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新移民亲述:如何在新西兰拍到一栋别野及幸福

<- 分享“新西兰天维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05 新西兰天维网




本文作者:月野兔本人

微信公众号:kittyliubr


早在登陆新西兰之前,我就一直迷恋着浏览trade me上的带院独栋房,幻想着有那么一天能拥有一栋偏安一隅的小小房子。

不大的房子,但花草满院,从此倦了天涯,执手篱下。


毫不夸张的说,看房子,是推动我们一家走向移民之路的不容小觑的动力。

房子和土地,对中国人来说是一种特有的情结,因为稀罕,所以渴望。

在出国之前,我们就毅然决然地卖掉了在广州的唯一房产,那种义无反顾甚至让身边的很多人都感到不解乃至不安了 。

01

记得我们是在周五登陆的,接机的车子载着我们一家三口驶进汉密尔顿,车窗外一掠而过的是最平常的街景。

河流、湖泊、草地、路旁盛放的花树、精致的人家和小院,虽然冬末已至,仍有秋天的枫叶飘在透亮的天空里。


次日,我们便急不可耐的打算去找房产中介看房子,毕竟手里几栋trade me上相中的房子,真的很渴望先睹为快。

然后,当然就尴尬了,因为新西兰人信奉人人平等,服务业从业者也有同家人共同度周末的权利,所以周末根本就没人上班了。

中介关门、商铺关门、银行关门、食肆以7天营业为卖点,街道上空无一人,人都上哪儿去了?

后来才知道都出城度假去了,被称之为度假之国的新西兰,离你的居住地20分钟开外必有风景如画之处,每逢周末,大家都驱车外出度假去了。

汽车后架着三四台山地车,拖着小型游艇,一家大小带着冲浪板和沙铲,还有狗狗,一路唱着歌就度假去了。


在新西兰的路上很常见的场景

这与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相差甚远,唱K、打麻将、压马路,三大国民娱乐项目在这儿是没有的。

好不容易约了一位于马来西亚出生、在新西兰长大的华裔青年Jono,后来,这位在trade me随机找到名片的房产中介成为了我们在新西兰交到的第一个朋友。

怎么说呢,某天是叮爸的生日,他一大早就来电祝福;买了新车也会开到我家门外“炫耀”,就是这样一个顽皮的大男孩,我们一家都很喜欢他。


我们见面寒暄几句后,约定周一开始带我们看房,没有车,甚至没有驾照的情况下,他能载我们四处奔波真是让我们再感恩不过了。

然后,我们就带着叮叮在这座花园城市中信步,踏着或宽或窄的街道,上着或高或低的徒坡,在连绵的花连片的树中穿行。

叮叮说:“新西兰的叶子都不长在树上吗?”
我说:“因为现在的新西兰是冬天呀!”
然后,她就挥动着手里的树枝沿路将树上的残叶打下来……

02

在接下来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大概陆续看了有20来栋房子,在购买能力范围内我们相中的有4栋。

期间我们向Jono提出的几个购房要求,现在看来真是水土不服。

比如我们提出希望房子能在离市中心较近的街区,但其实新西兰人喜欢清幽的社区,喜欢私密的院落和房子。

在这短短的一年来,我们也切身体会这种惬意的生活方式,繁华闹市于我已经不再重要了,现在这样就是最好的状态。

汉密尔顿

再比如我们提出房子附近最好有大型医院,当我们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Jono是整个人都石化了,“通常我们都会购买医疗保险,都去私人医院那就诊的呀,你房子买在医院附近为哪般呢?”

当然我们也犯了至今还有很多华人在犯的尴尬病,就是迷信学校排名。新西兰并没有对学校质量的官方排名,连坊间的排名都没有。

新西兰的教育体系与中国有很大不同,这里没有地方教育管理部门,教育部只负责制定教育大纲,提出建议和实施拨款安排。因而从招生到选材到课程的设定,皆由学校独立自行统筹管理。


这里的每一所学校都有自己的特色或者说是特长,它们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有的只是教育理念与教育方式的差异。

对学校的排名只有一个反映生源构成的decile评分,它设立的初衷并不是划分学校好坏,它只是学区制度下各学校教育经费划拨的依据之一。
却有很多父母疏于细致研究各个学校的特色差异,一味迷信decile排名,也是中国人在中国养成的坏毛病之一吧。

所以在各大针对华人的房地产广告上,decile评分往往被直接拿来当做推销学区房的噱头。而我们的Jono小朋友在我们提到这个decile评分时,就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严肃地说到,“我就是1分学校(最低分排名学校)出来的,就问你怕不怕?”

03

说回房子本身吧,在我们看中的房子里有一栋是叮爸尤为钟爱的,它地处汉密尔顿湖畔,是一栋有着高低错落有致院落的三层独栋小房子,土地面积480平米,居住面积180平米,通过私家车道方可进入,所以私密性也很好。

屋内的原木楼梯和尖尖的原木楼顶,还有顶楼窗外的草木葱茏,让叮叮喜欢得飞起来,每一个孩子都有一个楼梯梦,可不是吗?


