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几年在澳洲》 第二十七集 酒庄(hunter valley)+动物园

<- 分享“澳大利亚WHV”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2 澳大利亚WHV


搭配音乐欣赏效果更佳哦!

第二十七集游记三篇之悉尼—酒庄(hunter valley+动物园

 

头一天定好的酒庄一日游,第二天一早上旅游大巴就到酒店门口接我们了,开启了新一天的行程。一上车后出乎我们的意料,整车上面少有年青人,大多是中年甚至年老的游客。他们本地游客居多,而且女性游客居多。许多成对结伴的老太太想借着酒庄之旅喝个痛快。

 

车上的司机也是导游,是个老头子,说话很风趣幽默。他说旅途的第一站是新南威尔士州野生动物园,这个动物园是酒庄顺道路过的,也是希望大家在喝醉了之前看看动物,如果喝高了把动物带回家就不好了。

 

坐车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我们便到了动物园,这个动物园并不大,预计也就停留一个半小时。我们下了车和提供了免费的早餐,一些齁甜的方块蛋糕,吃完之后大家在园内自由行动。园内最惹人爱的还是袋鼠和树袋熊,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但是管理员着重说明不能摸树袋熊的肚子,只能摸它的后背。树袋熊在管理员的怀里乖乖的趴着,大家排队伸手去摸它,感觉肉呼呼的,还暖暖的有温度,手感相当好,但是小动物自然是臭烘烘的,也没有很想把它抱起来。

然后管理员给每个人一袋子食物去喂袋鼠,袋鼠也超级乖巧。不像我在堪培拉看的野生袋鼠,这里的袋鼠很亲近人,看到人手里有里有吃的就跳过来在人面前闻。在人喂它的时候它也不介意别人摸它的后背。

 

忽然看到一个调皮的袋鼠,将一个人手中的食物袋子抢了下来,洒了一地,吃得十分开心。


当然最震撼的还是在水塘中巨大的咸水鳄,有着恐龙般的盔甲皮肤,巨大的身躯在水中若隐若现给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不一会儿,时间到了,我们回到班车上,继续开往下一站。

 

进入hunter valley后到达的第一个小酒庄就像一个小酒吧,安静的坐落在一个小山谷中的一片高地上,不远处就是一片葡萄园。看着阴云从山间飘过,感觉如果有暴风雨来,这个小山谷能瞬间被淹没似的。

 

正当我想到此,导游就对大家说去年发大水,山谷都被水淹没了,就这个高台没有被淹,所以这个小酒吧还是安全的,说完嘿嘿一笑,好像要成心吓唬大家。

 
大家在户外透了下气,然后就走进那个小酒吧。服务员给每个人拿了一个小玻璃杯,然后介绍了下这个小酒庄自产的几种酒,然后很友好的问大家要喝哪种,然后给游客的杯子里倒上一点点。在吧台旁边还有一个小铝桶,如果不喜欢的话可以倒掉,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再要点,不买也没关系,并没有推销的感觉。这种体验特别好,让人觉得很自然且舒服。

 

我们每种酒都尝了一下,感觉一般般,没有特别喜欢的样子,本身也不是很懂酒,感觉喝起来涩涩的也不是很可口。然后我们询问服务员什么样的酒才是好酒呢?他们的回答如同在ekka上服务员的回答:其实酒无所谓好坏,重要的是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一款。

 

的确,就如同听音乐一般,音乐风格并不能决定水平的高低,更何况我也没喝过多少种酒,自然也很难说自己喜欢什么风格。所以能借此机会多接触了解一些葡萄酒的口味对我也是很难得的机会。

 

喝了一些酒后,脸上有了一丝暖意,我们又坐上大巴前往下一站。一路上天气多云,时而下起小雨。回到车内温暖的环境竟然有了一丝睡意。Irene靠在我的肩上眯着眼睛十分惬意。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到了下一站。从车内出来一阵寒气席面,使人瞬间精神抖擞。我们来到了猎人谷的一个小镇上,与其说是小镇,其实就是三五个小店聚在一起而已。我们兴兴头头下车参观。

 

这些小店不只有卖酒的,还有许多有特色的产品,比如糖果。



澳洲深山的小镇里竟然开着一家英国糖果店,门口放着一个可爱的木偶小兵。里面各式的糖果让人看着觉得颜色鲜艳的不敢吃,可能是国内听说过太多食物染料不合格的事情了。在货架上面那一大罐一大罐的糖感觉如果买回去好像永远也不能吃完,好像老外真的很爱吃糖。

 

走出糖果店,旁边还有一家奶酪店。


这家奶酪店很有特色,他们出售很多当地自制的奶酪,而且还提供给大家免费试吃。店里面专门放了一张桌子,上面有一小盘一小盘的各式奶酪,都切的小小一块块,旁边放着牙签。有的如同酸奶形态的奶酪旁边放着许多小饼干供大家沾着吃。每个试吃的碟子后面都放着包装好的成品,这样细致周到的服务真是让游客十分舒适。在我们试吃的时候,还有店员为我们讲解,他们开发了一些新的口味的奶酪,由牛奶或羊奶制作的,有酸的,咸的,甜的口味,除此之外竟然还有辣的口味!我看到有两种奶酪十分相似,一个里面放的是淹西红柿干,一个里面放的是辣椒。我试吃了有青橄榄的羊酪,一股羊膻味扑鼻窜上来。感觉这里的奶酪很像国内的酱菜酱豆腐,口味很重。

 

奶酪店里还销售自制的醋,他们自制的东西还真的不少。光是醋就开发了三个品种,而且还有许多其他的调味品,看到这里我忽然猜想是不是奶酪在他们的饮食里更偏向于调味品?


终于到了酒庄,在酒庄的餐厅用过简餐后,我们有半小时的自由时间,于是我们在酒庄周围散散步。冬天的悉尼阴雨绵绵,冷风瑟瑟,虽然一片枯萎的葡萄架子看起来很萧条,但是草地还是有绿色的,不会像在国内北方那么荒芜。


转悠了一圈回到屋里,导游把大家集合到了一间大房间里,大家围坐在一个圆桌前。过了一会儿这个酒庄的女主人进到屋里,手里提了一个酒架子,上面插了好几瓶酒,她来为我们一一介绍她酿的好酒。

 

Crisp(清脆)sparkling(气泡)refreshing(清新)thick(厚重)mouthful(满口)她用很丰富的语言来描述着她的酒的各种口味,大家时不时发出赞叹,而她也满带着自豪之情。

 

通过这集中式的训练,我似乎能分辨出酒的不同了,而且好像有些酒我能明确的感受出自己的偏好。以前对于很厚重口味的干红一直难以接受,但是经过这次体验,我似乎能分辨出不同干红的差异,并且能得出自己偏好的结论了。

 

最后她为大家呈现的是她这里酿的最好的也是最贵的一瓶酒。这酒封装在一个小酒瓶里,她小心翼翼的为大家每人倒上了一点,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大家。我闻了一下,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这是琵琶糖浆吗?我和irene对视了一下,然后都喝了一点点。我们都得出了这个结论,这简直就是川贝琵琶糖浆啊。

 

别人都一本正经的在品尝这款酒,而我俩却忍不住要笑出来。老外的口味还真是奇怪啊。


下午时分,一车人都喝的醉醺醺的了,在回去的路上大多数人都睡着了,外面的阴天,车内的温暖,让人不想打瞌睡都难。一觉醒来便已经到酒店了,一下车冷风一吹,浑身一震哆嗦,天空依然淅淅沥沥下着雨。

 

道别司机,我们飞快的冲回酒店继续着刚刚的美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