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N专栏02 | 从留学生到新移民有多远?(澳洲教育之殇)

<- 分享“澳洲房产大全”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9-30 澳洲房产大全





导读
文章来自:AFN《澳洲财经见闻》

ID:AFNdaily

原作者:Cynthia Gao晨曦





本篇共3832字|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澳大利亚的教育系统似乎已经成为了移民产业的一部分,而赴澳留学也成了外国人“曲线”拿到澳大利亚永久居留权的一种方式.......

 

相近的时区、干净的环境、澳元贬值,以及获得永久居留权的可能性,让澳大利亚成了颇受海外留学生欢迎的选择。


在澳洲接受教育的外国学生有可能最终获得公民身份,并且通过家庭团聚计划将父母也接过去。越来越多的“移民意图”包裹着“留学”的“外衣”在澳大利亚蔓延。


1
中国留澳学生花9万澳元买工作签证

 



《澳洲金融评论报》援引该国移民中介和律师的爆料称,不少中国留学生花6万到9万澳元的价格购买“457工作签证”,以换取留澳工作的机会。
 
中介人员称,留澳学生的中国家长为了帮助孩子获得在澳大利亚的工作机会,会找澳大利亚本地公司、特别是华人经营的公司出面,通过向中介或律师付费的方式获取工作签证。在获得工作签两年后,这些留学生就可申请永久签证。爆料者称,通过这种方式获得留澳工作资格的中国留学生人数“非常之多”,但并未透露具体数据。
 
事实上,很多名义上聘用留澳中国学生的公司并不需要额外员工,所以这些中国留学生虽然出现在公司名册上,但并不能拿工资。据透露,接收中国留学生的公司通常从事房地产或进出口业务,一名爆料人声称其本人就知道至少30家公司从事这种业务。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说,对房地产公司来说,增聘中国留学生的安排可以变得更加灵活。有些留学生确实为房地产公司工作,能帮助公司吸引来自中国的买家。有的业绩不错的留学生甚至能在公司做到更高的职位。
 
但由于公司协助留学生获得工作签证,因此即便真的卖出房子,这些中国留学生员工的佣金也要低于真正的毕业生员工。
 
一名悉尼律师称,曾有中国家长找他协助办理自己在澳留学孩子的工作签证,但被他拒绝。这名律师透露,要想拿到“457工作签证并不容易”。除了支付6万到9万澳元给律师之外,还要通过澳移民边检审核。他认为,这些中国留学生和家长并不是“罪犯”,而是真心希望移民澳大利亚,获得澳大利亚的永久居留权。

2
新南威尔士大学教授质疑澳洲移民体系
 
近日,新南威尔士大学公共政策荣誉教授Jenny Stewart博士在一篇报告中提出了澳大利亚永久居住权和外国留学生对澳洲教育的需求之间有着直接的联系。



 

在报告中Stewart博士表示:在大学教授公共政策课程期间,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当一个政策被制定出来,那么就会有一套相对应的系统被创造出来以配合政策的实施。但事实上,政策产生的结果往往出乎我们的意料,其原因何在?
 
政府灵活的运营各种机构,同时也有各种掩盖正在真实发生情况的嫌疑。很多时候,只有“圈内人”才知道政府正在努力控制事态发展。普通人很难通过政府公布的一些“支离破碎”、“前言不搭后语”的数据分析真实的情况。
 
最好的例子就是澳大利亚移民政策和国家人口管理系统;包括自己在内的许多人都认为澳洲人口迅速增长的原因在于政府出台的移民政策。澳洲人口增长的主要来源就是那些成功申请永久居民权的赴澳人口。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2013-2014年,澳洲政府发放了19万永久居民签证,其中12万8千个属于技术移民类别。但这并不足以解释为何澳洲人口增长如此迅猛。
 
这个数字并没有包括持有临时签证来澳的人口;这类签证类别包括学生签证,打工度假,雇主担保等;每年持有此类签证来澳的人口数量非常巨大,2013-2014年就有约20万人持此类签证入境。
 
