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照见中国青年当下处境

<- 分享“美国CCHP地产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4 美国CCHP地产网



5月10日,一部堪称“中国都市女性的百科全书”的电视剧迎来了第一季的大结局,高收视率电视剧衍生了近年来少有的现象级讨论。

这部按照观众平均口味设计的肥皂剧,摒弃了上帝视角,走下云端,照见芸芸众生的悲欢喜乐安迪的高冷,小曲的双标,樊大姐的虚荣,邱莹莹的拎不清,关雎尔的软弱,几位性格鲜明的主演都成为观众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连樊胜美的奇葩母亲因为“榨干”女儿也成为5月母亲节热论的焦点。

一楼五女演绎现实主义

《欢乐颂》讲述了5个形象各异、特色鲜明的女人住到一层楼后发生的喜怒哀乐。5个姑娘各持美好,自带标签。安迪是一名高智商的美国华裔,毕业于名校的她是华尔街高管,为寻找失踪的弟弟而回国,被上海金融界极有实力的金融大鳄(也是自己的同学)聘为集团CFO。


曲筱绡是一名从纽约混文凭回来的富二代海归,古灵精怪敢爱敢恨,为跟同父异母的纨绔哥哥争家产而努力变成创二代,毒舌但正义感很强,游戏人间又不失担当。


被曲筱绡看不起的同层房客包括3名女孩,胡同“西施”樊胜美,在外企做HR多年成了职场老油子,30岁的她最爱掐尖儿(傍大款),希望能嫁给有钱人,借以摆脱背后的重男轻女的父母、败家哥哥的糟糕原生态家庭。


小镇青年邱莹莹的智商和情商双双堪忧,连剧中人都称她傻,但是这位行动力极强的“傻宝宝”,最后打拼成一位合格的网店店主,在上海逐渐站稳了脚跟。


关雎尔是一位上海本土姑娘,家境殷实,作为全球500强企业的实习生,她唯唯诺诺,老实胆小,贯穿全剧除了为留在公司而纠结外,人生唯一出位的就是他暗恋了同楼女孩曲筱绡的男友赵医生。

《欢乐颂》人物是日常中都能碰到的原型,每个人都能在剧中找到自己的影子,产生惺惺相惜感,5个主角带出的关系人物也都有典型性,《欢乐颂》制片人侯洪亮也为这部剧冠上了“现实主义”。


在喜欢这部剧的人看来,《欢乐颂》刻画的立体,不狗血不玛丽苏。剧中人物在“魔都”上海的写字楼艰难跋涉,像大多数人一样,担心房租物业、担心变老找不到长期饭票、经历着被男人劈腿、被公司fire,抛开女强人和富二代的设定不说,这部剧最大程度地反映了外来务工都市人在大城市戎马倥偬的生存现状。


“22楼的5个姑娘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不少的缺点,可我就喜欢她们为了利益各自为营,翻脸吵架绝不含糊的样子,生活本就是人间百态,哪儿来的圣母普洒人间光辉,这些缺点构筑了一个个鲜活立体的人物,我爱她们,包括她们身上各种各样的缺点和矫情,闹得再凶,共同的还是对生活的积极和善良。”一个网友如此的表达对这部剧的喜爱。

“三观不正”仍受追捧

“明明玛丽苏,何来欢乐颂!”《欢乐颂》追捧者如过江之鲫,吐槽者也满满刷屏,知乎和豆瓣上都在激烈争议《欢乐颂》的三观到底正不正。所谓的三观不正大抵是说剧中表现出强化的拜金趋势、恃强凌弱的势利,甚至堂而皇之挖人墙脚的行为,概括起来,不外乎“出生的宿命”、“命运的恶意”、“精英的歧视”等几种类型。


“出生的宿命”集中体现在剧中人物的性格,这些性格大多由人物原生家庭决定,樊胜美出身于小县城人家,父母重男轻女,依靠女儿支撑家庭,因此她走上了一心想傍大款的拜金道路;邱莹莹同样来自小县城,但因为父母给出了足够的爱,因此展现出的是天真烂漫、未经世事的模样;关雎尔出身中产家庭,为人处事中规中矩,有修养,看得透人心,但又唯唯诺诺,生怕得罪他人;安迪是孤儿后来才被收养家庭带到美国,所以极度缺乏安全感,又因拥有智商上的超高而喜欢凌驾于他人之上看问题;曲筱筱来自土豪家庭,没文化但讲义气,谙熟江湖规则,这样的人设简单粗暴,因为即便每个人的性格构成都会受到原生家庭的影响,但“有钱=有见识”,“小市民=没见识”心理的人设也过于模式化,不过这种模式化是取了相似人群的平均值,所以深受大众喜爱。


剧中人物的双面性也诠释了“命运的恶意”,剧中五美都有自己的缺陷,完美如安迪,从福利院走出来,母亲、外婆、弟弟都患有精神病,家族精神病历史是挥不去的噩梦,“工作狂”的伪装下拒人千里,不知道自己那一天会失控,其命运之沉疴,让上海外滩一方金融大鳄的蓝颜知己也望而却步。


而最为网友津津乐道的是片中的鄙视链关系:有钱有文化的华尔街金融精英安迪>才貌俱全的富二代包奕凡>懂人心的白手起家老板魏渭>有文化有高尚职业的赵医生>暴发户二代曲筱绡>中产家庭出身的职场新人关雎尔>上层贫民出身的小老板王柏川>中层贫民出身的邱莹莹>下层贫民出身的樊胜美。


