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暴跌两天,加元这次涨到头了?

<- 分享“轻松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5 轻松加拿大




友情提示:以上数据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


今日热点

连续暴跌两天,加元这次涨到头了?

央街一号传奇不再,传统媒体危在旦夕



连续暴跌两天,加元这次涨到头了?

加元在本周二保持两个小时的兑美元80美分记录后,掉头向下连续两天暴跌,似乎今年以来的加元升值势头要逆转。今天的交易结束后,加元兑美元跌至78美分下方,录得一年以来最大的单日跌幅。一些分析师认为,加元汇率开始出现实质性的变化,这种下跌势头将是下半年的主要趋势。



丰业银行的分析师表示,加元的上涨势头已经丧失动能,无论从基本面,技术面,还是季节因素看,美元对加元的反击战已经打响。加元兑美元从2016年初的十三年低位68美分反弹至今,涨幅足足有18%,对于巨大杠杆的外汇市场而言,短短的四个月内如此波澜壮阔的上涨史无前例。满地可银行的分析师认为,加元这次的跌幅可能打开了新的下行之门。



皇家银行的分析师则反问,作为资源主导的出口型为主国家,我们加拿大经济当前状态,到底是异乎寻常的弱,还是异乎寻常的强?如果是异乎寻常的弱,那么公平的讲,我们的加币也应该保持弱势。



加元最近的大幅升值,有不少因素都来自外部,首先是油价的上涨,带动oil dollar被动升值。油价去年严重超跌,随着市场供需寻找到新的平衡点,加元却随着油价反弹而上涨,这里并不涉及加元基本面因素。从过往的经验看,石油价格每上涨10美元,加元汇率会上涨2-3美分,如果从这个经验数值看,石油价格从年初地点至今上涨20美元,而加元汇率却飙升10仙,其实目前加元汇率是有些高估了。



这个高估的因素来自外部因素,就是美联储加息数量骤减,鸽派气息打压美元汇率。这个外部因素本周有所转变,亚特兰大联储主席洛克哈特本周二表示,市场可能低估了6月行动的概率,但6月会议仍然取决于数据。 根据联邦基金利率期货的价格倒推显示,目前交易员们认为今年只会加息1次,时点在12月。而6月加息可能性由上周美联储4月议息会议前的21.6%下降至目前的12%。 另外一位拥有今年FOMC投票权的波士顿联储主席Eric Rosengren也公开支持尽快加息,他认为市场预期是错误的,投资者对于美国经济前景过于悲观。


决定利息的因素还有两国之间的债券收益率如果从加拿大和美国的国债收益率看,两国债券收益率息差从一月份的0.6%急剧缩窄之上周收盘时的0.09%,这是非常不可理喻的现象,即表明加拿大未来两年内的加息速度将媲美美联储,而实际情况是,加拿大央行如果不再降息就已经是非常难得。加拿大基本面并不支持加元汇率的上涨,糟糕的是这一波上涨行情令过去积累的加元空头拼命平仓,促使加元汇率加速上升,四月份的后两个周加元看多情绪指数连续100%看多,空头库存消耗殆尽。从历史上看,过去的16年中,季节因素的影响,13年中加元汇率在四月份都录得上涨数据。


加元的暴涨对出口经济非常不利,受到加元汇率急速反弹的影响,去年两次降息后受困严重的能源行业还未复苏,而原本依靠加元贬值而得到喘息的出口部门再度承压,二月份贸易赤字比一月份整整扩大了三倍。今天公布的三月份贸易逆差创下历史记录,高达34亿加元的逆差都要拜加元汇率上涨所赐。



从情感上,许多人都盼着加元走高,甚至寄希望年底加元能够回到与美元的平算水平。


加元如果继续走高,对加拿大经济是件好事吗?不言而喻,对加拿大整体经济而言,加元汇率偏高对出口贸易存在巨大的压力。


如今加拿大失业率未降低,民间消费不足,只有房地产投资一家独大。如果加元继续升值,出口贸易受挫,对GDP没有任何贡献,加拿大的GDP就只能靠政府消费来带动增长了,政府消费是一把双刃剑,造成大规模的赤字经营。按照这种模式发展下去,加元汇率爬的越高,加国经济面临的困难就越多,在赤字迅速攀升的基本面下,加元汇率缺乏基本面支持。



在国际综合竞争实力上看,加元的暴涨和暴跌对加拿大经济影响深远,上次加元的暴跌出现在1976年,当时加拿大政府的过度消费导致的债务,一直到九十年代中期才开始缓解。


1980年以后,加拿大的劳动生产率下降,到1990年与美国差距越来越大,国际资本大量投资在美国促进了科技革命,电脑和高科技的迅猛发展,使得美国经济开始腾飞,但是,加拿大的传统制造业逐步走向没落,真正成为美国的加工厂。



加国经济的没落,与上个世纪的商品牛市关系密切,历史教训告诉我们,完全依赖资源,靠天吃饭,放弃了自我的发展,对任何经济实体都是不利的。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加国大量投资在资源方面,造成资金配置的浪费,政府债务的剧增,使得加拿大国际竞争力下降,加元汇率整整三十年没有抬头,劳动生产率与美国拉开了实质性的距离。



