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美国为什么要先读《三体》

<- 分享“慧谷移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9-30 慧谷移民


因为工作的原因,有幸认识了不少华人移民美国的家庭。这些家庭中,几乎十之八九都是为了孩子的教育。我常常想,什么是更好的教育呢?孩子课业不那么累?上藤校?还是其他?

 

也许很多家长在移民之初未曾预见的是,在美国出生并成长起来的华裔第二代,在接受了“更好的教育”之后,会长成很多家长始料未及的模样。和意识形态上的差异相比,不能讲中文已然是小事一桩了。以最近华裔二代Christina Xu的事件为例,就可以看到很多一代的华人父母痛心疾首。Christina Xu以英文公开信的形式,发起了一场劝导父母辈不要歧视黑人的运动。在部分华人父母的眼中,这无异于胳膊肘向外拐的行为。在一些重大的议题上,华裔二代所持的立场,也常常与父母相左,比如平权法案,非法移民,同性恋合法等等。令很多华人一代父母不解的是,自己花费了如此多心血培养的孩子,也接受了“

更好的教育”,为什么不能安心修身齐家或者给本族裔谋福利,反而去给黑人社区、非法移民以及其他的边缘群体鸣不平去了?

 

和闷头干活、无暇他顾的早期移民不同,现在的华人移民中教育程度较高的一群人,在生活水平有保障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人有参与主流政治的意愿。在这个过程中,华人移民也意识到了在移民前没有发现的复杂的政治格局。仍然是为了孩子的未来,越来越多的华人一代移民开始观察、考虑新环境中自处的方法,甚至有了多次声势浩大的全国性及地区性的有组织发声活动。

 

可见,移民并不是换个地方生活那么简单。突然发现科幻小说《三体》中的不少原理,倒是对有意移民美国的人有一定参考价值。值此《三体》获雨果奖一周年纪念之际,仅以本文正儿八经地胡说八道一番《三体》对于移民美国的启示意义

 

一种全新的存在:星舰地球上的地球人

 

当地球人打造了星舰地球,进入浩瀚宇宙的时候,很多看不见的规则已经改变。

 

移民并不是换个地方生活而已。移掉的是一整套习以为常如空气般的规则。

 

很多移民美国的家长,至少在一开始的时候,并不觉得自己会在美国久住,总觉得这一切都是暂时的,都是为了孩子。直到有一天,发现自己已经在美国有了太多了牵绊,也有了新的生活圈子,这才并不很情愿地发现,这片异乡,不知不觉,已经变成了新的故土。

 

这个过程并不总是令人愉悦的,甚至有的人一生都没有或者不愿意完成这个跨越。

 

更要命的是,猛然发现星舰地球上出生的人,似乎已经很难用“地球人”去描述他们了,更合适的称呼,应该是“星舰地球人”。因为他们已经很难理解地球上原来的那套社会秩序和文化了。他们对于地球文化的了解,或许更适合通过阅读云天明写给三体人的那一套地球往事。

 

虽然《三体》中并没有细谈星舰地球上出生长大的人类,会是什么样的存在,假设有这样一群人,想必也和从地球上出发进入星舰地球的人类,会有很多不同。比如:

 

他们会怎么看待黑暗战役?对于最终与“量子”号对撕并且得胜的“青铜时代”号,他们是否也会像地球人那样指责“青铜时代”号不人道,还是觉得稀松平常?

 

如果地球被三体人殖民时,“万有引力”号的掌舵人是出生在星舰地球上的人,他是不是还会为解救地球上受三体人奴役的地球人而发射引力波,不惜暴露太阳系的位置,只为击退三体人呢?

 

怎样挣脱猜疑链:示弱、逃离,还是主动出击?

 

也许在移民美国前,不少人听说过包括华人在内的亚裔,在美国有一个标签,叫做“模范少数族裔”。但是有多少人在移民美国前,知道“模范少数族裔”的标签背面,还有一个标签,叫做“永远的外国人”(perpetual foreigner)?

