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货】为什么都说澳洲蜂胶对人体免疫系统好?

<- 分享“今日悉尼”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3 今日悉尼



蜂胶对免疫系统的益处
Propolis and Immune System Benefits

蜂胶是由蜜蜂采集多种植物的树脂物质制成。蜂胶与蜡相混和后,被涂抹于蜂巢上并作为杀菌物质使用。一般而言,蜂胶原料是由50%的树脂、30%的蜡质、10%的精油、5%的花粉与5%的其他有机分子组成(1)



在历史上,蜂胶被世界各地广泛运用在传统药物上。而且已经被许多的文献纪载蜂胶具有多样的功用,像是抗菌、抗发炎以及抗肿瘤等效果(2)(3)


整体而言,蜂胶已经被发现含有超过300种的化学成分。而这些成分与蜜蜂采集的植物种类有关(4)(5)让蜂胶有效果的主要分子包含黄酮类与酚类化合物,例如醛,酚醛,和酮等(3)(5)(6)包含黄酮类化合物等多种的多酚类因为具有抗氧化的能力,所以对健康有许多的帮助。而黄酮类化合物这一群多酚类化合物,也含有多种的功能,包含作为抗氧物、帮助血管健康、抗发炎与抗病毒等(7)


另一个在蜂胶中被发现的成分-咖啡酸苯乙酯,也拥有许多的功能,包含抗发炎、抗病毒与抗肿瘤(2)在研究中发现咖啡酸苯乙酯可以抑制肿瘤造成的血管新生,进一步抑制肿瘤细胞的生长


什么是血管新生?

血管新生指的是生成新的血管,这是身体一个重要的生理现象。血管新生主要发生在组织需要修复与再生的地方,可以帮助提供更多的养分、生长因子与氧气 (2)。然而,除了上述身体需求时会有血管新生的作用发生外,肿瘤细胞也会进行血管新生的作用。肿瘤细胞的血管新生将正常细胞的养分与氧气抢走,来帮助自己的生长。



而在蜂胶中被发现的咖啡酸类(黄酮类中的一群)对于抗血管新生有非常重要的效果(2),能破坏肿瘤、癌症细胞的生长。


蜂胶不仅对于癌症发生时的血管新生能产生抑制效果,对于类风湿性关节炎、视网膜血管新生与粥状动脉也有所帮助(2)


蜂胶抑制癌细胞原理解析


血管内皮细胞生长因子(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VEGF)是一种能触发血管新生的讯号蛋白,能够帮助新的血管生成。由于癌症与肿瘤需要血液中的养分,所以他们利用VEGF帮助启动血管新生。当肿瘤/癌细胞启动血管新生,把血液与养分从周围的细胞与组织中劫持走时,周围的组织就会得不到养分而处于「饥饿」的状态。而蜂胶里的化学分子的作用就是去抑制肿瘤的血管新生,阻断养分与氧气被输送给癌细胞(2)



蜂胶中的咖啡酸类能藉由抑制VEGF的表现与产量,来抑制血管新生。这同时也说明,蜜蜂相关制品中的血管新生抑制效果可能与他们的抗氧化能力有关(2)


有关蜂胶与抗肿瘤的其他研究,也在许多的实验室中的细胞实验中一一的被研究,包含白血病、大肠癌细胞、子宫颈癌细胞、胶质瘤细胞、肺癌细胞、肝癌细胞、胰脏癌细胞与乳腺癌细胞等(3)


此外,蜂胶中的咖啡酸苯乙酯也藉由抑制DNA生成、阻断细胞讯号传递、引发细胞凋亡机制与抑制血管新生的方式作为其抗肿瘤的方式(5)


蜂胶抑制癌细胞的科学研究


针对蜂胶对于人类乳癌的恶性肿瘤细胞株(MDA-MB-231细胞株)进行的一项体外实验发现,蜂胶可以有效的抑制MDA-MB-231细胞株的移动,这代表着蜂胶可以抑制恶性乳癌细胞转移到身体的其他部位。


此外,蜂胶也被发现会影响粒线体的膜电位。粒线体在细胞中作为提供能量的角色,当粒线体的膜电位下降则会抑制粒线体的功能,而减少粒线体的膜电位也是细胞凋亡的环节之一。研究发现蜂胶也能减少MCF-7 MDA-MB-231,这两种乳癌细胞的粒线体膜电位(9)


