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里你听过的最不靠谱的职业建议是什么?

<- 分享“澳洲红领巾”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06 澳洲红领巾





大多数将要出国或者已经出国的童鞋多数都是在大学阶段,作为人生阶段最重要的转折点之一,大学教育阶段已经逐渐被当做最主要的提升自己格局的方式和时间段。那么,在大学里有哪些不靠谱的建议需要多注意,咱们来看一看。

文 | 林子人  来源:界面网

原文地址:http://www.jiemian.com/article/836730.html


对于很多人来说,大学是进入职场前的最后一段校园时光,也是应该开始认真考虑就业问题的人生阶段。你会发现周围不少人用各种方式来时时提醒你这点,比如告诉你,你应该做啥啥啥。


但俗话说“听了很多大道理,却过不好这一生”,威廉玛丽学院(the 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的历史系学生Aine Cain就对各种貌似好心的职业发展建议无力吐槽了。她在学校里兼职担任校园导游和游客闲聊唠嗑时,很多游客说她毕业后会成为一位很棒的历史老师,其中有一位游客甚至坚称:“你必须进入教育行业,因为历史系的学生没有其他路可以走了。”


按部就班的职业发展路径固然喜闻乐见,但如今的年轻人知道,要过好自己的人生,不是亦步亦趋地听从别人的意见,而是独立思考和大胆实践。“学历不能给你带来一份工作,但在你想要从事的行业中培养相关经历、发展行业联系却能帮你做到。所以不要被专业决定未来职业的想法束缚了。”Cain说。


在大学里你还听过哪些不靠谱的职业建议?要怎么避免不被带入坑,束缚了自己的未来发展?我们问了问几位正在读大学的学生。



一些外校机构到我们学校做职业发展活动,都说你大一就应该确定职业发展方向,比如说你以后要做会计的话,你现在就应该要干嘛干嘛。我那时候就觉得很无语。我不觉得大一的时候就真的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你做的工作甚至都不一定跟你的专业对口,职业发展方向不是说大一就能确定的。


我觉得就是要多尝试,既然我们现在学的是工商管理这样的一个万金油专业,那么不妨什么都试试看,市场营销你也试试看,人力资源你也试试看,以后可能有一个自己喜欢的方向后,大四的最后一份实习会很重要,这个会是决定你以后职业初期的发展方向的。但现在的话,青春是资本嘛,可以都试试看。



我觉得最不靠谱的建议是,你大一的时候可以玩,你大一不用实习。


我大一那个暑假是没有实习的,现在回头看有那么一点点后悔,特别是我在大二找实习的时候,就觉得之前干的事情没有和工作直接相关的经历,有点纠结。可能因为在港大,有这种紧迫感,香港的环境是压力非常大的,大家非常早开始做实习。但可能只有学商科的学生会这样,我有些学生物学的同学就不会这样。


不过现在看来,我觉得大学一开始就功利心那么强其实也不好,尝试过非常多的东西也挺好的,因为经历这些之后反而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我大一的暑假,去跳舞、游泳、打网球、去剑桥上暑期课程、在哈佛中美学生领袖峰会当志愿者,什么都干了,也非常忙碌。



之前有一位老师在我们大一刚入学的时候跟我们说,作为学生大学的时候就要专心学习,等到毕业了就“船到桥头自然直”,你就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但我发现根本不是这样的,如果我只管学习,可能我现在都还不知道我毕业后要干嘛。


个人经历来说正确的职业观应该是:离开中学校园时大多数人可能还在“迷糊”区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先上大学再说”的状态。我也是这样。当初选择设计,后来选择了产品设计,知道现在从事互联网产品设计,按理来说都是设计,可设计与设计大不相同。


我没有想过进入互联网行业,更没有想过抛弃传统产品设计,但是我回头看这些时候,总结出的是:你可以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但至少要先明白自己喜欢什么。我喜欢设计,于是我选择了设计专业;我喜欢工业造型设计,于是我选择了产品设计;我喜欢Lofter,于是我研究Lofter。当你喜欢某种东西的时候,本能上你就开始接触你喜欢的这件事情的所在领域了。


我的出发点很简单,我喜欢的东西,我想了解透彻些,所以我一直找机会进入这个团队,进入这个团队后我才变成互联网人,而不是一开始我就想做一个互联网人。



我的一些初高中同学觉得只想找能挣钱的工作,这是完全利益驱动、非常目光短浅的建议,而且对自己非常不负责。因为你现在能赚钱也不意味着你未来也能赚钱。行行出状元。如果你不适应工作的新变化,你有可能就是最早被淘汰的。要愿意去走出舒适圈,尝试新的东西。



