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 | 兰博:我和女儿的狩猎时光

<- 分享“加拿大头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9-30 加拿大头条


点击上方即可关注 加拿大头条


加拿大头条(微信ID: canadanews)编辑

一件事教会孩子爱与勇气:有一种父爱,叫爸爸带你去狩猎!
我狩猎是从我父亲教我猎鸭子开始的”,不少北美资深洋人猎手说起自己第一次打猎的经历时,大都会很自豪地谈到同为猎人的父亲,“现在轮到我带我的孩子们一起猎熊了。”


在北美众多猎人家庭里,外出狩猎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精神纽带,将彼此亲密联系。睡同一个帐篷,走同一条步道,狙击同一个猎物,就如同中国父子把酒长谈一样,是父父子子对于情感联结、价值塑造、品格磨练方面经年累月的深刻交流和传承。


近日,北美狩猎协会会长兰博与北美狩猎君分享了他带着女儿去猎狼归来的故事,细细倾听之下,既能感受到东方文化中最朴素的父女情深,也能看到西方文化里自由平等的情感交流,还能深切体会到流传在猎人骨子里的独立坚忍

| 吾家有女初长成 坚强自信的Sophia

我女儿Sophia今年刚满13岁,七年级学生,算个小大人了。平时书不离手,学了7年法语,酷爱语言和文字创作,在文学创作方面的天分已初露端倪。Sophia跟我说,她最近开始撰写的长篇小说,主题是关于狼,在脸书上连载一段时间后,居然吸引了一批忠实粉丝。


Sophia认真的劲头,让我觉得身为猎人的老爸我应该为她做些什么。"想不想去讲法语的魁北克省猎狼,真正认识一下它们?"我深知百闻不如一见的道理,女儿一听能练习法语,就开心地答应下来,于是我为她精心策划了一次猎狼之旅。

3月12日午夜11点半,带着略显兴奋的Sophia,我们登上了飞往满地可(Montreal)的航班。Sophia很快迎来了猎狼之旅的第一关考验:长途飞行+晕机。长途飞行对不少成年人来说都是一种煎熬,更何况是从小晕飞机的女儿?这一夜,各种不适排山倒海地袭来,她几乎没好好睡过,好不容易熬到满地可机场,已是第二天早上8点半。

看着小脸刷白的女儿,我心疼不已,背起行李并拿过她的包关切地问:"咱们还要转乘一个多小时的小飞机,更颠簸,你还能坚持吗?"没想到,女儿从我手上拿回自己的包背在肩上,还冲我笑笑:"没事的,爸,我能坚持。"看着努力支撑的女儿,我忍不住竖起大拇指:"Sophia真棒!爸爸为你骄傲!"转上小飞机,我们终于在中午11点多到达巴加否市,这个煎熬的长途飞行暂告一段落。来接机的法裔小伙Samuel也看出Sophia脸色不对,十分担心:"孩子你还好吗?我们还得开两个多小时的车才到山脚的镇上,装上生活物资后还需1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山里的营地呢"。Sophia靠在我身边,咬着牙笑了笑:"不用担心,我没事"。搀着昏昏沉沉的女儿走到车上的那一刻,我被孩子的坚强深深感动,当年猎北极熊晕冰舟的滋味涌上心头,那种备受煎熬的痛苦,我太能理解了。真没想到,女儿不知何时竟有了如此坚强的心性,让我在惊讶之余深受感动。

| 热身:冰钓猎狼两不误


几经辗转,终于抵达营地。眼前是一幢座落在大湖旁的别致小屋,法裔厨师Rejean得知我们要来,早已做好周全的准备,热情地欢迎我们入住。室外刮着泠冽的寒风,气温零下十几度,屋里却是温暖如春,生活设施一应俱全。


Rejean不会讲英文,我们的沟通需要通过Samuel翻译。在加拿大土生土长的人竟不懂英文,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但Samuel告诉我们,在魁北克却有相当一大部分像Rejean这样的人,平时生活中根本不用英文。加国以多民族多文化著称,真是名副其实。


一进门我们就看到宽敞的客厅里展示着制作精美,栩栩如生的动物标本,一瞬间我们仿佛置身在某个童话魔法森林的小屋中。楼上还有Rejean为我和Sophia准备的两间卧室。


