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害值已满!】大学校园暴力已达“泛滥程度”!留学生最易受到伤害!还能不能好好上个学!

2016-05-10 悉尼ing


小编语: 作为在澳留学的一份子,小编我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并表示伤害值已满!

据《smh》报道,悉尼大学一名学生在St John's学院派对上遭受到性侵的事情受到关注,因为大学并没有对性侵投诉进行应有的调查,因此学校被谴责重视声誉更甚于关心受到侵犯和骚扰的学生。


具体情况是,2015年悉尼大学一名大学生在St John's学院派对上发现一名男子在对她进行性侵,之后这位受害者报案,这名性侵者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在Downing Centre地方法院出庭应审,他被指控三项无许可性行为罪名。然而St John's学院的院长Adrian Diethelm表示,自己不会对此事进行评论,只能说作恶者与学院并没有关系,只是当时出现在聚会上而已。


在学校遭受到性骚扰和性侵的人群中,留学生群体占到了绝大多数。遭受到性侵的学生大部分并没有报警,据悉,新州警方2014年10月至2015年9月记录的发生在校园里的性侵仅仅有13起,然而全国学校联合会(NUS)的调查发现每四个大学生中就会有一个遭受到某种形式的性侵,专家表示这非常像美国和英国的情况。NUS还发现,向学校报告性侵的学生有70%对处理结果不满意。


其中,新南威尔士大学一名20岁的大学生说对于她受到的性侵事件,校方认为她喝醉了,不值得调查。另外一位住在新南威尔士大学校园里的学生表示她所在的学院“假装(强奸)没有发生”。


新南威尔士大学女性事务官Jocelyn Dracakis对此问题表示,“在校园里女性实际的遭遇与校方的重视程度存在很大差距,大学更像是喜欢强调优点的生意,习惯隐藏缺点。


澳洲大学联盟的新运动“尊重·现在·永远”就是为了减少性暴力。澳洲人权中心新南威尔士大学负责人Andrea Durbach表示大学在处理性侵和性骚扰报导上的表现非常糟糕,机构声誉有时候必须给学生的需要让路,我不确定在这一点上我们有没有做好。同时,她还表示在处理此类投诉问题上学校缺乏透明度,并没有及时让学生了解进展情况。Durbach说:“我知道校园暴力一直都在发生,我们不能再视而不见了,必须面对。” 作为澳洲大学联盟减少性暴力运动“尊重·现在·永远”的一部分,Durbach教授设计在8月份将在澳洲的39所大学里进行一次调查,正确反映出性骚扰和性侵的泛滥程度。该调查将把目标集中在最有风险的三组人群中:年轻女性、LGBTQI和留学生。


澳洲高等教育机构有23.7万名留学生,他们被认为是最容易受到侵害的群体,因为他们远离家人,努力适应着外国的文化,由于担心带来屈辱或毕业后必须回家而不愿意报道任何事情,就当做是自己吃了哑巴亏。一名依靠政府资助来澳留学的巴基斯坦学生今年早些时候被驱逐出境,因为他在悉尼大学宿舍将一名中国女性进行了侵犯,调查期间,警方认为他至少还对一名日本学生进行过性侵,然而这起案件他并未受到起诉,因为那名受害者并不想作证。


悉尼大学拒绝向媒体提供其去年进行的“Safer Communities Survey”调查的结果,但表示“很快”会向学生公布。悉尼大学拒绝评论其校园里发生的性侵案件,包括St John's学院那起。其表示正在通过改善报告渠道和网站信息、增加安保人员培训以及修改性侵和性投诉处理方法来减少性暴力。悉尼大学的学生代表委员会,有将近41%的受侵害学生对投诉处理方式并不满意。


经过调查发现,受侵害者之所以不愿意向学校投诉此类案件的原因正是,学生们并不相信学校会认真对待他们的投诉。 此外,Durbach教授还表示,学生们害怕报告这些事情,他们害怕被报复,怕被关注,怕面对作为性侵者的耻辱。

新州警方性犯罪打击小组指挥官Linda Howlett认为,社会上一直存在一种“责备受害者”的倾向,有些受害者感觉侵犯发生时她们可能受到了酒精或其他东西的影响,但我向你们保证那不是决定性因素。”


感觉最近悉尼新闻弥漫的不是留学生被杀害事件,就是留学生被抢劫事件的,现在还有那么多的被侵害事件被曝露出来,小编感受自己也被深深的伤害了,真心求放过!


素材采写:Seanna

责任编辑:Susie



ing推广


趣味问答

米的妈妈是谁?


想知道答案吗?那就赶快关注我们悉尼ing【微信号:sydney_ing】,然后回复“160510”获取答案喔~


纽约华裔初中生遭遇校园暴力 被非裔同学勒颈致昏厥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围观一下

悉尼大小事,每日推送
每天定时推送,悉尼生活娱乐资讯
卖萌搞基无下限,吃喝玩乐送福利
悉尼ing
www.sydneying.com
微信号:sydney_ing

长按二维码扫描,立即关注悉尼ing!
悉尼ing广告咨询:ads@sydneying.com
点击‘阅读全文’查看更多新鲜事儿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