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英为什么总能成为冠军导师?因为她给学员选曲都弄到半夜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06 腾讯娱乐


本文由腾讯娱乐原创,微信号:txent




上周鸟巢冲刺夜,那英战队的汪晨蕊拿到观众投票第一、总得分第二的好成绩,被评价以黑马之姿杀入10月7日的总决赛。从盲选至今,汪晨蕊的每一次亮相都令观众印象深刻,不管是张学友的《深海》、陈奕迅的《爱情转移》、郑伊健的《友情岁月》,还是薛之谦的《你还要我怎样》,经典之作被汪晨蕊空灵的嗓音演绎地别有一番韵味,她也是极少因改唱经典而不被喷的学员。


先来听一首汪晨蕊的《你还要我怎样》,时长4分22秒↓↓


选曲对汪晨蕊和导师那英来说是重头戏,拿决赛来说,当其他学员早已选定演唱曲目、开始排练,他们往往还在纠结唱哪首,为此,那英导师会拿上列好的歌单寻求其他三位导师的建议,不找到适合汪晨蕊的歌不罢休。选曲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汪晨蕊空灵的嗓音、无瑕疵的音准,和出色的控场能力,都是她“黑马之姿”和“冠军相”的保证。


怕谁来谁

万妮达被淘汰激怒她“干掉对方”


“她唱歌很美、很暖,不急不躁的”,汪晨蕊本人和她的歌声给人的感觉正是那英导师评价的这样。只有一次PK,她是真的急了。那次是那英战队和哈林战队交战,汪晨蕊被安排倒数第二个出场,在她之前,杨博、万妮达先后不敌对手被淘汰,万妮达去留之际,那英导师按下save键,连她自己也没意料到,这唯一的一票这么早就用了。




在万妮达之后出场的汪晨蕊,一旦失利将无缘鸟巢。她一改此前“软妹子”气质,在台上彻底爆发,眼神中尽是“杀气”,“看到队员被PK下去,就很想干掉对方”。不过令她没想到的是,她遇到了最不想同台的对手——赵小熙,“碰到一个我最害怕的对手,也是拼了,我想不管怎么样都要把它当作最后一次唱,拼尽全力”。对于这场PK,同为小二班的李佩玲回忆,“汪晨蕊上台前在后台哭得很惨,但一开口又完全一副要杀人的气势”。


那是她第三次站在《新歌声》唱歌,最初“紧张到不能呼吸,觉得站在哪儿都不对”的忐忑已经平息,站在“最顶尖的舞台”唱歌,对于汪晨蕊来说,那感觉“像在开演唱会一样,很爽很过瘾”。


在一无所有的年纪不顾一切 

乐团靠演出挣钱


在台上汪晨蕊是一个控制力很强的歌手,私下她也是很有想法、不随波逐流的性子。毕业于星海音乐学院的汪晨蕊,大二时出于兴趣加入学校的阿卡贝拉人声乐团,两年后,走出校门的汪晨蕊和她的乐团选择以此为业,就这么唱下去。当时的师兄成了现在的团长,而她则担任主唱。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会是一个很艰难的决定——在一无所有的年纪,不顾一切,但汪晨蕊似乎没有纠结。“我这个人比较懒,没有耐性,不喜欢坐办公室,就喜欢跟很好的朋友在一起,不去为其他事情烦恼”,汪晨蕊选择将人生的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




去年第五届全国阿卡贝拉人声乐团比赛中,汪晨蕊拿到最佳主唱,她所在的乐团也取得第二名的好成绩。这个四男二女的团队,今年也开始在不同城市开巡演,“广州上座率能达到九成,西安、上海的上座率也有七八成”,而他们选定的场地通常一场可以容纳五六百人。除了巡演,他们也会接一些商业演出,以此收入维持乐团的运营。《新歌声》播出后,汪晨蕊人气大涨,很多观众冲着她去看乐团的巡演。


那英为学员选歌到半夜 

没想过黑马不黑马


盲选上场前,汪晨蕊心里就有了心仪导师——那英导师,“对路子,感觉其他导师都不会喜欢我这种风格”。以前从没想过自己可以唱甜美歌曲,汪晨蕊这次在《新歌声》也做到了。


“选那英导师选对了”,汪晨蕊稳妥晋级与那英的选曲不无关系。在选歌上那英有自己的判断,“每一轮面对的歌手会不一样,第一轮唱甜美的歌,后面一定要有一些更高级、更有深度的歌曲”,而选曲的过程也异常艰难,据汪晨蕊回忆,那英导师会拿着列好的歌单,找其他三位导师坐在一起讨论学员的选歌问题,“他们一坐好几个小时,商量到半夜,讨论什么歌适合我”。




定曲后,接下来演唱的部分就靠汪晨蕊自身的功底和努力,“决定一首歌之后,我会先去学唱完,觉得哪里不好,我们再来细细抠,一个字、一句话这样子慢慢抠”。《爱情转移》就是这么打磨出来的,汪晨蕊找来普通话和粤语两个版本的歌曲解析,研究创作背景,半个多月时间里,这首歌从早到晚在耳边循环”。


原来黑马是这么炼成的!不过汪晨蕊本人却说:“黑马不黑马,我没有想过,只想把我的歌唱好而已。”




点击“阅读原文”,回顾《好声音》,以及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夏天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