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浪中安睡的花园 · 墨尔本

<- 分享“AAG澳盛国际”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0 AAG澳盛国际


今日汇率:澳币$1 = 人民币¥4.79

墨尔本,永远的电车之城

现今这世上,大概只有墨尔本是最后的电车之城了,在车声呼啸的CBD,你会常常听到微微的咣当的铁轨声,然后一记瓮声瓮气的打击的铃声,如同从前世穿越而来的声音,盖住了一切城市的喧嚣,让你的耳朵暂时关闭对外界的一切信息,除了那声空灵的“叮当”,在耳边嗡嗡作响,似美妙的天籁,近身而来,又渐行渐远。




墨尔本的电车,一辆接一辆,不紧不慢地、悠悠地穿行在大街小巷中,你来我往,如同张爱玲笔下的电车“回家”的场景:一辆衔接一辆,像排了队的小孩,嘈杂,叫嚣,愉快地打着哑嗓子的铃:“克林,克赖,克赖,克赖!”有时候,电车全进了厂了,单剩下一辆,神秘地,像被遗弃了似的,停在街心。从上面望下去,只见它在半夜的月光中袒露着白肚皮。


张爱玲是“非得听见电车响才睡得着觉的”,因为那是“一个城市的声音”。“长年住在闹市里的人大约非得出了城之后才知道他离不了一些什么。城里人的思想,背景是条纹布的幔子,淡淡的白条子便是行驰着的电车---平行的,勾净的,声响的河流,汩汩流入下意识里去。”


电车是墨尔本的声音,墨尔本的城市灵魂。你可以坐上30路环市观光电车,它让你放慢脚步,放松心情,在古色带些昏旧的车厢中,透过窗外缓缓流过的建筑,细细地品味这座城市。也可以花上100多澳元搭乘更为经典的电车餐厅(The Colonial Tramcar Restaurant),一列环城行走的餐厅,从墨尔本会展中心的车站出发,用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做一次时光穿越,像东方快车里的绅士或小姐一样,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的锦缀灯罩下,铺着雪白台布的餐桌旁,拨弄着银色的餐具,咀嚼着丰盛的午餐,时而与相爱的人轻言细语,时而依靠暗红色的门框静思顷刻,时而透过讲究繁冗的绸缎窗帘瞟一眼阳光下的街道,不过那一片明晃晃的繁华似乎已和你毫不相关了,在几曲熟悉的老歌中,心绪早已晃晃悠悠地飘向远方某个年代。





墨尔本,浸在咖啡里的城市

墨尔本,浸在咖啡里的城市,CBD里20米之内邂逅咖啡绝非传说。旧砖瓦仓库,掉了色的木台,工厂灯,餐牌总是写在小黑板上,还有的就是路边简单地支两张阳伞,放上几张小圆桌,墨尔本环境好阳光好,附加200年的洋楼作背景,所以咖啡屋随便弄弄就是一个暧昧的小资世界。比如那条GPO大楼(前邮政大楼)的咖啡长廊,顶天立地的罗马石柱下是一片“阴暗”的角落,让你偷窥着伯克街(Bourke Street) 和伊利萨白大街( Elizabeth Street)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这里人人都是咖啡控,他们懂咖啡,他们品咖啡,由于他们对咖啡的认知和要求已经到了一种境界,从而每个咖啡店无论规模大小,都要有个专业的“Barista”,就像酒吧里的调酒师,“Barista”就是经过培训认证的“咖啡师”,他们精通如何在短时间内调制一杯上品咖啡,以满足墨尔本人挑剔的口味。现如今,“Barista”已成为墨尔本咖啡店专有名词里不可缺少的一个单词。“Barista”们系着围裙在咖啡机后泡制着那一小杯咖啡时,低垂的眼帘,高高的鼻梁下嘴角微微上扬,偶尔和身边的女侍应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上两句,那副悠然自得并略带坏坏的俏皮姿态甚是性感。



这座城市遍地咖啡飘香,到处潜伏着好多有品质的、有个性的咖啡店,那个比较了得的星巴克在墨尔本几乎没什么市场。因为墨尔本人是低调的,所以会调理上好咖啡的人也是低调的。这些别具风情的咖啡店是那么矜持、内敛,有的甚至没有门牌、没有店名,大隐于市,一副懒洋洋的,“遇到就遇到,错过便错过”的腔调,撞见需要缘分,一旦有缘,便是持久的情分



墨尔本,旷达的圣基尔达海滩

提到圣基尔达海滩(St.Klida Beach),通常脑海里会跳出三幅画面,斜阳中长长的栈桥丽影、周日白色阳伞排成的艺术集市和月神游乐园(Luna Park)的血盆大口,这种惯性的反应除了与维州旅游局长年不变的宣传片有关,还因为网友们上传的图片也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三个背景,似乎只有把它们仨抓进镜头,才能告诉别人我不在其它海滩,我在圣基尔达。显然,这完全不能怪人们没有创意,只能怪上帝赋予这个大陆绝美的自然环境,澳洲美丽的沙滩实在太多了。但是,我必须说圣基尔达海滩不仅只有这三朵姊妹花,墨尔本人赋予它的极大热忱而造就的各种生机勃勃的画面,才是它最为诱人的万种风情。



岸边层层海浪跌宕,白色的浪花像被机械的缝纫机哒哒地敲击着,不停地在岸边织出翻滚的蕾丝花边,只是毕竟是城际海滩,波涛还是少了些力度,不能形成大洋路边惊心动魄的单板冲浪海滩,但海风仍旧是毫不客气地直扑而来,因而这里成为颇为优雅的风帆和风筝冲浪的基地,相比常见的风帆冲浪,风筝冲浪是比较别致的一道风景线,色彩艳丽的充气风筝通过强劲的风能,带着冲浪者在海面上乘风破浪。天空中风筝悠悠远远,海水中勇者星星点点,两厢互动,点缀着水天一色的海滩。冲浪者调节着手中的绳索在滑行中潇洒地完成花样动作,或如鱼跃龙门,或如雄鹰翻转,水中的高手玩得带劲,岸边的人看得也过瘾。




长长的栈桥是一定要走的,不然辜负了泊满尽头的桅杆帆船,成片的帆船桅杆高高低低,犬牙交错,帆船和桅杆在海风和波浪的挑逗下互相碰撞着,才让人感觉到云层下这壮观中带些诡异的一幕不是一个静止的画面。栈桥尽头的老咖啡屋外周末时总是坐满了闲人,延伸出去的木栈走廊上有人在钓鱼,有人坐着看书,有情侣依偎着细语,木板被行人踩得吱吱作响,还好,并没有打扰到那些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人。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