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思!绝望的魏则西要是在澳洲,他还会感受到人性最大的恶吗?

<- 分享“澳洲微报”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4 澳洲微报





病人死在医院里,天天发生,在中国,在澳洲,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医院里。但是,一个身患癌症的年轻人花费了家中所有积蓄后,在绝望中死去,为什么会激起全中国人义愤填膺,众口一词的声讨。魏则西在即将离世之前,也回答了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那么,要是在澳洲的话,他会带着怨恨去世吗?他会不会感受到澳洲的善呢?


总有人说,要是这个男孩在国外,用的搜索引擎是谷歌,结果会不会很不一样。那么我们就设想,要是魏则西在澳洲会怎么样?


2014年4月,魏则西检查出得了滑膜肉瘤,英文名为synovial sarcoma。这是一种恶性软组织肿瘤,一种罕见的癌症,迄今世界上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生存率极低。而魏则西被确诊时,已经是中晚期。


魏则西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排名领先的北京武警二医院,曾4次前往这里进行生物免疫疗法,这个疗法曾像“救命稻草”一样被魏则西和父母紧紧攥在手中。



他们花光了家里最后的积蓄,又跟亲戚朋友借钱。几个月后,花费20多万,到去年底,肿瘤转移到肺部,医生通知撑不了一两个月了,于2016年4月,终因癌症扩散死亡。


2016年2月,知乎上有人提问:“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魏则西将这根“救命稻草”的故事作为回答。



有的人说,魏则西是被百度杀死的。百度通过竞价排名而从中获利,却从不核实广告是否真实,是否会给搜索的人带来困扰,甚至害得百度用户丢掉性命。


如果魏则西在澳洲,相信他也一定会搜索自己的病。在谷歌中输入synovial sarcoma,仅0.47秒的时间,谷歌就搜索出325,000个结果。排名第一的是维基百科对这一疾病的介绍,其次是针对滑膜肉瘤的公益组织网站,接着是一些医学学术报告。




接下来,我们随意在百度输入一种疾病,因为魏则西事件,滑膜肉瘤的广告已经被百度全部移除了。但是,在搜索关键词“肿瘤”的时候,出来的全都是广告!真是让人感到很心寒…




接着在澳洲谷歌输入“如何治疗滑膜肉瘤”,立刻呈现出了336,000个结果,第一条就是之前在搜索“滑膜肉瘤”时,排在第二的是公益组织,接着又是无穷无尽的医学报道,穿插着公益组织网站,其中介绍了如何治疗这种病症,并且详细记录了各种用药对滑膜肉瘤产生的作用,没有出现任何医疗或者医药广告!




而当我们在百度搜索“治疗肿瘤”时,百度呈现出大量类似于软广告的专家报道,不禁让人倒抽一口冷气。



那么如果搜索让魏则西最终丧命的DC CIK免疫疗法呢?谷歌中只出现了大量学术论文,但是都不是在最近发布的消息,很多都是2011年的学术研究,很明显这种疗法已经过时或者不成功,不适合魏则西的病情。相信如果魏则西看到这样的情况,应该不会想要轻易尝试这种疗法。



而百度的搜索虽然被魏则西事件刷屏了,但是还是找到一条医院广告,可想而知在魏则西搜索DC CIK免疫疗法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光景。



同样都是盈利的搜索引擎,为什么谷歌没有像百度一样为了金钱而虚假广告泛滥呢?


事实上,还是与澳洲的严格法律有关。要是谷歌在澳洲肆意发布不实广告,将付出惨痛的代价。所以谷歌公司设立了专门淘汰广告的部门,帮助核实广告信息,目的就是为了创造一个诚信的搜索引擎。



而魏则西事件却不在司法部门管辖的范围内,仅仅是上了舆论法庭。值得反思的是,如果没有一个有诚信的医疗安全监管体系,没有一个“说理的地方”,没有一个有诚信的社会,大家只能诉诸“舆论法庭”。


不仅失去了最爱的儿子,而且还因为接受不靠谱的治疗,变卖家产,负债累累。无法想象魏泽西的家庭受到了怎样的打击,而在澳洲,却从没有听说过有哪个公民因为看病,而倾家荡产。


说起癌症免疫治疗,澳洲政府对医疗的投入是有目共睹的,去年美国开发出治疗癌症之一的黑色素瘤的新药,却因为价格昂贵而让患者可望不可及,在美国,都只能通过自费才能接受此药物治疗。


而伟大的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在短短两个月内就有所行动,投资5700万澳币,帮助KEYTRUDA免疫治疗药物加入到澳洲药品福利计划中,每年每个患者价值15万澳币的补贴,将改善1100名澳洲患者的生活,此种药物要是在香港治疗,需要花费近200万港币一年。


如果不通过PBS纳税人补贴,那么使用KEYTRUDA治疗相关癌症,将花费患者每年高达156130澳币的医药费。现在由于政府的慷慨补贴,优惠患者只需每年支付6.1澳币,而普通患者则只需支付37.7澳币,全面接受注射治疗。通常患者每三个星期接受一次注射,Keytruda 100毫升的市场价格为8000美元。想想在澳洲的患者有多幸运啦。


由于癌症患者接受此药物注射后,效果显著,大部分患者生命延长,并且无痛苦,比如,澳洲富豪Ron Walker癌症晚期接受三年注射后,竟然彻底痊愈,澳洲政府去年又额外了13亿澳币,作为2015年和2016年的此癌症专项预算,为澳洲的1100名癌症患者提供长期的免疫药物注射。


澳洲政府同时也批准了667种全球新型药品增加至PBS,让近30万的澳大利亚病人受益。


最后,我们多么期望,可怜的魏则西要是生前在澳洲治疗!

广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