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彭国权:商海强人彩绘人寰

<- 分享“加拿大头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9-27 加拿大头条


点击上方即可关注 加拿大头条


加拿大头条(微信ID: canadanews)编辑

老彭在无意识中实现了某种美学悖论,即从对群体文化的渴望达到对群体文化的疏离——艺术评论家郑娜


博弈
世界战鼓起风雷,四国大佬急上阵,
龙争虎斗来博弈,最终获胜是何人。
——彭国权

【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萧元恺撰写】齐白石老先生曾是贫寒的木匠,50几岁才独闯京城,开始步入职业画家之路。而彭国权先生出身于布衣,从插队到经商,事业有成,也是在50几岁的时候毅然转向,涂抹丹青独辟蹊径。纵观彭国权的人生变幻,就宛如一出高潮迭起的精彩大戏,纵横商海时决绝上岸,逆袭画坛,笔铸画魂。这个转折对旁人来看富有戏剧性,若了解彭国权所走过来的道路,会觉出这正是他不断追求人生价值的自然结果,对他本人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近期,《高度》周刊记者走进彭国权在大温南素里的画室,近距离了解这位由商转艺不凡者。


| 受到主流艺术界赏识

在温哥华西区居住的时候,近10年彭国权都把自己整日埋首在地下室里,专心致志地作画。如今搬到南素里一个面积更大的住宅,画室就对着阔达豁朗的园子,使本来就色彩明快的画作更加醒目。

我们就在这通体玻璃纵目天舒的画室开始访谈,从摆放在正面的一幅世界政治领袖群体肖像聊起。在这幅大型油画的画布上,习近平与奥巴马盘上对弈,普京坐着观战,而安倍则站在习近平身后,手拿一本《中国围棋史》。

画上人物刻画得惟妙惟肖,形态逼真。而这里表现的不只是像与不像的问题,而是突出里面所蕴含的寓意。通过彭国权了解到,这幅画创作于南海仲裁结果出来之前,但他当时敏感地觉察到国际局势的变局,美日联手有意在东海和南海问题上给中国制造麻烦,中美博弈的构思就跃然纸上,通过艺术形式反映出来。

彭国权的油画创作得到本地主流艺术界的重视,尤其是上述这幅画,更得到专业人士的肯定与指点。彭国权亦从善如流,使整个画面布局更臻完美。


《苦力》

有西人对彭国权从商人转向画家赞赏不止,其中包括与他同龄的大律师和卑诗省维多利亚皇家博物馆馆长,看到他的画作的时候,感到非常欣赏,并且力邀他在明年5月参展。得到对方的邀请很不简单,说明获得了主流社会的认可,因为维多利亚皇家博物馆馆长日常接触的都是上乘之作,而且与国际绘画界都有互动。

如今画作成为彭国权与主流社会沟通的桥梁,而艺术是相通的,不分语言、种族和地域。日前作为特邀嘉宾,彭国权还出席了在温哥华美术馆举办的毕加索藏画展,当时宾客云集记一时之盛。于此还值得提及的是,彭国权还是温哥华新的美术馆捐助者,这是他个人的荣耀,也给华人挣了面子。

| 出身布衣务农八载

值得书写一笔的是,彭国权能够取得今日的艺术成就,是无师自通完全靠自己努力,而且中年从零开始,没有拜师,也没有家学渊源。在这里不能否认他的天赋与悟性,当然也要有常人不及的韧性与创意。


《知青孤独人生》

彭国权家里都没有从艺者,自小也没有那种环境。由于出身不好,在社会上就处处遭遇掣肘。他一姐一妹,唯一的男孩要担当重责。1966年初中毕业,1969年从成都下乡到仁寿县黑龙潭水库。那里是山区,生活条件极其艰苦,一天到晚都在干农活,当时没有前途可言。到后来出身好的知情都陆续回城,只有他滞留在村里,这使他饱尝到社会不公平的苦滋味。

那年夏天收稻子,下午两三点钟,暴雨中小径路滑。彭国权背着两百多斤稻子,饿累交加,不幸跌倒把腰给闪了。医生说千万不能这么干了,这样以病残身份返回成都。父亲患癌症,母亲和妹妹都没有工作,彭国权只好去挖土方,早6点就得起床,每天只能挣一块多钱。稍后干过物流,将四川的橘子远销到外省,两毛收购可卖到7毛。

