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学历比高学历更会赚钱?答案震撼!【中美教育】

<- 分享“美国房地产”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4 美国房地产


文:Falcon Leo

来源:知乎,金融八卦女整理


知乎上,有人提问“高学历能否比无学历更加会赚钱?”⬇️


我几个表叔都是杀猪卖猪肉,都发了财,这几年回家盖了别墅,买了奔驰奥迪宝马,身价好几千万。每年过年回家都开回去,令人羡慕。就连目前相对来说较穷的舅舅,卖洗发水,做了10年,现在也是百万的身家。他们文化水平都不高,多数是小学至初中的水平。


反观不少表哥表姐在名牌大学(211和985)毕业,但都只是每月领正常工资,月薪五千到一万,不久家里面都基本帮付了首付买了房子。找找对象谈谈恋爱,人生至此,每天轻松享乐,按时工作。没有任何想去创业或者赚大钱的念头,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觉得高学历的表哥们更应该能利用手中的资源进行创业,甚至超过我的表叔,做得更加好,而不是每个月领着一定的薪水。为什么他们没有这种念头呢?


我并不是想说读书无用论,读书是有用的,而是想说,学历在这个社会是个问题,也不是个问题。微观到自己身边的亲戚,宏观到整个科技行业和金融行业名校出生更是数不胜数,不经深思!(那么问题来了,有些人又跳出来说了,你那个是幸存者效应,那么好,整个北大清华复旦中山毕业出来的都是富豪吗?那么我可不可说,这些是否也是幸存者效应呢?也有很多失败者对吧?就是这个社会究竟是看学历还是看能力,学历高是否代表能力高,学历低是否就代表能力低?低学历的人,想要赶超高学历的人,通过踏踏实实做生意也能发一笔大财(其具有的冒险精神和江湖情义精神都是我敬佩的)但如果大家都在为赚钱而奔波 整个社会如果没有了下限 后果会怎么样?这个社会如果没有了为国家的复兴而奋斗的人。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的家族赚钱而拼搏的话。这个社会有什么问题?我也有一些表哥表姐,高中毕业甚至有些没毕业(还有初中毕业的)就去打工,有的是超市服务员,有的写摆摊夜市,有的去做了电工。一个月也就是3000多点。他们其实很羡慕一些能做生意,会做生意的人,至少觉得有钱了就不会过得那么辛苦,那么累。他们满怀理想,满怀希望。但也是始终碌碌无为,为生计而奔波。他们都想通过什么途径发财,一夜暴富,有些去了赌博,结果输了几十万。家里面背负沉重的债务。有些去卖毒品,结果被关进了牢里。有的去放高利贷,结果被骗走了数百万。(因为非法集资不敢报案)


问题来了,为什么都是低学历的,差别怎么那么大?为什么之前的年代的人都能吃苦,能踏实去做事,后面做得了钱也很正常。这个社会的现象改变又说明了什么。(年代不同是不是时代精神产物也不同?)


关于上面这位网友的提问,以下回答推荐阅读


作者:知乎Falcon Leo


写在最前面的话:毋庸置疑下面这篇文章会触痛某些人,毕竟很多人想要快乐地生活下去,靠的是创造与重复假象不断地麻痹自己,这也正是绝大多数人传播读书无用论的根本动机。我本无意撕下他们的眼罩,无奈反智主义盛行的大环境侵犯到了每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的切身利益,总得有人站出来发声。希望每一个读完这篇文章的人,下一次能够理直气壮地对高唱反智主义的人说:“读书无用什么的,我们自谦的时候说说而已,你们别当真了。”


另外我在评论里看到了至少好几十次喷什么中美差距,说我只会用国外数据,没有说服力的,我一开始就在后面放出了国内的数据,图表清晰、格式明了,怕有人看不懂还认真地解析了数据含义,这种文章都不看完就张嘴开喷的习惯到底是跟哪学的?对喷子而言,比没受过教育更可怕的是不懂装懂、自欺欺人、盲目从众的人生态度。


以下是正文


一、为什么会有“读书无用论”?


Table 1: Mean Earnings by Highest Degree Earned, $: 2009 (SAUS, table 232)


Table 2: Unemployment Rates by Educational Attainment


图一是美国社会收入和最高学历的关系,图二是美国社会失业率和受教育程度的关系,数据来自SAUS和BLS。


最高学历群体比高中学历群体的平均收入高整整六倍,且每个教育阶层都显示出明显的级差,这个差距称不称得上天壤云泥?


我是研究public health的,在社会统计领域,有无数权威统计资料证明受教育水平和收入水平、健康水平、预期寿命、心理健康水平、道德水平、社会责任感水平等等几乎所有的人类社会指标都呈无可争议的正相关。


可是为什么这样的问题在中国社会还能引起争议?换句话说,为什么这年头网上越来越多这样大肆地鼓吹读书无用论和反智主义的人?