安顿之后,我们品尝了Rejean炮制的风味晚餐——法式烤鸡配土豆,鸡肉香味浓郁,让劳顿了一天的我们胃口大开。没想到在这放眼皆是皑皑白雪的深山里,还能有如此温馨的狩猎之家,我们甚是满足。一天一夜的长途奔波,我们早已疲倦不堪,用过餐后很快便进入甜美的梦乡。


第二天早8点,一觉睡醒,疲劳尽消,我俩精神抖擞地开始规划猎狼。Samuel告诉我们,这里的狼可不是朝九晚五按时报到的,它们在一天里任何时间都可能出现。因为只要肚子饿了,它们随时都会来找吃的。


说到兴起,他向我们描述起去年初冬时的情形,猎人们已在某处下了诱饵并持续蹲守。尽管附近的狼群早就知道那里是个充足的食物补给库,但在大雪封山前,狼群只会在诱饵附近转悠,绝不会去吃。直至1月中旬后,天寒地冻,万物凋零,齐腰深的大雪覆盖群山,觅食已极为艰难时,狼群才会刨开深埋在雪下的诱饵充饥。很难想象一个动物族群竟能有如此高的警觉性和克制力,它们生性聪明而不贪婪,难怪狼能成为遍布全球的强势物种。Sophia听得很起劲,不时问这问那,时刻都在积累写作素材,让我觉得这一趟真是来对了。


基于Samuel的描述,我们对狼的出没情况一点把握也没有,这意味着唯一的方法就是--进行全天候蹲守,也即传说中的"守株待兔"。这个过程可远没想象中的狩猎那么刺激有趣,甚至可以说是无聊透顶,这对耐性是个极大的考验,很多成年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一个13岁的小女孩?因此,考虑到Sophia的感受,不想让她难得的狩猎之旅一上来就面对漫长的等待,我决定安排上午先去冰上钓鱼,傍晚时分再去蹲守。


吃过早餐,我们两辆雪地车一前一后,直直开到门前大冰湖的湖面上。时节已至阳春3月,这里的冰雪却远没有消融的迹象。雪地车越过冰雪开了10多分钟到达冰湖的另一侧,在选定几个合适的位置后,Samuel和Rejean合力从车上抬出一个大电钻,轻车熟路地在湖面上快速钻出十几个大洞。


女儿在一旁仔细的观察,就在Samuel准备鱼钩时,她兴奋地拉着我指着洞口,"爸爸你看,湖面又结冰了!这么短时间竟然就能结一层薄冰!"我看着水面浅浅脆脆的一层薄冰,也来了兴致,"哈,你看掺着掉下去的雪块,像不像煮东西漂在锅里的血沫?"


彼时空旷的湖面寒风不时呼啸,气温严寒,但兴致勃勃的Sophia仿佛全然不觉,不断在洞口间来回走动,用漏勺捞着洞口的冰渣玩得不亦乐乎。忙忙碌碌的时间过得很快,当我们把一切设置停当,时间已过中午,Samuel拍拍身上的冰雪,洒脱地呼出一口气:"咱们现在不用管它了,等傍晚打完狼后再回来查看就行,那时该有鱼上钩了。咱们猎狼去吧!"。


| 一只老狐狸

翻山越岭,下午2点多,我们来到一处人迹罕至的山头。四面望去都是高大的针叶林,积雪深厚,连半个动物的影子也没有。蹲守地点设在山头的高点,而诱饵则在其下方山谷约150米处。我把望远镜递给Sophia,指导她观望设置诱饵的地方,敏锐的观察力可是一名猎人的基本素养。"Sophia你看,那里很明显就是一个挖诱饵产生的地洞,仔细看看四周,你发现什么了吗?""嗯,我看到了!那个地洞周围好像有很多杂乱的雪块,像是脚印。"Sophia专心致志地观察着地洞附近的情形,"对!那里不但有很多杂乱的动物脚印,还有很多动物的粪便。哈哈,观察力不错。"我对女儿的观察力大大的肯定了一番。


