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美国大兵那段限时3年的爱情:一开始我只是想睡你

<- 分享“走遍美国”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03 走遍美国


作者:沐儿   授权发布
不顺心的时候,好像一切都跟你较着劲儿,倒霉事一桩接着一桩。Wendy刚刚被老板辞退,车子坏了,电脑总是死机,连家里的暖气也不工作了。

这天,男朋友安格斯竟然告诉她,他在比利时的任期提前结束,下月初就要回美国了。

一切的不顺,都不如这一条来的凶猛。Wendy愣愣地看着安格斯,眼泪不听话地流了下来。

“你这是干什么?你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么?”安格斯柔声劝慰。他抬手替她抹去泪,微微蹙着眉头,有些不安地看着她。

“我们还有二十天的时间呢。”安格斯一只手把她拉进怀里,另一只手从背后温柔地托住她的后脑勺,像每天下班时一样,想给她一个深情的吻。可是Wendy却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开了。

她想挽留,却没有理由。从刚刚相处的时候开始,安格斯就明确地说明,自己来比利时只是外派,3年以后就回美国。他回国的日子,就是两人分手的时候,谁也不许纠缠。Wendy如果愿意,就做他女朋友;不愿意,绝不勉强。Wendy早知道会是这种结局,可她还是无怨无悔地纵身跳进了这个深渊。

01

安格斯是一名空军飞行员,美国派给比利时空军基地的一名技术指导。这个空军基地就在Wendy家附近,两年半前,安格斯租了Wendy家公寓中的一套,机缘巧合地成了Wendy的邻居和租客。

那个时候,Wendy刚刚念完大学,准备先去毕业旅行。某个午后,楼下洗车的安格斯引起了她的注意。健美的肌肉,好看的轮廓,让她忍不住躲在窗帘后面偷窥他。

他手大脚大。这大约是46码的鞋子吧,Wendy想。她突然想起闺蜜说的,人身体的每个部分都是按比例生长的,那么……想到这儿,Wendy脸热心跳起来。

从此,Wendy每天都伸长耳朵听车子停在楼下的声音,然后从窗帘后偷偷往外看。看他打开后备箱,背上健身包,锁好车门,噔噔上楼开锁。等他转身关上房门以后,她还忍不住盯着那扇门发愣。

Wendy放弃了计划已久的毕业旅行,她要把这个美国大兵收在麾下。


02

Wendy敲响安格斯房门的那天,正是比利时短暂的夏天里最热的一天。知了在门前的树上卖命地叫着,车轮驶过柏油马路时发出滋滋的声音。Wendy在镜子前把所有的裙子都试了一遍,最后还是决定穿她的牛仔小热裤,上身看似漫不经心地搭一件CK小背心。这条牛仔短裤,恰到好处地包裹着她的丰臀,小背心不仅勾勒出她的曲线,修长的腰部和脖子也都显露无疑。男人不在乎外表,鬼才相信。

安格斯穿了个大裤衩,拿个T恤正手忙脚乱地往头上套。简单地寒暄过后,Wendy直奔主题:“在这儿生活,不会讲荷兰语可不行哦。你看这样行不行,利用你工作之余的时间,我教你荷兰语,你教我英语。”说完,眨着大眼睛热辣辣地看着他。

安格斯自然是中了招儿,爽快地答应了,不知道是真的想学语言呢,还是因为Wendy火辣的身材。

英语本来就是Wendy的强项,两个人只顾着一起海阔天空地聊天,一个月了,安格斯荷兰语就只会两三句。转眼就快要到Wendy的生日了,安格斯问她想要什么礼物,Wendy没忍住,表白了:“我喜欢你好久了,我想要你做我男朋友。”

安格斯收敛了笑容,正经说道:“可我只有3年的时间。等我3年后回美国,我们就得分手。”他说得斩钉截铁。“为什么一定要分手?你可以留下来,我也可以跟你去美国。” Wendy不解地问。

“我前女友因为我要外派跟我分手了,但是,我想回去以后找机会挽回。她是我的初恋,我一直没法忘记她。”安格斯犹豫了一下,毫不留情地说。


03

他无法忘记他的前女友!这件事让Wendy郁闷了好几天。她思前想后,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的安格斯,对她简直就是致命的诱惑,先占有他再说。凭自己朝秦暮楚的性格,估计要不了三年,也就不稀罕他了。Wendy在心里默数了一下,中学以来,她一共有过5个男友,每一个开始都爱得要死要活,可是半年一年后,她就真的不爱了。三年,够了。

Wendy于是纵身跃入了这段爱情。生日那天,Wendy谁也没有邀请,他们买了红酒和蜡烛,安格斯亲自下厨,做了Wendy钦点的Spaghetti, 因为她知道安格斯只会做这一样。

