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难民支持者抗议离岸政策

<- 分享“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4 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



周四下午,数百名难民支持者封锁了墨尔本中央商业区的部分路段,对特恩布尔政府的离岸拘留政策表示抗议。

这群抗议者最初把自己锁在位于Lonsdale Street和Spring Streets交界处移民和边境保护局大楼的门厅电梯间里面。

他们封锁了移民大楼的入口长达一个多小时,并阻止工作人员出入办公室。

当警方最终说服他们离开大楼后,他们走上了街头,在Lonsdale Street上来回步行抗议,导致该地区的电车和路面交通陷入瘫痪。

他们高呼:“把Dutton关起来,丢掉钥匙。我们不会停止,直到释放难民。”(译者注:Peter Dutton是联邦移民和边境保护部长)

示威者Nicky Forster表示,她带着两个孩子,5岁的Buckley和1岁的Flora一起来参加抗议,因为她反对政府对待难民的“残酷及非法”做法。

她说:“对我来说,那些在马努斯岛、瑙鲁,甚至澳大利亚境内拘留所里的人们,所经历的磨难实在是太多了。”

“我的祖父母曾经侥幸从二战集中营里存活下来。我们这代人向他们承诺过,我们不会忘记或者重复那种事情。我带着孩子们,就是为了教育他们,教育下一代,这么做是错的。”

“反对拘留的朋友,家人和女权主义者(Friends, Families and Feminists Against Detention)”组织成员Emma Kefford表示,她的组织曾尝试过其他形式的抗议,包括集会,写信和请愿,但现在他们觉得有必要采用“非暴力抗议(civil disobedience)”的手段。

“拘留系统里的裂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大,而破坏了人权的这项两党政策本身必须遭到打破。”

她说:“我们将继续以适合家庭参加的非暴力抗议形势来表达我们的想法,直到这些难民获得在澳洲的永久定居。”

同样携带了1岁儿子Lenny加入抗议行动的Tallace Bissett表示,离岸拘留政策就是一场灾难。

她说:“我相信,历史将对我们做出严厉的批判。我们为那些从道德上和法律上都需要我们同情及帮助的脆弱者带去了痛苦。”

上周三,一名孟加拉难民因疑似心脏衰竭问题在瑙鲁医院去世。难民支持者认为他是故意过量服药的。

两周前,在瑙鲁自焚的伊朗难民Omid Masoumali在布里斯班医院里死亡。

上周,一名索马里难民也同样因为在瑙鲁自焚,而被送往澳大利亚本土接受治疗。

周四晚间的抗议一直持续到了约6点,不过警察仍在大楼周围部署了大量警力。


图文来源:http://www.theage.com.au/victoria/refugee-supporters-occupy-immigration-department-building-in-melbourne-20160512-goty7j.html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