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印度端屎端尿,在新西兰被同胞坑苦,回国进山区成青年公益代表!

<- 分享“新西兰移民家园”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9-30 新西兰移民家园


百度搜索移民家园网
www.yiminjiayuan.com



今天要介绍的主人公

是一位公益旅行实践者

借去各地做公益的机会

辗转多个国家,增长阅历


听起来很浪漫是吗?

或许你也忍不住想加入了

但其中过程的千姿百态

或许将超过现在的你的所有想象

且来听听烨华怎么说吧 


朋友家App房东  蒋烨华

 


2010年

因为觉得自己不适合原有的工作环境

又得了抑郁症

我决定去旅行



我曾读过德兰修女的传记,一直深深敬佩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为印度人民所做的事情。


于是我把第一个目的地定在了印度,希望参与到德兰修女“仁爱之家”的服务中。




然而,落差来得很快。在从孟买到加尔各答的火车上,我遭遇了印度列车乘务员的恶劣服务。


那时我又饿又累,失望受骗的挫败感困扰着我。




回到卧铺,我反思着自己的情绪。我是来做公益的,却不爱印度人,这不是虚伪么?


而我又想到真爱是什么呢? 爱父母是因为他们爱你,爱女孩是希望得到她的爱,而真爱,是爱陌生人,爱伤害你的人。


当我意识到这点时,我原谅了那个印度人。




正是因为想通了这点,支持着我后来在仁爱之家的义工活动。


那是在加尔各答,我做的是又苦又累又脏的事。


比如帮大小便失禁的老人换裤子,那股难闻的味道让我简直不敢呼吸,洗衣服的水很快会从白变黄。




我是凡人,我的内心也常有抵触。


每当这时,我在火车之旅中领悟到的真爱之奥义就会出现,让我放下骄傲和种种抱怨,认真为老人服务。


爱,是纯粹帮助别人的唯一动力。



 

在印度做义工,虽然只有短短2周,却打开了我的公益之路。


从印度回来后不久,我想去国外体验当地生活,也在公益模式上寻找一些启发


便签了新西兰的工作旅行签证,开始了异乡的旅行打工。




新西兰福利不错,基本的生活还可以过。但也曾受到很多不公平的对待。


最困难的一次是我被一个中国工头欺骗了本来我是可以合法打工的,但那个工头不给我打税。我变成了黑工。


并且,他还克扣我的工钱、拖欠我的工资。在那里工作了3周,每天十二小时,但最后我不但没有赚到钱,还把积蓄都花完了。




没有钱,只能省吃俭用。睡帐篷,吃泡面。


最最艰难的时候,身上只有20纽币。


虽然有信用卡,但我不敢用。一旦用了,我爸爸妈妈就知道我在新西兰过的不好。


最终,我还是咬牙挺过了艰苦的时光。


我想,苦难都是化了妆的祝福。每一次的经历都能让我们的生命有所成长。



在新西兰的8个月打工旅行中,我无时不刻不感受到,这个国家在医疗,公益各方面的成熟。


这次新西兰的体验,成为我回国继续做公益的动力之一。


我想将学习到的做公益的经验带回中国,帮助更多的人们。



2011年开始,我每年都会前往四川的凉山州,通过英语夏令营的形式和孩子们度过整个暑假。


2013年我又开始参与免费午餐项目。为那些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吃没有油的蔬菜的村民们募集资金,让孩子们吃得更好。



一开始,募集到的钱寥寥无几。连兄弟都不支持我,给我泼冷水。


自己也面对很多经济压力,放弃的念头无时无刻不冒出来。


但身边总有一些鼓励的声音让你能够坚持下去。一位朋友对我说:


“蒋烨华,如果你是死水,就算你现在拥有再多,总有一天也会枯干


你要记得,自己是根管道!是将活水引向干旱之地的管道, 是一个承载并传递祝福的器皿。”



渐渐地,我认识了公益圈的朋友,资金的困境就好转不少。我自己也不在乎负面的声音,努力做事。


我明白公益不仅是一个人的努力,更是一群人的奋斗,我要做的就是努力让人知道在中国还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

 


