熟的,大家见这个戴耳钉的家伙满脸戾气,都有点儿害怕,周围的人都一个劲的摇头说不是我干的。

 

秦勇问了两遍,见没有人承认是谁干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在人群里扫视了两圈,目光忽然落在我身边的李金玉身上,半眯着眼睛说:“哨牙,刚才是你绊的我?”

 

哨牙闻言脸色刷的一下变得煞白,连连摆手否认:“勇哥,不是我。”

 

秦勇明显是个很不好惹的角色,属于那种无风要起几层浪,见树还要踢三脚的人,莫名其妙被人绊了一跤,不找出始作俑者他是绝不会罢休的。他宛如抓小鸡般一把揪起哨牙的衣襟,那张戾气十足的脸就凑到了哨牙跟前,用一种阴测测的声音问:“那你说,刚才是谁给我下绊子?”

 

其实,刚才我用脚绊倒秦勇的时候,哨牙是看见了的。但是,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哨牙居然没有将我供出来,而是依旧在不停的摇头,颤声说:“勇哥,我不知道,刚才边上那么多人,我没看清楚。”

 

秦勇冷笑一声:“是没看清楚,还是根本就是你在搞我,开学第一天就想让我当众难堪是不?”

 

“勇哥,不是……”

 

“啪”

 

哨牙的解释的声音在一个响亮的巴掌声中嘎然而止,他捂着被煽的脸颊,满眼委屈的望着秦勇。

 

秦勇指着哨牙的鼻子说:“刚才就你离我最近,不是你,那你说是谁,说不出来就是你干的。”

 

秦勇两个手下抱着双臂好整以暇的站在一边看秦勇教训哨牙,那个满脸青春痘的家伙还挑唆的说:“勇哥,跟着家伙废话那么多干嘛,我看十有八九就是他干的,直接修理他一顿就好了。”

 

另外一个剃着小平头的壮实男生说:“勇哥,要不要我们帮忙?”

 

秦勇没有搭理他两个手下,而是眯着眼睛阴冷的盯着哨牙:“刚才有人绊我一跤的时候,你就站在我身后,是谁干的你应该看得很清楚。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我最后一次问你,刚才是谁阴我?”

 

哨牙冷汗涔涔,咬了咬嘴唇,手一抬指向了我:“是他。”

 

说完,他就迅速的低下头,大概他觉得将我捅出来很不道德,所以此时此刻他现在的样子显得很彷徨很羞愧。

 

秦勇放开了哨牙,满脸狐疑的朝着我打量了两眼,然后眯着一双像狼一样的眼睛冷冷的跟我目光对视,徐徐的说:“是你干的?”

 

我被秦勇这冷飕飕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舒服,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匹野狼盯上了一样,我勉强的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想找借口说:“勇哥,这是事情有点误会?”

 

“误会?”

 

秦勇右边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丝冷笑,眼睛里迅速的闪过一丝暴戾之色。

 

我刚意识到不妙,秦勇已经猛然的飞起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我胸膛上,力道十足的一脚直接踹得我倒飞出去,撞在走廊的墙壁上,发出砰的一声响。然后在周围学生一片惊呼声中,我就顺着墙壁缓缓瘫坐在地上。

 

秦勇却没有打算放过我,他像一头盛怒的野狼一般蹿了过来,伸手一把抓住我的头发,硬生生的将我拎了起来,右手噼里啪啦的在我脸上来了两个耳光,余怒未消的说:“误会是不是,那我这两巴掌也是误会……”

 

“我跟你拼了!”

 

当众被人扇耳光,一种强烈的羞耻感觉涌上我的脑门,让我一下子失去了理智,大叫一声就挥舞着拳头向秦勇扑了过去。

 

“找死!”

 

秦勇对打架很有经验,他在避开我拳头的同时,快速的飞起脚一勾,轻易的将我绊倒在地面上。

 

“这小子还敢还手,弄死他!”

 

秦勇的那两个手下骂了一句,也加入了战斗,他们三个人围着我不停的用脚踹,引得周围的同学惊叫连连……

 

大脚雨点一般落在我身上,我浑身像散了架一般的疼痛,只能蜷缩着身子,双手本能的护住脑袋。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完蛋的时候,忽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人群分开,一个穿着职业套裙的高挑女老师走了过来,秀发高高挽起,露出白皙的脖子,眉目如画,俏脸寒霜,赫然是张晴晴来了。

 

秦勇几个虽然挺嚣张,但在老师面前还是不敢太放肆的,见到张晴晴出现,连忙住手了。

 

“陈瑜?”张晴晴看清楚挨打的人是我之后,略微犹豫了一下就将我搀扶了起来,皱着眉头问:“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打架?”

 

秦勇振振有词的说:“这家伙故意用脚绊倒我。”

 

张晴晴看了秦勇一眼,扳着一张脸:“那也不能打架呀,你们三个等下都写一份检讨书送到我办公桌来。”

 

秦勇三个没有吱声,不过表情有些不以为然。

 

张晴晴这时候转身跟我说:“你没事吧,我送你去校医室。”

 

“我没事……”我小声的低着头说了一句,我这时候浑身脏兮兮的,全身到处都疼,但是最难受的还是心里。开学的第一天就被人当众打了,张晴晴估计更觉得我是废物了吧?

 

张晴晴带着我去了校医室,校医不在。张晴晴让我在校医室里的长木椅上坐下来,她自己到药架上翻了下,找出一瓶红花油,过来亲自给我擦药油。

 

张晴晴让我撩起上衣,露出刚才被踹得最多的背部。

 

她看见我背上那一块块淤青,脸上浮现起一丝怒色:“秦勇那几个学生真是太过分了,下手居然这么重。”

 

说着,她倒出一点红花油在手上,轻轻的涂在了我受伤的背脊上。温柔的手,细腻的触感,还有红花油涂在瘀伤上的刺激,让我身子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

 

想知后续如何,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