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男子作弊,居然把要求分手的女友给……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6 内涵段子


南极,冰地。

  无边的冰川构造出一片晶莹剔透的世界,地平线上的惨淡阳光落在这一片洁白晶莹的冰盖上,明亮,神秘而圣洁。

  没有风,却冰寒刺骨。

  天空湛蓝,大地晶莹,冰川如刀耸立。

  在这密集的冰山深处,有一处几百米方圆的山谷,山谷四周被张牙舞爪的冰山包围,与其他地方的冰山不同,这里的冰山看上去更像是一根根突然暴起的冰刺,像是某种巨力重击冰盖后造成的结果。

  山谷中心有一个冰洞,直径几十米的洞口平铺在剔透的冰地之上,洞内笔直向下,深不见底,洞口呈现圆形,非常规整。

  没有人,没有任何生灵,没有风,甚至没有时间。

  “终于找到你了。”

  忽然,一道嗓音传来,打破了这无数岁月的沉寂。

  激动清脆的嗓音,可在这死寂般的冰天雪地里,又是那么虚幻。

  安静的山谷起了一丝风,洁白的冰地隐隐透出一抹淡蓝,世界变的更加圣洁。

星女从两座几十米高的冰刺中央走进了山谷。

  淡蓝色的战甲,火爆的身材,与现代人的装束极不相符,像是亘古以前穿越来的女战士。

  一头冰蓝长发在风中轻轻荡漾,如柔软的河流。

  白皙绝美的脸庞,如半透明的冰雕,嘴角一丝微笑如定格在时间里,唯有那冰蓝的眸子,有着人类无法企及的灵动。

  她手持一根长枪,缓步朝着冰洞走来。

  修长紧致的双腿裹着闪亮的淡蓝战甲,如附着着一层冰,却丝毫不影响那双腿的性感。

  每一次迈动,都是那么完美,轻灵的没有任何声音,优雅的如同冰中的精灵。

  莫名的风并非这天地产生,而是来自于她的身上,就跟着她的脚步吹拂,荡开一层层洁白的雪粒,沙沙作响。

  那手中长枪,有着无数冰蓝的符文排列,闪闪烁烁如印刻在枪身中的星辰,枪头是一双弯月对立的锋利弯刀,双月中心悬空着一颗刺眼的冰蓝圆球,不是实质,是由纯粹的能量凝聚而成。

  终于,她站在了冰洞边缘。

  望着深不见底的冰洞,星女深深吸气,尘封的记忆开始翻涌,在脑海中呈现出一副震颤星河的壮烈风景。

  “战皇……”

  几秒后,她柔笑着吐出两个字,纵身跳进了冰洞之中。

  不知道多深的冰洞底部是一个巨大的冰穴,四面八方都是坚硬的冰层,冰地平整,半球形的冰壁光滑,如刻意打造。

  平滑的冰地中央有八根刻满符文的冰柱,一模一样的冰柱,每一根都高一米,直径一尺有余,密密麻麻的符文散发着如血的红光,令的整根冰柱都是血红色。

  红光闪烁,照亮了整个冰穴。

  八根冰柱围出一个圆形的阵图,阵图中遍布血色线条,笔直的线条,纵1横交错。

  空气中有着浓郁的能量波动的味道。

  手握长枪的星女,就站在这阵图的边缘。

  没有风,可她一头蓝色长发依旧在轻轻飘荡。

  低头看去,那繁复的血红线条勾勒的阵图下方,隐隐能看到一个黑色圆球,拳头大小,就冻结在冰层之中。

  不知道历经多少岁月。

  黑色圆球之上有着无数细小的孔洞,孔洞均匀排列,每一个孔洞都散发着一束光芒,颜色不一的光芒,令的黑色球体如小型的跳舞灯一样绚丽。

  望着那黑色球体,星女冰蓝的眸子变的决绝。

  这是一个强大的封印,但她要破开这封印,释放其中的黑色圆球。

  纵然有危险,但必须这么做。

  因为她是星女,这地球上最后一个亚特兰斯蒂斯人,最后一位真正的神明,除了她,再无人能释放这球体。

  因为被封印的,是战皇的神兵,是她心爱人的兵器。

  因为只有战皇神兵复苏,才有可能阻止那可怕灾难的再次降临。

  短暂的沉寂,漫漫历史在脑海一幕幕重演。

  “苏醒吧,寒冰之力,破!”

