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用肖像画 讲述澳洲人的故事——艺术家池展穗访谈Kordelya Zhan Sui Chi

<- 分享“澳中商圈”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04 澳中商圈



画笔捕捉瞬间

颜料凝聚记忆

艺术家池展穗萃取人物的故事

印刻于方寸画布间

成就肖像传奇

比无涯的时间短 比漫漫的一生长


澳大利亚的大型肖像油画比赛最著名的有三个,一个是由国家设立的奖项Archibald Prize,作品入围和获奖都能代表肖像画最高荣誉。华人艺术家池展穗女士的肖像油画作品曾有五幅入围这一比赛,获得奖项。另外两个比赛一个是私人设立,奖金较高的Moran Prize,还有一个也是由政府设立的Portia Geach Memorial Award,池展穗不少作品也多次入选,并多次获得澳大利亚国家荣誉奖和观众喜爱奖。她为不少澳洲知名人士画过肖像。肖像画最能体现画家的扎实功底,池展穗的肖像画被评价为“画风独特,力度雄强”。看到这些作品,会更加相信,每一张清晰的面孔后,都是一个人生故事。


池展穗出生于广州。1986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之后,她于1987年来到澳大利亚艺术学院学习装潢设计。随后定居澳大利亚墨尔本,从事艺术创作。她不仅擅长油画、雕塑,更涉及版画、水彩和陶艺等多媒介创作。在澳大利亚,池展穗举办过三次个人画展和多次群体展。近年来,她多次在中国广州和北京等城市举办个人画展。2015年在深圳的关山月美术馆及广州的潘鹤雕塑园美术馆,前后举办了个人画展。今年9月,池展穗在广州与另外两名画家举办了“陈用锵、朱永成、池展穗作品巡回展”。


我们的访谈围绕着池展穗笔下人物的故事展开。有那么几位肖像画人物,他们的人生已不再限于故事,他们的人生,就是传奇。画笔带着池展穗走进一个又一个人物的故事,这些人物也因画笔的捕捉和再现而更加丰富精彩。在手机美图工具让人们的面容越来越苍白模糊的年代,我们请池展穗引领,透过她刻画的人物肖像,穿越时空重新读取这些形象鲜明的个体。


小提琴演奏家

Bertha Jorgensen


Bertha Jorgensen是澳大利亚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池展穗创作这幅作品时,Bertha Jorgensen已经90岁了。这是池展穗送去参加肖像油画比赛的第一幅作品,不仅入围1995年Portia Geach Memorial Award,而且还出人意料获得最高奖项,并获得了观众喜爱奖。


据说,Bertha Jorgensen本人曾在这幅画像前驻足,长久凝视。成功的肖像画,总是既能打动观众和评委,又能得到被描绘者深爱的作品。


画中手拿小提琴的老妇人,令所有看过的人难以忘记。她身材矮小,已经有些佝偻,脸上没有明显的表情,既无笑容也无哀怨,仿佛已平静接受了岁月赐予的皱纹和白发。现在,她双手捧出小提琴,是要将始终陪伴自己的小提琴递给谁呢?那样一份郑重,好像递出的是自己的一生,辉煌而孤独,充实又寂寞,超越平凡而又归于普通。人生进入暮年,接受命运安排的衰老之时,每个人都一样啊,除了无奈与无助,又能如何?而Bertha Jorgensen,这位世界上第一位首席女小提琴演奏家,毕竟是不同的。在漫长的岁月中,她已经用自己的成就让Bertha Jorgensen这个名字变得独一无二。




这位几乎是世纪老人的女性出生于1904年,1999年去世。是墨尔本交响乐团的小提琴手和首席小提琴手。在1923年,年仅19岁的Bertha Jorgensen就成为墨尔本交响乐团的领军人物,也是澳大利亚专业交响乐团的第一位女性首席小提琴演奏家。她领军墨尔本交响乐团长达50年的时间,是管理这个具有国际水平的交响乐团时间最长的女性。在早期的维多利亚州,她是教授小提琴老师和学生的著名小提琴家。为演奏者最为重要的指法、弓法等演奏技巧的教学确立了专业水准。


这位经历近一个世纪风雨的老人,面对自己的肖像画,会陷入怎样的沉思?是想起风光无限的舞台,经久不息的掌声,还是长期的严格训练,辛苦工作?如今舞台已经落幕,掌声的潮水渐渐平息,或许她想起的是少女时期的自己,在阳台上拉小提琴那些春风沉醉的夜晚?当时,钟情于她的男友手捧玫瑰来到阳台下,含情脉脉仰望佳人,聆听琴声如诉……


爱的美好记忆将永远停留在那儿。男友后来在车祸中不幸意外丧生,伤心的Bertha Jorgensen 终生未嫁。她将最完美的爱情定格在青春的阳台上,把自己的全部奉献给了热爱的音乐艺术。


