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省上调最低时薪到15刀的呼声越来越大!北美多州已立法!

<- 分享“加拿大蒙特利尔蒙城汇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5 加拿大蒙特利尔蒙城汇网



70岁的Samantha是蒙特利尔沃尔玛的客户迎宾员,工资为$ 11.50每小时。她一年的绩效考核快到了,但她对薪酬的显著提升没有抱很大希望。她说,在沃尔玛迎宾员加薪都不显著。

在此之前,她曾在儿童玩具生产厂家乐高工资,而且,像大多数其他生产线的工人一样,只赚接近最低工资。对于Samantha,低工资的工作意味着必须与他人共享公寓和不能有简单的快乐,就像与朋友出去喝啤酒或吃一个比萨饼。

对于许多她的同事,这意味着一辈子都不能得到充分的睡眠以及错过了看着自己的孩子成长。

Samantha呼吁加拿大省级政府像西雅图和旧金山市一样,或者像纽约州和加利福尼亚州一样,在过去的两年里,要么将他们的最低工资大幅提高到每小时$ 15 ,或颁布立法将会这样做。由于加拿大的最低工资由各省规定,所以有所不同,从最低的新斯科舍省的每小时$ 10.20到阿尔伯塔省的每小时$ 11.20。魁北克省刚刚在5月1日调升了20美分,至每小时$10.75 。

然而,企业主说这种剧烈变化的薪水对他们来说可能是灾难性的,因为这可能迫使他们调涨价格,裁员和甚至可能关店。

一些经济学家警告说,突然,大幅加薪会伤害社会中最脆弱的成员——拥有最低工资的工作的人。他们说,不断增长的劳动力需求和更高的价格转化为更高的工资应该是通过自由市场的力量。这种自由市场的力量是规范工资最好的工具,而不是政府执法,这些经济学家说。

但在美国,大量快餐工人的工资低于$10每小时,他们厌倦了所谓的市场力量因为过去几十年自由市场的力量并未显著改善他们的生活。在过去的四年里,组织罢工运动成为自马丁·路德·金时代以来的最大民间维权行动。他们要求更高的工资,而且,在一些州,他们如愿以偿。

在资本主义的美国,那里的员工不到10%是由工会覆盖,他们在谈论工资的革命。然而,在加拿大,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员工是工会成员,提高工资的斗争迄今已促使比耳语而已。


魁省的最低工资是每小时$10.75,也就是1,720刀每月,或者$22,360刀每年,这比加拿大统计局统计的贫困线还低10%。低于这个平均值,就意味着人们在住所,衣服、食物和生活必需品上花的钱与他们的收入不成比例。

魁省4月份的一项调查显示,如果想在一个人想在蒙特利尔过上小康生活,那么他至少需要$15.38每小时。年薪至少在3万以上。15plus.org的发言人Julien说,这是让一个人能过上生活的合理工资,而不仅仅是生存。


————我是个安静的广告————


Julien说,很多拿最低工资的人都不是做临时工的学生,他们很多都过了25岁,工作不是为了赚零花。就算是学生,最低工资也让他们处于尴尬的境地。Bellemore,一个为Cogeco兼职做推广的康大学生说,他拿着最低工资,没有父母的支持,很难还清学生债务。

Bellemore说,最低工资让学生们苦于为生活奔波,不能把所有精力放在学习上,或者让他们不得不在食物上省钱,住着老旧的或没有家具的公寓。现在Bellemore跟家长一起住在Dorval,他说,如果每小时$11的工资不足以让学生们支付去学校上全日制课程的费用,就说明这资本工资不合理。 

Daigneault’s 15plus.org正联合其他政治联盟、社区联盟等关系,向政府施压。魁省最大的劳工联盟也加入这一战局,他们关心老港的那些老年人及归政府管理的工人。大致来说, Daigneault承认,这是一场长期战争。奉行财政紧缩的自由党政府和魁人党,并不支持快速转变。在四月份末,魁北克团结党在国民议会中,提及将最低工资提高至15刀,但并未获得支持。


5月1日,魁省政府将最低工资上调了20分,此举措影响了260,000的魁省市民。自由党政府宣称,“将改善贫困人口的生活条件,同时,也尊重大环境下公司的竞争能力。”

加拿大独立商业联盟的高级副总裁 Martine Hébert注意到,在魁省,四分之三的企业仅有不到10名员工,初级的不熟练工种,工资会上升40%,涨到每小时15刀,而那些经验丰富的员工,自然期望更高的工资。在魁北克,小型企业雇主支付的工资是平均小时19刀。

Hébert表示,“我们都同意,我们应该更好的支持低收入者,但每小时15刀的最低工资就足够了吗,答案是不。"Hébert的团队更希望看到,加拿大税务局,提高需缴纳个人所得税的工资限额。以前,需缴纳税金的限额是$11,327,而2016年,需缴纳税金的限额是$11,474。这一政策可缓和低收入者的赋税重担。