  突然,星女仰头,举起了手中的长枪。

  悠扬的嗓音透着一股神秘和诡异,在这冰穴中荡开。

  “嗡……”

  一圈儿清晰的空气涟漪以那双月弯刀中的蓝色球体为中心荡开。

  她光洁雪白的眉心,一缕闪亮的冰蓝线条出现,在其额头上形成一个S型的印记,那刺眼的光芒,令的这一抹冰蓝如金属般坚硬。

  血红的冰穴泛起一层冰蓝,安静中有了风声,一缕缕冰蓝色的能量从四面八方的冰层之中游离而出,疯狂地朝着星女长枪之上的蓝色光球汇聚。

  那拳头大小的蓝色光球变的越来越耀眼,跳动越来越强烈,直到宛如星月辉煌。

  “喝啊!”

  短暂的蓄积之后,星女凝眉沉喝,长枪挥下。

  “唰啦啦!”

  八道冰蓝之力凝聚的弯月从那蓝色光球中迸现,分八个方向,朝着那阵图周围的八根冰柱轰砸而下。

  飞旋的弯月与空气摩擦,发出刺耳的破空声。

  “吼……”

  八根血红冰柱,感应到了上方激荡的能量。

  封印的力量被激活,恐怖的怒吼声传来,如无数凶兽共鸣。

  八根冰柱上的符文忽然浮起,放大,又在一阵扭曲之后冲天而起,幻化成八头庞大的怪兽,瞪着凶残的竖立双眸,冲向了轰下的冰蓝弯月。

  “轰隆!”

  双方撞在了一起,八道冰蓝月牙顷刻间爆碎,冰蓝碎片四散飞射,而那八头血红巨兽却安然无恙,庞大的身躯在空中调头,冲向了阵图之外的星女。

  星女凝眉,冰蓝的眼神更加决绝,甚至有一丝凶狠。

  盛放着蓝光的长枪横扫,一道一米多厚的冰墙自动在星女面前形成。

  “咔嚓!”

  八头怪兽撞在了冰墙之上,冰墙与巨兽一起爆碎,一圈儿肉眼可见的厚重冲击波扩散开来,狂风大作,百里之内的冰盖震荡。

  星女倒飞而出,重重地撞在了厚重的冰壁之上。

  强大的反震力令的冰壁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缝。

  她轻吸一口气,站直了身形,冰蓝眸子更冷。

  今天,无论如何,都要破开这封印。

  双目忽然一凝,星女朝着阵图奔去,在接近阵图之时,手中长枪翻飞而出,同时,星女腾地而起。

  “铮!”

  翻转的冰蓝长枪在阵图中心的虚空忽然停下,双月弯刀的枪头朝下,中心冰蓝球体迸射出八条笔直的冰蓝线条,射入了那八根血红冰柱之中。

  “嗡隆隆……”怪兽低吼的声响。

  八根冰柱震颤,无数符文再度绕着冰柱旋转起来,强大的反震能量弥漫而出,而这时,星女已经在长枪之上的虚空屹立。

  火爆性感的身姿,冰蓝战甲熠熠生辉,透着超凡的力量。

  “久远神圣的寒冰之力,我以生命献祭,舞动吧,寒冰祭!破!”