池展穗去Bertha Jorgensen家为创作肖像画收集资料时,90岁的老人还能独立生活,坚持拉小提琴,自己驾车外出。并且,作为专业的音乐家,保持着敏锐的听力。这幅肖像画作品参展结束后,Bertha Jorgensen的一位在塔斯马尼亚做眼科医生的侄子收藏了该画作。


后来,一封来自塔斯马尼亚的信件向池展穗讲述,Bertha Jorgensen为了看这幅肖像画,曾专程去到医生侄子在墨尔本的家中,一进门就站在自己的肖像画前,目不转睛盯着看了很长时间,请她坐她也不坐,甚至连水也不喝。曾经,对Bertha Jorgensen进行报道的媒体不计其数,这位追求完美的女士对于照片拍得不好的杂志和报纸从来不会多看一眼,总是马上就扔掉。而这幅肖像画,真正打动了她的心。


今天,再看到这幅画的人们,已无缘再听到Bertha Jorgensen拉小提琴。时间、琴声、爱情、音容笑貌都渐渐远走,而这一幅画留了下来。


AFL 运动明星、体育节目主

持人Sam Newman


解读这个裸体的男人,要求观看者对澳洲主流文化有所了解。除了右手拿着的一杯红葡萄酒,脚上穿着的一双白色运动鞋,这位身材修长、身体健壮的男子卸除了所有现代文明的标签,几乎一丝不挂,却又神情自若。坦率的身体,开放的姿态,大胆直视的眼神,似乎带着一丝挑战的意味——“看看我,我强大,我自由,我很酷。”


他叫Sam Newman,是在澳大利亚家喻户晓的澳式足球(Australian rules football, 简称AFL)明星。澳式足球一直是澳洲最受欢迎的冬季运动,近年更是超过游泳成为澳洲最受欢迎的运动项目。Sam Newman在1980年之前一直作为AFL职业足球运动员为其效力的俱乐部和球队比赛,因为出色的表现而于2002年入选澳式足球名人堂。1980年退役后,担任足球教练,同时成为澳洲著名的 3AW电台的足球评论员,以及澳大利亚电视9频道的The Footy Show(AFL)节目主持人。




“这个人有很多故事。” 池展穗说,“为什么让赤裸的他穿了一双白色运动鞋呢?因为他是维多利亚州第一位在运动场上穿白球鞋的运动员。”当时,是Sam Newman委约池展穗为他绘制肖像画。在采集绘画素材时,画家与Sam Newman至少见了七次面,拍了一千多张裸体照片。


有一次,Sam Newman躺在硬硬的地板上,让画家画了两个多小时的速写。时年56岁、身高两米、没有穿衣服的Sam Newman全程相当配合,完全听从画家的调度。肖像画作完成后,Sam Newman很满意,后来他在主持Footy Show节目时都常常骄傲地向观众展示这幅肖像画。画作完成之初,在接受 Herald Sun(墨尔本《先驱太阳报》)采访时,Sam Newman就以这张画作为了拍摄的背景。经 Herald Sun首度曝光后,很快引起轰动,以致于各类媒体纷纷找上门来采访画家池展穗,甚至请她作为嘉宾上了电视节目。主持人的提问很尖锐,就问她在作画时有没有美化Sam Newman的身体,池展穗回答说:“我是一个职业画家,我如实地把我看到的画了下来。Sam Newman确实是一位魅力不凡的男人。”在直播现场,池展穗的回答赢得了观众们长达一分钟的掌声。


画家对绘画素材的选择与处理,使他们形成了各自不同的风格。同样是Sam Newman,或许也只有池展穗才能如此传神地表现出这位男人无拘无束的自在气质。不仅描绘了一个热爱运动的男人的身体,也准确地捕捉到了澳洲这片土地上存在的自由的个体,他思想的奔驰与内心深处的精神释放。


澳洲3AW 电台著名主持人

Neil Mitchell


3AW是澳洲收听率最高的电台,Neil Mitchell,这位澳洲薪酬最高的电台主持人,从1987年开始就在3AW电台主持黄金时段(每周一到周五,早上8点到12点)的节目。池展穗与Neil Mitchell相识于她画Sam Newman的肖像画曝光后的第二天。池展穗清楚地记得,清晨5点,她还在睡梦中就接到了Neil Mitchell的电话,说“请你准备一下,我们马上要对你进行直播采访。”NeilMitchell就是这样一位具有敏锐的新闻嗅觉和行动力的主持人。只要听到是他的节目要求采访,很少有人能够拒绝。




就这样,在Neil Mitchell的节目第一个采访池展穗之后,澳洲各大报纸和其它媒体也纷纷跟进,对池展穗进行了采访报道。由此可以窥见Neil Mitchell主持的节目的强大影响力。这次采访过去十年以后,Neil Mitchell找到池展穗,请她为自己绘制了一幅肖像画。至今人们依然能在早间的电台节目中听到这位著名的主持人说“Good morning, this is Neil Mitchell.”,从温暖亲切的声音就可以感受到讲话的人面带笑容。的确,生活中的Neil Mitchell也总是笑眯眯的,池展穗用肖像画传神地表现出了Neil Mitchell作为成熟男人和职业主持人的强大亲和力。


这幅作品于2009年入围Archibald Prize并获奖。肖像画的名字正是主人公每天早上给听众带来的第一句问候——“Good morning, this is Neil Mitchell.”


