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高盛练成华尔街之狼?

<- 分享“美国留学那点事”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6 美国留学那点事


文/金融街侦探

来源:我是投资家


背景:金融江湖——华尔街


华尔街,其实也就是一条街。两辆车的宽度,不到公里的长度。如果没有那个Wall Street 的街牌和新闻的报道,恐怕没有人会想到那条普通的街道就是当年全球金融汇集的中心。一些人暗地里把这个地方比喻为“金融的江湖”。各大机构都藏着各个领域的精英,手里拿着大量的资金。这情报,那间谍,是敌人,是朋友,是相互指责的对象,也是互相合作的帮派。不管暗地里有多大的恩仇争斗,一旦大家没了谁,都会引起连锁动荡,即使敌人死了,自己也可能会受到损失。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可是在这里,“朋友的朋友未必不是敌人”。当然,既然这里是江湖,真正的朋友也会在烟火弥漫中挺身而出。这里的华山论剑,来自东南西北中,个人、团队、机构、行业,甚至国家。每个来到这里的高手或专家,都有自己门派的秘诀。快100 年的历史,武林大会的规则一变再变,但是大家的应对手法层出不穷,更加高明。



五年高家庄苦心修炼


一个来自中原的我,本着对那条街的好奇和向往,在公元2010 年拿着高家庄(本文意指高盛集团,编者注)的邀请函飘洋过海来到此处学武并开始在角落里观望江湖。从2010年到2015年,看过熊与牛的争斗,听过金和银的较量,感受过得与失的落差,领略过鲸与狼的风范。五年的磨练,从 Junior 到Senior, 从对投行的一无所知到成为团队的Go To Person,从低着头只听不说的跟随者,到用眼神就可以鼓励新人的领航者,从一只怕犯错的羊到半匹有点嗅觉的狼。虽然没有在五年时间里做到从羊到狼的转变,也没有拿到所谓银行家的头衔,但是凭借高家庄的平台和自我奋斗,有幸结识了中外金融武林各派人士,略略见识外面的世界,学习皮毛功夫的同时也开始自我发掘,以便他日为中原崛起而用。



来自导师的一个问题


离开高家庄不久,一位跨越中美金融界的武林导师问我:


“在今天的资本市场里,如果要把自己比喻成一个人物,你觉得你像谁?或者说你想成为谁?”


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把我楞了一下。在华尔街投资银行高家庄的五年里,我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的答案。在慌乱之中,杨过这位神雕侠侣的武林高手,在我的脑里闪了两下半。就他吧,我对自己说,也对我面前的导师说。


她问我为什么会是杨过,我答:“不是因为他强大的武功,而是因为他一个断臂之人,能在不完美的条件下发挥自己最大的潜能。”在经历过痛苦的身世谜团,孤独的少年期,艰难的爱情考验,九死一生的武林纷争,尔虞我诈的人际关系,正邪交错的武功修炼,等等的挑战下还让自己在年纪轻轻时达到最高的境界。年轻时虽然内功不定,也正也邪,却能冷静处事,分辨善恶,在江湖所谓的义气中无需顾忌,在江湖所谓朋友中不留把柄。凭着自己的实力和魅力,做真实的自己,在不完美中达到完美。何尝不是我想成为的人物?


很多人都觉得华尔街的工作者都必须是数学、金融、法律、电脑的佼佼者。其实,江湖关系、个人声誉、新思维解决能力、领导才能才是如今金融江湖不可或缺的特质。




我的江湖关系——Net Working 原则


关系,曾在一段时间是拼爹的代名词。在华尔街的字典里,叫做Net Working。这个词,从我进高家庄的第一天就学到离开的那一天。作为一名投行内部中后台的分析师(我不是银行家),要想到再高的平台,就必须要自己建立,稳固,扩大圈子。这也是我在高家庄学到的第一项本领。


NetWorking,不是见个经理或者银行家就上前弓腰哈背地询问名片然后找个机会发个邮件;更不是天天盼望和有钱有文凭有地位之人见见面,却对资历较浅的同事视而不见。当年的杨过并没有放下自己的自尊到处拜师,也没有因为自己的武功不可一世。相反,不公之处拔刀相助,遵守原则点到为止,以诚待人建立互信,团队精神牺牲自我,才是Net Working 四大借鉴原则。


高家庄,十万客户,庄里三万人,多种肤色,三种性别(同性也是一种),来自150 个国家,能说100多种语言,毕业于90种专业背景,设有20多个全球办公点。能在里面扩大并稳固自己的国际圈子,同时与高家庄的客户建立关系,提高自己的知名度,绝对不是件易事。记得有一阵子,我年少轻狂,飘飘然地以为来到华尔街就会自然而然的步步高升,德高望重,受人尊敬。骄傲让自己迷失方向,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


直到一个MD(董事总经理,编者注)意味深长地对我说:“请你记住每一个你在这里见到的人的名字,记住他们在哪个地区,哪个部门,哪个团队……因为,不久的将来,你会因为不同的工作原因而需要他们的帮助。不管你多么优秀,你一个人成全不了你自己。”在短短的一个月里,我主动地和400个陌生同事交流。在这五年里,那400 位同事中,1/4的人寻求过我的帮助;1/3的同事回头帮助过我;超过1/2的人和我在项目管理工作上电话与邮件频繁接触。五年的时间,不管是资深的MD,还是刚来的实习生,不管是只有1000万美金(公司开户的最低要求)的客户,还是百亿以上的IPO,我都学会了用认真,平等,尊重,淡定的态度去面对。或许就是因为如此,行业内外的朋友开始把我列入他们的关系网。Net Working 强了,平台高了,机会多了。在我离开高家庄的那一天,两个银行家还特意给我电话:“离开之后,来自中国的项目,先让我瞧瞧……”