  脚踏虚空,修长晶莹的玉手捏出怪异的姿势,星女开始念念有词,而随着咒语出口,她火爆的身材泛起一层冰蓝光泽,冰蓝的眸子爆亮,柔顺的冰蓝长发倒扬而起。

  更加狂暴的冰蓝能量从四周的冰层之中涌出,朝着那长枪之中的冰蓝球体汇聚,同时,星女的体内也有源源不断的冰蓝之色暴动,如瀑布一般朝着手中长枪灌注。

  咒语念完,星女居高临下俯瞰那八根冰柱,笑了,那是高傲的笑容。

  纵然这寒冰祭会让她九死一生,但她还是成功了,战皇的手下,没有失败。

  “嗡……唰啦啦!”

  长枪之上,汇聚了无穷寒冰之力的湛蓝光球爆发了。

  源源不断的冰蓝月牙从那双月枪头中爆发而出,顺着那八条冰蓝细线,疯狂地轰击那八根冰柱。

  隆隆的爆响如无数炸雷翻滚。

  冰柱之中的巨兽发出低沉的哀鸣。

  时间在流逝,整个冰穴被红蓝两色光华充斥。

  八根血红光柱越来越亮,而那无尽的冰蓝月牙依旧在不断的轰击。

  “轰隆!”

  终于,八根冰柱亮到一个极限之后,其上旋转的符文忽然巨震,八根冰柱一起,诞生出一道强大的波动,再度波及百里方圆。

  冰山摇晃,无数冰雪滚落,哗啦啦作响。

  当一切平息之后,冰穴里,八根冰柱安静了,冰柱之上以及那阵图里的血色正在急速消退。

  “咣当……扑通。”

  长枪落地,星女相继坠落,砸在了坚硬的冰地之上。

  一双冰蓝的眸子变的虚弱不堪,浑身的冰蓝光泽也消失无踪,冰蓝长发都黯然失色,隐隐泛起一丝银白的颜色。

  额头之上,那一抹冰蓝的S图腾也已经隐没不见。

  但她是笑着的。

  “天魁,苏醒吧。”瘫坐在冰地上,她低头看着那冰层之下被冰封的黑色球体,微笑着道。

  那笑容,极尽温柔,暗含了无数的思念。

  “咔嚓嚓。”

  似听到了星女的呼唤,那黑色光球忽然动了一下,如心脏一样的蠕动,于是,密封的冰地发出破裂的声响,一道道裂缝在冰地之上呈现而出。

  “轰隆!”

  冰地爆碎,黑色球体冲了出来。

  咔嚓嚓的声响随之传来,那正消退的血红色再一次被牵动,血色所过之处,冰地和冰墙开始暴涨、蔓延,大有将这整个冰穴填充的趋势。

  星女却并不在乎这些,只含笑望着那黑色球体。

  奇异的球体就悬浮在她面前,似在跟她对视,无数小孔闪烁的光芒也那么温柔。

  “去吧,找到重生后的战皇。”她说,笑着流泪。

  “告诉他,记住我,我叫星女,亚特兰蒂斯皇家护卫,一直深爱他的星女。”

  黑色球体跳动,似在说什么。

  星女虚弱地笑,“我不走了,我累了。我找遍星辰,过了无数寂寥的岁月,我想休息。”

  四周膨胀的冰体弥漫了过来,黑色球体又跳了几下,便如一颗流星顺着那上方冰洞冲了出去。

冰体还在膨胀,填充了整个地下冰穴,填充了整个冰洞,又在冰洞之上暴涨起一座巍峨的冰山,同时,也冰封了星女,冰封了这地球上唯一的神明。

……………………………………………………………………………………

  “王正!”

