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请老外们吃了次火锅,他们却吞掉了自己的舌头

<- 分享“澳洲新鲜事”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04 澳洲新鲜事




有人能弄清楚,第一个知道牛奶能喝的人,对牛做了什么。


但有一点能确定的是,当这位勇士将汁水咽下肚皮的瞬间,他一定绝望的以为自己人生的旅程走到了终点。



是的,就像第一次尝试火锅的外国人一样。


他们会紧皱着眉头,仿佛看着正在爆发的火山一样,犹如炼狱一样的红锅。


甚至在我们还没点完菜的时候,心中就已经开始丈量着自己与火锅之间超越生与死的距离。



上述的情景,无时无刻不在澳洲发生着。


当小编第一次拉着自己的新交的老外朋友,前往悉尼CBD唐人街附近的火锅店时,我开始向他们描述这个来自汇集了五千年美食历史精华的,来自遥远东方神秘古国的食萃


“一会摆在你们面前的,是一口鲜红的铁锅,伴随着呛人的浓香,铁打的牛油将渐渐软化沉入锅底,朝天椒开始随着气泡上浮,并铺满油腻的水平面。


不要怕,它只是中国一种常见,但是辣到极限能引发颅内高潮的美食。


说完以后,外国友人不礼貌地打了一个冷颤,这只是他们失控的前兆。




当我们在火锅店坐定,点完菜,服务员微笑着把鲜红的铁锅端上来,当滚动的油和呛人的气味开始蔓延,老外彻底失去了往日的冷静。


“什么?你让我们吃这个?不可能,太辣了,这没法吃……放开我……我要回家!!”




你觉得这是压垮他们最后的一根稻草?


呵呵,当我们真正开始解释各类菜品时,绝望的氛围才真正开始蔓延开来。


哈德森是个地道的澳洲人,也是我的较好的朋友之一,他很早之前他就听说了火锅的存在,只是每次我们提议一起吃火锅,他都反对。




主要原因是因为他十分反感吃动物的内脏和脚,用他的话说,他想象不出脚会有多好吃,更不能想象自己去吃别人的脚。


但这一次,他已经上了贼船,在劫难逃。


在等上菜的过程中,哈德森开始谦虚地请教各种食材的名称以及出处,以便印证自己的猜想。


然而一旦他得知了真相,便开始抱怨,猜测各种悲剧上演的可能性。


“鸭肠子?牛的胃?!猪血管?!!……放开我,我要回家!!”



与此同时,同行的另外几个澳洲人开始频频交换眼神,不时提出想要去上厕所的申请,但被我们一一驳回。


“这是一次试炼,一次修行。我们中国人无一没有经过它的洗礼。”


随后,服务员端上了毛肚、鸭肠、黄喉、腰子……我在心中承认,这对于老外们来说,确实有点过了。


当我们将菜倒入锅中,老外们惊讶我们会把这些混在一起煮。整个下菜过程他们都在抗议,我们每下一道菜,他们都会惊呼一阵,并且告诉我们应该一块一块的煮,不好吃就交给餐馆处理,以免浪费……




老外们的吵闹引起了邻座了侧目,但在火锅的雾气的保护中,没有一个人在意。


当肉与内脏混合着辣椒的香味从锅中骈散而出,老外们慢慢开始变得平静,安静到我们可以清楚地听到他们吞咽口水的声音。


“it's ok?”同行的一个澳洲人打破了沉默,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和他高大威武的审身材极不相称。没有人回答他,也不必要回答,火锅本身就是答案。


他们开始拿起碗筷,颤抖着伸进沸腾的铁锅。当哈德森将人生中的第一块麻辣脆腰放进嘴里,便把原则也一起吞了进去,并立马向服务员要了两个漏勺。




对,爱上火锅,吞掉自己之前的澳洲舌头,仅仅只需要一口麻辣脆腰。


至于之后发生的事情,小编着实不想再回忆,只能说,那顿火锅是我这辈子吃的时间最长,花费最贵的一顿饭……




在那之后,距离他们这几个土生土长的澳洲人第一尝试火锅后的几十天内,没有一天是他们不约我们一起吃饭的。


每次,他们都会吵着要吃火锅,而且上桌就点最辣的,以至于我们都有点吃不消了。


再后来,我们甚至见了他们都要避开着走,偶尔遇见一次便要被纠缠不清,please来please去的,甚至还学会了打感情牌——


 “You know?You’re my best chinese friend in australia,so blah-blah-blah……”




更后来,他们甚至抛弃了西方民主的基础——AA制,开始主动请我们吃饭,


据小编上当的小伙伴说,他们请客吃的,竟然又TM是火锅!




出于以建立国际友谊为标准,打造中澳之间友谊的巨轮为理念,


我们最终想出的办法:轮番和他们去。


这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们不知道火锅菜名,记得有一次这帮土澳朋友自己去吃,一不留神点了两盘羊睾丸,一共10个,一下锅就弄膻了整个料理。


还傻呵呵地给我打电话问解决办法!!




我只能跟老板娘说”给他们来份蛋炒饭。”才摆平了这事,不过日后听老板娘说这几个愣头青老外竟然就混着油锅足足吃了2大盆蛋炒饭……


我这才想起来自那天以后就好久都没收到这帮澳洲朋友的约饭请求了,他们大概是真吃坏了肚子。




我觉得,这对他们也是好事,如果他们继续去吃,恐怕火锅店的老板娘也不会愿意。


“他们就像那些着了魔的印度苦行僧,会吃尽锅里的每一种东西,喝掉每一滴汤汁,甚至就连剩余的底料也想带回家。


吓坏我了,开店这么久,从没见过这样的。”




直到这时我才明白,火锅在世界饮食界的地位并不亚于万里长城在中国的地位——那是地标性的存在。


每一个吃过火锅的外国人都把火锅作为食客荣耀的标准澳洲人也绝不例外。


当我最近见到哈德森时,他荣光满面,看到我以后就撸起了袖子,我下意识地躲闪了一下,以为他对我们不带他去吃火锅心存芥蒂,


但我的目光却牢牢地锁定在了他的胳膊上:




我这才知道,他即将要前往英国读研,他说他很怕在英国吃不好,因为自己现在吃什么都感觉没有味道。而听说英国没有火锅,便把火锅文在了自己身上。


我内心也有点过意不去,便安慰他说:谁说英国没有火锅了?放心吧,能吃到的。”


随即,他冷笑了两声,便不再说话了。



Ref: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4412636




图片均转自网络

原创文字,欢迎转发朋友圈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澳洲新鲜事」,ID:ausliving


推荐阅读

【会玩】为了让Party上的每个人都放下手机,澳洲人竟然玩起了这样的成人游戏!


【买房】是的,中国的年轻人就是买不起房,不过别怕,全世界的年轻人都一个样…


【选·美】美国总统大选辩论第一轮结束,希拉里克服癫痫,川普发挥失常,然而最抢戏的还是主持人…


【喜讯】终于等到了!澳洲明年7月起将为移民父母发放”准绿卡“


【深度】到底谁才能代表人民?不停接受难民的总理、强调多元化的政客,还是提出禁止穆斯林入境的韩森?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