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彭国权说当时自己零消费,到32岁都不敢谈恋爱,认为那是奢侈的不能承受之重。

| 趁势改革获第一桶金

中国改革开放无异于给彭国权带来创业机遇,1984年他开始创办公司,利用四川的资源优势和成都的地利之便,做起酒品贸易,从而赚到第一桶金。


《威尼斯》

这就好像打开了通往财富之门,从此彭国权一发而不可收拾。他的公司也越做越大,成为四川省会酒业中的佼佼者。

其实彭国权创业时既没有什么后台和人脉,也没有多少充裕的资金,那时还没有银行贷款一说,只是靠最初挖土方和卖橘子等攒下的微薄收入。他之所以能在众多相同或相似的贸易伙伴中脱颖而出,关键是他以诚为上,人品第一,口碑相传。他不抽烟不喝酒,却偏偏做红了名酒生意,要说也算是奇葩了。有时对方会劝说:“见面三杯礼”,似乎这是规矩,但是他却有原则,坚持滴酒不沾,天长日久看出真心,反而做成大生意。

1991年彭国权又看出先机,进军房地产业,可谓捷足先登。

| 投身油画知难而上

2004年彭国权一家移民加国,一开始就定居在温哥华。这个时候的他身处异域,由于有了一个新的文化背景,对以往走过的路就有了一个更为开阔的回顾。他反思人生的追求价值何在?感觉到一生就以赚钱为目标是不足取的,没有钱不行,但到一定程度就应当适可而止,精神层面的东西会留存更久,更具有生命力。

于是彭国权要将久蓄于心的想法付诸实施,提笔作画。他并不是想借此附庸风雅,以会描两笔应酬于世;而是要沉浸进去,当成一门事业来经营。这是他的性格所致,不干则已,要干就要干出彩来,干一行就要成为这方面的专才


《创业》

于是他从了解美术门类入手,有行家说相比较而言,油画要比国画难,画人物要比画风景难。于是彭国权就选择了难中最难者,他喜欢这种富有挑战的感觉,也有信心把握和掌控这个挑战。他不愿只画些花草虫鱼,他热衷于活生生的人物,而且是内含阅历和故事的人物,有一定的社会意义,才不枉走笔一场。

仅就大温地区来说,画国画者太多了,彭国权不想再锦上添花,而画油画人物的不多,难度较大,这也是他弃国画风景而选择油画人物的原因之一。他要知难而上,破茧而出。

一切从零起步,彭国权义无反顾。四川老乡顾雄是卑诗大学装置艺术教授,他帮着彭国权置办油彩画具。但以后的所有修炼,还都靠彭国权自己。

于今彭国权追忆,一位小学老师当年是颇有名气的画家,无形中受到这位师长的不小影响。这种影响已经久远,不能不承认彭国权具有绘画方面的天赋,尽管他没有经过科班训练,没有画石膏素描的童子功,但他抓住人物心态的传神之笔给人深刻印象。那年他画前联邦总理哈珀,当哈珀夫人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就冲了过来,拍照留念。

| 全力以赴厚积薄发

一旦操刀上阵,彭国权就全身心投入,无论经商还是绘画,他都是如此,不给自己留回旋余地。

从事艺术虽然离不开天分,但更需要大量心血的付出。没有量的付出,就没有质的体现。别人可能很长时间只画一幅画,轻松潇洒;而实实在在的彭国权不搞那种高雅的噱头,他不断地尝试新的画法与创作。


在温哥华长期以来,天一亮彭国权就立马起床,夏天的时候才4点多钟,就开始画画,中途只做简短休息。每天至少要画10个小时,完全被所画的内容吸引进去。他并不以为苦,反而乐在其中,生命与画作融为一体。虽然画布上的人物是静态的,但是在彭国权的眼里和心目中,都栩栩如生,都有欲说还休的丰富情节。