大部分雇主表示,他们感觉压力山大。某位雇主说,他有40名员工,75%都是付最低工资的。如果最低工资上涨到每小时15刀,他一年就要多付出去$90,000,这会削弱他的生意。

他还说“我可能把货价格提高40%吗?显然不可能。”

还有快餐店的老板透漏,于私人讲,他很乐意给雇员涨工资,可蒙城不是纽约,不是洛杉矶,这里旅游旺季短、利润小、客流量少,所以他真心支付不起。工人工资,占30%的成本,如果把最低工资上调40%,他却没办法把这部分压力转给客人,毕竟,有哪个客人会吃10刀的快餐呢。

他表示,这对快餐业来讲肯定不是件好事,本身蒙城快餐业就是季节性行业,很多餐厅都指望这几个月来赚钱罢了。

弗吉尼亚乔治梅森大学大学的经济学教授Don Boudreaux警告道,盲目上涨最低工资,可能导致社会某些基层工作机会减少,如果最低工资涨到15刀,那些雇佣8刀的老板,可能会迫不得已进行裁员。

Boudreaux在网络上发表声明“那些失去工作的人,往往是最需要这份工作的人。“那些最先被解雇的,最后被雇佣的,往往就是这些人,也是最需要这份工作的人。比如英语不好的移民。”

而且,最低工资上调到$15,也会大大增加竞争。现在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退休了,以前时不屑争抢$8的工资,但上调到$15后,很多人都会心动,会和那些技术不太好的人,争一争那份工作。

经济学家还表示,除上述方面外,雇员在其他方面也会有所损失。当政府调高最低工资后,雇主会千方百计压低其他方面的支出,比如培训、健康保险。

另外,所有人都觉得这事该由政府来决定吗,难道不是应该由企业自身来决定吗?Goodman表示,最低工资可有助于年轻人学习一些技能。比如在星巴克,最低工资可以让年轻人学会守时的基本品质,如果他守时了,工资就会上涨。而这些都是公司做出调整,没政府什么事。


但也有一些研究显示,失业率的问题被夸大了。比如1994年,新泽西最低工资由US $4.25上涨到US$5.05。但在边界宾夕法尼亚地区,最低工资仍然是US $4.25。相反,新泽西地区的就业率反而上升了,因为员工更热爱工作了。

调查者还发现,在加拿大,也有类似情况发生。2015年4月,卑诗省曾提高最低工资水平,同样导致就业率上升。

加拿大的证据表明,更高的最低工资导致了人员流动率降低,这意味着工人更容易找到薪水更高和更稳定的工作。

所以调查显示,提高最低工资水平,往往利大于弊。而那些预测会大量裁员的,其实并不可靠。

某间海鲜店老板,上调了工资,但价格也上调了21%。不过他对客户说,可以不给小费。结果呢?店里收入飙升。

在美国,呼吁$15最低工资的运动,一开始还只是星星之火,最后形成燎原之势。

2012年11月29日,麦当劳,汉堡王和肯德鸡炸鸡中,100多名员工罢工抗议,抗议工资每小时仅有$7.25,要求提高工资水平。

这是历史上,同类罢工的最大规模水平。但到了第二年夏天,类似的罢工吸引了2200名员工,美国各地的城市均有参与,包括底特律、芝加哥、西雅图、密尔沃基和堪萨斯城。

某机场工作人员说“这不是生活,不是。这只是工资单,甚至买不起房。而且,最低工资本来就是给穷人设立的。因为贫穷而设立的保障。”


2015年,成千上万的低收入工作者走上街头罢工抗议,覆盖进200个城市。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家庭护工,零售店员,机场员工等。他们大多没有工会,由不同的劳工团体支持。

2014年,西雅图议会投票一致通过,将最低工资标准上调至每小时$15,远高于以前的$9.32,这想决议将在今后的几年内逐步实现,2017年制定大纲,2021年全部付诸实施。

今年4月,加州和纽约州的州长签署发,加州将在2022年把最低工资标准上涨到每小时$15,纽约则是在2018年先行一步,其它地区将会逐步跟进。

而在魁北客,如果仍然照现在的方式上调最低工资,到2018年,人们只能拿到$11.25。


在加拿大,30%的劳工有工会协议覆盖,并且很多人都是在公共服务行业。他们的工作安全,福利,工资往往高于最低时薪。

“本次上调最低工资到每小时15刀的呼声,比以往来的更强烈,而且很多领域都有这样的想法。”Gomes说,在美国,只有不到10%的人是缴纳会费的工会成员,他们意识到,大部分的穷人生存状态并没有得到太大改善,但是富人明显变得更加富有了。

Gomez说,自由市场里面,人们的需要是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的,人们的需求必须被重视。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