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金融男,29岁成投行副总,却放弃千万年薪,深入艾滋病村,只因。。。

<- 分享“美国留学那点事”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06 美国留学那点事


文/创日报

微信号:chuangribao


今天要说的这个人,堪称大写的“牛逼”!

哥伦比亚大学学士,哈佛大学硕士,

在华尔街工作十年,


27岁就当上了瑞士某银行联席董事,

2年后,成功上任法国一家银行副总裁。





出入上流社会,和洛克菲勒的曾孙女喝下午茶,受白先勇之邀,与林青霞一起听曲。过着优越,富足,有品位的生活。




就在他离梦想“华尔街最出色的银行家”

只差一步的时候,突然,他就辞职了,

去过上了另外一种生活:

深入河南艾滋病村,救助孤儿和老人。






我供你读哈佛,不是让你出来做义工的



这位从华尔街走出的慈善家叫:杜聪,香港人。小学在教会学校念书,初中和爸妈一起移民到了美国,一路开挂,实力碾压一切,成为了美国华人精英。


1996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被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带到了河南,就是那个有好多艾滋病村的地方。

他发现在这,几乎每10个人中就有4-6个感染了艾滋病,阴暗破陋的屋子,病人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疱疹、腹泻及发烧,缺少药品,买不起药,痛苦的呻吟着,有些身上已经溃烂,散发着恶臭。一个个生命就这样毫无尊严的死去。



面对眼前的“人间地狱”,杜聪失眠了,噩梦缠身、夜半哭醒、有时白天无故哭泣,一连好几个月。


他开始正视自己,拷问自己,反思生命,最后顿悟:“浮生若梦,行大爱才是真谛。”


杜聪放下别人羡慕的锦绣前程,做起了公益。


看到儿子“犯傻”,妈妈特别崩溃,激动的说:


“我供你读哈佛,不是让你出来做义工的。”



亲朋好友也很困惑,大家都觉得阿聪中了邪,世间上这么多苦难不幸的人,救得过来么?

对亲人和好友的质疑和责难,杜聪却说:“将来的事我看不见,现在的事,我不能看见了不管。”


即使“比以前更忙,一文不挣,全年无休,” 一做就是20年。



我会照顾你的孩子,让他读书



艾滋病人最大的遗愿,就是希望子女读书,能够继续接受教育。

一次,病危的母亲拉着杜聪的手乞求,“我不行了,希望你能照顾我的孩子,拜托你了。如果有人愿意资助你孩子读书,那我就死得。。。安心了。”

杜聪说:“你放心,我会照顾你的孩子,让他读书!”




为了实现诺言,杜聪成立智行基金会,一个村一个村地资助那些艾滋遗孤。



从河南到安徽、山东、广东4省7县24村,资助患病小孩超过2万人,前后花了2亿。




克服心魔,才能更好的生活




资助艾滋遗孤几年后,杜聪发现生活在艾滋阴影下的孩子们,很明显的心理疾病,或低眉缩首,瘦骨嶙峋或沉默不语,怒目而视,越长大越明显。

2002年春节,杜聪接5名艾滋孤儿来家过年,外出游玩,14岁的高丽第一次进科技馆,在试音量室,她几次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她紧张地搓着手,无所适从的低着头,没勇气当众测试自己能制造多大分贝。



后来,杜聪就想了个办法:

把每年资助的大学生暑期送回老家,一家一户地去说,我也是这个村子长大的,我家里也有艾滋病,你也可以像我一样,也可以上大学,将来过好日子,不要放弃你自己。知识可以改变命运,要好好读书。


这些大学生已经很阳光很正面,回去跟这些中小学生说,他们也真的就看见自己的希望了。



拒绝20万捐款,换来每年300万的回报



随着智行基金会资助孤儿上学越来越多,花钱就止不住了。杜聪有想过募捐,这是最快的方法,但不能持久。


有一个叫雅高酒店集团的企业想捐20万给智行,却被拒绝了。杜聪说:

如果你捐了20万给我们,发一下学费就没有了,明年我还得问你要钱。

那还不如将这20万做一个社会企业的投资,帮我们建一个环保袋工厂。


因为杜聪发现这家企业,有100多家酒店,日均3万多个客房订单,如果每个客房放一个环保袋,一天至少有3万件的销售业绩。


钱投进去了,现在每年可以创造了300多万营业额。做慈善,要像种了一棵苹果树,不断会有苹果长出来,有苹果吃。


2万个孩子的爸爸,希望孩子都有出息



如今,杜聪一共资助了2万个孩子,其中有2500多名考上了大学,还有不少是名牌大学,交通大学的,北京大学的,还有的去了美国念书。




不少孩子兴趣点不在读书,智行便资助这些孩子去技校学手艺。有个一技之长,能够独立生活。


有的去“海上青焙坊”学习烘焙,

毕业后进入五星级酒店工作,

表现出色,还留学法国。




学医的学医,偶尔回来监督杜聪控制血糖。曾经上不了学的如今学成回乡创业,帮扶受艾滋病影响的老乡。


杜聪每日每夜的做十几年,孩子们也都长大了,开始陆续的结婚成家,他时常会被请来做证婚人。




有人管他叫爸爸,有孩子的宝宝叫他爷爷。对没有一个亲生儿女的杜聪来说,能看到他们成家立业,有自己温暖的生活,杜聪觉得这是一件比做银行家更有成就的事情。


杜聪今年已经48岁,常年在外奔波,全年无休的高负荷工作,让他患有严重的高血糖和高血压。很多人问他,会不会放弃求助孤儿?杜聪情绪激动的说:“成功”在如今社会被定义得世俗狭隘,金钱、地位、荣誉,


没有得到的拼命追求,

已经得到的还想得到更多,

人的一生如果只是得到与追逐的过程,


这些都会随着生命的殆尽而消失。

浮生若梦,

行大爱才是真谛。”



猜你喜欢,回复学霸获取文章:

多年前的亚裔学霸们,他们现在过得如何?


倡导理性阅读,离美帝更近一步

投稿:usashare@hotmail.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