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移民经历,留着血也要走完的路……

<- 分享“AIG新西兰亚裔国际集团”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0 AIG新西兰亚裔国际集团




A

BOUT Immigrant

关于移民

导读:每个移民到新西兰的华人都有一段自己的移民故事,有酸的,有甜的,有苦的,可谓五味杂陈。接下来这个家庭的移民经历亦是坎坷,无论如何,自己选择的路留着血也要走完……希望这个故事能给你一些继续坚持下去的动力。

如果您愿意将您的切身经历告知我们,欢迎投稿!

联系邮箱:Marketing@nzasian.com


谈到移民,先要说说找工作的辛苦.刚毕业走向社会=难,留学生找工作=难,找个符合移民标准的工作=难,刚毕业的留学生想找个能移民工作=难上加难再加难,况且我当时的专业是商科大专,学历不高也不短缺.我试过了所有的办法,seek,trademe,报纸,杂志,中介,我发了上百封CV,每天的电子邮箱都被Decline, Sorry的回复挤爆了.奥克兰工作不好找,我开始把寻找范围扩大到其它城市,后来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 在签证快到期之前,老天眷顾我让我找到一份Hamilton的工作,我们举家迁徙到屯里生活。




移民新西兰后悔的经历,新西兰移民 真实生活,谈起移民,我们的经历简直就是一个茶几,布满了”杯具”.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07年3月,我和老公是以技术移民条件递交上去的,当时的EOI被分去了鼎鼎大名的Manukau Branch,这个地方为什么这么有名气呢,因为”慢”.慢我们认了,可是等了4个月杳无音讯之后,这个以慢著名的Branch被勒令停止办理移民申请,所有case排队陆续转出,而我们的申请被转去了第二慢的Hamilton Branch.之后在经历了Vo(Verification officer)度假,离职,换Vo,上门调查,补充材料漫长的7个月过去了,终于盼来了邀请函. 7个月,身边有的朋友都已经获批,而我们的万里长征才刚刚开始.本以为之前的审理慢,后来会快一些.谁知道我的Co是个慢性子。

(小编解读:所谓”EOI "就是符合移民申请的人像移民局提出申请,移民局将会在选池里挑选出基本符合条件者进入下一程序;而”CO“就是负责你移民申请的移民官)


递交了所有材料之后,就开始漫长的等待.等了4个月,中介帮我问进度,问到的却是这样一句话,Co让我回去工作,不然不会审理我的Case.于是我刚出了月子,不得不放下嗷嗷待哺的宝宝回到工作岗位上.晚上宝宝要经常起夜喂奶,可我每天早上还是早早起来去上班,中午午休,我又以惊人的速度飞回家吃饭,喂奶,然后再飞回公司,晚上下班我再飞奔回家.生怕饿到宝宝,不想让她受一点委屈.那段日子,我的体重直线下降,一直瘦到90斤,比我怀孕之前还要瘦.平时累一点也就算了,最难捱的宝宝生病,我一边要照顾她,一边又不能耽误太多工作。




再难的日子也要熬,我只是希望移民能快些批下来,我也能少一点压力.可是,6个月过去了,9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每次问进度,Co都会有各种理由来搪塞.圣诞节他去度假,我终于忍受不住,联系了他们经理.早就听说这个经理人非常好,他告诉我我们的Case目前已经没什么问题,就差我和老公的体检.但是他是经理,没有权利直接给我们下AIP.他说他会跟进我们的Case,因为我们确实等了太久.果然,Co度假回来后不久,我们终于收到了盼望已久的AIP.拿到AIP的那一瞬,我和老公都出奇的平静,只是觉得,我们也该批了.从EOI到AIP,长达22个月的申请终于告一段落.我们的移民历程之长之艰难,也成为最慢的典范之一。


