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斯行李箱女尸案惊现逆转:报案的亲生女儿和前夫被锁定为嫌疑人

<- 分享“墨尔本微生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9-30 墨尔本微生活


之前曾报道过的可怕的珀斯天鹅河行李箱沉尸案,在本周三有了重要进展,西澳警方终于锁定犯罪嫌疑人。



57岁的死者Annabel Chen的前夫和唯一的亲生女儿(也就是本案的报案人)涉嫌残忍杀害死者,目前已经被警方正式指控并于昨天上午在西澳法院开庭进行了庭审。


要回顾案情的可以戳这里:

太可怕!历经两月,珀斯行李箱女尸案身份之谜终于解开——华裔神秘女富豪!




先梳理一下警方此前发现的重大线索——用来放入行李箱沉尸的瓷砖和陈女士多年前卖掉的老宅的卫生间的瓷砖相吻合。



这个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虽然有人质疑说这点很正常,由于老宅是新房子,在建造的时候把多余的瓷砖留了下来,而在搬家的时候把这些瓷砖带去了新家。说的没错,但是正是这样才把犯案的案发现场锁定在了这两个地方,警方也是把旧居和新家作为第一第二案发嫌疑地进行更深入的调查。警方这样的侦查方向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案发现场就是旧居或新家,那么杀手在作案后把陈女士的尸体装进了行李箱,顺手拿了丢弃在家中的旧瓷砖,一起装入了行李箱中,貌似这样的推测就顺理成章。



另一方面,自从警方确定女死者为陈姓华人后,大家也都发现了,死者的经济条件非常优越,57岁的死者陈女士出生于台湾,后移居新加坡,在1999年搬来澳洲,死前为澳洲国籍,死者最后于2001年底买下了Mosman Park的一处二层楼房子并一直在此居住。在珀斯居住期间除了之前和自己女儿一起居住外,并没有和其他家人保持联系,后来女儿去了墨尔本,死者的身份也是在女儿从墨尔本回来后才被最终确认。并且警方称,死者在90年代和前夫离婚时曾获得1000万澳元的离婚安置费。据传,死者还有两位双胞胎继女,但是平时极少联络。



此前,西澳警方又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警方称,死者是珀斯皇冠赌场的一名常客。这点和警方之前公布的:“陈女士是一个虔诚的教徒,经常去教堂和寺庙”,似乎不成逻辑。尽管警方没有说陈女士到底是基督教、天主教还是佛教徒,但是一名极其有信仰的教徒,是很难和一名狂热的赌徒划上等号的。因为,陈女士迷恋赌博的程度或者说是光顾赌场的频率,非常惊人!




据珀斯皇冠赌场的工作人员称,陈女士基本上每周有6到7个晚上都来赌场赌钱。就是说几乎每天都去。一位工作人员回忆称,陈女士基本上每次都是和同一伙人来赌场,而且这一伙人赌钱出手都不小,每晚的输赢基本上都有数万澳元。这位工作人员向警方透露一点非常奇怪的事,这些人每次赢钱的时候都会告知赌场并要求记录,但是输钱的时候他们从来不提及。


陈女士的尸体被发现后,警方曾经做出了死者的照片,不过当时由于照片的清晰度和精确率欠佳,导致一直没人能认出死者,后来直到死者的身份被确认后,警方又制作了一张被认为更像死者的照片。


赌场的前工作人员称“一开始我们看到第一张公布的照片时,完全没有认出她就是死者,也就没有在意,直到第二张照片被公布后,我们很快都得到同样的想法,照片上的人就是以前经常来赌场的人”。




还有一位赌厅的工作人员对陈女士非常有印象,“她基本上每天晚上都来赌场,一般和一伙人一起玩百家乐或德州扑克,有时候她也会在旁边看同伴玩数字轮盘,这一群人很明显都是一起的,赌的都不小,基本上一晚的输赢都有1万澳元左右,有时候也会达2到3万。但是作为个人来讲,陈女士在这群人里属于输赢数额不大的人,但是作为一个团队来讲,输赢总额绝对是一笔大的赌资”。


赌厅的工作人员称“死者每次在赢钱的时候,都会要求赌场用她的会员卡记录赢钱金额,她的所有同伴也是一样,当她们赢钱的时候,她们都会将会员卡递给我们以做记录,但是,很奇怪,当她们输钱的时候,从不将会员卡交给我们”。


因为赌场会把每一位出入金额很大的赌客的输赢记录提交到一家叫做Austrac的机构, 一家隶属于澳洲政府的专门调查洗钱活动的财务情报机构。




赌场之前也一直怀疑她们是不是在从事洗钱活动,因为一般赌客会要求赌场把所有的输赢数额都记录下来,而他们只要求记录当天赢了多少,从不记录输钱的部分,这明显有悖常理,很明显她们只想让Austrac 机构看到她们的赢钱记录。



尽管对于死者生活和亲朋好友的猜测诸多,不过本周似乎案情有了重大进展,被控谋杀死者的前夫名叫Ah Ping Ban, 今年68岁,此前被报道居住在国外,另一名被警方拘捕的犯罪嫌疑人是他们的女儿名叫Tiffany Yiting Wan,今年25岁,居住在墨尔本。两人一起被警方指控为行李箱沉尸案的凶手。




两人于周三下午被警方逮捕。昨天上午,两名嫌疑犯接受了庭审,法庭上,两人都未对警方的指控做出辩护,也未提出保释申请,警方称,两名嫌犯将于10月26日再次出庭Stirling Gardens地方法庭接受庭审。




庭审完毕,高级警探Tom Mills 告诉媒体称,警方正在对本案展开进一步调查并且称女嫌犯就是此前从墨尔本回来并向警方报告其母失踪的人。并且她还曾经挨家挨户询问邻居关于母亲下落的消息。警方透露,在得知死者被谋杀的消息后,死者其他的家人包括了在珀斯生活的两个双胞胎继女都悲痛万分。

另外警方还称,死者Mosman Park 房子电话号码的登记名字为“T Wan” ,目前警方还未确认这个名字是否为受到指控的女儿的名字。


据警方透露,被控谋杀的女疑犯是死者陈女士唯一的亲生女儿,1999年两人从新加坡搬到珀斯居住。陈女士对这位女儿也非常不错。后来,买了Mosman Park这栋大宅目的就是能让女儿能离好的MLC学校就近上学,2009年女儿从Claremont 高中毕业,两年后搬去了墨尔本。警方称女儿搬去墨尔本后经常会回珀斯看望母亲。

警方目前并未透露死者在90年代末和前夫离婚后是否和前夫还有过联系,警方称,死者前夫Ban的经济条件也相当不错,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都有居所,在离婚时候也给予了超过1000万澳元的赡养费。他有时也会来澳洲住上一段时间,但是没有固定地址,警方称他并不是被逮捕也不是被引渡来澳洲,而是在数周前来澳洲协助警方做调查的。

之前,女儿匆忙的找寻母亲又主动报警后,的确是转移了警方侦查的视线。然而,虽然现在警方还未公布谋杀的动机和主要细节,但是既然能够锁定两位至亲为犯罪嫌疑人,又开庭审讯。那么,西澳警方一定是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之前,放出的类似于教会、寺庙、赌场等等,或许只是女儿误导警方的烟雾弹。

至于真相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如此残忍杀害亲人?似乎答案很快会大白于天下。


本文转载自微珀斯,经过少量修改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