早在狩猎之前,我就跟女儿上了一课。由于狼的嗅觉和听觉极其灵敏,因此蹲守需要极其安静,简单来说就是除了静坐,除了呼吸,几乎不能做任何会发出响动的事情;不能聊天打游戏,更不能吃东西。如此连续数小时的枯燥静守,对一个13岁的女孩来说,无论是体力还是耐力,都绝对是巨大考验。


就这样静坐一个多小时后,不出预料,女儿已经累得腰酸腿麻脖子疼。我一边轻轻帮她揉着肩膀后背,一边在她耳边轻声说:"靠着爸爸躺一会儿吧。" 此时此刻,女儿安静地靠在我的半边胸膛上,我搂着她的肩膀轻拍,一如儿时哄她入睡那样。我想,在孩子心中,父亲的肩膀也许就是世上最安全的港湾吧。屋外寒风依旧呼啸,积雪依旧散发寒意,我望着远方的皑皑山峦,内心却充满了暖意。这是属于我和Sophia父女间亲密又珍贵的时刻,我们的父女之情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充盈在这荒野的小屋中,弥足珍贵。哦...!这是人生最宝贵的东西,任何功名利禄都显得那样的渺小而虚无。感谢主!我再次感到自己是真正有福之人。


我们就这样相互依偎,不知枯坐了多久,身上都有点发冷了。突然,女儿像触电般坐直身体,警觉地环看四周,刻意放轻声说:"爸爸,有东西来了。""哪呢?"惭愧!我这个老猎人,警觉性居然还不如一个小女孩。"松林后面。"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只赤狐狸悄悄探出脑袋,它一边东张西望,一边鬼鬼崇崇地靠近诱饵。左顾右盼了半天,确定周围没有天敌后,它便一头扎进雪洞里刨着食物。然而,10秒钟不到,它又钻了岀来,站在洞口,侧耳倾听四周的动静,听了几秒后又扎回洞里,如此反复,相当警觉。


"想打吗?"我悄声问女儿,"咱们可以合法猎它"。"嗯……可是如果开了枪,狼就不会来了,咱们不是来打狼吗?"女儿认真地看着我说,完全不为所动。我一听,想不到女儿打狼的决心这么大,点头认同:"是的,那就放过它吧。咱们来观察观察这只狐狸的习性也不错。"就在我们决定饶它一命的当口,这只老狐狸早就越吃越放心,已没了先前的警觉,呆在洞里享用美食的时间越来越长,就这么进进出出大半个多钟头,浑然不知离它百米开外就坐着两名猎人。


我抬头看看天色,太阳已下山,林子里的光线变得晦暗,今天的狩猎时间即将结束,而那只老狐狸却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于是我轻轻推开窗户,拿起枪,决定让女儿体验一下锁定猎物的感觉:"你试着瞄准这只狐狸,锁定它,感受一下。"女儿托着枪,一边瞄着老狐狸一边轻声笑着:"这只狐狸应该觉得自己很幸运。"就在此时,狐狸像是忽然听见了她的轻语,迅速而警觉地看着我们所在的方向,突然像小狗一样"汪汪"地一边嚎叫,一边迅速往林子里钻,几秒不到就没了影。

"咦!狐狸会叫?!狐狸的叫声很像狗耶!我以前以为狐狸根本不会叫呢!"女儿一脸讶异的说,"是的,"我被女儿的天真逗乐了,"其实这狐狸并没有真的看见我们,只是听到一点异样的动静,就匆忙逃跑了。你看,咱们人类世界有法律约束每个人的行为,但动物世界里可没有约束。弱肉强食是它们的生存天则,要是警惕性稍微差点,随时都可能活不过明天。"


返程的路上,我们没忘记顺便到湖里查看钓杆,运气不错,钓到了一条派克鱼,晚上可以加餐了。尽管今天没等到狼,但对于这样的收获,Sophia还是很高兴。扛着鱼回到营地时,天已经黑透,还没进门,就听到屋子里欢声笑语,热闹非凡。进门才发现,原来是我的合作伙伴带着股东看我们来了,他们特意从城里开了几小时的车,到这深山老林看望我们。晚餐后还要继续冒着大雪,连夜翻山越岭再赶回城里。这份情意,着实令我感动。