于是我们决定拿着我们为数不多的32万纽(以当时的汇率折算约为140万人民币)作为首期,再向银行贷款15万纽币(约66万人民币),用尽洪荒之力将它拍下来。

那段时间,Jono和我们的联系很紧密,天天在一起研究举手出价的技巧和战略。

拍卖的前夜,我在微信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信息,然后我远在澳洲的堂姐就及时出现了,让我小心不要听错价钱。


因为在拍卖现场,你的每一次举手都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04

拍卖现场座无虚席,好不容易找到落座的位置,心情既紧张又亢奋,朋友圈是被我刷屏了,毕竟是人生第一次参加拍卖。

而且这不是拍个二手电视二手双人床之类的,而是一栋钟情的房子啊!——虽然也是二手的,但新西兰二手房的保养非常得当,用材和设计也都独具匠心,因而有些已经拥有一百多年房龄的房子看上去都仍然非常美观舒适。

屋内的装修风格只要是你所喜爱的,基本上不需要任何粉饰就能入住,而且合约条款的设定认真细致到叫人惊叹。

前业主留下一台烤箱,一台洗碗机,三台暖风机,乃至几幅窗帘都会写得清清楚楚,并且严格执行。只要是写进合同的都必须是完好无损能够正常使用的物品,可以陈旧,但不能有丝毫破损。


我们看中的那栋房子的拍卖排在第七宗,正好我们也可以放松一下心情,顺便在现场感受一下气氛,并学习一些叫价经验。

目睹现场一些人叹息着失望而回,一些人感动的相拥而泣,这种奇妙的感觉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都还未完全消化,转眼之间就轮到拍卖我们的房子了!

05

我们的房子起拍价是38万纽币(约167万人民币),经过三四轮举手叫价后终于进入40万,当时我们的想法是千万不要遇上中国买家,原因你懂的。

鉴于当时的移民新政刚刚出炉,政府鼓励新移民离开房价高企各项资源紧缺的奥克兰,所以移民政策是向奥克兰以外地区倾斜的。

而汉密尔顿作为距离奥克兰最近的大城市,自然成为新移民首选的定居地,因此房价在那段时间可谓是一路飙升,我们算是赶上低房价的末班车。



进入40万纽后我们真的紧张得不得了,就连叮叮都收住了笑容,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高台上的拍卖官。

依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策略,在40万纽之后我们每次出价要比对手叫价高1000~2000纽。

显然大家也都是依照这种策略进行出价,经过一轮此起彼伏的叫价,原来的7位竞争对手只剩下包括我们在内的3位。

我架上眼镜转过头去打量我们的两位竞争对手,一位是中年白人男士,另外一位是亚裔年轻女士,我在心中暗想:“她不会是中国人吧……”然后朝叮爸看了一眼。

叮爸跟我心有灵犀地相望一下,摇了摇头,低声说到:“不像是中国人,应该是日本人或是韩国人。”

确实也是,我们选中的这栋房子位于洋人密集的老街区,而华人喜欢聚集的新区我们是刻意回避了的,一来价钱被炒得有点虚高,二来我们更喜欢老区的那种相对较窄小的街道,让人感觉更有人情味。


更重要的是老区房屋的院落或支叶扶疏或繁花似锦,每行数步总让人感到耳目一新。

如我们所料,中年男士在叫价到了45万时便止步放弃,最后剩下的就是我们和年轻女士之争了。

06

此时的Jono也紧张起来,业主的代理人更是直接蹲在我的身边注意着我们的神色,我们和年轻女士各出价四五轮,房子叫价到47万纽。

眼看马上就要超出我们的预算了,我的手心已经湿透,但还是要故作镇定,心中简直一万只草泥马在呼啸。

我和叮爸的双双深情望向Jono——用求救的眼神,这小子显然也紧张得很,嘴角却还是含着似是而非的笑,用手掩着嘴凑到叮爸耳边说:“我们加5000纽!让她看看我们志在必得的决心”。

然后叮爸点头同意,Jono代我们举手,我看见年轻女士迟疑了大约5秒钟,笑了笑摆手表示放弃出价!

拍卖官象征性地怂恿了几句后,举起小木槌,手起槌落,我们一家三口欢呼着紧紧拥抱在一起。

窗外的雨不知是何时停住了,乌云渐散,一道彩虹架于空中,这是我来新西兰后第一次遇见彩虹。


- END -



月野兔本人

 新媒体知名写手,
现长期旅居新西兰。 
以独有的敏感触角感受中新两国的生活差异、文化碰撞、思想交流,坚持撰写既实用,又有趣,又能让读者产生感情共鸣的清新好文。让月野兔与你们在一起,每天成长一点点~


你在新西兰的好朋友☟


合作/推广请邮件至 marketing@skykiwi.com

爆料投稿请邮件至 you@skykiwi.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