名声和信誉(Reputation)是奋斗出来的


曾经觉得自己无声无名是因为与自己家庭和学历有关。高家庄五年的经历,让我明白名声与信誉其实和一个人出生在哪里,家庭是否富有,哪里接受教育,现在在哪里工作是没有什么大干系的。在当今世界许多人的眼里,华尔街是流氓、禽兽、大鳄互相厮杀的天堂和地狱,且多年前就被贴上贪婪的标签。但是想想,抽烟的不一定都是坏人,杀人的也未必不是英雄。大家看问题只是从不同的角度出发而已。


华尔街,是金融行业的代名词,只不过,它比其他行业具有更多的争议性。在这被人争议的行业里面,其实每个人也有自己的标签——个人名声与信誉(Reputation)。它的衡量标准,不是一个人有多强的家庭背景,有多高的学历……在高家庄呆久了才发现,里面最成功的少数人,并不是出自名门,也不一定出自名校。它的衡量标准,是这个人能为团队贡献什么,能有多大潜力去改变什么,能否带动整个团队走向另一高度,是否可以信任,是否可以在行业中备受争议的时还能坚持自己的风格和原则而不随波逐流。


虽然高家庄多次被抬到风口浪尖上,受过千夫所指,政府调查,同行排斥,但是Reputation在高家庄内部尤为苛刻。它是高家庄十四条业务原则中解释得最清晰的一条。或许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不知不觉中,我对自己的Reputation异常的重视。因为我知道,要想在资本市场的行业里成功,Reputation是根基。我的所作所为,都会给我在将来的事业加分或减码。刚刚进入高家庄的时候,因为对工作的不熟悉,导致经常犯错,追求数量忽略了质量;另一方面,缺少有效的时间管理,不能及时完成任务,耽误团队和客户的工作。在资深的同行里,我就是一个不懂事乱跑的羔羊,该说 Yes 时我说 No; 东西永远做不完;经常需要同事分担。开会时,我只有听的份。即使我有好主意,也没有人采纳,甚至没有机会说话。因为当年我的Reputation不足以让别人对我有信心。多少的无奈,委屈,抱怨其实都不如用行动去改变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俗话说,近朱者赤。在细心地观察优秀员工的工作方式,学习公司的文化后,慢慢的,我领悟到一个方程式:所作所为 + 别人评价 = Reputation 。


沉默的我开始不耻下问,知错就改,遵守諾言,多做一点。我开始珍惜机会培训新人、介绍项目、安排会议、起草项目建议书……不记得哪天起,别人问我的问题多了,电话多了,邮件多了,当我提出问题的时候,听我的人多了,当我需要别人帮忙的时候,主动帮忙的多了,当大家迷茫不知怎么解决问题的时候,回头看我的眼睛也多了,朋友也多了,受人邀请和介绍的次数也多了。



能力是我学会怎么去做现在与将来的事


能力不取决于我现在做什么,而是我学会怎么去做现在与将来的事。


曾经一段日子,在高家庄每天呆在电脑前处理数据让我透不过气。对自己工作又爱又恨的感觉难以形容。只有每次站在公司高楼顶部透过玻璃窗俯看远处矮小的建筑物时,才能感受一种安慰和希望。多少次一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觉经常驱使我寻找一个更宽更高的平台去实现自己的梦想,虽然有时我都不说不出我有什么梦想,而且我还不是个英雄。直到有一天,看到公司内部新闻说美国SEC给我们开了一张罚单之后,我才醒悟。在别人还在徘徊于问号里的时候,我需要用最快的时间找到因为所以和道理——这里那么多员工,为什么那么多年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做我们现在犯的错误?是人为?是系统?还是?


降低内部风险的责任心和对那系统漏洞的好奇心,使我重新找回激情工作的欲望。我开始自己寻找根源。试问如果一个武林高手连走火入魔都不知道什么原因,又怎么可以教育后人?凭着执著和责任心,我们团队试用很多不同的方法,通过20 种假设和测试,终于找到最佳的解决方案。对我而言,找到答案不是最开心的事。让我觉悟和欣慰的事是处理数据工作的三年后,我终于明白,一个人的能力,不是取决于你在做什么,而是你能学会怎么去调整自己,学习解决在身边发生的问题。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被调到了离投资银行部更近的平台。终于,对外界金融的接触机会又多了一点。短短的一年时间里,我们的团队再次改变了一些高家庄投行部用了十年的流程,在华尔街多家的运营部的同行里,刮起了旋风。




丢掉光环去奋斗


很多人,因为没有勇气,所以被套在同一个地方很久很久。很多人,因为害怕失去头上的光环,所以永远都没能实现超越。在美国流行一句话:“Speeddown to speed up." 还没有机会去验证这句话的真理,我已经决定尝试自己的策略:“Step down to step up.”不顾家庭的反对和旁人的不解,我离开了高家庄。离开时,我笑着对同事说:“如果我回来,我将会是另一种身份来和你们握手。”没有了高家庄的光环,不等于失去了回到金融界的平台。中美经贸金融的较量与合作,将会是每一个中国年轻人的机会。放弃了高家庄的光环,因为我找到了那份勇气和Step Up 的平台。




没看够?回复金融获取文章:

全球最著名经济金融学网站一览表,收着吧写论文用得到!


倡导理性阅读,离美帝更近一步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