而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统计发现,持有此类临时签证来到澳洲的人口数已经远远超过了持有此类临时签证离开澳洲的人口数。这也就导致了澳洲海外移民净增长的大幅走高。
 
据字面理解,持有临时签证的人一段时间内就会离开澳洲回到自己国家。但事实上,许多临时签证的持有人都在留澳期间想办法获得其他签证延长留澳时间,直到最终成为澳大利亚永久居民。而这个过程是完全合法的,事实上澳洲政府也对此举持鼓励态度。



 

其中最突出的当属高等教育学生签证,如果你在大学工作,你就会发现当下澳洲教育部门有多依赖来自国际学生的收入。许多教育从业人员也越来越意识到;吸引国际学生赴澳留学的并不是澳洲高质量的教育水平而是成为一名澳大利亚永久居民的机会。

 

如果不是数据,我们可能不会意识到在不知不觉之中,教育系统已经成了澳洲移民体制不可忽略的一部分。2013-2014年就有29万学生签证获批,其中15万3千人持有高等教育签证,另外一部分持有针对职业课程的教育签证,而这种签证往往最终会进阶成为高等教育签证。




大部分持有的高等教育的学生都希望能够留在澳洲,所以在签证过期后,也会再想办法更换其他种类签证继续留在澳洲。据统计,对比此前提到的一年近30万的来澳人口,目前每年仅有8万高等教育签证持有者离开澳洲。



 

这部分人口作为潜在移民,有许多优势,其中最突出的当数年龄优势。这些具备一技之长的年轻人在取得相关的资质证明之后,就可以通过在澳洲当地被雇佣的形式进入技术移民的行列,在获得适当的建议和引导后,最终成为澳大利亚永久居民的一员。
 
Stewart博士认为这应该引起澳大利亚移民部门进一步深思,采取行动改变现状以阻止澳大利亚人口的迅猛增长。
 
那么现状会真的会被扭转吗?

3
澳洲大学依赖国际学生



 

许多澳洲本地人更愿意看到人口增长的放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保持在一个相当高的水平,甚至是每年都有显著的增加。
 
而现在人口增长的密集领域是高等教育,就更令人担忧。
 
因为,澳大利亚的大学非常需要钱,而国际留学生支付的高昂学费以及周边花销正是澳大利亚各个大学迫切需要的。
 
如果澳大利亚的教育系统扼杀国际学生拿到永久居住权的潜在可能性,就会大大减少赴澳求学的国际学生数量。在澳大利亚,本地学生学费和国际学生的学费可谓是“天壤之别”,本地学生学费还普遍是通过助学项目取得的贷款。所以,失去国际学生生源是澳大利亚的大学们承受不起的后果。

4
2016年澳大利亚中国留学生数量破纪录




2016年已有近5万名中国留学生来澳学习,同比增长23%,中国留学生在澳大利亚教育出口业发展中占据重要地位。
 
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报道, 2016年澳大利亚的国际留学生总数较去年增长13%,其中中国留学生占比重最大。该数据表明,国际教育作为澳州第三大出口业,每年能创造200亿澳元的收入,并且其发展也更依赖于健康的中国经济。
 
据报道,2016年第一季度中国留学生占澳留学生总数的29.4%,达到有史以来第一季度的最高值。第一季度中国留学生总数为4.64万人,同比增长23%,而印度作为其第二大教育出口的市场,第一季度留学生总数为1.6万人,仅增长了9%。但是,今年入学的留学生并不都是新生,其中一部分已经完成一个课程从而进入下一个课程的学习。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首席执行官菲尔·哈尼伍德表示,中国学生数量的增加促进了澳大利亚经济的发展。但是,他同时表示,澳大利亚若愈发依赖一个国家的留学生,这会使其失去留学生的多元化。有一些课程已有超过80%的学生母语都是普通话。
 
但澳洲非常依赖中国留学生的输入;如果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教育服务业需求上升2%,仅在高等或职业教育就能额外增加3260个工作岗位。
 
5
澳洲经济高度依赖留学产业
 
不光是大学越来越依赖于国际留学生带来的收入增长,澳洲整体的经济也不例外。



 

