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欣然案首日开庭 遇害视频惨不忍睹

<- 分享“走遍美国”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03 走遍美国


来源:侨报网(ID:chinapress)  授权发布
9月30日上午, 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California)留学生纪欣然于2014 年7 月24 日凌晨遭遇歹徒抢劫、杀害一案在洛杉矶刑事法庭(Clara ShortridgeFoltz Criminal Justice Center)开庭审理。当日受审的是4 名嫌犯之一Alejandra Guerrero。30 日早上9:30, 检辩双方进行开案陈词。16 位陪审团成员中,有3 位亚裔面孔。
纪欣然案首日开庭 南加华人前来声援
9 月30 日早8 点45 分,在洛杉矶市刑事法庭(ClaraShortridge Foltz Criminal Justice Center)前,洛杉矶华人律师蔡玟慧女士受纪欣然父母之托,公开向前来关注庭审的留学生、海外热心华人、南加各大社团侨领以及当地一直跟踪报道此事的各大媒体表示感谢:谢谢大家一直对案件的关心,希望看到此案能够早日得到公正的审判。

当日特地赶来洛杉矶市中心听审的同为来自内蒙古的Joseph 先生说:“我与纪欣然还有纪欣然的母亲都曾经在内蒙古呼和浩特二中念书,欣然当年从内蒙考到浙江大学, 成绩在全省都算是名列前茅的,他是我们的骄傲。”

当日从河滨市(Riverside)赶来的在读留学生吕瑞同学在接受采访时言语不多,但提到此事声音依旧哽咽:“我和欣然并不认识,但我们都是呼和浩特二中毕业的。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不敢相信真的是他出事了,很难相信,很难接受。我不懂法律流程,但我真的希望能够快一点进行,相信这也是欣然家人所想。”

与纪欣然素不相识的留学生赵同学说:“我本人虽然与纪欣然没有任何联系,但同为留学生,我发自内心地希望杀害欣然的人能得到严惩。这个案件的结果,这对于整个留学生群体来说非常重要。我不同意有些呼吁因为嫌犯年纪小就对他们加以轻判给他们改过从新机会的立场,因为这起案件事关中国留学生,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独生子女背井离乡到美国念书,这起案件的判决将成为未来的判例,那么留学生群体在美国就太弱势了,所以我真的希望能够对嫌犯给予严处。”

然而蔡玟慧律师表示,无论是对于今日进行庭审的Alejandra Guerrero,还是另外三名嫌犯,检察官已经表示对此案的嫌犯不追究死刑,尤其是今日法庭的被告Guerrero,在这几名被告中是情形最轻的。


纪欣然室友及同学出庭回顾“最后一面”
上午,控方两名证人出庭接受循环审讯,这两名证人分别是:7 月24日一早,在公寓内发现纪欣然遇害的女生室友冯同学,以及纪欣然出事前一晚一起做实验的伙伴詹同学。

冯同学表示,当时正是暑期, 租住在同一公寓内的另外两名室友分别去了外地,这一阶段只有纪欣然和她住在公寓,出事前一晚大概7 点多,纪欣然对冯同学表示要去附近街道的同学家进行学习小组讨论,临走前还说这两天有点感冒总是不停地抽鼻子。冯同学还记得当天纪欣然穿了一身浅色的上衣和牛仔裤出的门。她的描述和纪欣然遇害后警方搜集证据时所展示的衣物是一致的。冯同学还表示,大概晚上11 点半、12 点的时候她关上房门入睡了,那个时候纪欣然还没有回来,半夜的时候她隐约听到客厅也有吸鼻气的声音,模模糊糊想到纪欣然白天说他有些感冒,所以没有在意,就继续睡去了。

直到第二天7 点多起床准备出门,冯打开自己的房间发现客厅的地上血迹斑斑的时候,才发现了异样,顺着血迹她看向纪欣然的房间,发现浑身是血靠躺在床上的纪欣然。冯同学当时被眼前的一切吓得不知所措,她没敢走进纪欣然的房间,在门口轻声叫了纪欣然几声发现没有反应后,才回到房间拿自己的手机拨打了911。

尔后,她跑出公寓去外面找人救纪欣然,这时才发现公寓的客厅、公寓楼的楼道以及地电梯里满是血迹。

另外一名出庭作证的詹同学与纪欣然一起于事发前晚在同一学习小组做实验,当天参加学习小组的一共有4 名同学,实验安排在其中一个同学家进行,另一名小组成员在比较早的时候就开车离开了,纪欣然与詹同学大约在半夜12 点左右离开同学家,纪欣然担心詹一个女生回去危险,就先徒步送詹回到了住处,离开前詹嘱咐纪欣然到家之后发信息报个平安,尔后等待中却再没有接到纪欣然的讯息,过了一会詹给纪欣然发信息、打电话却再也没有回音了。
纪欣然遇害当晚视频公布 惨不忍睹
检察官John McKinney 率先花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进行开案陈词讲述了纪欣然于2014 年7 月24 日凌晨遇害的整个过程。McKinney 表示,当夜凌晨,嫌犯Guerrero 伙同另外3 名犯罪嫌疑人,驾车发现并尾随在29 街行走的纪欣然,之后下车对纪欣然进行追逐殴打,导致纪欣然面部、鼻子、头骨多处被铁棒打伤,致命的伤害在于头部,最终纪欣然由于颅内出血而死亡。McKinney还表示根据法医的判断, 纪欣然当时受伤严重,走回公寓的整个过程已经完全属于意识混沌的状态,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当时纪欣然没有采取求救等行动。

而后,辩方律师Cook 在其开案陈词中只进行了短短十分钟的陈述,他分别清点了本案所涉及的另外3 名嫌犯在犯案过程中的种种严重行为,总之他认为Guerrero 无罪, 因为她在整个案件中不是领导者。

案发后,负责对本案进行调查的两位警官分别出庭作证,指证了当时纪欣然遇害后从事发地点走回家中的路线,以及沿途的血迹。另外,在检察官现场播放的纪欣然所住公寓视频中,23 日下午七点多纪欣然身着浅色衣服背着背包走出公寓还是非充满阳光的样子,第二天凌晨归来时已是浑身是血,奄奄一息,只有短短6 个小时的间隔,他却经历了这样的劫难。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