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坟考古中国第一代神曲,哈哈哈哈让我笑一会儿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5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银河铁道电台 策划/爱普洛)


神曲一词最早出现于2006年,开始的时候它专指龚琳娜老师的歌曲《忐忑》,后来引申为“旋律易于传颂,节奏简单鲜明”的一类歌曲的专属形容词。




伴随着动次打次的节奏,从此神曲便一发不可收拾地席卷了中国大地的边边角角、沟沟坎坎。上至百岁老人,下至襁褓中的婴儿,都能跟着音乐哼几句、跳一段。


这种独特的文化形态的巨大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越了古今中外的任何一种音乐类型,当然也包括资本主义国家引以为傲的摇滚乐。


如果说龚琳娜是神曲界的皇太后,那么凤凰传奇就是神曲界的开国元勋。他们自成一脉的“农业重金属”曲风不仅满足了13亿挑剔的中国耳朵,还成为了中国文化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扛起了对外文化输出的大旗。




君不见,《最炫民族风》已经跳到了卢浮宫、纽约时代广场,想必月球也在射程范围之内了。



此外,筷子兄弟、慕容晓晓、王麟、王蓉等一票艺术家也为我国神曲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神曲界呈现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这个十年(06-16)堪比西方世界50-60年代的摇滚黄金期,可以称为中国神曲的“大黄金时代”。



虽说神曲一词诞生于2006年,但这一类歌曲其实一直存在着,只是那个年代网络还没有普及,这些神曲仅限于小范围流传,没有在社会上引起巨大的影响。但论词曲的魔性和洗脑程度,这些老神曲完全不输它的小辈儿们。作为混迹神曲圈多年的“老司机”,笔者将为大家盘点下那些年我们可能错过的神曲。每一首都很精彩!!!


洪钟《奇妙的约会》

魔性笑声洗脑 一听难忘


看视频,一定要看视频 ☟



谈到这首歌,笔者不得不拿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你这首歌的威力。时间跳转回1996年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我跟爸妈还有一群喝大了的叔叔们去KTV唱歌。大家一首接一首的唱着,只有一位叔叔还没有唱歌,众人起哄非要他点一个。这位叔叔面色凝重,似乎在纠结着什么,过了许久,他握了握拳头,给自己打了打气,按下了遥控器点了一首。那时候我困意正浓、神游天外,突然被一种尖厉的笑声跟吵醒了,一睁眼就看见这位叔叔像中了邪般抽搐、狂笑,配合着颇为诡异的MV,着实吓了我一大跳,从此《奇妙的约会》就成为了我的童年阴影。




把《奇妙的约会》归为神曲,一是它魔性的歌词,歌曲的副歌部分歌词是这样的  ☟




看完歌词的小伙伴肯定会一脸懵逼,这不就是笑声么,怎么唱出来?演唱者洪钟的对笑声的演绎正是本曲成为神曲的第二个原因。他用个人高超的演唱技巧,把每小节的笑声都唱出了不同的感觉,每种笑声都表达了不同的情绪。从一开始期待约会的喜悦,到认错人的尴尬,而后是见到女主的释然,再到发现是误会后的莫名其妙,四种情绪通过他的笑声传达的淋漓尽致。除了对情绪的精确把握,这首歌在演唱技巧方面也有许多亮点,洪钟在音准、节奏和在换声区的掌控力上都表现出极高的水平。


《奇妙的约会》翻唱自1922年发行的《The Laughing Policeman》,演唱者是美国著名演员Billie Grey,此外还有邓丽君翻唱的版本《不老的爸爸》,微博上爆红的儿歌版《哈哈哈哈哈哈》。无论哪个版本,魔性的笑声始终贯穿始终,这首近百年的名曲还有这么强的生命力,无愧于神曲的名号。


刘欢《喂鸡》

前奏就听跪 中国电子乐“急先锋”


一开始让我听《喂鸡》这首歌时,我是拒绝的。这乡土气息十足的名字,配上风景PPT一般的MV画面,完全没逼格而言。我们文艺青年毕竟听得是逼格,不是音乐。但在一个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我听到了这首歌,还是戴着我价值五位数的耳机。刚听完前奏我就跪了,刘欢老师我错了,原来你是这样的刘欢老师。




首先让我大跌眼镜的是这首歌曲的曲风,《喂鸡》原曲是70年代一首儿歌,除名字和歌词外,刘欢这一版已完全跳脱原曲的框架,变成了一首实验电子乐。为什么说这首歌带有实验性呢,歌词中没有演唱者的身影出现,也不承载任何实际意义,它只要负责“洗脑”就够了。




第二是这首歌竟然不土。我们知道电子乐很容易做成土嗨范儿,变成“DJ喊麦爆款”。因为电子舞曲多用来调动舞池气氛,所以喜欢用大段重复,很容易落入俗套。二是电子乐的声音都是用合成器合成的,一些声音容易过时,变成廉价的音效。比如《西游记》的片头曲《云宫迅音》,我们今天听来曲子是没问题的,但它的音效已经完全不入耳了。