(小编解读:所谓”AIP"就是移民局对申请人的Case做了原则性的批准。申请人会收到一封信,要求提交护照和付相应的费用。


移民过后,还有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移民监,这个世界总会有很多无奈的事情,我无奈的留在NZ坐移民监,老公无奈的回国照顾年迈多病的父母打理生意,我无奈的把宝宝留在国内给我妈妈。遥遥中新路,寄托了妈妈多少相思多少泪水。那深不可测的太平洋,却隔不断一个母亲对孩子深深的思念。我想念宝宝,那种思念远比对父母的惦念,远比对老公的思恋,远比对任何人的想念。这种思念和内疚不会像茶那样越冲越淡,却像酒一般,会因为时间的改变而越来越烈,越酿越纯。


小编解读

所谓“移民监”

新西兰移民监的基本要求是,新移民从拿到PR(Permanent Resident,也就是永久居民签证,有效期为2年或5年,移民类别不同,有效期不同)后,从首次入境新西兰之日起,在2年内,每年要在新西兰住满184天(也就是半年时间)即可;或者在5年内,每年至少要住满240天(也就是9个月,大半年的时间)。

特别的地方是:不同于其他移民国家的是,新西兰移民,只需要满足上述居住要求后,即可获发IRRV(Indefinite Returning Resident Visa,也就是永久回头签证,无有效期),顾名思义,就是说你现在既可以长期待在新西兰(因为你已经有了PR许可),也可以永远随时进出新西兰(哪怕你长期不回新西兰),这个签证是永远有效的。




高尔基说:“你可以有童年的遗憾,但你不能给孩子遗憾的童年你可以不是天才,但你能够成为天才的父母!”看到“遗憾”这两个字,我的心犹如被钢针深深刺痛,心流出的不是血,而是深深的愧疚。我和老公小的时候,父母做生意没时间带孩子,而把我们都寄养在别人家里,所以我和老公的童年都带着或多或少的遗憾。我怀孕那段日子,我和老公经常对着肚子里还未出世的孩子悄悄承诺,将来一定要给他/她一 个美好而幸福的童年。可是现在我们都违背了诺言,我们都无法留在她身边爱她,陪她,照顾她,教导她,即使内心带着深深的愧疚与遗憾,却也是无可奈何。以前经常会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也经常会念起陆游的那句古诗:“儿行千里母担忧”。可真正做了父母,我才开始明白这看似简单的几个字,饱含了人世间的多少情感和痛楚。而除了这些,我也开始明白,这个世界上也有太多的父母,他们有这样那样的苦衷,无可奈何,无能为力。


在这2年的移民监时间里,我又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校园读书。没有老公和孩子在身边的日子很孤单很寂寞很难过,带着满脑子的牵挂,学习也不如以前那么专注和用心,虽然学习吃力了很多,尤其临近毕业最后一学期,我一边读书,一边实习,一边又怀了老二,感觉特别的累,最终我还是坚持读完了本科。总算对自己对父母有了交待。当护照贴好永久回头的时候,我知道我该和这个国家告别一段日子了。年迈的父母期待我回去看看他们,年幼的女儿期待我回去陪陪她,久别的老公期待我回去和他团聚。




每个漂流在外的游子都有许许多多说不完的故事,这故事里饱含了酸甜苦辣的滋味。这8年来,我努力过,放弃过;积极过,堕落过;快乐过,痛苦过;开心过,哭泣过;得到过,失去过;愤怒过,麻木过;美丽过,丑陋过……也许正是因为这些经历和遭遇,使得现在的我变得更加坚韧,自立和顽强。不要说如果,不要说后悔,不要说抱怨,人生的路是条不归路,当初我自己选择了出国,无论怎样的坎坷和荆棘,我只能坚强的顽强的走下去。跌倒了,爬起来,再跌到,再爬起来。8年,从留学到毕业,从恋爱到结婚,从怀孕到生子,从工作到移民,这个国家,这个小岛,倾注我太多太多的青春和感情,感谢那些不同寻常的经历,感谢所有曾经帮助过我,爱过我,关怀过我的人.


图片来源:GOOGLE

本文转自网络,不代表本平台任何立场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