2014随着凉山州项目的成熟,我有时间前往四川另一个贫瘠的地方——甘孜州妙法院做老师。 


那里是高原,冰天雪地,极度缺水,经常断电,生活十分辛苦。


有一次因为高反加上感冒我没有办法给孩子们上课。这些孩子们就跑去草原上给我摘来野花,放在我的床头,还画画送给我,希望我能够快点好起来。



经过这3年多的努力,周围的朋友已经开始理解我所做的,并且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支持我的公益之路。


而公益也改变了我的生活。在我最近写成的书《从流浪到归家》中,我写到:


“旅行做公益,让我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是让更多的人过得幸福。


满足不是来自自己,而是帮助的人可以好起来。”





而做公益对我的意义,还远远大于这些。


因为加上了意外收获的爱情。

 



没错。


2015年我再一次前往藏区支教,在路上不慎被毒虫叮咬,高烧、化脓。

 

一个医学院毕业的老师每天都给我换药。当这段支教结束后,我们相恋了。

 



当我俩结婚的时候,我们希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但评估了一下收入水平和一天跳三价的楼市,同时也不甘心这样做一辈子的“房奴”,感到渺小又无奈。


偶然地,我的妻子听她爸爸说起,家里还有一个老房子空置着,想把它收拾收拾租出去。我们顿时眼前一亮:还不如租给我们。最后我们征得了他们的同意。




第一次见到这个房子,是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们只是借着手电在屋外张望,透过窗户的一点缝隙去憧憬这是一个怎样的小世界。


虽然屋内破乱不堪,屋外杂草丛生,但我们依然按捺不住兴奋,仿佛看到了家的模样。



就是这样30多平米的小小空间,我们尝试着把喜欢的元素都加进去。


阁楼、吧台、塌塌米、沙发、露台、厨房、花园……


乍听之下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是这就是所谓的“梦想”吧。梦想梦想,首先要敢想,其次要敢做。




房子很快开始动工,很快被我拆得只剩下一个空架子。只保留了原来的结构。


在农村,这样的改造更是少见,周围的邻居也都好奇,纷纷抱着“看你们怎么收拾”的想法,等着看我们整出个什么来。




改造工程就在我们的憧憬、乡亲的质疑以及父母的忐忑中进行着。


我和妻子利用一切空暇时间跑建材市场,网购、现购、打制等方法统统用上,拿到我们中意的建材、家具,同时还要兼顾价格、质量、品相等各种要求。



我几乎调动了平时被封锁在某个角落的所有脑细胞来做这件事情,设计、整装、精装方面的潜能统统小宇宙爆发。


以至于在小屋整体化效果出来之后都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家装修完了,但如果就这样作为一个自己居住的场所,那么对于家的梦想也只能到这里结束。


但梦想之所以能称为梦想,是因为它也有流动的属性,一些新的想法会以梦的形式来不断地开启我们。




恰好迪士尼项目修建后,我们的房子处在周边。借着很好的旅游大环境,来这儿酒店投宿的人也多了。


我们想着,刚好装修的屋子也可以为此所用啊,就这样开始做短租了。



我们将房屋信息发布在朋友家等短租平台上,撰写房屋守则,等待我们的房客。


这样做不仅免去了做民宿的各种审批流程,也可以与租客之间有互动,彼此交流,也在交流中学习如何成为好的房东。




这样,我们小屋的就成了自住与短租两用。


没有租客的时候,我和妻子会过去居住,在露台上看晚霞、在厨房做一杯意式咖啡,或是拿一本喜欢的书躺卧在沙发上。





露台上搭帐篷,晚上可以看到满天繁星


我们也在自己居住过程中不断地完善细节,让租客有一个更好的居住体验。




起初的时候我们以为来预订的都是迪士尼的游客。


后来发现更多租客是因为喜欢我们的屋子和居住理念,更有因为喜欢我们的故事而来的。




我们很开心,这太符合我们最初的设想了。我们希望每一位来的客人,都像是到自己的朋友家作客。




我们为小屋取名为“我们WE”,因为这里有我和妻子的故事、信仰;也希望能和来小屋歇息的朋友,成为很好的“我们”。



来源:朋友家(ID:mypengyoyjia)

新西兰移民家园尊重原创,诚意分享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遇侵权,可联系订阅号进行删除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