那晚的酒特别醉人,Wendy觉得,安格斯做的Spaghetti, 比她在所有饭店吃过的都要香。烛光摇曳里,葡萄酒的作用更加明显,两朵红晕飞上Wendy的脸颊,她眼波流转,毫不避讳地用眼神去撩拨安格斯。

可是安格斯却沉稳得多。他打算起身收拾碗筷的时候,被Wendy一把搂过来,滚烫的唇贴了上去。“我就不信你可以坐怀不乱。”Wendy一边天马行空地想着,一边用胸去蹭安格斯。还没等她用完她最狠的勾引招数,她已经感觉到了安格斯身体的变化。

Wendy心中窃喜,她放慢了节奏——此时,应该让男人掌握主动。对于情事,Wendy还是相当有经验的。果然,安格斯再也沉稳不起来了,他像一匹发情的野马,抱起Wendy,扔进了沙发里。


04

Wendy终于等到了她梦寐以求的时刻,成功睡了她意淫过无数次的安格斯。经过那一夜,Wendy越发觉得自己的决定英明。她通过鞋码得出的判断,事实证明是正确的。而且,安格斯不仅外表帅,作为一名空军飞行员,摸爬滚打的训练造就了他结实的肌肉和健壮的体格。那一夜,对Wendy来说,简直就是巅峰体验。她对安格斯的依恋越来越深。

安格斯对她也无可挑剔。他不再泡吧,下了班就回来陪Wendy。Wendy找工作需要去面试的时候,他就乖乖做好Spaghetti等她回来。他陪她逛街,耐心地给她挑口红的颜色。在她犹豫不定该买哪双鞋子的时候,他替她决定:两双都买了吧。然后主动掏出信用卡买单。

他做了一个出色的男朋友该做的一切。

只是,一想到安格斯有个让他恋恋不忘的前女友,Wendy就浑身不舒服。Wendy曾偷偷翻过安格斯的抽屉,里面有一个女孩的照片,一张干净的脸,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带着笑意。除此以外,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Wendy想通过安格斯了解多一些他的前女友,可是,每次她一提及,安格斯就收起笑容,冷冷地说,我不想谈论这些。Wendy只好作罢。

圣诞节的时候,安格斯的父母给他寄来卡片。Wendy悄悄地记下了安格斯父母的地址。

在一家律师事务所任文员的Wendy,好不容易等到休年假的日子。她跟安格斯说,她要跟同事们一起去南非度假,安格斯欣然同意,还帮Wendy收拾行李,体贴地帮她备了姨妈巾,据说非洲的姨妈巾非常不卫生。


05

Wendy并没有跟同事们去南非,而是只身去了安格斯的家乡。她按照地址,找到了安格斯父母远在西雅图的家。

她说明了来意,两位老人惊讶之余,十分尊重她的果敢。他们详细地给Wendy讲述了安格斯与他前女友之间的恩怨情仇。

原来,四年前,安格斯的前女友派格和妹妹在夜晚回家的路上遭遇暴徒,暴徒拽住派格妹妹欲行强奸,派格情急之下用砖头砸暴徒的头部,没想到失了手,导致暴徒当场毙命。派格被判三年监禁,在牢房里染上了毒瘾。为了不影响安格斯的前途,派格决绝地与他分手。她被保释后,在一家戒毒中心戒了毒瘾,可是身体却越来越虚弱,现在好像是在某家医院里。

Wendy忽然很佩服这位叫派格的前女友,她决定去拜访一下这个让自己吃醋伤心的女孩。Wendy已经想好了,如果他们之间感情还在,自己愿意退出,成全他们。虽然,这么想的时候,她的心好痛。

安格斯母亲递给Wendy一个号码:“她愿不愿见你就不知道了,自打她从戒毒中心出来,我们就再也没见到她。”


06

拨通了电话,Wendy简单介绍了自己,派格爽快地答应见她。

坐在约定地点窗前的那个女孩,几乎没有了安格斯抽屉里那张照片上的样子。她瘦弱苍白,只有那双大眼睛,虽然带着倦意,却依然美丽。

Wendy没有遮遮掩掩,她把自己的想法和盘突出:“我爱上了安格斯,但我知道,在他的心里,你的地位是无法撼动的。我来看你,是因为我们爱上了同一个男人,而且,我佩服你的勇敢有担当。安格斯说了,等他任期满了,他要重新把你追回来。”Wendy说着,眼眶红了。