以上图来自新华网(2005年1月20日,数据是有点老了),受过本科以上教育的网民不到30%,研究生以上学历的网民仅占3%。


网络没有学历门槛,所以大部分网络话语权是掌握在低教育程度群体手中的,他们出于自身利益与社会认同感,当然会极力贬低教育的价值。比如此前70%的网友要求高考取消数学,是因为数学没用,还是因为数学考试的存在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一目了然。


1、评论里最为关心的中美差距和中国数据问题,我找到了母校的统计数据,看图:



这是2011年中国的平均收入和受教育水平的关系。


从图中明显可知,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劳动者平均收入比起高中文化劳动者有一个质的飞跃(超过2.5倍的差距)。


然而即使如此,仅看此统计数据,也可以明显感受到中国不同受教育阶级之间的收入鸿沟。再有人愿意轻贱读书人,再有人愿意自欺欺人,他们也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事实:即使在中国,知识改变命运这一真理也仍然成立。


2、上面新华网的那张图受到了质疑,有评论认为中国受高等教育的人群没30%那么多,这是肯定的,上面那张图显示的是网民比例。真实的人口-教育程度比例如下:


全国总人口为1370536875人。具有大学(指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为119636790人;具有高中(含中专)文化程度的人口为187985979人;具有初中文化程度的人口为519656445人;具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人口为358764003人(以上各种受教育程度的人包括各类学校的毕业生、肄业生和在校生)。


这是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官方口径,可以算出来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仅占总人口的8.7%左右。这也是读书无用论广为散布的群众基础——大部分人都没读过书,他们当然要目标一致地宣称读书无用。


二、读书无用论在中国多有市场?


这个问题不太好定量回答,不太可能设置一个survey去统计人们对读书价值的判断。但是定性地答一答还是挺随意的。用坊间流传甚广的两个小故事来展开:


a.同一件事, 博士后花了90万, 农民工190块搞定。


联合利华引进了一条香皂包装生产线,结果发现这条生产线有个缺陷:常常会有盒子里没装入香皂。总不能把空盒子卖给顾客啊,他们只得请了一个学自动化的博士后设计一个方案来分拣空的香皂盒。博士后拉起了一个十几人的科研攻关小组,综合采用了机械、微电子、自动化、X射线探测等技术,花了90万,成功解决了问题。


每当生产线上有空香皂盒通过,两旁的探测器会检测到,并且驱动一只机械手把空皂盒推走。中国南方有个乡镇企业也买了同样的生产线,老板发现这个问题后大为发火。小工很快想出了办法他花了190块钱在生产线旁边放了一台大功率电风扇猛吹,于是空皂盒都被吹走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1、知识并不一定都是生产力;2、学历不够的人很有创造力;3、能吹是多么的重要。


b.美国宇航员在太空很郁闷,失重条件下钢笔和圆珠笔总是写不了字。美国科学家花费了10年时间100亿美元终于研制出能在失重条件下使用的钢笔。而与此同时,苏联宇航员在太空一直用铅笔。  ps :  相关辟谣消息请知乎搜索文章「美国花好几亿造出太空圆珠笔后,发现苏联航天员用铅笔」的故事真实吗? 


以上这两故事吧,我是听过不下三十次了,在火车上,在小学/初中同学聚会上,从爸妈的朋友那里,从同事那里...不一枚举。有一个共同点是,他们在跟你说这些故事的时候,一定是用一种洋洋得意且双眼斜睨着你的秘之表情,只差指着鼻子对你说:“你们读书有什么用,越读越傻,文盲才是人类精英”了。


不用想也知道我对这两个故事有多么的深恶痛绝。第二个故事辟谣很多,说说第一个故事,且不论联合利华可不可能摆个电风扇在生产线边上吹盒子,即使它也这么做了,那么多生产线,每一条雇佣一个工人捡箱子,一年的工资奖金加起来也不止90万。


读过书的人稍微动脑子想想就知道这故事有多漏洞百出,可是人们就爱说呀,不仅爱说,还要煞有介事地加上个123条结论,你们这些臭老九,看了怕不怕?说回到之前提过的动机问题。


为什么要揭示道德与受教育水平的关系?实在是因为“读书越多道德越败坏”是一种流传甚广的反智主义论调,它的危害比起“读书越多赚钱越少”还尤有甚之!不少读书无用论的拥趸,尽管嘴上叫嚣学历和收入无关,实际上自己内心深处是绝不相信的,比如评论里很多知友说的:“如果土豪们觉得读书无用,为何还要花大价钱送孩子上贵族学校、出国深造呢?“


三、为什么受教育程度和道德水平呈正比?


为什么要揭示道德与受教育水平的关系。实在是因为“读书越多道德越败坏”是一种流传甚广的反智主义论调,它的危害比起“读书越多赚钱越少”还尤有甚之!不少读书无用论的拥趸,尽管嘴上叫嚣学历和收入无关,实际上自己内心深处是绝不相信的,比如评论里很多知友说的:“如果土豪们觉得读书无用,为何还要花大价钱送孩子上贵族学校、出国深造呢?


其实在日常生活中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得出来,那些谦和有礼、体恤他人、尊重差异的人,绝大多数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好吧定量分析才有说服力,这里引用Richard Xavier Headley-Soto的一篇文章,他是任职于华盛顿的社会学家,他在2013年6月的这项研究数据详实(美国人的样本数据都大得不得了),逻辑清晰,结论可信。


Richard设置了很大的样本数据,对受访者询问了一系列用以衡量道德的数据。包括对道德理念的认知、道德逻辑、个人行为、责任观点、对政府态度与对不平等现象认知等,涉及问题如下:



这幅图中并未显示出教育对道德的影响,但Richard此后对不同受教育程度人群对以上问题的回答的差异性进行了研究,结论如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