在绘画上彭国权向来是精益求精,从不马虎苟且。画女王画了几十遍,不满意就不断加以修改。色彩上他逐步摸索路子,形成自己的风格,也不断加深对用色的理解。

在彭国权画的油画中,有的尺幅很大,需要登梯爬高,是个并不轻松的体力活,对于已然中年的他来说,固然也是一个身体力行的考验。再加上起的过早,天长日久睡眠不足,彭国权有一次竟然被累出病来,住进医院。来自医生的嘱咐是要劳逸结合,于是他不得不调整作息时间,但是作画的劲头依旧不减。

正是由于经年累月的创作努力,彭国权于2014年唐人街中华文化中心举办了个人画展。随后在2015年,又以精挑细选的画作参加了上海第19届艺术博览会,由此为更多的世人所认识所熟悉。当大儿子举办婚礼时,他又在成都锦江宾馆举办画展,可谓喜上添喜。

| 以画展示国祚家史

由于彭国权已经名声在外,有时朋友会找他画个肖像,尽管他勉为其难,却不愿意这样画一些缺少内涵的所谓人物写生,他努力追求的是形象后面的叙说。


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在彭国权迄今为止创作的众多人物形象中,许多都与家国史实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也可以说是微缩和艺术化的当代史。无论是挖土方还是拉红橘,当年一言难尽的生活场景都一一入画,画面上飘洒着寒冬腊月的漫天大雪,都是真实情景的再现。

尤其是在谈到为母亲画像的时候,彭国权很动了感情。他说由于家境贫寒,母亲从20几岁起就给人家洗衣服,靠这种体力劳动来添补家用。所以画上的母亲坐在大盆前俯身洗衣,而在她的脸上展现的是无奈与凄苦的神情。旁边的小童却在一味地吹泡泡,一付少不更事的样子。小童就是彭国权的自况,他坦言那时自己尚未能体验到母亲的艰辛劳作,却自得其乐,相较之下更突出了主题的沉重。

父亲过世得早,上个世纪70年代就走了。母亲仍健在,今年近90岁了,彭国权每年至少一次回去看望老人。他说会用画笔更多地记载下父母家人的事情,以怀旧形式提炼生活,甚至有可能一改明快亮丽的色彩,使用一些冷色调子,这样会更有回味无穷的嚼头,以配合艺术叙述方面的时空需要。加深素描写实的功力,进一步打牢基础,同时形体构图要更精美扎实


《知青踩水》

| 化繁入简心灵寄语

时至今日,当年彭国权手下的员工,有的在国内经商资产都已上亿,但他对自己激流勇退专心绘画的选择毫不后悔。他说如果继续在国内做生意的话,肯定不会走上艺术之路,因为那样迎来送往的环境,也无法静下心来从事艺术,钱肯定会挣得很多,但仅此而已,而钱什么时候算是挣得够数呢?百年一瞬,不能在有生之年只做金钱的奴隶。于此彭国权总是喜欢引用爱因斯坦的话,即精神是永恒的。他强调说,人穷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肯干。而做人很关键,把人做好是做事的首要前提。

如今有条件享受的彭国权,依然保持着极其简约的生活方式,日常往往就喝杯清水,他说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当年在国内由于生意上的需要,陪人吃饭觉得很无趣。他觉得现在国人过于浮躁,社会风气有待扶正,要沉下来做事才是。

众所周知毋庸讳言,有的投资移民在海外形象不佳,倚恃有钱沉溺赌场,吃吃喝喝,游手好闲无所事事。而作为投资移民的彭国权,无疑给世人树立了一个新型的投资移民典范,他的行为处事和艺术创作带有满满的正能量,令人耳目一新。在这方面他并非刻意为之,而这种自然而然的做法更具有形塑的力量。

如今有人主动拜彭国权为师,学习油画人物创作,这也是对彭国权艺术实践的一种肯定与认同。有趣的是这位门徒也是商界能人,是否从彭国权那里得到启发,有意要步由商转艺的后尘,就不得而知了。


