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哈佛中国学生想对北大院长说,小目标比大方向更重要!

<- 分享“美国留学日报”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02 美国留学日报




前段时间,北大考试研究院秦春华院长一篇关于年轻人人生方向的文章在网络上引起不小热议。哈佛学子李柘远发表了一些不同看法。在他看来,人生不是一蹴而就的,年轻人在人生大方向上暂时有迷茫实在是再正常不过,关键是如何定好一个个小目标,然后坚定执行。最后,李同学还分享了他在哈佛行之有效的几点经验。


文 | 李柘远


前段时间读到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秦春华院长写的《这些“牛孩”的人生方向呢?》。这篇文章后来被换成《考上了北大哈佛以后,就走向人生巅峰了吗?》等标题,在网络上引起不小的转发和热议。



文中,秦院长对大学生、尤其是名校大学生(他称为“牛孩)有几个担忧:他们的死板和拘谨太像了(从面试现场表现看出),成长模式和优秀的方面太像了,就连进大学以后的问题点也太像了——入读一所好大学似乎成了追梦的终点,然后便找不到奋斗的人生方向了。


我算是秦院长说的那类“牛孩”:一路读着重点小学和中学长大,然后到世界名校拿到本科学位,再攻读硕士学位。在感谢秦院长撰文关心学生之余,我想以一个“牛孩”的身份,围绕“大学生与人生方向”这一点,聊聊自己的感受。一些看法可能同秦院长的观点相左,却也可能获得大学生的共鸣。


没找到“人生方向”——这有多可怕?


秦院长在文中最大的担忧,是年轻人的“共同迷茫”——哪怕是很多拼进了北大、哈佛的“牛孩”,也不知道自己接下去的“人生方向”了。


“最令我吃惊的是,当我问他们(被面试学生—笔者注),你希望自己未来成为什么样的人时,很少有人能答上来。”
“小时候,每当大人问孩子,你长大了想当什么呢?孩子们总是兴高采烈地回答:科学家、宇航员、飞行员、警察叔叔(阿姨)……然而,当孩子们上学之后,这些问题就再也不曾被提起,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但有一天当他们(北大、哈佛学生– 笔者注)真的置身于无数次在梦中出现的校园时,常常会陷入深深的焦虑之中:接下来又该做什么呢?”


如果长大后仍能像童年时那般无忧无虑、天马行空地幻想,该有多好。可是,经过十几二十年的学习和生活磨练,我们早已变得更缜密、更谨慎,有了更多思虑,不再能一拍脑袋说出“我要当医生”“我要盖楼房”了。所以,将“幼年时能脱口而出的远大理想”与“长大后方向暂缺的状态”做直接对比,我认为略欠周密。


秦院长文中所述的“人生方向”,是指能让人充满热情的一项事业、能为之奋斗终生的远大理想,横跨人生未来几十年,是一个大而广的概念。


暂时没找到这样的“人生方向”,对牛孩们、大学生们、年轻人们而言,是一件该深感恐慌的事吗?


作为一个仍在摸索但未曾停止过努力的90后,我不这么认为。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人生方向,就像是那个千里之外的广阔江海,必然是需要花费时间、经过一步步思考和实践才能悟出、确立的。哪怕是顿悟,也得有前期摸索作铺垫。


如果用一个公式来说明“人生方向是什么”,我想可以这么写:


人生大方向= 小目标1 + 小目标2 + … +小目标n


即:宏观的人生方向,是由微观的“小目标”累积而成的。n的数值因人而异,有的同学找到人生方向花费时间较少,有的人会慢点——这都很正常,无需因为自己还在摸索而别人已经有了长远方向,就感到焦急。


试问秦院长和中国的大学教授们:你们二十多岁时,已经精准无误地找到未来方向了吗?

很多改变了世界的人,年轻时都经历过相当长的一段探索期。有的人可能比现在的大学生更摸不清未来方向。


缔造了苹果帝国的乔布斯开始科技领域创业前,曾在二十多岁时只身去印度踏上一段宗教苦旅。奥巴马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回芝加哥穷人区干了三年义工,然后进入哈佛法学院读博士。彼时的他,很可能并没把“人生方向”定为有朝一日当选美国总统。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年轻时曾教英语,后来开翻译公司。当年的马总肯定也没想过,未来的人生都将和一个叫“阿里巴巴”的公司密不可分。秦院长自己也在文中提到了美国的摩西奶奶,77岁时才发现对绘画的热爱,正式开始创作。


所以我想,我们不能把“这些‘牛孩’的人生方向呢?”渲染成一个会让年轻人焦虑的严重问题。二十多岁的年龄,尚有太多上升和可塑空间,没有定型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了。


当然,我这么说不是在鼓励大家可以仗着年轻资本而不怕迷茫、“悠着来”。比早早找到关乎未来几十年“大方向”更重要的,是现在行动起来,确立好这个月、这半年、这一年、这两年……的一个个小目标,并坚决执行,让每个被完成的小目标都成为人生大方向上不可或缺的基石。


我们真的对下一步的目标一无所知吗?