央街一号传奇不再,传统媒体危在旦夕

传统的报纸曾经是普通人茶余饭后的必修课,上世纪90年代,许多人总会在下班后买一份晚报回家。北京人经常在胡同口买份北京晚报,而上海人也对曾经书报亭里的新民晚报记忆犹新。加拿大也是如此,多伦多星报从1892年建立以来,就是一份晚报,已经有超过了100年的历史。而且在1998年收购了著名的星岛日报,华人读者群也被纳入报业集团的市场份额。



位于多伦多著名的Yonge Street 一号的多伦多星报今天公布的公司财报显示:每股亏损0.67元,股价单日下挫将近6%,报收于1.90加元。对于一家公司股价只有2元,而每股损失却高达67仙,投资者不仅会问,这是一家多么糟糕的公司啊?多伦多星报的股价过去十年跌去90%,看上去是传统纸媒失败的一个缩影。就像婚姻的失败不能怀疑爱情一样,传统媒体今天的窘境,并非新闻从业者的失败,许多人拿着微薄的工资,还是一如既往的满腔热情投入工作。



千万别小看,多伦多星报可以说一开始就带着贵族气,多伦多星报的创始人,Horatio Clarence Hocken曾经是多伦多的市长。在他的任内积极推动了多伦多市的基础建设和公益活动的开展。其短短三年的市长生涯里拍板了Prince Edward Viaduct (BLOOR VIADUCT)的建造,并且强化了污水排放系统的建设。


后来报纸的主编Atkinson接手报纸,他不仅笔锋犀利,而且与加拿大执政最长时间的总理Mackenzie King私教甚密,这层关系让多伦多星报在北美的主流媒体中独树一帜,成为加拿大前25名的报纸,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星报严厉批判纳粹,因而成为被德国政府禁止的第一家北美报纸。



百年老店见证了多伦多市的城镇化建设,无奈却在历史的车轮面前显得步履蹒跚。本世纪以来,随着互联网的出现,信息传播的速度之快令纸媒的日子越来越难过。曾经加拿大最大的报纸之一多伦多星报也面临着危机。2011年后,多伦多星报一直坐稳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媒体。无奈信息网络化的趋势不可抗拒,年轻一代对于数字媒体的偏好,令多伦多星报的运作举步维艰,随着大量纸媒淡出历史舞台,多伦多星报也无法幸免。


虽然多伦多星报依旧保持在全加拿大的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桂冠,但是还是不能挽留读者,随着读者的减少,多伦多星报在今年一月份宣布将会关闭现有的印刷厂,将印刷的工作外包。同时将会致力于开发数码阅读,去年公司唯一的亮点就是数码订阅的收入翻了一番。无奈这一点成绩,相比整个公司的运营显得杯水车薪。虽然在加拿大的英文报刊中,多伦多星报是最早开发APPS的,但是仅仅依靠数码订阅来保障公司未来的盈利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从去年的世界日报关门,今年一月份加拿大最老的报纸之一Guelph Mercury newspaper,安省贵湖信使报关门,传统报纸日薄西山。社交媒体迅猛发展,传统媒体哀鸿遍野的事实,似乎在告诉我们一个时代的结束。当今社会是人人手拿麦克风的时代,互联网,社交媒体,微信平台,到处的媒体内容都由网民制作,这些 “新” 媒体赋予大众话语权的同时,也由于其产生的海量信息将传统媒体的专业文章淹没。 

由于纸媒的发行速度慢,信息时代的海量信息则争分夺秒的刷屏,无论在速度和信息量上,纸媒都远远逊色于“新”媒体全民大炼钢铁般的产文速度,更重要的是传统媒体以严谨为基本格调,而网民的言语俏皮,内容新颖,更容易让人提高阅读兴趣。纸媒的广告来源因此大量减少,而纸媒之间的肉搏战更是让人心惊胆战,在僧多粥少的困境中,纸媒要突围谈何容易?这不禁让人发出感慨,传统纸媒的出路在哪?



在大众写手对抗专业媒体大潮下,传统媒体被边缘化,从生产到分配,传统媒体将不再是一条独立产业链,只有融合在其他产业之中,成为价值链的一环。

但是,这个局面是我们希望看到的吗?事实上,传统纸媒是要求具有特定的行业“道德水准”的,一旦融入商业运作的产业链中,就会失去独立性,从而丧失原有的道德水准,最终受到损失的还是读者。



关于这点从社交媒体就可以看出,全民写手的时代尽管色彩缤纷,内容眼花缭乱,却也存在许多虚假信息,缺乏理论性的误导内容,当社交媒体的内容以新颖和速度挤垮了严肃的传统媒体后,一些读者无法去伪存真,因而会产生无所适从的困惑,当媒体的公信力被群众性的卡拉 ok娱乐性所替代后,不知道对每个人的信息摄入后到底是又用还是有害呢?尤其对于青少年而言,城市里到处涌现的低头族们,虽然热衷于各种媒体内容的阅读,但是没有了传统媒体的正规引导和宣传,这些年轻人能在 “新” 媒体上,获得真正有利于身心发展,有利于励志成才的内容又有几许呢? 如果把传统媒体都逼到死角,加入商业产业链中,那么多对于百度口诛笔伐的人们,有没有想过问题的根源在哪里呢?



网站: easyca.ca 
联系: info@easyca.ca
广告 | 微信代管 | 活动策划
点击“阅读原文”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