狩猎之余,我也常跟西人做生意,久而久之也渐渐感受到他们的许多优点。很多西人都视诚信如生命般守护。只要获得他们的认可和信任,他们会对你非常敬重,甚至视为可交往一生的挚友。我曾经合作过的很多商家,大到跨国公司,小到山里的猎户,永远是信誉第一,绝不夸海口。有了这种深植于心的牢固信任,与他们合作时往往不需要签订任何合同,我也非常放心。我想,这也许就是加拿大很多企业能经营过百年的原因之一吧。

| "守株待狼"与狼斗智

接连几天马拉松式的守株待兔,却始终不见狼现身。我感到Sophia的耐心被消耗的快要见底了。这天,我们正准备照常出发蹲守,她却一直嘟囔着:"爸,要是能马上打到就好了,天天这么蹲守真无聊。"我心想,毕竟是个小孩,如果再这么漫长的等下去,令她对狩猎产生厌烦,这可不是件什么好事。于是,我温和地对她说:"那这样,你留在营地写小说,爸爸一个人去,等打到了再回来接你,如何?""我不去真的可以吗?"女儿显得有些犹豫。


"当然可以,爸爸是带你来玩的,不是带你来受罪的!"看着女儿犹豫的模样,我安慰她道。"可是爸爸你一个人呆在山上,没人陪你,不会很寂寞很无聊吗?"女儿关切地问道。哦!我懂了,原来这几天她耐着性子坚持和我一起蹲守,一部分还是为了陪我啊!女儿真是贴心。我哈哈大笑:"放心吧!宝贝,爸爸是老猎人,一个人狩猎同样非常享受。"安顿好了女儿,我独自离开营地前往蹲守点。

就这样到了狩猎的最后一天,我早早起床离开营地,驾着雪地车独自在零下6度的寒风里穿梭于林海雪原之间,心里颇有几分期待。一路上,我思绪忍不住徘徊在猎狼这事上:一般来说,能成功猎到狼,运气的成分要占90%。在我到达的前一周,听说在相同的地点,两天内曾出现了4头狼;而如今,我已早出晚归地蹲守了七天,却连个狼毛也没见着。


今年是我连续猎狼的第四年,前三年在BC省的山上,都与狼擦肩而过;今年远赴魁北克,目的之一就是想圆这个梦。一个人长时间的蹲守是对猎人恒心和毅力的挑战,我耐力尚有,但今天已是计划的最后一天,好运会降临到我身上吗?

兜兜转转8点到达蹲守点,我照例查看诱饵点,发现诱饵处有被刨食的新痕迹,洞口还有好几处大块的新鲜血迹,估计昨晚有狼来过。我怎么知道的?因为根据这几天的观察,我能确定狐狸无法撕开如此大块的肉。猎狼的乐趣,其实也在于它出没的不确定性。一天之中,它什么时候都有可能出现,而法律只允许我们猎人在白天守候。


我轻手轻脚地进入小屋里开始静坐,等待好运降临。此时对着群山美景,没有任何外界干扰,我发现,这实乃观照自己内心、洗涤心灵的最佳时刻。难怪中国一些道行高深的和尚与道士需不时入关修练数年,切断外界的纷扰,平心静气地倾听这个世界,因为只有如此,人的心性才有机会得到极大的平静与休憩。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狩猎也是一种绝佳的闭关修炼呢。时间悄无声息地流逝,转眼4个小时又过去了,眼看已到午饭时间,但附近除了那只老狐狸又在洞口转悠外,别的什么都没有!我真怀疑它是不是给狼放风的。虽然心里有点小失落,我还是果断抬脚往回走,女儿还在营地等我吃饭呢。


午饭后3点钟,我再次准时出现在蹲守点,这该是本次旅程的最后一次蹲守了,也是我最后的机会。我再次举起望远镜四处观望,诱饵的洞口居然又出现了一堆新雪,把上午的血迹盖住了,周围还新增了许多杂乱的脚印。这什么情况?这狡猾的老狼,竟然在我回去吃饭的2个多小时里,也来饱餐一顿!我去吃饭,它就来开饭!?难道这老狼真的聪明至此,一直在林子里耐心地跟我玩躲猫猫,只等我离开后就出现?天啊,这可真是要拿出斗智斗勇的劲头跟它拼啊!