  兄弟亢奋的嗓音传来。

  “交给我了!”大笑一声,王正一个大跳,准确地接住飞来的篮球,旋即在空中转身,准备投篮。

  球场周围观看的十几个女生并未发出尖叫,看着王正华丽的投篮姿势,女生们的表现远不如看别人投篮时那么激动。

  正是暑假,偌大的操场也就篮球场这边有人。

  “砰!”一声沉闷的声响,王正被撞飞了。

  篮球还未出手,王正就被一个体壮如牛,皮肤如红铜般的家伙撞飞了。

  毫无顾忌的蛮撞,根本不顾什么规则,完全是故意的。

  而且,这已经是一下午的第三次了。

  “哇哦……”场外的女生却欢呼,各种风情的眼睛全都聚焦在那壮如牛的家伙身上。

  裸露着上身,红铜般夸张的肌肉,对女生确实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王正朝后踉跄了好几步才停了下来,球场双方队员也都停了。

  本来热血喧闹的球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火药味开始弥漫。

  “我草泥马,是不是找抽?会不会玩儿?不会玩儿滚蛋!”看了一眼王正,赵虎大步朝着那蛮牛走了过去。

  王正伸手,拉住了赵虎。

  目光投向那蛮牛,对方正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笑。

  抬手捋了捋额前碎发,王正也笑了。

  夕阳投来,那笑容是那么明亮。

  俊朗的脸上并没有多少汗水,身形偏瘦,个子也不出众,穿着宽大的蓝色背心,可那一双星目里却有着隐隐的锐利。

  “怎么着廖峰,想打架?”歪头看着对面的蛮牛,王正轻笑。

  “你猜对了。”廖峰笑的毫不遮掩。

  峰哥要打架了!!

  女孩儿们瞪圆了眼睛,有的甚至在捂嘴尖叫,如看到偶像一般兴奋。

  雌性本就喜欢强大的雄性。

  瞥了眼女孩儿们的表情,王正心中自嘲一笑,两个月前,在这篮球场上,在这学校,甚至是这座城市,他才是女孩们心中的主角,可现在,一切都变了。

  改变就是那么突然,那么滑稽。

  曾经的高富帅,如今的屌丝。

  而眼前这个身高一米八,满身红铜肌肉的廖峰,两个月前还是见了王正就绕道的主,最多恶狠狠地看一眼,绝不敢如现在这般嚣张。

  “哎呀我擦!”看着廖峰的嚣张,赵虎郁闷了,“红牛,你他妈出来没带脑子是不是?皮痒了?今儿咋这么屌呢?”

  说着,赵虎就又要往上冲。

  也是一米八的身高,只不过没有廖峰那么壮,但赵虎的身姿更加匀称,动作也更灵活快速,真的打起来,廖峰不一定是对手。

  王正再度拦下了赵虎,今时不同往日,有些事,需要亲力亲为。

  若是俩个月前,就算廖峰再恨王正,也不敢对他动手,因为那时候,王正的老爸还没死,他还是临江市首屈一指的高富帅,一呼百应,为所欲为,没人敢说什么。

  可就在放暑假的那天,老爸死在了一场王正至今都想不通的莫名车祸中,于是他身后的大树倒了,曾经无数妒恨王正的主便都蠢蠢欲动了。

  廖峰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以为,没了老爸,王正就没了被人瞩目的资格。

  说实话,若换做以前,王正绝对不是这蛮牛的对手,但现在嘛……他想试试。

  有些人一直在悄然改变着,只是别人没有注意到而已。

  环视四周,除了从小玩儿到大的哥们赵虎之外,其余人都笑的饶有兴致,看王正的眼神,就像是看一只踩在脚底的蟑螂。

  “行!想打是吧?看在同学一场的份儿上,就给你个面子。”目光重新落在廖峰脸上,王正说的平淡。

  “哈哈哈哈。”场上众人大笑。

  女孩儿们也开始叽叽喳喳。

  “就他那体型,会被峰哥打死的。”

  “就是,他还以为是以前啊,仗着他老爸才没人敢惹他,现在他算什么呀。”

  “呵呵,穷光蛋呗。你们知道吗,他还答应给我买条项链呢,就情人节限量版那款,不过现在看来,悬了。”

只有最边儿上的女生没有说话,高挑的身姿,肤白貌美,在所有女生里算是最亮眼的,她也在看着王正,眼神中的厌恶比其他女生更加浓烈。

 