联邦教育部新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澳洲高校的海外留学生注册人数再创新高,比去年同期上升了11%。该数字也坐实了国际教育作为澳洲第三大出口产业的地位。
 
在澳洲向世界各地留学生传授技能,提升澳洲海外声誉的同时,国际教育产业为澳洲国内创造了13万份工作岗位,并为我们的住宿、餐饮及服务业带来了收入。”
 
到底有多少中国学生在澳大利亚留学?澳大利亚使领馆比较少公开向社会透露。实际上,澳大利亚至少有两套统计国际学生的系统,一套就是澳大利亚教育与培训部,每个月会公开一次国际学生数据。截止到去年7月,澳大利亚有54万国际学生课程注册人数,其中来自中国的有14万多。
 
澳洲统计局3日公布的贸易数据显示,海外留学生在澳洲的总开支在2015年达到了192亿,澳洲的教育产业成为仅次于煤炭和铁矿石的第三大出口产业。
 
据悉,总开支包括学费,住宿,生活费等,比起2014年的170亿,增幅达到了13%。澳洲国际教育协会的负责人Phil Honeywood表示,留学生对澳洲经济做出的巨大贡献远远超过了旅游业,从而帮助澳洲教育成为最大的出口服务业。

6
国际教育已成为新州第一大出口服务业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近2年来,国际留学生增长人数超过3万名,其国际教育产业年收益高达70亿澳元,领先旅游业,成为该州第一大服务出口行业。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澳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海外教育事业对新州的经济贡献为55亿澳元,而在2015年,这一数字则上升至69.6亿澳元。
 
据悉,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年收益约为210亿澳元,其中,新州占总收益的三分之一。另外,2015年上半年新州留学生人数为17.1万,比2013年上半年增长了22.4%。
 
新州贸易部长斯图尔特·艾尔斯表示,吸引海外学生为新州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大动力。

7
盲目吸收生源或埋下隐患



 

从大学的角度来看,是否想要获得永久居住权是学生自己的事情。大学方面并没有什么压力。但如果获得永久居住权是来澳求学的潜在原因,那么学校的教学质量和学术威信就变的不那么重要。
 

随着时间的推移,澳洲的高等教育质量就有可能会下降。




据悉,英国方面,内政大臣特蕾莎·梅2015年7月宣布修改移民政策,针对海外留学生出台了一系列包括需要证明拥有更多继续,能支付留学期间高昂学费及生活费的收入证明;希望延长签证的学生需要较以往要求更高的学术水平;提高毕业后留英工作的最低薪酬要求等收紧措施。


同时,针对入读中学以上、大学一下院校留学生的规定也大幅度收紧,取消非欧盟学生毕业后可留英工作两年的签证,大幅提高海外留学生公立医疗收费,最高可达本地学生的4倍之多。


这一系列措施的实施已经导致英国大学对留学生的吸引力在一定程度上下降。但这并没有影响英国大学教育水平的含金量。




而2016年格拉斯坦研究所一份针对澳高校教育报告指出,留学生人数的增加可能导致澳大利亚教育质量产生隐忧。报告称澳大学正配合留学生教育程度,降低其科目难度,使他们能取得更好的成绩。

 
如此以来,对澳洲的大学来说,想要吸引一些来自特定国家高质量的学生就变的越来越难,特别是那些极其看重教学质量,选择范围广泛的高净值家庭学生往往会去往其他国家。
  

目前,谁都不能否认澳大利亚的教育出口在很大程度上是“公民权出口”,那么澳大利亚的高等教育含金量还有多少呢?



(声明:AFN《澳洲财经见闻》对本文拥有全部著作权限,转发使用注明来源,并附AFN《澳洲财经见闻》微信平台二维码)







《澳洲房产那点事儿》 现有销售,数量有限,感兴趣的读者可前往澳房大全在悉尼的办公室进行购买。


咨询电话: 02 8041 0209(9:30-17:00)


地址:SUITE 440 LEVEL 4,311 CASTLEREAGH ST, SYDNEY, NSW 2000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