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T分配不公!王震亚联邦议员为西澳大声疾呼!

<- 分享“最西澳”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6 最西澳





说到GST,也就是Goods and Services Tax,既商品服务税,相信各位一点也不陌生,它是跟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纳税群体最广泛的税种。GST税率为商品总价的10%。




然而,各位要知道,澳洲政府对GST的分配是极为不公的,尤其是对于我们西澳洲。我们虽然有拥有超过全澳洲10%的人口,却在今年只分到了全澳GST的3.3%,明年也只能分到3.4%。


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每年联邦政府都会通过一个叫联邦拨款委员会(Commonwealth Grants Commission)的组织把GST税收收入分拨给各州,而每个州可以分到多少则是依据一个叫做“横向财政平衡机制”的原则。在这个原则下,如果一个州的收入支出比例相对其他州较高,那么这个州分到的GST就会较少。




也可以简单的理解为,这个州收入越多,分到的钱就越少。所以,GST分给我们西澳这么少,就是因为联邦政府觉得我们太有钱。


西澳之所以会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主要是因为有着丰富的矿产资源。而“采矿特许权税收”(Mining Royalty)正是我们西澳总财政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近年来,基于全球供求关系的变化和经济形势的波动,采矿特许权税收也因为矿产价格的巨幅变化而变化。就拿铁矿石来说,已经从2011年初的180美元每吨,一路下滑到了最近的60美元每吨。




然而,在每年的财政预算中,西澳洲都是通过预测下一年度的矿产价格来估算该年度的矿产特许权税收收入。虽然上一年收了多少钱,对下一年基本没有什么参考价值,这也就导致了这个估算价格经常与实际不符。


来自西澳的华裔王震亚联邦议员认为,这就是造成GST分配不公的根本原因。




王震亚联邦议员说:“我,作为联邦参议员,参选政策之一就是解决商品服务税分配对西澳不公的问题。”


王震亚联邦议员认为,联邦拨款委员会在衡量一个州采矿特许权税收能力时,用前3年该项税收的平均值来计算,显然是很不合理的。3年时间对于如今的国际矿产价格波动速度实在太过漫长。




所以,王震亚联邦议员在2015年10月,像国会递交了一份独立议员法案,申请把3年税收平均值修改为1年。如果这一法案得到通过,本财年西澳将可多分得35亿澳币的GST收入。这对西澳政府即将面临的巨额财政赤字将有极大的改善。


王震亚联邦议员分析称,GST的分配不公问题,也和各大党派都以东海岸的政客占绝大多数有关,西澳分的多,其他州就分的少。所以,作为唯一一个提出解决GST分配不公问题法案的议员,王震亚联邦议员呼吁所有西澳联邦议员一起支持并通过他的GST法案,使我们西澳人民能够得到最公平的待遇。




因为王震亚联邦议员出色的工作,西澳洲的财政部长Mike Nahan博士给予了他充分的肯定:


Dio Wang did a great job. I hope he gets re-elected.”

王震亚联邦议员做出了非常出色的工作,我希望他能够连任。)




我们衷心希望与我们同为华裔的王震亚联邦议员的法案能够通过,使得西澳人民能享有更公平公正的待遇。也祝愿王震亚联邦议员日后能够在澳洲政坛不断进取,为人民谋求更多福祉,发出更强的声音,让我们广大华人为之骄傲和自豪




广而告之



脑力发动机

一天,一个人收到一封密名信。信上说,让他午夜去墓地。平常他对这种事一般都是不予理睬的,但是他今天正好没事,于是就来到了墓地。在路上他一边走一边看着弯弯的新月。当走到他祖宗的坟墓前,停了下来。突然他听见身后有用鞋脱地的声音。他一回头,接着就是一声惨叫。第二天,他的尸体被发现。问:他在富兰克林·罗斯福竞选总统的时候,有没有投他的票?



想要知道答案?请在最西澳后台回复“罗斯福投票”,就可以得到答案哟!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中国好声音订票!
↓↓↓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