  “蒋曼,你不会还没跟他分手吧?劝你想清楚了,跟着他没前途了,王正已经不是从前的王正,你看看他现在,就是个屌丝!你好歹是校花,可别毁在他手上。”

  旁边一位女生看了一眼蒋曼,摇头摆尾地说道。

  回头看了一眼同伴,望着对方眼底那有意无意的嘲讽,蒋曼脸红,于是对王正的厌恶更加浓烈,仿若是王正丢了她的面子和身价。

  看着女生们的表现,廖峰笑的越发高兴,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王正,说实话,以前有你那个老爸在,我还真不敢动你。现在,我终于能让你尝尝我拳头的滋味了。”重新看向王正,廖峰阴笑,话毕,如铜墙般的身形奔了出去。

  大地都似乎在震颤。

  这货的身体素质,在学生里绝对是出类拔萃的。

  两个人之间十几米的距离瞬间缩短,廖峰硕大的拳头笼罩着阳光砸向了王正。

  额前碎发飘动,王正一双深邃瞳孔骤然缩紧。

  同一时间,一副画面在其脑海中上演。

  来自于天魁系统的画面!

  画面里,一位最多七八岁的少年正不断后退,在退出十几步之后忽然暴起,粉嫩的小手如刀一般插进了一头恶狼的眼睛里。

  时间如定格一般,画面迅速在脑海中演绎,接着王正也开始倒退。

  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根本无法正面对抗廖峰,只能巧取。

  呼呼的风声袭来,廖峰的拳头扑空,再扑空,不断扑空!

  看着的人们笑的更加放肆,王正对廖峰,果然只有逃跑的份儿。

  “嘿嘿!你不是要打吗?怎么只会逃?缩头乌龟!”廖峰边追边大笑,跑动的速度更快。

  王正后退的速度也更快,而其一双星目一直紧紧地盯着对方的拳头,纵然那如铁的拳头贴着鼻子划过都不会眨眼。

  这并不容易。

  刀剑临头而不闭眼,需要极大的勇气,也是克敌制胜必须的前提。

  这也是从天魁系统的画面里学到的。

  只有时刻看着对手,才能找到破绽。

  眨眼之间,王正便退出了十几步,而廖峰也追出了十几步。

  忽然,廖峰的拳头慢了,前进的速度也骤停,他要喘口气。

  就是这个时候。

  星眸蓦然一凝,王正起跳。

  “砰!”

  右拳砸中了廖峰的左眼。

  “啊……”身形一晃,廖峰接着惨叫,双手捂住了眼睛。

  王正落地,脚尖触及地面的一刻,膝盖又忽然弹起。

  一连串动作无比连贯,几乎没有间隙。

  “砰!”又是一声闷响,王正的膝盖正中廖峰裆部。

  “嗷……”场上不少人皱眉发出不忍直视的惊叫,看着都疼。

  可廖峰的惨叫声却嘎然而止。

  如石化一般,廖峰高大的身姿忽然一弓,然后就僵硬着倒了下去。

  女生们愣住了,号称单挑王的峰哥就这么不雅地跪了?还是跪在了一个瘦弱的屌丝面前?

  “哦,峰哥可能状态不好。”

  “对对,或许昨晚运动太剧烈,虚了。”

  咽着唾沫,女孩儿们安慰着自己受伤的心灵。

  赵虎也张大了嘴巴,盯着王正的眼里有些惊愕。

  别人看不出来,但他看的清清楚楚,王正刚才短暂的表现,已经不是单纯的打架,那简单的后退和攻击中暗藏了太多战术,是专业的!

  最可怕的是,王正在面对那不断挥舞的拳头时所表现出来的淡定,似乎一开始就胜券在握一般!

