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房价排名 加拿大第三 中国未进前10名

<- 分享“加拿大新家园”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01 加拿大新家园


房价涨跌,在全球范围内亦是热点。根据独立国际房地产顾问机构莱坊(Knight Frank)对2015年第二季度~2016年第二季度全球房价的统计数据,新西兰奥克兰8月平均房价直逼100万新西兰元(约合497万人民币),涨幅达到11%,成为了外媒眼里世界最狂热的房地产市场。

数据显示,世界房价维持两极分化趋势,大部分欧洲地区、北美、中国和新西兰房价上扬,部分亚洲地区和中东地区房价放缓。

全球房价涨幅前十位

在涨幅榜上,新西兰房价的涨幅虽然次于土耳其位列第二,但若排除通货膨胀的因素,新西兰全国房价的年增长率就将达到11%,位列全球第一。加拿大房价涨幅为10%排在第三,在刚刚过去的三个月里,加拿大房价增速全球最快。

与此同时,亚洲地区部分高温房地产市场却在快速冷却。跌幅榜上,中国台湾地区的房价跌幅超过9.4%,在排行榜中垫底。新加坡的房价同样遭遇了滑铁卢。

房价下滑较快的还包括乌克兰和摩洛哥,跌幅分别为9.2%和3.6%。此外,巴西的房价并没有因为奥运会的召开而上升反而出现了下降。

根据莱坊的数据,总体来说,2015年全球房价逐渐趋同。全球平均房价年增幅为4%,与前一年大致相同。

资料图

新西兰房价每月涨10万

新西兰政府评估机构Quotable Value数据显示,8月奥克兰普通住宅的价格达到101万新西兰元,比年初增长15.9%,比2007年创下的前一峰值高出超过85%。房屋均价8月首次突破100万新西兰元,约合56万英镑,已超过伦敦的平均房价47万英镑。

在过去一个季度,新西兰房价以每月两万新西兰元(约合9.9万人民币)的速度增长。加上英镑不断贬值,使得不少英国人放弃了移民新西兰的想法。

据新西兰移民局公布的数据,自退欧以来,英国人移民新西兰的申请数量出现大幅增长。在公投的49天内,共收到了10000份申请,去年同期这一数字仅为4599。

根据英国《卫报》的数据,在新西兰大约450万总人口中,有四分之一左右来自海外,长期以来,来自英国和爱尔兰的移民在其外来人口中占比最大。直到2013年,来自亚洲国家的移民数量首次超过英国和爱尔兰,而中国投资者一直是奥克兰房产的主要买家之一。

由于奥克兰当地居民无力支付高额房价,并不得不支付高昂的租金,新西兰央行制定了严格的购房贷款新规,决定从2016年10月1日起,通过对商业银行的贷款限制政策提高购房首付比例。新规正式实施后,就一般情况而言,投资型住宅首付比例至少提高40%,自住型住宅首付比例至少提高20%。

资料图

城市房价涨幅温哥华全球第一

 

莱坊亦对全球37个城市的房价进行了综合追踪,评估了房价涨跌幅。

在2015年6月到2016年6月这段时间里,温哥华以36.4%的年价格涨幅蝉联第一,遥遥领先领先第二名22.5%的涨幅;第三名是南非城市开普敦,房价涨幅达到16.1%;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多伦多排位第四,涨幅12.6%;广州和北京的房价涨幅分别达到8.8%和6.4%,排在第8和第11位。

在跌幅榜单中,香港房价过去一年的降幅达到8.4%,是37个城市中下降最多的。伦敦房价下降0.6%。

从温哥华到北京到悉尼 整个亚洲被楼市泡沫占领

当温哥华人在思考为什么他们无法承受家乡的房价时,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加拿大央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上。但是加拿大人真正应该关注的是北京。

