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查不是烂片导演的遮羞布:这些牛叉的导演让电影的尺度变大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07 腾讯娱乐


本文由腾讯娱乐原创,微信号:txent





有“走出国门”的剧情,《湄公河行动》的尺度颇大


国庆假期已到尾声,国庆档四大神兽都标记为“看过”了。总结一下,最闪瞎了观众钛合金眼的,不是《爵迹》中郭采洁的白眼,也不是《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中小岳岳的鬼畜笑容,而是《湄公河行动》的尺度——彭于晏作为卧底缉毒警察,为了复仇干掉了毒贩,虽然不是正面镜头,但已经够得上惊世骇俗。


电影人看过心里应该都会咯噔一下,审查已经可以这么过了?


《湄公河行动》能拍成,有公安部的支持,有扬我国威的需求,出现这么大的尺度似乎可以理解。为了能让所有敏感的情节过审,导演林超贤不仅要在剧本上下功夫,将情节设计得合理又正能量,还要不厌其烦和包括广电总局和公安部在内的所有审查部门充分沟通,让他们明白所有意图。


这让林超贤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超级前锋,一个人完成了长途奔袭带球突破,太了不起了。不过这么理解就太简单了,试试站在审查部门的角度,回顾这些年很多片子的遭遇,会有很有趣的发现:他们其实并不像大家想象中那么冥顽不灵,而是在有意地一步步“放水”。



《湄公河行动》的拍摄,有公安部的支持


先来网络上广泛流传的《鬼子来了》1998年成片拍摄完成后,送审收到的意见:


“一方面不仅没有表现出在抗日战争大背景下,中国百姓对侵略者的仇恨和反抗(唯一一个敢于痛骂和反抗日军的还是个招村民讨嫌的疯子),反而突出展示和集中夸大了其愚昧、麻木、奴性的一面,另一方面,不仅没有充分暴露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本质,反而突出渲染了日本侵略者耀武扬威的猖獗气势,由此导致影片的基本立意出现严重偏差。 影片多处出现污言秽语,并从日本兵口中多次辱骂“支那猪”,另外还有女性的裸露镜头,整体上格调低俗,不符合《电影审查规定》的标准。 ”


这只是成片收到的审查意见的前言,后面还列举了15个成片与剧本不同之处,以及5个成片未按照剧本的审查意见修改之处,感觉几乎已经可以看到当时的审查规定的全貌了,也能感觉到姜文在看到审查意见时的一脸黑人问号。


2年后,《鬼子来了》在戛纳电影节首映。又过了2年,在日本上映。迄今为止,都没有在国内上映。


此后的很长是一段时间,关于导演和审查部门的交锋,永远都是负面消息,什么片子被禁了,哪个导演是吊销导演资格了。当某某导演抨击审查制度的消息出现时,观众的情感也一定倒向导演。



▲娄烨2012年自曝《浮城谜事》遭遇审查问题


2012年,审查部门最头疼的“老对手”娄烨,忽然开始在微博上贴出北京市广播电影电视局(电影处)关于电影《浮城迷事》的意见。这是《浮城迷事》在拿到龙标后再次收到的修改意见。这个奇怪的流程被触动的理由,因为信息不对称而无从查证,但这件事的影响力,在当时的圈子里简直是炸裂。


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娄烨是带着气的。但是,终于决定进入主流,好不容易拿到了龙标,娄烨可是最不想《浮城谜事》被禁的那个,于是撒气变成了沟通,被动变成了主动。



娄烨微博公开《浮城谜事》审查意见


其实,相比《鬼子来了》收到的论文般的审查意见,娄烨收到的这版审查意见很简单,就俩事:一个取消合拍,一是删除性爱镜头、删剪暴力镜头。娄烨几乎都同意了,唯独“删除乔永照用锤子砸死拾荒者(砸的次数保留两下)的镜头”除外。为此,从9月7日到9月25日的18天内,娄烨和审查部门经过了数轮沟通,终于在和广电总局领导在面对面讨论修改方案后达成了一致:对乔永照敲击拾荒者的13下中的最后3下进行一个3秒23格的淡出(渐黑),其他不做任何修改。


娄烨将对话过程公开的行事风格,让这场抗争像一场冒险,但也给了大家很多启示:虽然是迫于舆论的压力,但广电总局领导毕竟愿意和创作者面对面谈了。结果也传递了很多积极的信息:沟通比抵制更有效。总之,广电总局变了,并不像过去被塑造得那么不近人情了。


紧接着的2013年,粉丝心中“冤大头”杜琪峰导演执导的描写内地缉毒警察的《毒战》,就顺利上映了。



《毒战》大大扩展了内地警匪片的尺度


在内地拍警匪片,本来就限制多多,再碰上个拍黑社会扬名的杜琪峰,怎么搞?很多圈内人都知道,《毒战》因为某个片方的缘故,获得了缉毒部门的支持,杜琪峰不再是被动“交出”结尾,而是主动和审查“交锋”了。


杜琪峰曾透露,电影拍完,相关部门只提出两条修改意见:第一,枪战不要太多,不要死太多警察;第二,警察吸毒的场面可以拍,但要少一点(孙红雷饰演的禁毒大队队长,为了混入黑帮、取得信任被迫吸毒)。这两条意见很笼统。但最终我们在成片中惊讶地看到:第一,枪战不少,火力也不弱,而且最后一场大战中警察可没少牺牲,当然毒贩也都被警察打死了。第二,孙红雷吸毒的场面,拍得太具体太真实了。


