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与传说 | 铁拐李三教“醉八仙”

<- 分享“侨居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7 侨居澳洲





中 国 传 统 文 化 系 列

I HOPE YOU LIKE IT


神话与传说


编写:凌晓辉

铁拐李三教“醉八仙”



铁拐李一身好武艺,专打“醉八仙”, 背上那个大葫芦,又能盛酒又能盛药,他的那个葫芦是个丫丫葫芦,两个罐儿摞着,上面是酒下面是药。


 有人问他:“李老仙,丫丫葫芦里装着什么?”


 铁拐李说:“上面装的蒙汗酒,下面装的百病药。”


“什么叫蒙汗酒?什么叫百病药呀?”


“碰到英雄好汉,敬一杯酒,力能搬山;送一粒丹,长命百岁,百病消散!”


那为什么你的腿是瘸的,不自己治治? 人家都笑话你呀!”


铁拐李哈哈一笑说:“人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年我练出了这健骨长筋丹,自己想试试效力如何,一下子服了三粒,吃多了,就听那腿骨咯巴巴直响,环环粗节节长,这条腿长了那条腿不就短了? 于是大家就叫我铁拐李了。别取笑,这不是病!”说完就哈哈呵呵、颠颠咕咕地走了。

 


铁拐李步子大,三脚两步就来到山东阳谷县境。他走到一个山岗上,忽听耳边“嗖嗖嗖”、落叶“哗哗哗”, 一阵狂风送来了一只猛虎。这虎直向一位身长九尺的壮汉扑去,是一条双尾虎。这双尾虎可厉害哪! 两条尾巴一并一剪, 就是你有顶天武艺也成了两半截了。铁拐李为了救人,一个箭步,风不动树不摇;那虎呜呜一叫,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就叫铁拐李提着尾巴,扔出两丈多远,吓跑了。


那好汉一见这个老瘸拐有这等本事,上来倒头就拜,铁拐李上前把他扶起来说:“好汉尊姓大名? 为何在这里遇险?”


“俺姓武名松,排行老二,人称武老二。几年来景阳岗上出现了猛虎,伤人不少,县太爷出了告示,谁能除害,就封为都头。俺自幼练武,也有风吹不透、水泼不进的本事,倒想为民除害。谁想人上有人,天外有天,老先生两个指头就把老虎掀跑了。俺愿拜您为师,再除那虎不晚。”


铁拐李一听说:“先不要拜我为师,我倒要看看你这水泼不进、风吹不透的本事!”


武松一听就提起大棍前三后四、左五右六地耍了起来,老远看去,成了一个大木球,身子都看不见了。


铁拐李看了微微一笑,就拾起一块石头,贴地一扔,正好打在武松的腿上,哈哈一笑说:“真好武艺!风是吹不进,水也泼不透,可这硬帮帮的石头倒能打着你的腿!”


武松收住棍棒羞得满脸通红,“扑通”一声就跪下了,连磕了三个头说:“师傅教俺,师傅教俺!”


铁拐李没作声,解下背上的葫芦,揭开了葫芦盖,“咕嘟嘟”喝了两口酒说:“老二,看着!”就见铁拐李一步一个趔趄,歪七斜八地练了一套拳。



武松看着看着笑起来了,心想,这种拳,简直是小孩予的八八戏儿,哪里是打人的家什儿?就问:“师傅,徒儿没见过这种拳,叫什么名?”


铁拐李说:“这叫‘醉八仙,练好了这种拳就能打虎了。”说着又手把手地教了武松一遍说:“好好练吧,一年后,还在这里看看你的功夫!”说着,就见他三脚两步跨上岭头,眨眼就不见了。


从那往后,武松天天在家练“醉八仙”,开始觉得好笑;但越练越有滋味,觉得脚跟子也稳了,手指头也硬了,浑身有了力气;等练到快速的时候,只听那树叶儿“唰唰”地响,你说这个力气头儿带来多大的风!


 整整一年,武松上了景阳岗,谁知老远见师傅早在那里等着了。他上前拜了师傅,又练了一套拳,请师傅指教。铁拐李一看直摇头:“你带的风再大,还能比老虎跑起来带的风更大?大不过老虎的风, 就是你的力气还不如它;力气不如它,能把它除掉?”



说完,铁拐李揭开葫芦盖喝了一口酒,又不紧不慢地打起“醉八仙”来,只见他脚步一趔趄,胳膊一挽拉,打到了一棵两搂粗的松树上,顿时那棵松树“喀喳”一声崭齐地断了。谁知这时候那吃人的老虎正躲在松树后面偷看,心想:这个瘸老头儿,今天正好能给我填饱肚子。现在松树一倒,吓得它伸长舌头偷偷地跑了。又想:往后等着吃这小后生--嫩皮嫩肉的!


武松一见师傅有这等功夫,再连磕了三个头,铁拐李又给他整了整架式,并对武松说。“起五更落半夜,练兰九打三伏,一年后的今天再来见我!”说完就见他大步一跨,踏着树梢儿走了。


武松又苦练一年,到见师傅的那一天,他半夜就起来了,借着月光见师傅又在岗下等着了。这回他“扑通”一声跪下说。“向师傅请罪,俺又来晚了!”


铁拐李笑嘻嘻把武松扶起来说:“心诚则灵,做事没个诚劲儿什么也做不成,起来练练给我看!”


武松起身一趟拳,见树叶不“唰唰”响了,只觉阵阵小风溜溜的,师傅拉着他的手说:“好多啦,可是武艺还不到家,你要打败对方,就要入不知鬼不觉,行走如风不见风,大喊一声似炸雷!”


说完笑嘻嘻从背上取下葫芦,揭开盖儿对武松说:“你是能喝酒的,请喝师傅三大口酒。”


武松倒举葫芦,三口就把那葫芦酒喝光了,还不等闭嘴,就觉得“骨碌骨碌”两粒丹药滚到嗓眼,滑进肚里,想吐也吐不出来了。就问:“师傅,两个圆圆东西是什么玩意儿?”


铁拐李哈哈一笑说:“那是健骨长筋丹,不碍事的! 去吧,再练一年!”


武松向回走着,感到自己的个头儿又长了好多,那腿也硬梆梆地向外胀,到家就觉浑身力气头儿使不完了。


又是一年的那个师徒相会的日子。前一天,武松日头一没就在岗下等师傅,一等等到大天亮还不见师傅出来,寻思:也许今年师傅不来了?正想着,日头慢慢从东边爬了上来,就见师傅踏着那一轮日头,使脚一蹬,呼呼呼地一眨巴眼的工夫,师傅就站在眼前了。一来只说了一个字:“练!”


武松也没回话, 跟着就练起 “醉八仙”. 这回可好,没有一丝一纹风!


铁拐李抓起一把砂向武松撤去,只见武松把手一张,那砂全吸在手心里,拳一停伸手一看,那把砂予都成了面面了,比面粉还细!



铁拐李一看,哈哈一笑说:“出了打虎将了!”说完,脚一蹬就叫云彩接去了。


武松连忙跪下大声喊叫:“请师傅留名!”


“我乃铁拐李是也。老二,打虎去吧!”


就这样,把虎害除了,武松当了阳谷县的都头。


(资料来自网络)

编写:凌晓辉

文章校对:Yuki









侨居澳洲公共号平台
澳洲热门新闻 | 政府政策更新 | 社区消息 | 分享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广告、商业合作请微信zhenyan1999

意见反馈请微信ssi2014

投稿请微信:cgao2013

微信号:immisyd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