  “牛逼啊……”深吸一口气,赵虎喃喃自语。

  “完美。”撇了撇嘴,王正在心中颇为满意地感叹,同时将意识聚焦在了识海。

  无边的识海中,两个大大的红叉正在闪烁,旁边那根竖立的白色递进条中的红色也一动没动,还是那不足一寸的一截。

  “你妹,有那么差劲吗?”脸色突变,王正在心中大叫。

  天魁系统会对王正每一次的战斗表现做出评估,两个红叉是最差的,本以为自己刚才对画面里那招式的模仿已经很到位了,没想到这天魁系统要求如此之高。

  只有表现达到一个对钩以上的级别,递进条里的红色才会增加,从得到这系统后,王正就一直好奇,不知道当那红色充满整条递进条后,这神秘的天魁系统会发生什么变化。

  更不知道天魁系统认为的优秀到底有多厉害!

  “卧槽!哥们儿,真人不露相啊。哈哈哈!”赵虎大笑着跑了过来,从裤兜掏出两根香烟点燃,又让给王正一支。

  王正收回了意识,接过香烟深吸一口,低头看向廖峰。

  夕阳投来,王正的影子是那般巍峨,完全笼罩了廖峰。

  廖峰正趴在地上,浑身颤抖不停,红铜般的皮肤上满是汗水。

  “嗨!咋趴下了?我还没尝你拳头的滋味呢。”剑眉一挑,王正邪笑,抬脚在廖峰的肩膀上蹬了一下。

  廖峰翻过了身,惨白的脸庞扭曲在一起,满脸的泪水,双手捂着命根,嘴巴张啊张的就是发不出声音。

  “哈哈哈哈!”赵虎笑的后仰。

  其余人却不做声,看着王正的眼里又露出了那妒恨与忌惮的神色,如以前一样。

  吐出一股淡蓝的烟雾,王正蹲了下来,伸手在廖凡脸上啪啪地拍了拍,轻笑道:“记住了,以后想打,随时奉陪。”

  话毕,王正将手中火红的烟头摁在了廖凡裸露的胸口。

  “呃……啊……”捂着命根的廖凡终于叫出了声音,堪比杀猪。

  看着的人,心中一阵阵发寒,别的虽然变了,但这小子的变态倒是有增无减。

  而王正已经起身,跟赵虎使了个眼神,大步往操场边儿去了。

  “走吧妹子!”一把搂住蒋曼细滑的肩膀,王正笑道。

  蒋曼却皱了皱眉头,抬手将王正的手臂拉了下来,并没有起步。

  “我们分手吧。”还不待王正反应,蒋曼冰冷的嗓音已经出口。

 

  夕阳下,王正看着蒋曼,以确定自己刚刚不是幻听。

  跟蒋曼交往已经三年了,虽说自己不是什么模范男朋友,有点花心,但自认对蒋曼还是不错的,有求必应,不光是钱,王正也如其他男生一样,为蒋曼早起买过粥,深夜买过夜宵,随叫随到,从无怨言。

  实际上,这两个月来,王正已经有了分手的预感,因为老爸死了,他便不是从前那个挥金如土的少爷。

  这是个很现实的世界。

  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来的这么干脆。

  作为校花,蒋曼长的确实很漂亮,笔直的长发如绸缎柔亮,身姿修长,白色的贴身小西服,露出了肚脐处的一截雪白,黑色的贴身超短裙,还有黑丝袜,丰满而流畅的曲线尽显无疑,比其余女生的稚嫩更多了一份性感。

  “好吧王正,咱们都是成年人了,我就实话实说吧。”见王正不说话,蒋曼深吸一口气,率先道:“这是现实,我们已经过了童话爱情的年龄,当初跟你好,是因为你能给我想要的东西,而现在你老爸死了,你一无所有,我蒋曼是不会将自己的人生当儿戏的,我要的,你已经给不了我了。”

  有些尖细的嗓音,说的理所当然,竟没有半点心虚。

  “你也不算亏,”顿了一下,蒋曼又道:“起码你跟我好了三年,而且我也思考了两个月才做下这决定,若换成别人,我一刻都不会多想。”