剧中鄙视链条从高到低,一层层的透出“精英的歧视”,反射出当下的价值观,连肆无忌惮如曲筱绡,对学识远远高于自己的男友赵医生,百般小心处处委屈求全。在牌桌上,因为不懂莎士比亚,频频出丑,她的不学无术被揭穿,这一度还被男友拿来当成分手的口实。然而,她虽然从安迪、赵医生等人处吃瘪而不敢造次,但却肆无忌惮地嘲笑樊胜美穿“地摊货”,在精神上贬斥关雎尔“浑身绷着上进的细胞”;在为人处世上讽刺小邱笨。“常与同好争高下,不供傻瓜论短长”这是曲筱绡挂在口中的名言。


《欢乐颂》的三观跟时代精神极为接近,人性的弱点和精致的虚伪在爱情亦是如此,为了维持光鲜亮丽的形象,樊胜美与王柏川互耍心机,一个把租来的房子说成自己的,一个把租来的宝马说成自己的,彼此试探对方家底的虚实,不可否认,这两者是互相吸引,但又透露出市侩生活算计的虚伪。

阶层固化由金钱决定

通过《欢乐颂》细节,可以推测出剧中几个人物身家,安迪是年薪超过百万的高级金融人士;曲筱绡父母身家在10亿人民币左右,男友赵医生个人年收入可能不到100万,但30出头的赵医生,已经是重要科室的副主任,他博士毕业,幽默风趣,前途不可限量,跟曲筱绡属于同一阶层;安迪的男友魏渭个人财富达几亿人民币,而安迪的另一名追求者包奕凡的家族财富在100亿左右,他们都属于“上层阶级”。


身家分化出阶层的差别,“上层阶级”具有聪慧、优秀、多金、高品位等特质,被称为“拎得清”;“中层阶级”的关雎尔虽然月收入可能在5千元左右,但因为家在上海,家境还算富裕,被称为“有规矩”;“下层阶级”樊小美月薪1万左右、邱莹莹月薪4千左右,“糊涂虫”、“捞女”的种种标签便贴在她们的头上。


电视剧中,处处透露阶层差别,关上门才是真实的世界,开了门都戴着面具做人,欢乐颂小区1层楼3套房被5人住,不差钱的安迪和曲筱绡分别单住一套,安迪房子中装潢是“包豪斯”现代简洁性冷淡风,家中的大屏幕是世界各地时间表和股市曲线。曲筱绡租房装潢华丽流畅,显示了她富二代的身份,尤其是床上那条豹纹骚包无比床单被套,符合她之前纨绔富家女的形象,而樊胜美等3人只能合租一套房间,房间里的东西多是淘宝类风格,便宜实用。


《欢乐颂》片中是以金钱来区分人物阶级的,但是又不好说的那么明显,于是就披上了诸如“趣味”、“逻辑”、“智商”和“理性”的外衣,出身越低,收入不好的人物被描写的越没有脑子越浅薄,出身越高的人物则明显有更多的良好属性加持。


贫穷和出生成了原罪,金钱所区分的阶层壁垒森严,樊胜美自持美貌和精明,绞尽脑汁的想跨入更高的阶层,但是处处碰壁,直到父亲病重,她连2万块钱都借不到,才明白阶层的墙壁固若金汤,她打不进去。


阶层固化,连爱情都要门当户对,“胡同”西施樊胜美跟自己地位相当的同学在一起,就像安迪永远不会爱上白主管,富二代企业接班人包奕凡委婉表示樊胜美不是他的菜。精英才是一个圈子,贱男配傻妞,连跟邱莹莹同居时,白渣男给出的理由之一是可以分摊房租,后来邱认识了靠谱IT男应勤,他们也是属于同一阶层。

以上种种说明,在《欢乐颂》中,你的金钱和地位就是决定了你的社会阶层,要想改变,如果没有过人的本领、人脉、机遇,人很难往前走!这和“寒门难出贵子”如出一辙!

左手梦想右手疗伤 

在当下,整个世界范围内,都遭遇着社会结构板结、价值观变化。我们每个人携裹时代精神踟蹰前行,对着一面镜子,照亮自己,《欢乐颂》精良制作的外衣下,包裹了一个符合现在价值观的真实内核,揭开当下都市生活背后的艰辛,也坦然承认社会阶层的存在和固化,正是在这些夹缝之中,中国新生代才显露出顽强的生存精神。


对于外乡人,上海这样的城市如同“乌托邦”,搬入繁华、在高楼林立的大城市演绎“欢乐颂”,“追求理想”被“生存压力”替代,成为他们的主旋律,社会变迁,时代精神已然改变。站在城市街道的十字路头,从熙熙攘攘人流中随便拎一个人出来,哪一个身上没有《欢乐颂》人物的影子。


《欢乐颂》中合租的3位姑娘,哪个不用在算盘里生活?在外企实习的乖乖女关雎尔,一面担心年终考核后能不能转正留下,一面发愁实习工资只够负担房租水电,连换季添衣都要妈妈出手帮忙。小镇姑娘邱莹莹,凭着一腔热血要在上海立足,奖励自己时就买包甜甜圈,房东涨价就自己带饭上班。3人中工资最高的樊胜美,外企HR月入过万,小账本上各项开销盘算下来,也是所剩无几。连衣食住行都要好生计算,她们哪里还敢任性?


连高智商的安迪,也是一位工作狂,她认真严谨到几乎到苛刻。潇洒如曲筱绡面对客户也一样的恭敬,陪吃陪喝,一点也不敢马虎。这就是《欢乐颂》传达出来积极信息:生活虽然一地鸡毛,但我们仍要欢歌高进。



文章来源于侨报网,版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