Do whatever you wanna do (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应该是“听了很多大道理,但过不好这一生”里的大道理。我是没有听过这么误人子弟的话。


如果这是你的很多理念中的一个,就是你的主要理念是“do whatever you wanna do”,你要知道这个“whatever”是什么。比如说扎克伯格会觉得这个“whatever”就是不想去一家大科技公司,要自己去办Facebook,这我就觉得是这条道理发挥意义的时候。但你不能说我要为了做自己想做的事就不去找工作,出去旅游混日子,那就是对自己生活的不负责任。


虽然这句话非常意气行事,但其实也不是完全不对,只不过你得用一个非常清晰的规划来佐证这句话的正确性。比如说我父母说,你必须得当一个医生,但是我就是特别想成立自己的创业公司,那我算是一定程度上实现了“do whatever you wanna do”。

但是成立创业公司得有一个明确的规划:什么时候建这个公司、什么时候找到可以合作共事的人、什么时候启动天使轮融资,这些东西是具体的规划,背后的知道思想就是我想做什么。如果这两者相辅相成——仰望星空与脚踏实地——那我觉得这句话就没有毛病了。



很多人为了突出做自己想做的职业而把大家趋之若鹜的投行、咨询贬得一文不值。这太片面地看问题了,因为这样的工作往往能够帮助人培养良好的职业素养,获得足够多的行业认知和阅历积累,也能够为自己的能力背书,我认为还是值得的。


很多职业是需要前期素质的培养和硬技能的积累的。如果一毕业就进入了高要求的行业,比如投资,很多人可能就不具备这种综合能力。而且没有比较过其他职业,没有回头反思这一过程,很多选择就不够踏实。我个人觉得,应该在自己适合喜欢的职业和传统的就业选择中做折中,积累综合素养后,再巩固对自己的认知和对职业的认知,选择喜欢的或者适合的工作。



曾经有同学建议我将来进投行,但我对金融不是很感兴趣,我觉得做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没有动力,而且本科专业虽然不能框死我的职业道路,但至少给我确定了一个大方向。我要想进入这些运用数字解释问题的地方工作完全不现实,我觉得我更拿手的还是文字。


其实早些时候还没觉得有就业压力,觉得只要能把自己喜欢的专业读好就行了。这个暑假看到同学都找到实习了,才真正意识到该思考自己的未来了。过去两个月算是最黑暗的一段时期,思考了各种可能性,但总算是决心进入法律行业,虽然比别人迟了一点,但很开心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我发现法律和历史有共通之处。历史是运用一堆史料,通过合理的逻辑,用合理的方式拼凑成一个解释,并说服大家相信你的解释。法律也一样。你手头有一堆法典法律法规以及各种案例,能够说服大家关键看你怎么运用这些东西。简单的说,我认为两者都是一种“聪明地运用材料”的学问。


我认为在这个行业能够发挥出我的特长,而且一个国家的法律本身也能够看出一个文明发展的轨迹,类似的这些主题都是我很感兴趣的。我认为我会很有动力。



很多所谓的“成功模式”都是难以重复的。许多“经验分享”都是无效的。每个人的特点不同,哪有什么模式、套路可循。如果对自身没有清晰的认识,从未真正静下心来分析环境,那么任何建议都是没用的。


在时间合理安排的情况下,建议大学生能够选择一到两家大单位去实习。不仅仅是为了一纸实习鉴定,更要把眼界放开,看看这些老牌或新兴的单位是如何运转的,从而窥见整个行业的优势和问题。



推荐阅读

【小心】⚠️警惕!大量留学生、移民上当!“移民局”成最大骗局!电话通知遣返,超300人中招!政府已正式警告!


【奇葩】😂太污!澳洲发明了一款黄暴污成人游戏,让年轻人都主动放下了手机...


【恐袭】突发!IS正式宣布袭击澳洲!悉尼墨尔本多个地标成目标,Bondi歌剧院等别再去了!传疯了!附恐袭锦囊


【污污】你的思想有多污污污,你就从这里看到了什么!老司机测试奉上...


【福利】抱歉,咱来晚了!留学圈最贴心的租房、求职、二手交易服务来了!




红领巾爆料邮箱honglingjinau@hotmail.com



关注澳洲红领巾


澳洲最大的留学生媒体,我们深入剖析国际留学圈、关爱留学生的成长、发布客观优质内容,一个只要来澳洲都必须关注的公众号。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