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一个免费混进常青藤的小哥……

<- 分享“UKEC英国教育中心”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4 UKEC英国教育中心



今天,U小编要给大家讲述一个为了学习,“奋不顾身”的故事~


28岁的纪尧姆·杜马在多个校园里免费上课,其中包括了耶鲁、斯坦福和布朗大学。大家要知道,这些学校的学费该有多贵啊……



如果想不报名,就在一所常青藤大学上课,而不被人发现,杜马说,就要从大讲堂课程开始。如果硬是要参加较小的研讨班的话,就要从第一堂课开始,由始至终地参加每一堂课,而不是在学期的半途参加,这点非常重要。除此之外,一个最好用的借口,就是说你报名为文科学生。他说,“这种课程,充满了各种学科,你也可以预期那里的人会有点古怪,对于自己所学的东西有一点困惑。”



杜马从2008年到2012年参加了几所顶尖北美大学的课,所去的大学包括耶鲁、布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及麦吉尔大学。他参与了课堂班、参加舞会、如同报名学生一般地住在校园附近。杜马是本着好奇的精神进行的。他说,“许多学生在班上很闷,所以如果你有参与,如果你有发问,如果你真正对课程感到兴趣,我想,老师会很喜欢你。”




他的故事背后的概念想必大家也猜到了:学费暴增。但是,如此看来,一张文凭金钱上的价值会有多少?它的各个成分——学习、社交、交际——可否分拆?如果可以的话,剩下的会是什么?



据他的朋友说,杜马像是无拘无束的人。他的父母没有坚持他要上大学,但是他还是开始了他的高等教育,因为他以为自己要当心理学家。他2000年中期报名进入一间位于自己居住的魁北克的城市学院。他说,“我19岁开始读大学,因为所有人都是这么做的。”他开始攻读一个心理学学士学位的课程,但是他知性上太过杂食性,不能专注于一个课程。




因此,他开始参加一些他没报名的课。他说,“我只是偷偷溜进文学、哲学、政治学、甚至精神病学的课。”不久,参加他没报名的课,开始感觉到很自然。“我就这么发现如何这么做。什么时候躲起来,要用什么借口,在别的学生面前怎么表现,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他宁愿选择保持诡秘。



杜马开始在附近的其它学院上课:康科迪亚大学、蒙特利尔大学和麦吉尔大学。他的胃口开始变大了。布朗大学距离他需要少过6个小时的车程,而纽黑文只是稍微远一些。杜马说,他2009年春天在耶鲁大学上课,并且“沙发旅行”了一个月。他也在布朗大学花了一些时间。他说他上课的同时,只花了几百美元,大多是花在舞会喝的酒上。他后来去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校园合作社住了大约两个月。这个时候的花费比较高,据他估计一个月要六百到七百美元。他在这些学校的时候得到的收获,包括了学习、参加舞会、跟聪明并志同道合的人会面



耶鲁大学2014至2015学年的全额学费,包括住宿费和书费,是6万3250美元。这相等于每个月稍微超过七千美元,也意味着杜马只花了大约一成的钱,就得到了大学大多数的卖点。伯克利的平均学费是大约2万8千美元,但是这还是相等与每个月超过三千元。当然,这两家学院的许多学生会获得某形式上的经济援助,但是这些都是个别学院的文凭标价,而且许多学生还是会全额付清。作为国际学生的话,要获得经济援助资格会更难……



但是,据杜马所说,大学最好的免费福利之一,就是交际。“大学的福利莫过于跟人见面;是联系;是社会资本。我在伯克利或耶鲁遇见的人,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没有其他的地方会聚集那么多的这种聪明、疯狂的好酷的人。”他说。“你只要想想那些开公司之类的辍学生,这些都是不需要文凭的人,不需要付任何的费用。他们去学校,是为了扩大视野、会见朋友、会见战略合作伙伴之类的事。”




你不一定需要有学位去获成功。就像Mark Zuckerberg 和无数个青年企业家所证明的那样。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和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职位申请中最重要的事,莫过于求职者是否认识公司里的任何人。


杜马自己创办了一个对准高档客户的交友服务。他也说,这给了他一份稳定的收入。他说,“世界上从来没有过那么多不需要正式文凭的事业或商业机会。”他的想法,和像Peter Thiel 之类的怀疑论者一致。Peter Thiel的同名奖学金为年轻人补助10万美元,以追求商业投资,而不是在大学读书。


杜马承认,如果每个人都那么做,他的做法就行不通。但是,他相信,这个方法对某些人来说可能有效(那些需要学位才能获得技术认证的人,或者需要执照的人,如工程师或医生,得排除在外)。杜马说,“不付学费、把钱省下来环游世界或者创业,相比较于从约翰霍普金斯得到哲学文凭,利益可能比较大。



虽说这是一个值得借鉴的故事,但是如果大家大老远跑来英国了,估计你们不会试图混进教室吧?

如果想要申请学校,就联系我们UKEC吧!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