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00个澳洲华人父母请愿,要求废除Safe School计划,希望政府尊重多元文化和信仰!

<- 分享“悉尼印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06 悉尼印象


 

近日,澳洲华裔全科医师Dr Pansy Lai带头发起了要求废止政府目前正在推行的“安全学校计划”(Safe School Program)的请愿活动,现已得到17500华人父母的签名支持。请愿者们认为,这项由联邦政府支持的Safe School计划对于华人家庭来说,实在太敏感,太极端。



Safe School计划究竟是什么?


为何会让众多华裔父母如此反对呢?



Safe School计划是由澳洲联邦政府支持的关于澳洲学生性教育的一个项目。


它的初衷在于教育孩子们正确认识LGBTI(男女同性恋、双性恋以及跨性别人士),防止校园内对同性恋者和变性人的欺凌。



但是这一安全教育计划课程主要是面向7到8岁的小学生,课程内容包括“建立一个安全的环境”、“理解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者/双性人的体验”等敏感内容,成为众多学生父母引发争议的焦点。


华裔父母:Safe School改变了校园文化氛围,需要先获得家长的认可


华裔医生Dr Lai认为,Safe School提倡的性别和性取向的观点对于中国父母来说显得非常极端,Safe School计划的实施改变了学校的文化氛围,华人家长的意见需要被听取。


“中国人非常重视家庭关系,并且希望能够将自己的家庭观念转递给下一代。我们父母有权利对自己的孩子进行性别教育


但当你查看整个Safe School的材料时,会发现它并不是在讲课程的变化,而是在描述整个学校的氛围。


它不仅改变了学校中使用的语言和更衣室,甚至改变了整个学校的环境。”


不但华裔父母反应强烈,许多澳洲本地父母也强烈反对这一计划


其中有一位维州弗兰克斯顿(Frankston)母亲,因反对“安全校园”(Safe Schools),让自己的孩子退出了公立学校,并她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视频,解释了原因。


这也引发了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的两面争论。



上个月的州议会上,议员们就这一问题进行了讨论,超过200人参与了这次会议。


该申请由Epping的自由党州议员Damien Tudehope提交,前首长、Lakemba工党议员Jihab Dib认为取消这一计划并非利大于弊,不过实施的具体方案有必要重新进行讨论。


也有议员指出,这一请愿存在某些理解错误,他们认为Safe School并非强制执行,并且事先需要获得家长的许可。


然而Dr Lai表示,请愿并没有断言这一计划是强制的,但是她们确实认为这一计划没有充分得到家长的认可。


澳洲LGBTI群体冒雨声援Safe School



面对社会的舆论,LGBTI群体是此项校园安全计划的坚定拥护者之一。


3月10日晚,数百名群众冒雨聚集在墨尔本CBD的州立图书馆前,支持“Safe School”。


其中有一名13岁的跨性别男孩认为,Safe School计划使得他的父母能够让其他不知情的家长更好地解释,也让他感到自己和同龄人一样。


Dr Lai表示,她和请愿者们都希望这个反欺凌计划能够尊重多元化的文化和信仰。


澳洲政府明确表态:不会改变对Safe School的立场


目前,教育部部长Adrian Piccoli还未对此事进行书面回复。


但是他曾向媒体表示,请愿可能并不会对政府的立场产生动摇。



联邦政府修改后的指导方针明确要求学生在参与学校的Safe School计划课程或活动之前,必须先获得家长的许可,新州将会遵照联邦政府的指导方针继续实施。



回复关键词获取实用信息


悉尼美食推荐 | 关键词美食,美食1,美食2,美食3


欢迎订阅悉尼印象微信

主编微信:917883334

 广告合作微信:ozimpression

 广告合作Email:xiniyinxiang@gmail.com

点击右上角→“查看公众号”点击关注

搜索“ xiniyx ”点击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