导演John Ruane

和女律师Jan Wade


Die in Brunswick是在澳洲知名度很高的一部电影, John Ruane是这部电影的导演。池展穗为他绘制肖像画的时候,导演John Ruane其实处于情绪低落期,他对自己刚导演的新片The Eye the Sky不够满意。


池展穗在John Ruane的工作室采集绘画素材。她记得那是一个大概只有三、四米宽的狭小房间。John Ruane就在这个小房间里写作、思考,酝酿他的下一部电影。这位知名导演在池展穗面前没有掩饰自己当时的无奈和落寞,他跟池展穗吐露心声,说世人都是那么实际,当你拍出一部成功的电影时,会风光无限,一旦作品不那么尽如人意,马上就会感受到冷落。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这幅取名为Wrap Time的肖像画作品中看到一位风度翩翩的澳洲男人。他的才华、创造力、勤奋和境遇也是现实生活的一个缩影。画家通过对人物姿态、环境光线的完美表现,使这位导演栩栩如生地跃然眼前。Wrap Time是电影制作组在影片拍摄工作完成时,大家聚在一起喝一杯以示庆祝的时刻。




与这幅名为Wrap Time的肖像画作品同时入围1996年Archibald Prize并获奖的另一幅作品,是维多利亚州政界的杰出女性Jan Wade. Jan Wade曾担任维州的司法部长以及贸易和妇女事务部长。她还曾经是澳洲的最高检察官,并担任总理的法律顾问,为总理提供关于澳洲和国际的法律问题咨询。在她身上,我们可以看到澳洲职业女性果断干练的貌。在Archibald Prize的历史记录上,只有两位艺术家,是同时有两幅作品入选,池展穗是其中之一。


池展穗绘制的肖像画人物,除了艺术家、运动明星、主持人和职场人士,还有众多不同领域的人物。比如来自南斯拉夫,一直在达尔文美术馆工作,专门研究澳洲土著艺术家的Dr. George Chaloupka。或许因为长期与土著艺术家相处,Dr. George的面容也有些像一位饱经沧桑的土著老人。这幅作品入围2008年Moran Prize,获得最高奖项和观众喜爱奖。池展穗曾有三幅作品入围Moran Prize,并都获得最高奖项(进入前五名)。




“生命是个奇迹,而我游弋其中”池展穗如是说。她在创作肖像画时,必须要亲眼看到被描绘的对象,亲自采集绘画的素材。有的人寄一张照片来请她绘制肖像,或者要求把自己画得漂亮一点,对这样的委约她都会拒绝。因为一张二维的照片对她来说毫无意义,人物的精彩也不以漂亮不漂亮为标准。她需要用自己的眼睛观察被描绘的人,与对方进行沟通,相处一段时间,了解对方的故事,亲自见证并展现生命的奇迹。


池展穗说自己的眼睛很敏锐,可以看到常人忽略的细节,比如说人们细微的一举一动。当艺术家思索人类的状况,努力探寻人们在这一状况中的位置,她的眼光就能透过表象敏锐地发现人内在的质地,找出其中的线索,展现出人物作为个体的真实。同时,画家的本能、直觉和对现实生活的体验与作品中的人物相互交融,于是有了这些作品的形态、颜色和特性。“我的艺术技巧给予这些作品以形象,但给予其生命与活力的却是我自由驰骋的思维与行动。我的画笔自由运作着,折射出它们的个性和我内心的真诚。”正因如此,池展穗的肖像画作品才具有了一种鲜活的面貌和独特的艺术感染力。


澳洲请联系:

Karen Wang:0403 494 267

Judy Huang:0435 883 217


中国请联系:

Amy Hu:138 4511 4826

bdchina@business-circle.com.au


推荐阅读

你的过去并不代表你——对话澳大利亚著名电影电视人Tony Ayres

好音乐是 人类共同的语言 ——专访著名作曲家储望华先生
她用味道征服了澳大利亚
把澳大利亚热情微笑的 正能量,带回上海与中国
一棵树, 迎着太阳长 ——25 年后,丁小琦再叩《天堂之门》


《澳中商圈》是集Magazine,Website,WeChat,Newsletter ,Youku,Facebook,Linkedin七大传播途径为一体的综合媒体传播平台,以中英双语的形式,对准中澳两国愿意相互投资合作的高端精英群体。《澳中商圈》杂志为彩色铜版豪华月刊,独家原创,高端设计,全澳发行,本土出品。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