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思考】最义正言辞“啃你”的,就是你家亲戚

<- 分享“加拿大留学移民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06 加拿大留学移民网



亲戚,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群体。血缘之亲,并不是无底线被“啃”的理由。以家风的名义,告诉他们缺乏的是什么。

本文经授权转自原创公众号《槽值》(ID:caozhi163)

槽值爆表,不吐不快。含蓄有趣的日常撩骚,犀利有态度的情感吐槽。


我们家是一个亲戚眼中的“超能力”家庭。


母亲是家族一大帮人里第一个摸爬滚打混到城里来的,有相对稳定的工作,每月领着不多不少的工资,老实人,豆腐心代表队队长。


从母亲记事起,她的长辈们就都满脸的皱纹了。在她的印象中,这些长辈从来没年轻过,只有姥爷看起来和年龄还算相符。她的舅舅们因为家里穷老实的要死,媳妇都难说上。


我总听母亲念叨着,既然她算有点出息,那就得让这些亲戚们过的好一些,能帮扶就帮扶着,毕竟这些长辈们以前过了太多的苦日子。


这些亲戚们也常常找她帮忙,以前这一大家子就她一个住进了市区,也没别人可找。


但是,这电话打着打着,人找着找着,忙帮着帮着,就有点变味了。


已经过去很多年了,这些亲戚的孩子都进城找工作了,也渐渐有了为父母分忧解难的能力。


但他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什么叫能者多劳,什么叫习惯成自然,什么叫,理所应当。


忙这种东西,真的不能帮的太多,可能会被附身并且吃力不讨好。


这些亲戚们似乎都把母亲当成了无敌超人,从情感到资金问题,再到找工作盖房子看病看孩子,只要一有问题,就忘不了致电我妈,以前还客客气气的,现在直接命令口吻,甚至有时候还要求她铤而走险做一些违反原则的事情,并不觉得这会对她造成什么伤害,觉得她什么事都能摆平,自己的这些“小请求”都微不足道,动动手指就OK了。


最可怕的是,在这些问题上试图用道理说服他们是不可能的事情,这点小忙要是不帮,就是不善良,不孝顺,自己出息了就置这些亲戚于不顾。


啃你,还这么义正言辞。


我的一个大姨最近忙着离婚,因为纠纷很严重所以需要法院介入,这下倒好,从决定这件事开始每天给母亲打电话,内容无非就是律师找的怎么样了,靠不靠谱,法院进度怎么样了,财产到底想怎么判啊,还让我妈给那边塞些钱让法院速战速觉,要不就说不然就换个律师感觉这个律师办事效率有点低,她想赶紧把这婚离了又想多分点利。


我们家是亲戚中最早买轿车的。有些长辈以及孩子搬到市区住后,隔三差五就借车用,但是自己又没拿到驾照。约相亲对象出去吃饭、大清早去车站、做产检、看医生矫正牙齿,都要找父亲当无费司机。后来我考到了驾照……




不过,这些,都不算最让人头疼的事情。


有一次,姥姨要来市区看病,打电话让安排,母亲就给她们定了个离医院比较近的酒店,付完定金又去医院帮着挂号,请了一天的假忙活这些事。


结果当天他们到的时候我们就傻了眼,就差把家搬着带来了。


可有时,亲戚们成群结队,带来的不是团圆喜乐,温馨与幸福,而是说不出的酸涩。


两个老人,一个阿姨,一个孩子,一只狗……好好的看个病带着狗来干嘛呢?原来是老人离不开狗,狗也离不开老人,只能带着。阿姨说担心俩老人在这边出问题好有个照应就跟着也来了,六岁半的孩子说想妈妈,就一起都来了,姨夫在家看家就行。


我妈说:那就分两次送吧,人太多了,到时候去酒店还得加一间房。


“诶呀,去酒店干啥,就在家里住呗!去酒店还得花钱,在家里方便又省钱。”


“哦哦哦……那行,那就回家住吧。”


此时我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在奔腾……这么多人住家里,还有只狗,要知道我小时候被狗追过对狗有阴影,可是也没办法,说都说出来了,我妈也不好拒绝,客人千里迢迢的也不容易。


可谁成想,狗我硬着头皮忍了,熊孩子在家到处翻,穿着鞋在沙发上踩,不喜欢猫就从沙发上一脚踹下来,后来把朋友送我的音乐盒摔坏了,那是朋友在艺术街花了四百多块钱给我买的生日礼物,就这么突然碎在我面前。


然后这事就完了……就完了……


闲聊中,他们听说墙上的画是我画的,知道我也拿过一些绘画奖,就说:你这画画得真是挺好啊,多才多艺!学习又好,画画也好,小寒你以后多跟姐姐学学画画!


“哈哈还好吧,谢谢阿姨。”


“正好我们家最近装修,你就简单帮我们画两幅油画呗!看完病回家的时候正好带走,到时我们挂墙上,肯定好看!等我们家墙刷好了,也可以给你留一面,你就随便发挥!画点荷花啊、树啊、山水啥的都行,帮着我们设计设计!”


什,什么?


“我最近学习有点忙,可能有点没时间。”


“没事!你就慢慢画!不着急,现在没空的话那面墙就一直留着,你啥时候有空啥时候去就行!”




当时,开始犯中二文艺病的我,好想用《往事并不如烟》里面章伯钧回忆徐悲鸿时说的话回敬她:“画只能等画家送你,而不能去讨”。


……


“好吧。”


知乎上有个朋友如此吐槽问晚辈要画作的大人:


很多大人随口跟孩子要画,这种行为和到了一个学琴的孩子家就非要人家弹一段,大人们自己却聊自己的压根没有认真听的行为是一个道理,缺乏对孩子们的尊重,猎奇心理占多半。谦虚客气一下得了,不必放心上,他们通常也不是非要不可。@letitia


每次抱怨母亲,搞得这么累为什么不直接拒绝?


她总是说一句:不帮可怎么办?会被人戳脊梁骨的。看他们活得这么不容易,也怪可怜。能帮一点是一点,咱们问心无愧就好。


可有时候,付出太多却并不能换来感恩。


人家觉得你赚的钱比较多,吃饭就该主动付钱,还喜欢吧唧着嘴说“咦,这玩意又贵又吃不出来啥好味道,也不知道你们怎么这么爱吃”;觉得你家的车烧起油来就是不心疼;你认识的朋友多可以找关系解决麻烦,你四处打电话都不用付费;找你借十来万可以好几年不用还,通货都不膨胀,多年以后还了钱也没利息……


除去一些情感因素,血缘关系是最无力的关系,长辈也只是一个身份,而这个身份明显包含着形形色色良莠不齐的人,好人、坏人、普通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照顾和帮忙的,有些亲戚就是个填不满的大坑,只要帮了一次就要无止境的帮下去。


凭什么你是长辈,你是我的亲戚,我就要事事管着你,只要反抗就是大逆不道就是品质恶劣没教养?远方的姨妈的孩子的舅舅的弟弟要来家里借住,只要拒绝就是冷血无情的白眼狼?我小时候你给我买过一根雪糕吗?没有施恩,哪里来的回报?没有哺育,哪来的反哺?


就算是我拉不下面子或者于心不忍出手相助了,不求回报,也求一点点起码的尊重。


每个人都拥有独立的生活空间,把血缘当免死令牌随意冲进其他人的生活,这就是亲戚之间的意志强加。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