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不拾遗与夜不闭户

<- 分享“新西兰华页”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4 新西兰华页



路不拾遗与夜不闭户


“我们享受着路不拾遗的古风,却再不敢奢望夜不闭户”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把东西忘在车顶,开车就跑了。


上次是提前做好了蛋糕,准备第二天拿到学校与同学分享,怕第二天早上走得匆忙忘了,放车里又觉得空气不好,自作聪明放在车顶,以为这样就万无一失了。结果是在第一个路口等着左拐时,后面的司机下车敲我的右侧车窗,第一反应是违反了交通规则,忙不迭得说对不起,未成想一盒蛋糕递了进来。错愕,感激在一秒钟内同时发生,没来得及说谢谢,绿灯亮了,只好把感谢记在心里。


这次是把超市采购的袋子放在车顶,想着打开车库门后,直接放进后备箱。超市购物后发现袋子没带,还侥幸地想也许忘了带来。回家后四下寻找,都没有。怏怏地往路边的信箱走,潜意识里认为没准掉在了车道边,一抬头我那个粉色的保温购物袋就挂在路边邻居家很显眼的门柱上,失而复得的喜悦顿时贯穿全身,整个人又有了精神。倒不是这袋子价值很高,而是一直用它,有了感情。一定是路人捡到故意挂在路边显眼的地方,等着主人来寻它。


在牛村(新西兰)经常在公园,路边,停车场看到在明显的地方放着鞋子,帽子,眼镜,衣服,水壶,不一而足的各种物件儿就那么静静地呆在那里,等着主人把它们寻回。我就曾经把手机落在了AA,把钱包忘在了加油站,把背包丢在了球场,结果是它们都安然无恙的等我去取。久了,产生了一种感觉,东西丢了,总能找回来的,不用着急。光是这份泰然的心理状态,不知少产生了多少对身体有杀伤力的激素呢。因此,对牛村人的朴实充满了好感与感激。


如此看来,在牛村路不拾遗是做到了。然而这下半句夜不闭户却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前几日,我家旁边一条街的一位女士在社区报纸发声,提醒邻居们提高警惕,防止被窃。 事发不久前的一个周末,他和丈夫凌晨一点多才睡,早上七点起床发现大门敞开,一楼被洗劫一空,一家四口竟然没听到一点儿动静。马上报案的结果是警察立案之后再无进展,只是建议保险理赔,寻求心理帮助。


同在一片蓝天下,同在一块土地上,一样的社会制度,一样的福利体系。常言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方水土上,人和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先说说“路不拾遗”的一群人。这样的人的生活哲学是自食其力,利他快乐。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靠天靠地靠老子不是好汉。我工作,我快乐。我助人,我心安。感恩社会,回馈社会的思想会良性循环。而入室行窃的人多是好逸恶劳之流。靠天吃饭,你的就是我的,享受别人的劳动所得毫无罪恶感。加之民主社会保护人权,犯罪成本很低,不能在家享受偷来的成果了,到监狱照样享受纳税人提供的好吃好喝。


同样是半夜起来去“干活儿”,开着卡车去别人家里“搬”东西要费力气,何况还需要钻窗爬洞,即便不怕主人发现,毕竟需要鬼鬼祟祟。如果去超市干一份早起卸货的工作,当然也需要人睡我起,但光明磊落的做事,有稳定的收入,做个堂堂正正的纳税人,心安理得地享受社会福利。孰优孰劣?就看每个人的价值观了。


华人视“勤俭持家”为美德。“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被挂上了门楣。辛勤劳作,简朴度日是融入骨子里的基因。即便在享乐之风盛行的当下,好吃懒做还是被视为贬义。然而这并非普世价值。就有人宁愿乞讨,去偷,去抢,也不愿意有份固定的工作,拿着最低工资度日。根据新西兰政府对弱势群体实行的福利补贴,就算拿最低工资也不至于衣食无着的。可是要工作就要时间限制,制度约束,这对于习惯了“自由”的人是不能做到的。我的朋友曾被派至某岛国任职一年。期间曾被窃两次。她对当地文化对于偷窃的概念有了深入的理解。据她讲当地人得益于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可上树摘果,下海逮鱼,植物枝叶编制成衣服,不需要辛勤劳作就可有吃有穿,个个都是随性的乐天派。而且亲戚朋友共用物品是常事,没有偷窃的概念。偷了她的衣服,穿着上街被看到了也并不觉耻辱。如此看来,这观念的差距不是一朝一夕能弥合的。你和我最远的距离是文化的差别。


奥克兰是多元文化的聚居地,不同族群对于同一事物的理解本来就存在很大的差异。社会传统对于犯罪行为又采取了以教化为主的策略。看来这入室行窃非一朝一夕所能解决了。


我们享受着路不拾遗的古风,却再不敢奢望夜不闭户。看来还是要谨记那句有用的提醒“关好窗,锁好门,慎重接待陌生人。”




定期推送新西兰本土文化同城活动吃喝玩乐 资讯八卦商家优惠等诸多优质内容, 新西兰最接地气、重服务的本地微信平台!关注我们妥妥没错!电话:+64-9-3570922 客服微信号:nz3570922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