女孩哀怨地苦笑了下,伸出她苍白的右手,握住Wendy的左手:“我跟他之间,再也没有可能了……我在牢里的时候,不仅染上了毒品,还染上了艾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也希望你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安格斯是个好男人,希望你真心对他,好好珍惜。”

恍惚中Wendy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安格斯父母家的。第二天,她嘱咐安格斯父母不要在电话里告诉安格斯自己来过,就乘飞机离开了这个伤感的地方。按说,这样的结果对她来说并不坏,可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回到家,Wendy向同事要了几张南非的照片,把安格斯糊弄了过去。可是,她的眼前,却总是晃着那个女孩的影子,苍白的脸苍白的手。她拉开抽屉看了看那张照片,怎么也不敢相信她们是同一个人。


07

日子像长了脚,飞快地过去。朋友们渐渐结识了Wendy的美国大兵男朋友,都夸他帅气体贴。Wendy渐渐淡忘了他们的三年之约,在她心里,已经不自觉地把安格斯视为己有了。连她自己都纳闷:那个水性杨花的Wendy哪儿去了?自己不是信誓旦旦地说爱情只有6个月的保鲜期吗?为什么对安格斯,自己只想抓紧,不想扬手?

感情这东西,是最难讲清楚的了。Wendy明白,这一次,她是真的栽了。她怕失去安格斯,做梦都怕。

可是现在,这个人却要从自己的生活里彻底消失,她竟然连挽留都不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

坐在沙发上,Wendy越想越伤心。这张沙发,是他们第一次做爱的地方;这套公寓,见证过他们多少甜蜜的时刻。他走了,人去楼空,再也寻不到他的影子他的痕迹…… Wendy不敢往下想,她随手拿起属于他的那个抱枕,贪婪地把头埋进去,吮吸着抱枕上他的气息。

安格斯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却不知该如何劝慰。泪水打湿了抱枕,Wendy抬起头来,哽咽着问:“你爱我吗?两年多来你爱过我吗?”

“傻瓜,我当然爱你啊。你感觉不到吗?因为只有3年,我拼了命地对你好啊。看来我还是做得不够好,你居然没感觉到。”安格斯真诚又有些失望地说。

Wendy听完哭得更伤心了,鼻涕眼泪一起往下流:“那你还要离开我……那你还非要遵守什么三年之约……”

安格斯目光一冷,站起身来,沉沉地说:“我有我的苦衷。”

Wendy知道,他还是放不下他的前女友。她真想把真相告诉他,或许他会改变主意。但是,自己已经答应了派格,替她保守秘密,绝对不能说出来。

接下来的20天里,他们疯狂做-爱。周末24小时腻在一起,珍惜最后的每一分每一秒。

安格斯那辆美国牌照的道奇已经上了远洋货轮,行李箱也已经收拾好,终于到了要说再见的日子了。

Wendy开着自己的小车送安格斯去机场。大冬天的,她戴着黑超,因为眼睛实在肿得不像话。“我只有一个要求:保持联系。哪怕是作为普通朋友。”最后一次吻别后Wendy哭着恳求。

安格斯一步一回头地往安检处走去,Wendy的眼睛被泪水迷蒙。看着一步步走远的安格斯,她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未来。


08

半个月后的一个早晨,门铃响起。Wendy以为是送快递的。她拿起听筒:“您好?”“是我。”安格斯的声音。Wendy赤着脚穿着睡衣跑了出去,天啊!她的安格斯就站在面前!

Wendy一头扎进安格斯的怀里,她一边捶打着安格斯,一边埋怨他为什么不提前告诉她。安格斯搂紧她,宠溺地说:“别闹了,赶紧进屋去,小心着凉。”

“你前女友怎么样了?”Wendy一进门就急切地问。

“你这个家伙,居然那么早之前就偷偷跑去见我父母,你是迫不及待地想嫁我吗?”安格斯答非所问,打趣她。

“一开始我只是想睡你,现在我是真的想嫁你。”Wendy调皮地坦白。

“你到底有什么魔力,派格病得很重,可她拒绝我去探望。她居然说,如果我对她还有一点感情,请我遵循她的意愿,好好爱你。她说,我是在欺骗自己,我对她已经没有了爱情,有的只是同情,你才是我心里放不下的人。她还是跟过去一样了解我。”他把Wendy赤着的脚放进自己的大手中暖着。

“我哪有什么魔力,只是因为,她是爱你的,她希望你幸福。”Wendy低声说。她在心里对派格说:你放心,我会好好珍惜我们的安格斯的。

【作者简介】沐儿 :对外汉语硕士,旅居欧洲,喜欢瑜伽和徒步。专栏作者,简书签约作者。公众号:沐爱一生(muai-13)。新书《你好,有主见的姑娘》即将出版。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