接下来的整个下午,雪林里持续一片死寂,半只动物都没有,就连乌鸦的嘎嘎叫声也听不见了,似乎也为我感到索然发闷。望着夕阳逐渐西下,狩猎已近尾声,我眼前浮现出这样的场景:回到营地,女儿一脸关切地看着我的眼睛:"爸爸,没打到狼你失望吗?"而我就会用早已想好的词,摸着她的头安慰她:"爸爸不失望,狼咱们有的是,爸爸的标本店里就有几十头北极狼呢!爸爸更享受的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光,至于猎获,哪能跟这个比呢?"


| 狐狸?老狼?

正当我凝神虚拟着回去跟女儿的对话,忽然在远方灰暗的雪地上,出现了一个移动的身影,慢慢地向我的方向走来。呃,这老狐狸又来偷吃了,要不要索性猎了它当这次的战利品呢?可一转念,觉得还是算了吧,这几天女儿对这只老狐狸已有了感情,猎了它,女儿该怨我了,到时我这老猎人的老脸也没了,还是留它做研究,回家给孩子们讲狐狸的故事吧。想到这,我拿起望远镜,准备最后一次好好研究狐狸的习性。

哎,不对!我的天!那不是狐狸,而是一匹狼!我心里禁不住的激动,在望远镜里反复确认,确定不是我看花眼,这真是一匹狼!这是上帝的恩赐呀!望远镜里,狼越走越近,我小心翼翼地把窗户推开一条缝,端枪准备。狼走走停停地踱步到诱饵处,十分谨慎,继续东张西望一阵确定安全后,就一头扎进雪洞里开始刨食。也许这家伙觉得自个儿没有天敌,用不着像狐狸那样,每隔几秒就出来看看周围的动静;只见它一股脑儿扎进洞里,专注吃食,半截屁股大露在洞外,一分多钟都没出来。这简直是天赐良机呀!我慢慢地把窗户开大些,悄无声息地把枪架在窗台上,瞄准、锁定,只待它露头。过了一会,这家伙果然撕下一块冻肉,满嘴鲜血地从洞里拔出头来,刚好留出一个完美的横截面在我面前,我毫不迟疑地扣动扳机……


天色已晚,我带着收获的喜悦,望着倒在远处的那匹老狼,以及齐腰深的疏松积雪,我知道,现在不是过去处理它的合适时机。我快速收好行囊,背起枪支,走出小木屋,最后再环顾一眼这与我作伴数日的群山雪景,心情无比爽朗,迈着轻快的步子下山。路上忍不住掏出对讲机,告诉大家狼已猎到,那头顿时传来一阵欢呼声,Samule说:"先回来吃晚饭吧,咱们要好好庆祝下!晚饭后我再去把狼拖回来。"


作为猎人,其实猎后的工作才是真正的考验。若在平时,无论如何我也会一鼓作气地把战利品背回来。可今天,我的心里却只有女儿,在我猎到狼的一瞬间,脑海里早已浮出千万种她为我欢呼的反应,真恨不得马上赶回去与她分享这份喜悦,跟她细说猎狼的过程!其实,狩猎再有趣,若少了最爱的人的理解、支持与分享,终归不完整。我能一直保持对狩猎的热忱,与家人一直的支持和理解分不开,他们永远是我动力的源泉。


有人说过,母亲是照顾,是白天的地图,父亲则是游戏,是夜晚的灯;母亲给孩子细节和叮咛,父亲则指出方向,看见孩子的可能性。我想,在女儿的成长中,父亲的力量,很多时候可能发挥在看不见的层面,而我和女儿的这份共同狩猎的珍贵体验与回忆,对她的影响绝对远比言语的力量更为深厚、持久。所以,要问我这次猎狼最大的收获,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这是,我和女儿之间的秘密!"

感谢北美狩猎授权转载!




 欢迎来稿  

editor@canadaheadline.ca

 广告合作  

ads@canadaheadline.ca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