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9-30 内涵段子


  阳春三月是个好季节,因为女孩们穿着变得清凉。

 

  涂县一中,高二七班。

 

  讲台上,语文老师高洪军正抑扬顿挫的念着一首古诗。

 

“咳咳!咳咳!”

 

  忽然,一阵急促的咳嗽声响起,略显突兀。

 

  高洪军目光下意识落在教室角落一个身穿白衬衣,身形削瘦的少年身上。他模样倒是俊美周正,只是肤色太过苍白,略显羸弱。

 

  他叫陆铮,今年16岁。

 

  在高洪军看来,陆铮是被上天嫉妒的天才,想到这点他惋惜莫名,凡是陆铮接触过的知识都能在短时间内融会贯通,因此他深受老师们喜爱。

 

  无奈的是,因为身体原因使得他长期缺课,每次考试,他的试卷只会答一半,这不是他在装逼,而是他着实没有足够精力答完题目,更让人抓狂的是……他答过的一半题目全部正确。

 

  放学铃声响起。

 

  趴在课桌上假寐的陆铮,缓缓睁开双眼,因为某个特殊原因,他身体很虚弱,间接导致精力不济,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休眠中渡过。

 

  因此,他有个病秧子的外号。

 

  不过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了,因为今晚就可以……

 

  就在这时,一个高壮的少年走进了高二七班的教室,直直向角落的陆铮走去,见到他,陆铮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温馨微笑。


“哥。”他轻轻喊了句。

 

  高壮少年咧嘴一笑,一脸的憨厚,走到陆铮座位前背对着蹲下,陆铮十分自然的伏到他宽阔的背上,双手搭上了他虬实有力的肩头。

 

  高壮少年叫陆飞,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还是他堂哥,如果不是他高考发挥失常,如今已经在上大学。

 

  陆铮知道他为什么会失常,心中在感激他的同时,还有些内疚,因为他知道,陆飞这么做都是为了照顾他。

 

  十分钟后,陆飞背着陆铮来到了一家叫做“杏林诊所”的小诊所前,这里是陆铮的家。

 

  只是与往常不同的是,小小的诊所前居然停着三辆价值数百万的豪车,并且,诊所大门前还站着四名穿着西装,浑身散发着彪悍气息的壮汉。

 

  见到他们到来,四名壮汉纷纷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们。

 

  陆铮感受到陆飞的身体忽然崩紧,他轻拍了下他肩膀,示意他放他下来。

 

  陆飞对自己这个体质虚弱的堂弟一直都言听计从,连忙将他从背上放下,陆铮双脚触地后,就缓缓向诊所大门走去,陆飞见状,伸手扶住了他。

 

  就在二人走到诊所大门前时,四名壮汉默然不语,伸手将他们拦下。

 

“你们是什么人?这是我家,为什么不让我进去!”被拦下陆铮并没有生气,而是冷静沉着的发问。

 

“我们奉命看守这里,无关人员不得擅入。”其中名大汉语气生硬的道。

 

“无关人员?”陆铮有些好笑。

 

“啪!”

 

  忽然一声瓷器落地破碎的声音从诊所后院传来,陆铮脸色顿时一变,眼中闪过一抹担心,轻喝道:“哥,打趴他们。”

 

“好!”

 

  陆飞双眼一眯,双眼中爆射出一股如同刀子般的利光。

 

“砰!”

 

  只见他右脚在地面一蹬,如同猎豹般陡然窜出,而他站立过的地面则出现了一圈如同蜘蛛网般的细密裂纹!

 

“嗖!”

 

  一阵劲风拂面,带着慑人的气息。

 

  那四名本来眼高于顶的壮汉面上不由露出了惊讶之色,同时,左边的那名壮汉抢先迈出一步,高大的身体陡然挺直。

 

  只见他五指弯曲,探手一抓,快若闪电扣向陆飞左肩。

 

“噗嗤!”

 

  空气好似一张破布被撕裂,发出破响。

 

  他修习《大力鹰爪功》已有十五年,自信能够一招将这个少年擒下。

 

  面对对方的鹰爪擒拿,陆飞身形不变直线向前,任由对方的手的抓住了他肩头,忽然,他肩头不规则的颤动三下,抓住他肩头壮汉如同被针扎手般,下意识往后缩去。

 

“好时机!”

 

  就在这时,陆飞身子微微下沉,右臂横向撞出,一记肘击重重撞在对方胸口。

 

“砰!”

 

  伴随一声沉闷的声响,那名壮汉感觉自己胸口好似被大锤砸中,无比憋闷,眼前甚至有金星闪烁。

 

“蹬蹬蹬!”

 

  他连连退后,直到来到诊所大门前的阶梯才堪堪止住身形,看向陆飞的眼神中多了股凝重。

 

  忽然。

 

  黑衣壮汉眼中爆射出股无比凌厉的光辉,口中更是爆喝连连,只见他右脚在诊所门前的阶梯上重重一蹬。

 

“嗖”的声,他身体如同利箭般窜至半空。

 

  而他踩过的阶梯则化为了碎渣。

 

“呦!”