  球场又变的安静,所有人都在看着,有的摇头叹息,感慨现实残酷,有的表情冷漠,觉得这一切都很正常,有的嘲笑,期盼看到王正哭天喊地的景象。

  可惜,王正不是普通人,他的见识与抗打击能力,远比表面看着要强大的多。

  老爸曾说,男人的血,要以铁与火熔炼而成。

  更何况王正早有心理准备。

  “呵呵,”剑眉一挑,王正望着蒋曼冷笑,“既然如此,你当初就应该直接跟我老爸好,岂不是更方便?就像我那个后妈一样。”

  蒋曼轻轻翻了个白眼,美眸中本有的厌恶变成了得意,抱起双臂,挑着嗓音道:“我可没你那后妈那么傻,大好青春怎么能给一个老男人,而且老年人多不安全呀,你看,他死了吧!”

  “啪!”

  王正挥手扇了蒋曼一巴掌。

  周围几个女生吓的往后跳了几步,然后所有人都愕然地看着王正。

  记忆里,王正从未打过架,更别说跟女人动手了。

  蒋曼也呆住了,怔怔地看着王正,这个曾经的高富帅对自己可是百依百顺,今天是怎么了,竟然敢对自己动粗?

  王正收了笑容,紧紧盯住蒋曼有些惊慌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以后说话注意点,你已经不是我女朋友了,我不会再对你客气。”

  话毕,王正转身,大步而去。

  “王正,你,你竟敢打我?我蒋曼可不是好欺负的!你给我站住!”蒋曼忽然大叫,身为校花被当众打脸,太丢人了,而且王正已经不是以前的王正,她还不至于怕一个屌丝。

  王正没有理会,继续前行,蒋曼就在后面大步流星的追赶。

  这时,一阵低沉的发动机轰鸣声传来,一听就是跑车的声音。

  操场所有人的目光被吸引,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辆大红超跑飞驰而来,带起一股尘烟,眨眼之间,便到了近前。

  王正停了下来,凝眉看着这亮瞎眼的超跑,这车,很熟悉啊。

  蒋曼也停了下来,这炫酷的豪车一度是她梦寐以求的座驾。

  跑车在王正面前几步外停下,车门打开,走下一位女子。

  夕阳只剩下了半拉,阳光似血,红霞满天,在这安静的校园里,碧绿的枫树映衬下,气氛很是浪漫。

  看着那女子,所有人张嘴,开始仰望,这才叫美女啊!

  比王正都高一些的个头,皮肤白皙光滑,面庞如雕塑般精美,身姿高挑丰满,尤其是衣着打扮,比蒋曼的气质不知道高了多少档次。

  柔软的高帮黑色皮靴,黑白条纹的锥形长裤,宽松而时尚,上身是领口有着花边的洁白衬衣,复古高贵,红色的墨镜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闪亮的镶钻耳钉,柔顺黑发简单地在脑后挽起,靓丽炫酷,配合身后的跑车,绝对是都市最亮眼的风景。

  跟这女子一比,场上这些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是那么干瘪,那么幼稚!

  “这不是夜来香的女老板吗,她怎么来这儿了?”有人认出了女子。

  于是,其余人也凝眉咧嘴,想不通这临江市人人垂涎的大美女怎么会出现在校园里。

  “小正呀,你可让我一通好找,多大人了还打什么篮球。”美女迈动着优雅的猫步来到了王正面前。

  清丽中透着些许力量的嗓音,婉转动听。

  人们呆滞,这叱咤风云的女老板,竟然是来找王正的?

  王正以前确实经常出入夜店,可也没有这么熟吧,再说,王正现在就是个屌丝啊,夜店的女人不都是唯利是图的吗?