最后,蜂胶还有一个方式能调节体内的发炎反应,这个方式就是藉与前列腺素(Prostaglandins)的交互作用。


前列腺素是由脂质形成,是一种帮助调控发炎反应的局部贺尔蒙。而前列腺素E系列,会由受伤的细胞释放,强化组织胺、激素的效果,并且加强与增长发炎反应引起的疼痛感(8)。其中,前列腺素E2PGE2)是也发炎反应的中间调控因子之一,能导致血管舒张、增加血管通透性(8)。而蜂胶中能抗发炎反应的黄酮类,则是因为蜂胶能够抑制与前列腺素形成相关的酵素(7),进一步能对发炎反应产生抑制的效果。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讨论了蜂胶对于免疫系统有多项的好处,包含帮助癌细胞的细胞凋亡、减少癌细胞的粒线体膜电位、抑制癌细胞的血管新生与抑制前列腺素。


就如文章中所呈现的,蜂胶对于人体有如此多的好处,您是否也等不及开始体验蜂胶的好了呢?



蜂胶3000产品特色

SOUTHERNATURE


  • 每颗含3000mg蜂胶,是目前市面含量最高的产品;

  • 采用100%纯蜂胶冻干粉直接封装,不含任何大豆油能油类物质,长期服用不会导致发胖;

  • 胶囊采用植物原料而非市面常见的动物骨胶皮胶,对肠胃刺激小,服用更健康;适合普通大众,亦适合素食者。

  • 每颗胶囊都是独立包装,更方便携带,也能最大程度避免氧化。

  • 低过敏源配方,不含麦麸,酵母,奶类制品,蛋, 糖,人造糖,人工色素及香料。



蜂胶3000 VS 其他品牌蜂胶




1
含量对比

研究指出:每日蜂膠推薦的最低食用量是2500毫克。




2
材料对比

蜂胶3000胶囊采用植物原料而非市面常见的动物骨胶皮胶,对肠胃刺激小,服用更健康;适合普通大众,亦适合素食者。


■ ■ ■ ■ 




3
独立包装,方便携带,不易氧化!





参考文献
References

1. Wagh, V, D. (2013). Propolis: A Wonder Bees Product and Its Pharmacological Potentials. Advances in Pharmacological Sciences, Vol. 2013, Article ID 308249, Retrieved from: http://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872021/ (Accessed April 6th, 2016).

 

2. Izuta, H., Shimazawa, M., Tsurum, K., Araki, Y., Mishima, S., Hara, H. (2009). Bee products prevent VEGF-induced angiogenesis in human umbilical vein endothelial cells. BMC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Vol 9, Iss 45. Retrieved from: http://www.biomedcentral.com/1472-6882/9/45 (Accessed April 29th, 2016).

 

3. Xuan, H., Li, Z., Yan, H., Sang, Q., Wang, K., He, Q., Wang, Y., Hu, F. (2014). Antitumor Activity of Chinese Propolis in Human Breast Cancer MCF-7 and MDA-MB-231 Cells. Evidence-Based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Vol 2014, Article ID 280120. Retrieved from: http://www.hindawi.com/journals/ecam/2014/280120/ (Accessed April 29th, 2016).

 

4. Sforcin, J.M. (2007). Propolis and the immune system: a review.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Vol. 113. Iss 1, pp. 1-14.

 

5. Chan, G, C., Cheung, K, W., Sze, D, M, Y., (2013). The Immunomodulatory and Anticancer Properties of Propolis. Clinic Rev Allerg Immunol, Iss 44, pp 262–273. Retrieved from: http://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2016-012-8322-2#page-1 (Accessed April 29th, 2016).

 

6. Dimov, V., Ivanovska, N., Bankova, V., Popov, S. (1992). Immunomodulatory action of propolis: IV. Prophylactic activity against Gram-negative infections and adjuvant effect of the water-soluble derivative. Vaccine, Vol 10, Issue 12, pp 817-823.

 

7. Wolmuth, H. (1998). Pharmacognosy and Medicinal Plant Pharmacology. School of Natural and Complementary Medicine, Southern Cross Universtiy, Lismore, pp72-76.

 

8. Tortora,G,J., Grabowski, S,R. (2000) Principals of Anatomy and Physiology. 9th ed, John Wiley & Sons, New York, pp 94, 750-751.

 

9. Gottlieb, E., Armour, S, M., Harris, M, H., Thompson, C ,B. (2003). Mitochondrial membrane potential regulates matrix configuration and cytochrome c release during apoptosis. Nature Publishing Group, Iss 10, pp 709-717. Retrieved from: http://www.nature.com/cdd/journal/v10/n6/pdf/4401231a.pdf (Accessed April 29th, 2016).




(免责声明:本文由广告客户提供)


订阅今日悉尼微信

 点击右上角→“查看公众号”点击关注

 搜索“今日悉尼”或“sydtoday”点击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