温哥华,这座英属哥伦比亚省的港口城市长期以来都是中国富豪们转移自己资产的头号离岸目标。大量的流动性从中国流出涌向温哥华。

瑞银对于全球18个金融机构的分析着重强调了慷慨的全球央行在其中的显著作用。瑞银发现,全球房地产市场泡沫正在人们眼前上演。2015年,仅有两个城市,伦敦和香港的房价处在极度的不平衡区间。今年的数字是6个:温哥华,伦敦,斯德哥尔摩,悉尼,慕尼黑和香港。

考虑到本国巨大的量换宽松规模,没有美国或是日本的城市上榜可能会人们对于瑞银这份全球房地产过热城市榜单感到很奇怪,而且上榜的三个欧洲城市中的两个还不是欧央行量换宽松计划中的国家。这其中的非关联性显示了北京,法兰克福,东京和华盛顿当前的非传统货币政策之间的差异之大,以及这些地区变得非常危险的原因。

即使是在接近泡沫的城市,房价自2011年也暴涨了近50%。相比之下,其他金融中心的房价涨幅不到15%。瑞银表示,“风险在于宏观经济动能的改变,投资者情绪的转变或是供应的增长可能会引发房价的快速下跌。”例如,投资者们不再预期房价会在中长期继续上涨。

但是资产价格的暴涨带来了其他风险。2月,标准普尔以英国为经验,提出了很多人长期质疑的一点:量化宽松计划正在加剧贫富之间的差距。像滨纪子(日本京都同志社大学商学院教授)这样的经济学家指出这也是日本的经验。日本央行通过刺激股市使得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日本最富有的20%人群持有日本近50%的股票)。自2012年以来,日本薪资增长停滞。日本的平均主义正在逐渐丧失,贫穷排名不断上升。

无独有偶,香港也正上演着这样的双城记。香港30岁下的居民很难承受香港的房价。香港的基尼系数在近年中上涨0.5,已经达到了经济学家认为的非常危险的水平。因为中国内地资金向香港房地产和其他资产上的流动,香港的基尼系数比美国,新加坡和英国还要糟糕。

香港在当前的环境下爆发1997年回归以来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或是亲独立的政治人物在本月初的选举中获得较大的胜利必然不是一个巧合。香港人们的愤怒正在不但激化,不仅仅是针对本地的寡头和富人,还有内地资金不断涌入所带来的影响。但是感谢中国央行政策对于境内资金的管制,香港社会的不公平情况尚没有完全恶化。

当然,解决这一切的办法就是全球央行必须控制当前的量化宽松计划。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央行当前的利率水平非常低。瑞银指出,“低利率所带来的潮水般的资金推涨了房价。官员们必须更加创造性的使用宏观审慎性工具以保证资本不外流,包括资本管制。监管机构必须尽力避免量换宽松的资本催生新的资产泡沫。”

例如,上个月英属哥伦比亚省对于外国房地产买家施加了额外的15%交易税。这已经对温哥华的房地产市场产生影响。限制外国的影响,特别是中国买家在当地市场的影响,同样也成为澳大利亚政府一块烫手的山芋。瑞银警告,“所有的欧洲城市房价都已经高估,除了米兰。”人们必须找到应对这一切的方法。

这里的一个讽刺是,尽管日本央行不断扩大量化宽松的规模,但是日本的房地产市场却仍在顽固的原地踏步。尽管日本全国的商业土地价格在2015年实现了8年来的首次上涨。受2020年奥运会相关建筑项目的刺激,日本全国商业土地价格上涨0.9%。

与美联储一样,日本央行增加的流动性更多的是让外国经济体受益,而不是本国市场。套利交易的盛行,即用廉价的资金买进日元然后在投资到其他地区,已经让央行官员非常头疼。因此,受到中国央行宽松政策的影响,中国的富豪们正在将大量的资金转移到香港,悉尼和温哥华,推高了当地的房价,激化了社会矛盾。

文章转载自:第一财经日报

版权声明:我们尊重版权,精选的文章均已注明作者和来源,转载文章版权属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及时联系我们沟通授权,删除或重发,非常感谢。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