 

  隐隐间,一道尖厉的鹰鸣响起。

 

  身在半空中的壮汉双腿骤然后收,上半身前倾。

 

  同时,收拢的双腿猛如同一个大弹簧向后蹬去。

 

  顿时,他速度倍增,如同一头捕食的苍鹰,快若闪电的扑向陆飞。

 

“老大居然使出了“鹰扑”!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一旁的三名壮汉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了微笑。

 

  黑衣壮汉陡然扑至,左手成爪急速抓向陆飞面门,爪风撕裂空气,发出尖锐的声响,一爪抓向他头颅,力大势猛。

 

  面对如此凶猛的攻击,陆飞神色极为平静,他身如磐石,只见身子微微下沉,轻松避开了壮汉的绝杀,同时双手在虚空一划,壮汉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成为一块皮球,被陆飞手掌拨开。

 

“不好!”壮汉暗叫不好,身体却不由自主飞出。

 

“砰!”

 

  陆飞手掌翻动,快若闪电的拍出一掌,正中壮汉背心。

 

“噗通”

 

  壮汉被一掌拍落在地,溅起大片灰尘。

 

“败了!”

 

  壮汉心中涌出一股巨大的垂败感。

 

  另外三名壮汉看到这一幕,也都忍不住露出目瞪口呆之色,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个少年居然厉害到了这个程度。

 

  老宋在他们四人中公认的攻击力第一,但在少年手上居然没走过三招。

 

“该你们了!”

 

  陆飞目光一转,落在另外三名黑衣壮汉身上,他一步迈出,顿时有股浑然的气势迸发开来,直奔三名壮汉而去。

 

“嗯!”

 

  受到这股气势的压迫,三人都忍不住后退数步,脸上更是多了一股惊骇之色。

 

“后天九重!”

 

  他们练武二十余年才堪堪达到后天六重,而这个少年居然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后天九重。

 

  就在这时,陆飞再次踏出一步,气势也随之爆发,顿时,三名壮汉脸色变得煞白,如果不是苦苦支撑早就软倒在地。

 

“哥,停手吧!”就在这时,陆铮的声音响起。

 

  他声音一落,三名壮汉皆感身体一松,看向陆铮的眼神多了一股莫名的感激,同时,他们还有些奇怪,为什么拥有后天九重修为的陆飞会对陆铮这般言听计从,以他们的眼力可以看出,陆铮只是个普通人啊,甚至比普通人还要虚弱。

 

  感受到三人目光,陆铮丝毫不介意的向他们笑笑:“三位大哥,现在你还要阻拦我们进去吗?”

 

  闻言,三人脸上都闪过一丝涨红,陆飞是后天九重的古武,就算他们四人联手也不是他对手,拿什么阻拦人家?

 

“两位请吧!”

 

  诊所后院。

 

“陆医生,求求您救救小女吧,无论您有什么要求梁某都可以答应您。”梁凤生目带哀求向坐在藤椅上一个身穿黑色中山装,拥有一撇八字胡的中年男人恳求道。

 

“哎!”

 

  陆乘风轻轻叹了叹,目光落在一旁那名脸色发青,裹在厚厚羽绒服中的少女身上,缓缓道:“梁先生,不是陆某见死不救,而是我无能为力。”

 

  闻言,梁凤生眼中不由闪过一抹黯然与绝望,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偏偏得了这么一个怪病,几乎将国内外的名医都看了个遍,都没有任何的成效,最近,他打听到一个医道圣手隐居在涂县,于是带着女儿匆匆赶来,可没想到

 

  反倒是少女神情比较坦然,清秀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爸爸,不要伤心,然儿不想看到你伤心。”

 

  听到女儿的话语,梁凤生脸上露出了柔和与内疚:“然儿放心,就算爸爸耗尽家产也要治好你。”

 

  随后,梁凤生向陆乘风抱抱拳道:“陆医生,打扰之处还请见谅,梁某告辞!”

 

“老王带上然儿走。”接着,梁凤生又对一直站在梁嫣然身边的那名灰衣中年道。

 

“咦,居然是天生阴脉。”

 

  忽然,一道惊喜中带着意外的声音响起。

 

  梁凤生下意识看去,发现一名身穿白衬衣,脸色苍白俊美的削瘦少年缓缓走进后院,他身后亦趋亦步的跟着一个高大壮实的少年。

 

  这两名少年自然是陆铮与陆飞。

 

  忽然,梁凤生似乎想到了什么,身躯一震,快步上前,目光热切的向陆铮问道:“小兄弟怎么看出小女是天生阴脉?”

 

  梁凤生带着女儿求医无数,因此,他对自己女儿病情相当了解,曾经有医圣之称的三生道长在见到女儿时就一口叫出了天生阴脉,而现在,这个少年也一口叫出了女儿是天生阴脉,这说明了什么?

 

  正当陆铮想回答时候,陆乘风却打断了他的话。

 

“阿铮放学了?”