如果把“是否确立了现阶段和近期目标,并付诸实践”作为判定一个年轻人是否“迷茫”的标准,大学生们(不管是牛孩还是非牛孩)仍像秦院长描述的那般情况堪忧吗?


“我观察到的实际情况,其实没有那么惨”


先说身边的哈佛“牛孩”们。前几天,我同哈佛大学研究生院院长特别助理、哈佛研究生院国际战略发展主任H.P. Tian博士聊天。当问到中国留学生在哈佛的表现和未来规划时,她给予了很正面的评价(以下为原话大意):


“我了解的不同院系的中国学生都才华横溢,能力出众。他们头脑清楚,很有想法,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都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


我认识的哈佛中国学生们确实如此。他们充满正能量,把学习生活安排得充实而有条理。虽不是每个人都确定了“人生大方向”,但都有清晰的小目标小规划正在执行着。


朋友何江(哈佛历史上第一位毕业典礼中国籍学生演讲人)便是生活得“很明白”的一位年轻人。他从湖南农村考进中科大生物系,再凭优异成绩进入哈佛生物系读博士,如今在麻省理工学院做生物学博士后研究。


虽然何江还没确定未来是扎根实验室做学术,还是走出校园去探索技术+创业道路(即“人生方向”待定),可你一定能看出,何江如今的优秀是一步一个脚印拼出来的:抓准“生物”这个自己喜爱又擅长的领域,完成一个接一个成长途中的“小目标”。不好高骛远,只求脚踏实地——对年轻人而言,这难道还不够吗?


再说更广范围的大学生们。9月22日,我发微博邀请大家分享“2016年最后100天的3个目标”,两天内便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大学生和海外留学生的几千个“小目标”:有要通过一场重要考试的,有要看完多少本书的,也有要坚持每天跑步的。我们不能轻看了这些小目标。纵使它们再微不足道,也是寻找人生方向的基石。


秦院长、教授们,我们虽不能一步登天,但那么多年轻人都在为当下能做好的事不懈努力着呢。这就特别好,不是吗?


“独处”和“试错”,是找到人生方向的最佳办法吗?


文章末尾,秦院长分享了两个帮年轻人找到人生方向的办法:独处和试错。


“每天抽一点时间独处,给自己的心灵留出一点儿空间,在完全放松的状态下听听内心深处的渴望。有时候,也可以拿出一张白纸,把自己的想法写下来。无论这些想法看上去多么幼稚,多么可笑,甚至骇人听闻也没关系,反正这是写给自己看的,与他人无关。”
“一个好办法是试错。不停地尝试所有的事情,……不要害怕失败,失败的成本很小,只要没有被开除或退学,大不了还可以重新回到课堂,一切从头再来。”


谢谢秦院长的建议,但请允许我分享一点不同想法。


“独处”那段话,(恕我失礼)越读越觉得像鸡汤书里“知心大叔”、“知心姐姐”常说的套话。这个方法无伤大雅,可也不会给人带来什么帮助。试想,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拿出一张纸天马行空地涂鸦狂写,真能灵感迸发、找到奋斗方向吗?不是每个人都能像牛顿那样,被苹果砸了头就发现了引力;或者像阿基米德那样,泡个澡就找到了浮力。年轻人之所以迷茫,很大的一个原因是脑子里没有idea。在这种想法缺失的状态下独处,几乎不可能有实质性的收获,反而可能越写心越乱,适得其反。


关于“试错”:诚然,人都是在尝试——跌倒——爬起——再尝试的循环中成长成熟起来的。确立短期目标和探索长期方向的过程,一定少不了试错,这点我非常赞同秦院长。


但我不得不说,当读到“失败的成本很小,只要没有被开除或退学,大不了还可以重新回到课堂,一切从头再来”这句话时,我被冷不防震了一下。想法固然美好,现实却很忧伤。如果年轻人的生活能像秦院长描述的那般简单洒脱,就完美了。


但不得不接受的事实是,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真的输不起。


十年寒窗,我们付出的努力只有自己和家人明了。这么多年的拼搏都是前期投入的成本,如果因为一次大胆试错就放弃大学学业,所有时间和金钱成本就可能瞬间变为沉没成本,无法收回了。


社会给我们年轻人的机会很多,但给我们的挑战和压力也“山大”。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比尔盖茨那样辍学后成功创业。对于非官非富的绝大多数大学生而言,先好好在学校里读书涨技能是最稳妥的方式——我不是在说年轻人不能试错冒险,只是这“险”,最好在可控范围内“冒”,实在不可太激进。


帮自己寻找奋斗目标和人生方向的方法有哪些?


