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阿省森林大火谁之过?

<- 分享“轻松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6 轻松加拿大



友情提示:以上数据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


今日热点

加拿大阿省森林大火谁之过?

TELUS变卖资产回馈股东


加拿大阿省森林大火谁之过?

阿尔伯塔Fort McMurray前天的森林大火牵动了整个加拿大人的心。这一场森林大火造成了当地数万人的财产损失。不仅包括数以千计的家庭付之一炬,而且当地的支柱产业能源业的产能也被削减。



在这场大疏散中,人们相互帮助,出现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才使得这样的灾难面前没有人员伤亡。在大家都关注救灾重建等事项时,也有些人开始责问,这场大火是如何引发的?不言而喻,油的易燃性是众所周知的,作为石油重镇发生的火灾,一些猜测开始把这个责任推向石油。


一直在加拿大未成气候的绿党领袖发言呼吁减少石油消费,防止将来类似大火的发生。从表面看,这种观点有其合理性。Fort McMurray位置处于阿尔伯塔的北部。相比埃德蒙顿以及卡尔加里,早在18世纪以前,这里一直属于FIRST NATION的地盘。到了1790年,苏格兰探险家Alexander Mackenzie来到了那里,并且最早记录下了Fort McMurray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


直到1930年,Abasands Oil成为第一个开采油砂的公司。到了二战期间,平均每天的油产量达到了1100桶,当地人口稀少(当时只有不足2000人),虽然资源蕴藏丰富,Fort Murrary直到60年代初都一直停留在无人问津的阶段。



Suncor的前身大加拿大油砂公司于1967年,开始重点投入开发,如今50年过去了,Fort McMurray经历了70年代能源紧缺时的黄金岁月,也经历了80年代末的石油低潮。直至最近的一个商品周期后(从2003年的复苏,至2007年的巅峰,再到目前的低迷),这个人口稀少的城镇见证了加拿大石油的发展史。除了Suncor以外,皇家壳牌,康菲(ConocoPhillips)等著名企业都参与到开发当地的油砂项目中,当地人口集聚膨胀到目前的近十万人。


在这样一个产油重镇,见火就着的石油引发火灾作为一种推测可以理解。但是,科学家们认为,加拿大森林众多,许多乡镇都已经老化,随着城市的扩建民居与森林的防护带变得模糊,山火是很难预防的。在火灾发生时,如何安全撤离变得更为重要。如果从这个角度考虑,石油不应该被当做罪魁祸首,反而是真正的英雄,请问谁的汽车不需要加油?



这次的火灾发生后,每个加油站都排成汽车的长龙,路上还有志愿者将一桶桶的油提供给油料不足的驾驶员。如果没有石油,大批的救火员,救火飞机如何及时赶来?这样的灾难却没有人伤亡,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在疏散过程中涌现出众多的英雄,大家把石油的功能忘掉也就罢了,如果再把责任推给石油,甚至整个产业则不合情理。

突发的自然灾害,使得本来已经非常脆弱的石油行业倍受打击,当地的石油公司大部分都停产或者部分停产。壳牌石油位于Fort McMurray以外95公里的albian油砂矿已经完全停产,该处设施每日产量25万桶,公司的发言人表示,我们将集中精力帮助来自灾区的人们,为他们提供临时庇护所。公司同时还帮助员工撤离到埃德蒙顿,并且派出两队人员协助救火。



其他公司例如suncor, husky, canadian oilseed, imperial oil, connecter, syncrude等公司都不同程度的减产,据估计,加拿大油砂的产量占加拿大石油出口的三分之二,众多公司的减产使得国际油价近日飙升。分析师认为,这次的油价上涨是受到暂时因素影响,原因是大部分公司的设施并未遭到破坏,而是人力资源的缺失,不少公司减产和停产的目的是为了集中精力救助员工和来自灾区的人们。加拿大能源部长也呼吁,动员一切力量帮助灾区人民渡过这次难关,正是他们为阿尔伯塔省,和加拿大的经济做出了巨大贡献。


水火无情人有情,这次的火灾如何引起,火头责任是谁日后自有定论,目前正是加国上下团结给灾区出一份力的时候。加拿大的石油,和石油企业作为加拿大经济的支柱,更多的应该得到呵护和支持,而不是遭到无端的非议。



我们每个人在尽一份绵薄之力的时候,帮助别人同时,其实也能够发现一些投资机会,近来的火灾导致房屋和帐篷短缺,因此一些平时不被人关注的公司特别是提供临时建筑结构,帐篷等物流公司的股票价格暴涨。在大家忙着贡献爱心的时候,也别忘了市场上的投资理财新机会。



TELUS变卖资产回馈股东

在全球货币战争硝烟弥漫之际,对于加拿大投资者而言,为了避免汇率风险,有人走出去,有人走回来,就像一场围城,各有各的道理。



不仅个人如此,公司也同样迷茫,加拿大的银行和保险公司忙着走出去寻找收益,而电讯公司却走回本土变现资产。盈科通信(Telus Corp.)今天宣布将会以6亿美元出售公司海外资产35%的股权部分,给亚洲的Baring Private Equity,通过将部分非核心资产变现,以求能够改善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并且继续扩大在加拿大本土的网络建设。


阿尔伯塔省受到油价低迷冲击而遭受萧条,无奈TELUS躺着中枪。跟贝尔与罗渣士不同,盈科移动电话的客户主要都集中在西部。阿尔伯塔省一直是公司客源集中的地区,但是裁员潮令原本奔赴阿尔伯塔工作的人士出现回流。盈科整体的客户增长受到拖累,一季度用户增加人数只有8000人。相比其竞争对手不足一半。公司盈利也出现了9.1%的下滑。



加拿大电信行业高负债一直为信用评级机构所诟病,三大运营商面对压力各显神通。罗渣士只能停止增加分红派发,贝尔增发新股(去年11月完成了8.6亿价值的流通股增发),盈科能做的却是将非核心资产变现,并且完成既定的流通股回购来回馈股东。在三家中,盈科为了股东利益似乎是蛮拼的。



网站: easyca.ca 
联系: info@easyca.ca
广告 | 微信代管 | 活动策划
点击“阅读原文”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