 

也许第一代移民的父母在被问起,“你从哪里来”时,可以毫不介意并且自豪地说,我来自中国。但是,第二代华裔小孩,如果被问起,“你从哪里来”的时候,也许会觉得别扭,尤其是回答“洛杉矶”之后,对方还追问“你到底从哪里来”的话。

 

如果移民美国的人觉得这无伤大雅,那就太小看猜疑的杀伤力了。“永远的外国人”这个标签,进一步发展,可以发展成“竹子天花板”,成为职场上升迁的阻力;而发展到极致,可以让无辜的华人科学家,被无端怀疑为间谍,进而被调查乃至丢失工作。近期的陈霞芬案、郗小星案,乃至早年台湾科学家李文和案,都是这样的悲剧。

 

《三体》里有提到,想要不被高维的文明打击,有几种方式:发布安全声明,即示弱;或者,通过曲率驱动的光速飞船逃离。当然,如果时间足够条件成熟,或许也可以技术爆炸直接实现主动出击。

 

移民美国的人中,不免有失望离开的人,暂且不论。对于潜在的社会问题,大部分长居美国的人,恐怕要在主动出击和示弱间作出选择。保持绿卡而无投票权,或者有投票权却不问世事,基本上等于选择发布半个“安全声明”。只是由于并非绝对安全,所以也不能绝对避免打击。

 

威胁出现,要不要用二向箔?

 

《三体》人物中,被黑的最多的人物,非程心莫属了。这位一心要站在宇宙中心呼唤爱的姑娘,多次错失挽救人类命运的良机,令人扼腕。

 

其实程心的那些看起来所谓的“失误”,不过是一个普通人都有可能犯的失误。尤其是没有上帝视角的时候,扪心自问,我是否按得下那个引力波发射器,而没有一丝侥幸在想,真的没有一点余地了吗?大刘说,程心的人设,就是想看看主流的道德观,在极端环境下,是否还能成立。从《三体》的故事看起来,不能说它完全不成立,只是要维持这套道德观,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让我们开一个脑洞,假设地球没有当年的质子封锁,科技发展得风起云涌,已经研制出了二向箔之类的宇宙高级武器。现在地球派出的歌者,在宇宙间清理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威胁,最直接简单的解决方式是扔一块二向箔。你同不同意?

 

我猜想,程心女士如果要做这个决定,估计又要心痛得昏厥过去了。不过话说回来,一个习惯了三维生活的人,是否真能一下子说服自己,去适应二维生活生存下来。

 

移民美国前,有人或许会向往“自由平等”等多维度的生活。移民美国后,也许会发现身边各种形式的多样性远比想象得要丰富。时不时会有新面孔、新主张、新事物,出现在舆论中。对于想要安稳生活、保证子女教育的新移民来说,那些莫名其妙的新面孔、新主张、新事务,看起来都颇具威胁性。

 

这个时候,是不是还要秉持“自由平等”等维度?如果说,放弃“自由平等”就是放弃某个维度的话,那么是面对威胁,是维持原来的价值观保持沟通的心态,还是做好不惜降维打击的准备?

 

只是,降了维的社会,还是你理想中的那个社会吗?

 

结语

 

记得大刘在某次接受采访的时候曾说,从来不觉得《三体》中创造的那几条宇宙社会学的公理,会适用于人类社会。因为人类社会成员之间,是有沟通的可能的。

 

所以,以上文章纯属戏言。如果某位身在美国或者关注移民美国的《三体》书迷,觉得恍惚间确实有几分相似,那么,我们是同志了。

 

 

本文版权归作者孟小洁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请回复本文或者发邮件至info@songmenglaw.com

 

*题图由Danna Dai设计提供,作者已获得授权。转载使用该图请联系作者。

**特别感谢《三体》书迷RGYZ夫妇推荐《三体》。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