下面的建议很多人也许不陌生,但确实都是我自己用过、觉得好的办法,分享给所有年轻人——不管你是否正在迷茫。


1、读书,读书,再读书(所有非教材教辅的好书)


与其去想,不如去读。智慧和Idea不是凭空蹦出来的,而是通过阅读攒出来的。在移动社交工具肆意侵占日常生活的今天,我们真的太容易分心了,很多人不知不觉就能在朋友圈和直播app上花掉一小时。放下手机,重拾书本,静心读几页书、几篇文章,你获得的将不仅是知识,还有能帮你找到目标和方向的灵感。


在大学里读完有关华尔街和高盛的几本书后,我对投资银行业有了更深的了解,也进而确定了毕业后第一个奋斗步骤:去投行苦干两年,夯实基本功。不管未来落脚于哪个行业,投行给我的各种基本技能都会让我受益终生。


我还喜欢读自传。这类书的一大魅力,是作者生活到第50页的时候,还不知道第300页会发生什么样的精彩故事。循着他们的奋斗足迹读下去,我们可以借鉴他们的经验,规避教训,学习成功方法,再思考和设计自己的人生路线。


2、拜师求教


与其去想,不如去问。我们可以找的老师至少有两种:教授和学长。


大学生最该避免的事情之一,就是只在课堂上和教授发生交集,下课铃一响就“各奔东西”,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教授们是过来人,比我们有见识见地;很多教授也愿意与学生打成一片,倾听我们的苦恼和迷茫,帮我们出谋划策,还可能给我们介绍各种资源和机会。


读大学时,我有幸和几位教授成了好友,经常在下课后同他们hang out:周末到教授家一起做饭,跟他们体验各种好玩事儿(学日本剑道,在农场上种菜)。和教授们的聊天过程也是学习过程,我听他们讲自己年轻时的打拼故事,也让他们为我毕业后的规划支招。一位赏识我的经济学教授,更写信力荐我去摩根士丹利纽约总部实习。每次跟出色的长者交流,我都感到充实和喜悦,心中的迷茫和困惑也往往能被驱散无踪。


和优秀的学长学姐交流更应该是必修课。他们刚走过我们正在走的路,有很多可以分享的热腾腾的经验,包括我们正经历着的挫折和疑惑。他们可能是比父母更能体会我们感受的人。缺乏方向感和上进心的时候,不妨和学长打场球(和学姐逛个街)、吃顿饭,抒发自己的苦闷和彷徨,让他们开导一下。虽不一定能立刻豁然开朗,但也会帮你减压、重拾一些动力。


3、不要宅在宿舍和家里,走出去看看世界


与其去想,不如去闯。感到无力和迷茫的时候,切忌把自己关在宿舍和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任凭自己在狭小空间里独自疗伤或苦想,那样只会陷入恶性循环,越发消沉和自卑。


有意识地让自己走出每天两点/三点一线的生活圈,去完全不同的地方看一看,呼吸不一样的空气,到别人的生活里走一走。在旅行途中,太多人收获了灵感,甚至找到了奋斗目标。


还是说乔布斯——他到了印度后,发现这个国家并不是一些人所宣扬的宗教净土,而是处处皆贫穷和饥饿。印度之行让乔布斯意识到,比起宗教,也许科技与创业才能更好地改变世界,继而在之后开始创办苹果品牌。


4、提高执行力


与其去想,不如去做。定好的目标就是要去完成的。如果不立马卷起袖子付诸行动,还不如压根没有目标。提高执行力和效率的好办法之一是给自己列To-do list(任务清单)。


我从读中学开始列To-do list,从最初在小笔记本上手写任务、逐一打钩,到大学以后在电脑和手机上填写自造的To-do list,我的记录几乎从未间断过。如果按每天10项To-do来算,十年下来也完成超过36,500个任务了。做完这几万个任务,就是实现了几十个乃至几百个小目标,也同时使我的“人生方向”更加清晰。


养成用To-do list的习惯后,你就会逐渐患上“任务完成强迫症”。如果哪天没做完某个任务(没法在任务清单上打钩),就可能感到浑身不舒服——这是一种好的“不舒服”,因为它能督促你提高效率。


前几天,我调查和制作了几种哈佛同学常用的To-do list模板,发布在新浪微博上(请前往@李柘远LEO查看详情和讨论),在这里再次同大家分享。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和习惯,选择最适合的模板。然后,就开始尝试一下每天有To-do list监督的生活吧。






想跟国内大学教授们说——


在大学里,我有幸遇到了一群出色的教授。他们不但传道授业解惑,更给了我师生友情甚至亲情。我把大学母校看作the home away from home(故乡之外的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教授们给的关怀,让我能在漂洋过海求学的几年里一直感到温暖。


我只想以一个普通学长身份,替所有离家求学的学弟学妹向国内大学教授们提一个请求,希望不算苛刻:


多给学生们一些尊重、耐心和鼓励,不论是在招生面试时还是学生入校后。下一次,能否将心比心,多理解一下他们在面试时“正襟危坐,面带微笑而不露齿”的拘谨,不再在面试时随意打断他们?当他们遇到困惑想找你们探讨和倾诉时,能否多为他们敞开办公室和家的门,为他们出出主意,而不只是隔靴搔痒地送一段鸡汤话?你们的一次悉心帮助,真的会让很多学生感恩一生。


以一句话作为文章结尾,送给所有正在为未来努力着的大学生、年轻人:


人生方向,不是空想出来的,是用一个个小目标拼出来的;


别着急,别焦虑,把眼下的每一步走实,你会走得很好。

点击“阅读原文”,1分钟在线免费评估

我们将为您选择最适合您的院校↓↓↓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