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都这么简单,却永远那么遥远

<- 分享“加拿大生活馆”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2 加拿大生活馆



好多是非,是闲到自己不知道该干什么而招惹出来的。人在自在的时候,就容易给自己找点不自在。人是把贱骨头,心闲了,就会搁不下自己。


其实还是寂寞在作祟。人在忙碌的时候,活得更容易靠近自己,而寂寞的时候更容易靠近欲望。前者是想去逃开逃不开的东西,后者是想去够够不着的东西。前者想活得舒服一点,后者想活得刺激一点。


  • 前者的理智在原地,后者的情欲在远方。




越自在,心旌越动荡。所以,一个人最危险的时候,不是忙碌的时候,而是自在的时候。能管理好自由了的自我,才是一个生命的强大表现。当外在的约束失去了,一切内在的暗潮涌动,才是最原始品性的袒露。


与一个被别人管理得服服帖帖的人相比,自我管理到井井有条的人,更让人放心。因为,对自己用心的人,也会对他人尽心。对自己不随意的人,就不会对别人随便。



放心的另一层意思是,这样的人会给你安全感。安全感是什么呢?就是:他这里是安全的,你才会安全。






一个人的好会被他人习惯了,坏也会被习惯了。好和坏,一旦被习惯了,就会变成了一种应该。



你是好人,就应该拿出好来。于是,接受好变得理直气壮。对方是坏人嘛,对自己坏一点也没有关系。于是,承受坏变得顺理成章。这样习惯到最后,好人活得越来越被动。原因是,坏人易被谅解,好人常遭责难。


坏人偶尔好一些,便感动得一塌糊涂,完全不计前嫌。好人略微差一些,就贬损得体无完肤,全然不念旧恩。这看似苛责好人,实则欺负好人。




其实,每个人心底都有一块龌龊的地方:软的欺硬的怕。对待好人,喜欢站在道德的高度上,用道德绑架对方,勒索对方。对待坏人呢,却又热衷玩宽容法则,笑脸相迎,一副大度君子貌。


所以,对这个世界有些人来说,奉行有限好原则十分重要。如果看不清对方,不妨适度节制自己。尤其对那些分不出好坏人的人,不必为他们拿出好来。节制,有时候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退一步讲,即便把对方看清楚了,也要适度节制。无论多好的好,便宜给出去,也会变得廉价。最好的珍惜应该是:即便是那些该得的人,也要让他们感觉到,一份来自他人心底的祥瑞,山高水远,得来是多么不易!





多愚笨的一个人,苛责别人的时候,也会变得精明而锋利。再明白的一个人,言及自己的过失时,往往装得糊涂而昏昧。


人在自私的层面上,表现得十分有才情。精明可以算计到锱铢必较,糊涂又可以装到浑然天成。人类的大才情,用在各自的小自私上,天地便一下子小了,显得狭隘有余,宽厚不足。


只有在自我这里不敏感的人,才会产生真正的拙。拙,是最初的厚朴。然后,兼济别人,便是善。再然后,忘我而心怀天下,才是崇高。一个社会追逐崇高的人寥寥,一定是价值观出了问题。无人追逐,崇高且被嘲笑,一定是信仰出了问题。




一个笃信钱权的社会,产生不了伟大的信仰。即便信了鬼神,在鬼神那里,不过还是为了祈祷升官发财。邪恶的人性,必然由钱权激发。高雅的修养,只能自艺术孕育。人只有更多地放下自我,才会走向高远和开阔。


宋代宰相范纯仁,几十年浸淫在官场复杂的斗争中,深悟人性之种种。所以,他提出了理想国做人之标准:以责人之心责己,以恕己之心恕人。他说,人到了这个标准,就是圣贤了。


  • 圣贤从来都这么简单,却永远是那么遥远!

关于梦幻之旅有任何不明白地方,敬请咨询 分享给你微信文章的朋友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