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伦敦向下挖掘,就像逆着时光去旅行”

<- 分享“伦敦艺术大学北京办公室”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9-29 伦敦艺术大学北京办公室


“伦敦的荣光暗示着一个地下迷宫:一种深不可测、层数众多的叠加结构。” Peter Ackroyd 在《地下伦敦》中这么说。在正在施工的 Crossrail 地铁线上,考古学家们在 12 英尺的地下发现了中世纪的溜冰鞋、罗马帝国时代的人头骨和史前的野牛骨头。对伦敦的探索,不论是历史,还是最有创意的艺术空间、商店和酒吧都在地平面以下发生。

150 多年前就已经投入使用的伦敦地铁,是世界上第一个地下铁道系统,而伦敦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把地铁叫做“ Underground ”的城市,与“地下”同名。这些地铁站在二战的轰炸中成为城市避难所,至今站台里面还有从 Man Ray 到 Tracey Emin 等艺术家的作品,现在前投资银行家 Ajit Chambers 成立的老伦敦地铁公司( Old London Underground Company )希望将 26 个停用站点作为旅游景点重新开放。

Ajit Chambers 在古董书店发现的绘有所有伦敦废弃地铁站的地图

2009 年 Chambers 意外的在古董书店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张地图,上面画满了伦敦废弃地铁站的位置。包括 Museum,Aldwych,Down Street 在内的废弃地铁站还经常被人们目击发生鬼魂灵异事件,更为它们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诱惑着探险的人们。

这些地铁站的入口是标志性的枣红色地砖,里面则是由绿色、奶油色和棕色的地砖拼贴组成的设计,瓷砖墙面的指示标记引导向旋转楼梯,时不时的还会出现战时特有的警示标语“小心火药!”和巨型的伦敦地图,上面标记着防空炮台的位置,二战时期丘吉尔首相在海德公园附近的 Down Street 地铁站里使用过的澡盆至今还在那里。想像一下由电梯井改造成的攀爬练习墙,战时的密室变成 24 小时营业的 KTV ……每一个站台改造的成本在 1700 英镑到 3400 英镑之间, Chambers  计划在五年内能完成全部改造工程,他预计被改造成博物馆、餐厅、爵士吧、健身房、美术馆等的地铁站每年能带来三亿英镑的收入。“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事情,就是打开古老的橱柜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玩具,” Chambers 对《好奇心日报》说。


在废弃的 Aldwych 地铁站中还保留着二战时期的防空海报

另两个创业者 Richard Ballard 和 Steven Dring 则希望这些废弃的地铁站能为城市的日常生活带来更多的福利。他们的地下农场项目把位于伦敦南部,地下几百米的 2.5 公顷大小的 Clapham 站变成了一个盈利的绿色农场,他们充分利用了地下的环境资源,开发出一种水培系统,在人工控制的光照和温度下,已经可以培育出香草、芽笋和微型蔬菜等植物,地下的环境让这些蔬果的生长不用担心病虫害以及英国多变的糟糕天气。他们的项目受到了明星大厨 Michel Roux Jr 的支持,现在他餐厅内的沙拉原料都来自这里。

位于 Clapham 地铁站内的地下农场

伦敦地下潜伏着数不清的通道。涂鸦艺术圣地 Leake 大街不远处,滑铁卢地铁站的下方,有一个面积 1.8 万平方英尺,由废弃铁轨隧道组成的迷宫。这个迷宫作为 2014 苍穹艺术节( Vault 2014 )的一部分,在今年一月底对外开放。苍穹艺术节是一个沉浸式的艺术活动,包括 60 多场演出和深夜聚会,“它刺穿了城市所规定的你只能在哪些区域寻欢作乐的结构铠甲,”音乐节的联席导演 Tim Wilson 说。

从五月到七月之间,这里还将举办“僵尸闪电战”( Zombie Blitz )活动,你会花一个小时的时间躲避炮火和僵尸的攻击,最终把英国从僵尸和纳粹的魔爪中拯救出来,主办方结合了历史和时髦的僵尸元素,把古老的地道打造成了实验性的互动戏剧舞台。

2014 年苍穹艺术节的一场现场演出

另一个维多利亚时期的地标,面积 4.6 万平方英尺,曾调查过开膛手杰克最后一桩谋杀案的 Shoreditch Town Hall 也将其废弃的、迷宫般的地下室改造成实验艺术的展览空间 Ditch 。在附近的一家停车场的地下,考古学家发现了伦敦第二古老且保存最好的莎士比亚剧院—— 16 世纪的幕布剧院( Curtain Theater ),这里曾经上演过莎翁的经典剧目《亨利五世》和《罗密欧与朱丽叶》。

伦敦考古博物馆正和 Pringle Brandon Perkins + Will 建筑师事务所合作,对发掘地点进行设计改造,这个叫做“舞台, Shoreditch ”的项目将包括 1.3 万平方英尺的会展和演出空间,大约在五年内竣工,剧院的其他部分将在地下十英尺的位置做现场展出,“在伦敦向下挖掘,就像逆着时光去旅行,” Pringle Brandon Perkins + Will 建筑师事务所的建筑师 John Drew 说。