第三是这首歌的超前性。它发行于2003年,那一年,刀郎、庞龙正当红。而世界乐坛的风潮正处在从R&B向电子舞曲过渡的阶段,麦当娜还没发行《Confessions on a Dance Floor》,Lady gaga还没出道,虽然有一些做电子乐的艺人存在,但大多籍籍无名,直到05年以后电子舞曲才在世界范围内爆火。


《喂鸡》来自刘欢的翻唱专辑《六十年代生人-给我的同龄人及后代》,除了这首歌以外,其他歌也非常的出彩,如弦乐版的《映山红》、摇滚版的《亚非拉》等。在这张专辑中,刘欢把大家耳熟能详的歌曲全部重新改变,有些歌曲运用了大型管弦乐队的编配,有些歌则加入了POP ROCK、TECHNO、E-Metal等流行元素,完全颠覆了听众的印象,也为这些老歌注入了新的活力。从最早的《记住刘欢》,到最近的《甄嬛传》电视原声带,他不断尝试着新的音乐风格,不断探索着华语音乐的发展道路。相比于同时代的其他歌手,他展现出了更多的大师风范。


曹兰《中国香肠》

这首歌治好了我多年的抑郁症


下面这首神曲就厉害了,有人说听了这首歌治好了他多年的抑郁症,有人说这首歌晚上不能听一听就会饿,还有人对这首歌嗤之以鼻说这什么破烂玩意儿狗屁不通。




这首歌就是台湾歌手曹兰演唱的《中国香肠》,看封面画质就知道什么年代的。笔者对这首歌还是持肯定态度的,毕竟世间已经有了那么多深情、严肃、文艺的歌曲存在,我们也需要这样神经质的歌曲愉悦下心情。下面让我们来“一本正经”的分析下这首歌的歌词(毕竟歌词太牛逼,已经忽略了曲子的存在) ☟




歌词第一句就是神来之笔,尤其是唱给外国人听的时候,你会感到那种浓浓的爱国主义自豪感充斥其中,你们有LV、Hermès又怎样厚(台湾腔),我们有中国香肠,而且“全世界人都向往”。第二句又化身知心大姐,给无知的外国朋友进行讲解,我们中国的香肠有很多种呦。但从第四句开始,画风突然变得有些咸湿,前面还是一个吃货的深情告白,后面就秒变深夜电视广告了。


什么吃了中国香肠全身上下都舒畅、幸福永伴你身旁、找个情郎成双成对多风光,都带有明显的X暗示。而后面重复的几段也主要是描述中国香肠的神奇功效,可以让人变美、可以让人身材变好等等。这里的中国香肠已经抽象为一种滋补圣品,一种欲望的化身,它可以让你变美、变瘦,满足你的心愿。看到这里我们才会发现作词人的意图,原来全世界的人都向往的不是中国香肠,而是它所代表的欲望。这首看似毫无逻辑的无厘头歌曲,实际内藏深意。


看感受视频 



做完阅读理解,我们来看看这首神曲的幕后黑手。这首歌收录于曹兰首张专辑《好朋友》当中,作曲是台湾著名音乐人小虫,而写出这么魔性歌词的人居然是台湾偶像剧教母柴智屛,就是捧红了F4,现在又和郭敬明的合作《小时代》系列电影的女人。不知道现在事业如此成功的柴女士回头来看当时的作品会是什么感想呢?


张蝶《成吉思汗》

一代人的集体回忆 迪士高时代的“街歌”


我恶意的揣测一下,听过这首歌的朋友估计都已经到了不惑之年。这首上古神曲一度风靡八十年代的舞池,伴随着DISCO风潮席卷全国,当年大火的架势完全不输今天的《小苹果》。




据张蝶本人描述:“那首歌最火的时候,我去王府井一趟,从街头走到街尾听到的全是自己的歌;出门坐火车,还能碰到年轻人扛着录音机播放我的歌。”走在大街小巷都可以听到它魔性的歌词“成 ~成~成吉思汗~”,可以说它已经成为了一代人的集体记忆。




这首歌不仅歌词魔性,演唱者的声线也非常特殊。好多听过这首歌的网友都惊呼:“原来30年前就流行女汉子了!”张蝶的嗓音略带沙哑,热情奔放,声音人格听起来像一位15、6岁的大男孩。这种摇滚嗓在80年代主流的台湾甜嗓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标新立异。


视频在此 



《成吉思汗》爆火的契机也和DISCO进入中国的时间有关,上世纪80年代,国门初开,正赶上国际上迪斯科音乐风潮的尾巴,这种充分张扬年轻人自我、解放身体的音乐形式急速成为了年轻人的时髦之选。扛着录音机、戴着蛤蟆镜、穿着喇叭裤成为了80年代时髦青年的标配,而迪斯科舞厅则成为了年轻人秘密交流的场所,一些新的思想在其间流传,舞厅一度成为最受严密监视的公共娱乐场所。


在这个时代,中国最火的歌手是“三张”:张蔷、张行、张蝶,她们的卡带售出了上百万份,但流传更多的是盗录版,这些卡带是一剂良药,自由奔放的音乐治愈了当时青年人压抑了许久的内心,抚平了他们对以前生活的不满。伴随着崔健为代表的摇滚音乐的出现,迪斯科音乐和黄金的八十年代也一起落幕了。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