上图左:《艰辛的父亲
上图右:《辛劳的母亲》

| 郑胜天:“非主流”成为“新主流”—— 谈彭国权的画


三年前,友人郭燕和顾雄介绍我认识了彭国权先生,说他是一位移民加拿大的成功企业家。没有多久,我被请去参观他在温哥华中华文化中心举办的个展。大厅里里外外挂满了老彭的画作,竟然都是在短短六年之内完成的。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起,艺术界就越来越关注自学成材的艺术家。 他们被冠以各种名称:如visionary、primitive、vernacular、self-taught、naïve等等。近年来outsider artist这个名词比较通用,中文或可译为“非主流艺术家”或“主流外艺术家”,但也未必十分确切。我觉得不如引用尚•杜布菲 (Jean Dubuffet 1901-1985 ) 最早提出的概念来界定:这些艺术家虽然有意无意地规避了正统的专业训练,但都有极强的创造力,既不遵循旧规,也没有考虑到名利,他们的创作完全基于发自肺腑的灵感。

老彭就是这样的一位艺术家。他的前半生与他出生的土地一样历经过苦难和磨练。凭借自己超人的努力与坚韧,终于在商业圈打出一片灿烂天下,足以让所有的人羡慕和敬佩。但他并不满足于物质的丰裕与事业的成功。居然能告别荣华,激流勇退,隐居在家中底层的一方画室中,竟日与颜料和画笔为伍,回应自己童年时代心灵的召唤。他展出的作品就是数年来埋头苦干的成果。

我一直主张艺术是一个宽容自由的天地。对流派、风格、题材、甚至技术的孰优孰劣虽然难以达到共识,但作品的“真”和“假”却并不难判断。一件作品是出自真心诚意、有感而发,还是装腔作势、无病呻吟,大多数人都可以看出来。老彭的作品有的重拾他动荡人生的经历,例如画自己年轻时清晨跑步励志,或冒雪运送柑橘到外地赚取第一桶金;有的描绘自己熟知的家人朋友,如记忆中的父母亲与身边的妻子儿女,或是合作共事多年的员工与商界伙伴,无不使观众感到非常亲切可信。我们也就自然而然被这些形象所打动,接受了他艺术的感染力,而不会在意那些所谓的专业评价标准。我在他家时,正好遇见专程从维多利亚前来的卑诗省皇家博物馆杰克•罗曼(Jack Lohman)馆长。该馆明年将要举行一个以家庭与社会为主题的展览。他看中了老彭画的一幅《朋友聚会》。这幅大油画将注重人际交往的华人情态表达得入木三分,令人看了忍不住发出会心的微笑。


博弈
不久前去老彭在南素里的新居参观时,见到他一张刚完成的作品《博弈》。画的是习近平与奥巴马在下围棋,普京和安倍晋三则坐立在旁观战。虽然这幅画的内容并非出自他亲身熟悉的现实生活,但也是我们通过各种媒体天天耳熟目详的人物。有的艺术家将此称为“第二现实”,或“文化现实”。现在我们越来越多的感受是通过间接的“第二现实”反映和传达的,也许这已成为艺术创作的新常态。所以老彭笔下的政治领袖并不只是一种符号,或者简单的媒体照片复制。下棋的场景尽管完全虚拟, 几位大国首脑的形象却是活生生的。在老彭的笔下他们一如大家熟知的平凡角色,毫不夸张造作,但却颇为幽默地流露出艺术家的选择,传达了他朴素的爱国情结,以及对国际政治的细心判断。罗曼馆长十分欣赏这幅作品,也准备挑选去参加明年的展览。其实大国之间的政治博弈,和微观家庭的勾心斗角有时也无太大的差别。

记得2013年我去威尼斯参观,那一届双年展的题目《百科宫殿》(The Encyclopedic Palace)就来自一位非主流艺术家玛里诺•欧力堤(Marino Auriti)1950年代的作品。策展人马西利亚诺•吉奥尼(Massimiliano Gioni)邀请了150位专业与未经专业培训的艺术家,共同打造出一座宏观的记忆剧场。这是头一次所谓“非主流艺术家”正式大规模进入国际公认的主流重要展览。此后几年中这种趋势愈来愈明显,甚至有专为“非主流艺术家”设立的艺术博览会和美术馆出现。
英文中有一句话说:“Out is the new in”。意思是说现在“非主流”才是新的“主流”。当我看到老彭源源不断推出的精彩作品时,不禁对这句话的意思深表赞同


出品:加拿大头条
微信ID:Canadanews
来源: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



 欢迎来稿  

editor@canadaheadline.ca

 广告合作  

ads@canadaheadline.ca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