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价中标的后果:饿死同行、累死自己、坑死甲方!

<- 分享“钻石化学”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9-27 钻石化学


点击"钻石化学"关注我们

每天推送涂料行业资讯和技术信息,欢迎关注我们!

美国钻石化学,专注于水包水、水包砂多彩漆!

全国服务热线:400-618-7277


  近年来,各行业企业“倒闭”、“关停”、“破产”、“拖欠工资”、“业绩下滑”、“亏损”等消息动摇人心。由于国内产能过剩严重,很多企业要么没生意,要么靠低利润走量维持生存。


  除了外部环境,内在的恶性竞争也在吞噬制造业的好光景。为了维系客户、保证有生意可做,一些企业不惜以“保本”姿态卖货,加重了更多中小型厂倒闭风险。


“价格多低的生意都有人做!”


  现在看来,比“倒闭潮”更可怕的是“低价竞争”。




1.


  在本期小编为大家说说工程低价中标是如何饿死同行、累死自己、坑死甲方的!


  大背景是最近经济行情不好,市面上像样的项目尤其稀缺。公司接到某业主的邀标书,正是战前紧张的时刻。好比大雪飘飘的草原,出来露面的食草动物就那么几个。狼群们看到,眼珠子全都绿绿的。


2.


  竞争对手A公司开始走关系路线,把业主高层的喜好摸了个八九不离十。


  竞争对手B公司放出狠话,不管最后业主杀价杀到什么地步,这活都要接。


  我们和这个业主合作了三四个项目,某个项目刚开始,应该说茶还热乎,谈笑风生的几率很大。


  因为暂时还有项目运作,所以报价一切按照正常步骤,水深水浅的地方酌情加了点吃饭钱,可以说报出的价格在平时看起来完全很正常。


3.


  结果第一轮比价,B公司的价格是我们的70%。同事们有点莫名惊诧,B公司平时的价格都和我们不相上下,有时还略高。找了B的朋友问问,原来B很多人都在OVER HEAD(空着没项目做的意思)。再没项目就要裁员,所以B决定背水一战,豁出去了。


  第二轮谈判的时候,我们公司直接降到了B之前的价位上。因为高层说,老客户不能丢。


  最近刚得到的消息,B公司最后中标了。


  来自业主方的可靠消息透露,B公司最后的中标价格大概降到了我们第一次报价的50%。这是个啥概念?


4.


  电气工程设计行业也就是个服务业,我们举个例子,假如把这个合同靠谱地执行下去,做到可以不出大问题地成功开始,成本大概是1000万(简单起见,我们就拿纯设计合同说事吧)。这里的成本(人工时)包括工程师薪水,管理成本,行政成本,保密成本,IT成本等等。


  正常工程公司也就敢要价到1200万,因为利润透明,再高业主就要把你踢飞了。如果是关系比较好的长期合作伙伴,会适当打折。也就是说你最开始要价到1200万的话,打个9折,1080万。


  一般设计合同占项目总投资不会超过10%,为了好算一点吧,我们假设这个项目成本1个亿。这也就意味着,一大帮子人辛辛苦苦,忙前忙后,笑脸贴大巴掌地干完一个项目,公司才能挣不到100万,也就是总合同的1%不到。


5.


  这么个合同以干一年计,大概需要20-30人。公司拿走一大半利润作为现金流,大家分个年终奖绝对也就是几K吧。现在这物价,几K在一线城市也就买几个大包子尝尝。好吧,这还是一帆风顺的情况。


  现在的情况是这个合同被以大概600万的成本接下来了。这是啥概念呢?公司为了执行这个项目,在支付日常成本的同时还要补贴项目。


  很多设计院也好,工程公司也好,都是算产值的,这些可怜的工程师干完这个项目发现自己的产值是负的,还要赔给公司钱。公司自然不会干这种把钱给你再从你口袋里拿出来的傻事,它只会在给你的时候就把该拿的拿掉。


  于是工程师们发现各种福利越来越差,有些甚至取消了。项目的活却一点也没少,到了后期为了节省成本,公司还会逐渐把人撤出。这就意味着越是主导专业越到后期,越要累个半死。而前期觉得自己捡到大便宜的业主,最后发现自己深陷泥潭而不能抽身。项目结束的时候算算,发现自己根本没省到钱。


6.