越来越多的建筑也从自己的地下历史中找到了新的商业机会。

2013 年 9 月,皇家艺术学院开放了 19 世纪看门人的住所,这座之前被废弃的地下室变身成了一家季节性英式餐厅,墙上钉着台球桌面用的羊毛毡子,梁木和砖石灶台不加修饰的裸露在外面,就餐区有奶油色的真皮装饰和 18 世纪的铸件。

Soho 区新近开业的煤库酒吧的前身是一个 19 世纪的地下储煤设施,从拉开临街的铁栅栏门顺着狭窄的嘎吱作响的旋转楼梯走下去,掀开黑色的幕帘,才算真正走进了这个低调的酒吧,坐在镶着黄铜的吧台桌面前,点上一杯鸡尾酒,热情的服务员还会送上一小桶他们特色的芥末爆米花,作为对你勇气的表奖,“只有那些真正勇敢的人才会穿过黑色幕帘来到这间 Soho 地下室,但他们总是微笑着离开。”这句话也印在他们的酒单上。

皇家艺术学院 19 世纪看门人的住所被改造成一家英式餐厅

附近的皮卡迪利广场上的 Zedel  小酒馆乍看上去就是一家普通的小餐吧,从它的门面你完全想像不出里面的就餐和歌舞空间足有 1.122 万平方英尺。过去这里是摄政宮酒店的地下室,摄政宮酒店在 1915 年开业的时候是当时欧洲最大的酒店。走下一段装饰着复古地毯和法国古旧海报的楼梯,嵌满大理石和镀金的设计也是王室资产管理局翻新工程的一个项目。《今日建筑》杂志对改造后的 Zedel  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全英国几乎找不出第二家如此完整的还原 1930 年设计风格的建筑了。”

摄政宮酒店地下室改造成的 Zedel 餐厅酒吧

除了这些现有的地下设施之外,由于苛刻的城市规划法,打算扩建房屋的业主不能向高空和外部发展,反而激发了人们开发地下的热情。很多人开始在已有建筑中向下挖出几层地下室,有的甚至豪华到了私人网球场和汽车博物馆。出于同样的打算,拥有 85 间客房的宝格丽酒店一年半之前在伦敦开业,酒店总共有六层地下设施,包括饭店、舞厅、电影院、 Spa 和一个贴满玻璃马赛克,梦幻般的伦敦最大的市内泳池,就像是一个倒过来的奢侈酒店。

宝格丽花了整整 12 年的时间才拿下了这块地,位于富人云集的伦敦西区骑士桥大街,距离老牌百货公司 Harrods 和 Harvey Nichols 都只有步行的距离。“我们决定往地下挖的这么深不仅仅是出于规划政策的限制,地下冬暖夏凉的效果能节约能源,还能使客人们免受地面嘈杂交通的烦扰,尽管位于地下,我们把顶层都设计的很高,因而也不会让你感到位于地下的压抑。”宝格丽伦敦酒店的市场经理  Brian Gore 对《好奇心日报》说。

位于宝格丽酒店地下六层,伦敦最大的室内泳池

“如果我现在听说又一家地下酒吧开业了,我会想自杀,这个趋势实在是太热了,” Bourne & Hollingsworth 酒吧的老板 Mark Holdstock  说, Bourne & Hollingsworth 酒吧是一家 1920 年代的风格的地下室酒吧, 2012 年在改造过程中发现,这里过去是一位牧师的家,于是他便保留印满水渍的墙纸和几乎要剥落的壁画,又添加了许愿蜡烛,重现布道信仰的环境。

对于总是在夜生活中寻找新鲜的年轻人来说,他们并不介意,这种寻找秘密入口的感觉很让人兴奋,他们会以为同一条街上的不同酒吧会在地下连通起来,而最后他们总在意外中终止了自己的探索之旅,或许发现自己到了楼上的储藏室,或者是旁边的一家百货超市。

当成长中的新兴城市都争先恐后的抢占世界第一高度时,工业革命的发源地伦敦显得很淡定。

要知道,20 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英国最高建筑的纪录保持者不是在首都伦敦而是在利物浦,直到 2012年, 1016 英尺高的“垂直城市”夏德大厦( The Shard )落成之后,伦敦才又终于拥有了英国最高海拔的建筑。曼哈顿是建立在岩石上的,但伦敦这座古老而又特别爱自嘲的城市,根基却是一片粘土、沙石和白垩岩,摩天高楼的生存在这里并不容易。伦敦市长办公室的伦敦规划小组对城市高度一直有着严格的限制,“超高建筑,尤其是那些在建筑设计上造型奇特的,只有在一些‘机会地区’才被允许,”伦敦市政规划总管  Edward Lister 爵士解释说。

在这种情况下,地下也许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