  王正却咧了咧嘴,暗感有些不妙。

  “走吧,找你有事儿。”在王正面前站定,美女道。

  “韩大老板,你又要干嘛?”嗅着对方身上的芳香,王正郁闷道。

  “到了我那儿再说。”韩菱纱挑着秀眉道,墨镜后面的美眸里满是好奇的神色。

  以前不觉得,可这两个月来,她越看王正,就越觉得这个小帅哥有些异于常人的特质,不愧是王天风的儿子。

  “哟,这不是你的小女朋友吗?要不要一起来?”目光移动,韩菱纱看到了王正后面的蒋曼。

  蒋曼的脸色一下子变的很不自然。

  王正轻笑,头也不回地道:“现在不是了,刚刚分手。”

  “是吗?”韩菱纱突然瞪圆了美眸,跟着直接摘了墨镜,幸喜地盯着王正道:“那看来姐姐我的机会来了?”

  王正失笑,起步走向了跑车,边走边道:“韩大老板,别胡说八道了,不是有事吗,走吧。”

  “咯咯咯咯……”韩菱纱轻笑,淡淡地瞟了一眼蒋曼,重新戴上墨镜,跟上了王正。

  “姐姐可没有开玩笑,喜欢你很久了呢。”

  婉转甜腻的嗓音再度传来,听的人骨头酥麻。


  王正无言以对,赶紧坐进了车里。

  跑车发动,在一阵浑厚的声音中绝尘而去,空留下篮球场的众人发呆。

  “我尼玛,我没有听错吧?韩老板喜欢王正?有没有搞错?”有人愤慨地大叫。

  “那可是我的梦中情人啊!王正,禽兽啊你!”有人哭喊。

  “怎么可能呀,韩老板什么眼光啊,还当王正是那个多金少爷啊,他现在除了长的帅点外还有什么?”

  “而且也没有多帅呀!”

  “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韩老板的智商也不咋滴吗。”

  女生们也开始愤愤不平。

  只有蒋曼沉默,脸色比任何人都精彩。

  望着那跑车离开的方向,她一万个想不通,韩菱纱,临江市头号大美女,靓丽多金,多少权贵追逐都不理会,竟然会喜欢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毛头小子?

  本以为跟王正分手之后,能看到王正哭天喊地的伤心样子,可现在看来,人家的艳丽生活丝毫不受影响啊!

  “他到底还有什么好?”轻吸一口气,蒋曼眨巴着眼睛,暗自呢喃。

  没有回家,王正跟着韩菱纱直接来到了夜来香酒吧。

  打了一下午篮球,满身臭汗,韩菱纱为王正准备了客房,让他先洗个澡再说事儿。

  还未入夜,酒吧很冷清。

  洗澡出来之后,王正才发现这客房的不同,茶几上已经放好了红酒和水晶杯,显然韩菱纱早有准备。

  王正暗笑,世上的事真是说不清楚,以前以为像韩菱纱这种夜店女老板一定是唯利是图的,却没想到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她对自己的态度不但没变,反倒更友善了。

  收回目光,王正走到了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得有些出神。

  背心和大裤衩都扔在了沙发上,身上只裹了一条毛巾,是有些消瘦,但也能隐隐看到匀称的肌肉线条,这是长时间锻炼的结果。

  老爸小时候总喜欢跟他讲一些军队里的事情,他不知道一个从商的老爸怎么会对军中的事那么了解,或许是别的地方听到的吧,毕竟身为临江市的商业巨头,老爸也认识一些军方的人。

  王正早已对那些故事着迷,便也想着当故事中的人物,当一名战士,一名战无不胜的战神。

  这是他一直的梦想。

  可世事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王正的身体基础实在差劲,虽然从小锻炼,可一样的努力,却远比不上别人的进步,这也是他很少跟人动手的原因之一。

  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身体素质对于一位战士来说,无疑是至关重要的。

  或许老爸也看出了王正天生的缺陷,后来他也不再讲那些热血沸腾的事迹,可王正却已经无法自拔。

  不过现在,那战胜梦又有了燃烧的希望。

  轻轻抬手,王正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左胸口心脏的位置,赫然有着一抹奇特的纹身,规整的圆形,黑色,上面均匀地遍布着一些圆形斑点,各色斑点,如果放大,更像是一个绚丽的球体跳舞灯。

  这就是天魁系统。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