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奥斯卡纪录片单元银奖导演郭容非:不要忽视每一个草根的梦想

<- 分享“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9-30 美国中文网


提示点击上方"美国中文网"↑订阅本微信推广平台


9月22号,在加州洛杉矶的比佛利山即将举行第43届学生奥斯卡颁奖典礼。郭容非凭借纪录片《我是仙女》获得了“学生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银奖”(Student Academy Award),成为纪录片单元唯一一位获奖的华裔学生导演。
第43届学生奥斯卡获奖嘉宾合照
图片由郭容非提供
“学生奥斯卡”奖(Student Academy Award)设立与1972年,是美国电影艺术可科学学院(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设立的电影奖项,参赛作品需出自于指定的国际知名电影学院在校学生作品。

纪录片《我是仙女》是郭容非在2014年就读纽约大学研究生期间完成的电影作品。该片讲述了2014年红遍网络的农村设计师王守英的故事。也就王守英的成名之路探讨了在时代大环境下,中国“网红”群体的生存现状,他们未来的发展方向又将指向何方。
农村设计师王守英

王守英,山东泰安人。她每天的工作是早上在妈妈的乡镇早点铺卖早餐,午后,开始利用玉米根、稻草、塑料瓶等这些寻常材料进行不同寻常的服装设计。当她把作品发表在网络上后,2013年初王守英迅速走红,开始了并不好走的“网红”之路。

郭容非去到山东泰安,仅用七天的时间便完成了拍摄,但她表示,30分钟的电影剪辑却耗时一年。对于漫长的后期制作郭容非给出了这样的解释,“我觉得很困难的是怎么剪才能让别人觉得我不是在嘲笑她,不是在猎奇她。”
郭容非获得了“学生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银奖”
郭容非在颁奖典礼上发表讲话
“当时我们围观她时,和她作品质量的高低没有关系,现象看穿了,重点不在网红本身,而是在于我们围观者的价值观是什么样子的。”

郭容非告诉我,在和王守英的相处期间,心态十分简单,她没不想将影片导向一个“猎奇”的方向,更不会添油加醋地故意抹黑王守英。“我只是想用纪录片的方式记录下当一个普通的农村女孩摇身变成‘网红’后,她的生活状态和心态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郭容非这样说道,“这么一个普通的农村女孩却有着Coco Chanel的梦想。外面已经有太多的人在过度消费她的梦想了,我需要保持自己的中立和理性。”
王守英在家中给作品做模特

我们对“网红”一次并不陌生,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网红”代表的群体也在发生着转移。作为在几年前兴起的第一代网红,配合着媒体的过度曝光,王守英不合时宜地满足了公众的“审丑”心态。

纪录片《我是仙女》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围绕王守英在农村戏台上的一场时装秀展开,郭容非记录下了村民、媒体对这场秀的嘲笑和不解;而第二部分是当王守英设计的服装被送往上海展览馆,穿在外籍模特身上进行展示时,却迎来了所谓“时尚界人士”的好评如潮。

“对比是非常强烈的,前一天在农村,第二天就在上海美术馆里,大家对她的作品一片褒奖,是一个很虚伪的环境。”郭容非说,“来的那群人都在赞扬她的作品,称她的作品为‘后现代’艺术,这让我反思艺术品审美上的价值到底取决于什么,是取决于艺术品本身呢,还是它所处的一个情景。”

这部记录片最大的亮点就在于以一个被公众讽刺的农村网红设计师为主角,讽刺了她所身处的大环境以及所谓的“伪艺术家”。

电影之所以被命名为《我是仙女》,也是借鉴了王守英的微博名“王守英是仙女”。郭容非说,这不仅仅是一部反映网红的电影。她也希望用电影来尊重每一个来自不同阶层的梦想,同时引发了在时代大环境下,草根理想应该何去何从的思考。

影片的结尾是王守英一个人坐在出租车里,目光探向窗外的城市霓虹,而然不知道自己应该何去何从。郭容非其更多的是去关心影片主角王守英的未来是什么样的,以及王守英所代表的群体,在中国一个较为浮躁的背景下,他们的梦想是怎样一个存在。
几年过后,“网红”的生态环境和代表的群体都在发生着变化,从满足公众审丑心态的王守英,到千篇一律的网红脸,再到现在的自媒体平台。从发展路径可以看出,网红的生存周期并不长,它需要依附与一个时代特定的媒介,从QQ、微博、再到现在的微信、直播,媒体平台直接绑定了不同形式的网红发展。

其实“网红”一词变得越来越中立,它不再是大家调侃闲聊的话题。信息时代大家都挺忙的,人们对碎片信息的需求正在塑造者新一代“网红”。抛开炒作和故意刻画,做一个安静而富有内涵的新生“网红”也未尝不可。总而言之,照这样的规律发展下去,现在时代对网红也是高标准高要求了,还是要多读书、多见世面才能成为2017新春款网红预备军。




(转载请注明美国中文网)

微信号:美国中文网
长按指纹扫描关注“ 美国中文网”


点击左下角查看更多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