 

  陆乘风从藤椅上站起,走到陆铮身边。

 

“爸。”

 

  陆铮喊了句,看到完好无损的父亲,目光扫过少女脚下的一堆茶杯碎片,看来事情并不是如他想象的那般。

 

“你身体不好,先回屋休息。”陆乘风瞪了他一眼说道,却是怪他多嘴,他知道自己儿子有着有些不为人知的本领,但他的体质实在太弱,所以,他不想他插手这件事。

 

  梁凤生见状,不由急了,脸色焦急的向陆铮道:“小先生,求求你救救我女儿。”

 

  见状,陆乘风面色微沉,说道:“梁先生你误会了,他是我儿子陆铮,只是读了几本医书而已,哪能替人治病。”

 

  顿时,梁凤生刚升起的希望陡然破灭,觉得陆乘风说得对,陆铮看起来也不过十五六岁,怎么可能治好女儿?

 

“看来我是关心则乱,病急乱投医了!”梁凤生暗自苦笑。

 

“不!她的病我能治!”

 

  忽然,陆铮说出了一句不亚于石破天惊的话。

 

  闻言,陆乘风眼中闪过惊讶之色,要知道天生阴脉,就算他也治不了,现在儿子居然说他能治。

 

  但随即他就认为自家儿子是年少轻狂,口出狂言,不由轻声喝骂道:“臭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而梁凤生则陡然抓住了陆铮的手臂,激动道:“小先生,你,你真能治好我女儿的病?”

 

“梁先生!”

 

“只要你相信我,我就可以为她治。”陆铮打断了父亲陆乘风的话道。

 

  天生阴脉可是他陆铮千载难逢的机会,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了!

 

  天生阴脉又叫九阴绝脉,一般这种体质只会出现在女子身上,拥有这种体质的女子如果不能将经脉中的阴寒气化解,绝对活不过十八岁。

 

  见自己儿子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陆乘风也不再开口,同时也有些好奇,自己的这个儿子到底拥有多大的本领。

 

“小哥哥,你真能治好我的病。”一道柔柔的声音响起,陆铮抬眼看去,正好看到一张苍白柔弱的脸颊,那明净的眸子中充满了对生命的渴望。

 

  陆铮下意识点点头:“放心,我一定能治好你。”

 

“太好了!小先生,只要你能治好然儿,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梁凤生大声的许诺道。

 

“好!我记住你的话了。”陆铮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梁先生,明天上午,你带着这位小妹妹来这里吧。”

 

  听到陆铮下了逐客令,梁凤生再次客气了番,才带着那名一言不发为的灰衣中年以及女儿离开。

 

“臭小子是不是翅膀硬了?”梁凤生等人一走,陆乘风的脸就沉了下来。

 

  见状,陆铮却没有半点惧怕的意思,伸手在他胸口抚了抚:“爸您且放宽心,我这么做自有我的用意。”

 

  对于这个厚脸皮的儿子,陆乘风还真生不起气来,目光落在陆飞身上,略显凌厉:“本事见涨了,一打四,要不要二叔陪你练练?”

 

  在外面威风凛凛的陆飞面色一苦,陆乘风既是他二叔又是传授他古武的师父,一边退后一边摆手:“二叔您说笑呢?我哪敢和您练。”

 

“既然不敢还不快滚!”

 

“是,二叔别生气,我这就滚。”陆飞如获大赦,飞逃而去,从小到大,他不怕自己老爸,就怕这个二叔。

 

  诊所外。

 

  梁凤生亲自将女儿扶上车后,然后低声对那名灰衣中年问道:“老王,你觉得那陆铮能救得了然儿吗?”

 

  王铁山没有马上回答,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道:“我看不透他!”

 

“何出此言?”梁凤生追问道。

 

“他身边的那个少年是后天九重的古武,小小年纪能达到这般境界,如无意外在未来他必定成为一方宗师。”

 

“自己明明问的是陆铮,老王却是说另外那名少年。”梁凤生暗道,但他知道老王这人虽然是个闷葫芦,但观察力却很强,往往不出言则以,一出言必定点破玄机。

 

  果然,只听王铁山继续道:“那名少年对那个陆铮很尊敬甚至可说言听计从,一个能令后天九重言听计从的普通人肯定不普通。”

 

  听到这里,梁凤生不由心中大定。

 

  诊所后院。

 

  陆铮懒洋洋靠坐在一根木椅上,陆乘风正半眯着眼偏着脑袋替他把脉。

 

  渐渐,陆乘风的眉头皱了起来,随即睁开双眼狠狠的瞪着陆铮:“小子我不知道你在玩什么,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你的气血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再这样玩下去,你小命不保。”

 

“爸,你放心,我还没娶媳妇,还没让你抱上孙子,怎么可能玩完呢?”陆铮嬉笑道。

 

“哼,我不知道你身上有什么秘密,也不想知道,但你要记住一句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好自为之!”

 

  话音一落,陆乘风起身背负着双手踱步向院子外走去。

 

  看着父亲那略显萧索的背影,陆铮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多了一丝愧疚,暗暗道:“爸,过了今晚当儿子再也不让你替我操心。”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