到底怎么过的呢?根据林超贤透露的审查部门的逻辑思维,除了因为这场戏能够展示缉毒警察面临的危险和纠结,后面那场孙红雷用狂喝水、泡冰水解毒的戏,也起到了关键作用——解毒方法是古天乐饰演的毒贩透露给警察的,多么正能量啊。此外,《毒战》是第一次获准表现注射死刑的场景,虽然古天乐只得一个侧脸,但如果没有这场戏的试水,就不会有后面的《烈日灼心》。


最难搞的警匪题材,竟然出现了这么多线的转机,毫不疑问,公安部门本身的积极主动性起到了重要作用。


果不其然,2015年6月,《烈日灼心》轰动上海滩。观众看到的热闹是,邓超、段奕宏、郭涛得到了“三黄蛋”影帝!但电影人眼中看到的是,同性恋情节可以表现了!警察能骂脏话了!注射死刑正面镜头出现了!



《烈日灼心》中出现同性恋相关描写


虽然说,片中邓超饰演的罪犯,只是为了洗脱嫌疑假装同性恋,但是尺度之大,令人咋舌。但是能够出现,足以说明审查部门的逻辑思维,再也不是古早的一刀切,而是考虑到了这个情节的功能性。



《烈日灼心》中警察也能爆粗口了


警察能说脏话了,太感动了,是人就有权利骂脏话,虽然字幕含羞带怯的,但仍然好评,不解释!


而影片结尾的注射死刑正面镜头,看似痛苦残忍,但从观众反馈来看,对于法律理念的普及——犯罪就要承担后果,可谓事半功倍。这种震慑力度,是在此之前任何一部警匪片中,警察威风凛凛逮捕罪犯的场面,都无法比拟的。


回想导演曹保平之前收到的审查意见——《光荣的愤怒》(2007年):怎么能把党的基层干部写的那么猥琐?《李米的猜想》(2008年)“怎么能写一个女孩爱上毒贩的故事?”——是不是已经发生了实质性的转变?


有趣的是,也许是这种转变太实质了,让人难以接受,搜索“为什么《烈日灼心》可以通过广电总局审核?”出现了这么一条来自匿名用户的回答。



▲一条神秘回答


虽然无从考证真伪是否的确为匿名人士所作,但还是那句话,可以看出广电总局,以及作为此类影片主角的公安部门思维逻辑的转变。


此后两年内,《解救吾先生》《赤道》《寒战2》《湄公河行动》前赴后继上映,其中《解救吾先生》《湄公河行动》改编自真实要案,《赤道》《寒战2》则涉及到高层形象和政治局势,深究起来的话,尺度上的风险一次比一次大,但就是这么一个一个地过审了。


甚至还有编剧跑出来说,《烈日灼心》也帮了不少忙。



编剧自曝面对审查的编剧“技巧”


比起照猫画虎,我们还是更提倡像杜琪峰、曹保平、林超贤一样走出自己的路哦!


但毫无疑问,除了电影人为此付出过的努力,中国电影市场化对这类题材的强烈需求,有关部门也已经强烈感受到了。


这种实质性的逻辑思维的转变,并不单单体现在警匪题材的犯罪片中。



《推拿》保留了原作中的暴力和血腥成分


2014年,还是娄烨导演的作品《推拿》,他经过长达三个月的沟通,“非常努力地争取到删剪程度不能低于某个低点”,这个低点就是我们如今看到的小马自杀、王大夫自残以及小马在洗头房遇到小马的情节,没有被整个删掉,因为娄烨坚持认为:“原作中的暴力和血腥,实际是表达想哭的情绪,而色情部分实际上是在传达‘陪伴’的情绪,这对盲人来说是非常温馨的。”


难得的是,通过沟通留下了这些镜头的娄烨,在访谈中表现得淡定了许多:“我其实完全接受这个修改,是因为我确实认为在没有分级制的情况下去掉一些暴力和色情是可以理解的。”也许,在某些人看来,这是“自我审查”多年后的示弱表现,但换个角度来看,这何尝不是在外部环境一时难以改善的情况下,最积极的表现呢?



《亲爱的》中关于计生办的剧情得以保留


还是2014年,陈可辛导演的《亲爱的》,片中有个这样的情节,张译去办准生证时,却被要求出示被拐依旧的孩子的死亡证明,而且几个回合下来,问公务员都坚持照章行事。这简直就是犯了“计生办”的大忌讳,所有圈内第一次看到这场戏的人都难免这么想。陈可辛当时也很担心这场戏会有问题,但他最终尽力保住了这场戏。他的理由是,这场戏的荒谬感和张译的绝望感,并非来自于公务员的态度,而是来自于整个事件本身。而从结果看来,计生办理解并接纳了这个设定。太正能量了有木有?!


看上去,缺乏具体标准的审查规定,让一部电影过审的解决方法充满不确定性,很多时候,导演、片方的话术甚至运气成了决定性的因素,这的确让人沮丧。


但是换个角度看,审查一度成为一大批烂片导演的遮羞布,但杜琪峰、曹保平、林超贤等少数牛叉的导演,一样可以拍出观赏性十足又不丢表达的作品。而正是因为这些导演取得了正面的积极的市场反馈,能够推动审查得以如同厚重的松花江冰面被春天慢慢融化一样,出现了这样那样的转机,难道不是美事一桩吗?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