  项目里的小明,刚刚升职为工程师,他30岁左右,喜欢穿白衬衫,见到人总是谦和地笑着。小明有着一份还不错的薪水,但在这同时还有着房贷、车贷要还,家里的大胖小子还要上好一些的幼儿园。


  小明刚进这个项目的时候被通知一个月有2000块的项目补助,结果进来以后因为项目不赚钱,补助取消了。慢慢地,其他地方的福利也越摊越薄,公司这锅粥越来越稀,吃完这口尚不能糊口的饭,还要笑脸相迎,扛着更多的砖。这样的小明,不止一个人。他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他大部分的时候沉默寡言,埋头苦干。你看不到他肩上的重担。


  工程公司的项目经理李磊,在拿到项目的那天就开始失眠。一年项目做下来,白头发多了好几百根,烟每天一包。本来和业主JIM关系老好的,干完以后也基本上绝交了。领导每个月写一封邮件质疑他的进度。


  每周的项目例会,各专业的工程师都没好气地说做不完。本来说好这一年要去新马泰度假一个月的,某专业的图纸在现场出了大问题,赶紧跑过去解决问题。回来机票都过期了。老婆韩梅梅一个星期不和他说话。


  业主公司的项目经理JIM,越往后做这个项目越觉得绝望。最开始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这么低的价格就把项目得手了,而且乙方还是自己的好兄弟李磊。项目开工会后就发现情况不妙。


  项目构架图里的人员看着多,其实都假人。看着项目有40个人,可是有25个人同时在做其他的项目。好脾气的JIM忍了。一个月后,好兄弟李磊朝他发了第一次火。因为一个合理的建议没有人工时做变更,JIM忍了。


7.


  三个月后,李磊拿着第一份变更单来找JIM,追加了50万合同额。当时签合同的时候双方对工作范围一直存在分歧,但是李磊公司的销售埋了个很大的伏笔,纯种老外JIM没看出来这个把戏,现在只能认栽。


  六个月后,追加的合同额达到了200万。第七个月,JIM的老板和他电话聊了一个小时,并第一次对JIM的工作能力提出了怀疑。第十个月,追加的变更额已经超过了400万,JIM苦笑着和另外一家工程公司说,早知道这样,当初就选你们了。


  第十一个月,现场施工的时候发现某个设备无法吊装,敲掉某一块次梁之后,把设备抬进装置之后,国外的工程师校核土建载荷时发现强度存在重大隐患……项目做完了,JIM大病了一场。


8.


  我坚信一句话:他人今日所承受的,他日我必将承受。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是整个行业的悲剧,不是小明,李磊或者JIM某个个人可以逃脱的。而抵制这样的悲剧,则必须从我们每个人觉醒做起。这是一个铁窗,很多人正在沉睡,而少数清醒的人开始呐喊。开始的时候呐喊吵醒了大家的美梦,很多人开始揍这些呐喊者。揍着揍着,大家发现这个闷屋子里有煤气泄露,于是齐心合力把窗子打破。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行业开始了低价中标的恶性竞争。做项目变成了卖白菜,你出一毛五,我就敢出一毛二。结果呢?


  “抢别人的单,断自己的路!”以低价接单的企业只看重眼前利益,看似迫不得已的个体选择却在危害行业整体的健康发展。这样的经营模式持续不了多久,而且在行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企业也丧失了从产品开发、工艺创新等方面提升的能力,其发展道路只能越走越窄,到头来会发现这是条死胡同。


  其实,在价格战的博弈中,企业完全可以靠挖掘自身优势,获取更多利益。 ——靠产品说话,完胜价格战!


  让企业成本定额与工法相互对应,相互配套,动态调整,在市场竞争中真正体现企业的实力与价值。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